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嗡嗡作响的观众席上,坐着一男一女两个黑头发黑眼睛有明显东方人特征的观众,在金发碧眼的欧洲观众中间,这两个人显得格外扎眼。在演出的整个过程中,那位男观众一直处于一种睡眠状态,脑袋半垂,眼睛无精打采地半眯半合。而在他身旁的那位女观众倒是兴致勃勃,情绪高昂。她目瞪口呆地望着表演场上每个惊险的动作,嘴巴半张着随时准备大声喝彩。很多时候,她又转移眼珠津津有味地注视着电视现场讲解员。灼热的眼光一会儿落在这位时髦女郎的装束上,一会儿又关注起她的举止。有几次她想推醒身边的同伴,发表一番对讲解员的评论,但看到他一脸疲惫的倦容,她又使劲忍住了。

当贵宾席上的欧洲女人惊声尖叫时,男观众已经豁然坐直,双眼瞬间射出炯炯目光,他的眸子精光四射,锐利无比。他迅速扫视着周围的一切,不放过任何可疑的细节。

“小芳,记住刚才发出喊叫的那个贵宾包厢的位置。”

“是,队长。”

北京市公安局刑警李警官与他的战友警员小芳这次到欧洲是出席国际刑警的一个交流例会,会后闲暇,热情的东道主便邀请他们参加每年一度的马戏盛会,并且为他们购买了最好的座位票。如果不是今晚有中国代表团的表演节目,李警官一定会婉言谢绝这个邀请。因为临出国前夕,他和战友连续几天几夜不眠不休地追踪一个大案子,案子还没有结束又直接乘坐飞机到了欧洲,他正趁此闲暇抓紧时间睡睡觉以适应时间差。只有小芳兴致勃勃精神亢奋,用她自己的话说,毕竟比李警官年轻七八岁。况且,虽说是第二次出国,但第一次本来要在意大利周游一圈,结果,被一个罗马戒指的案子纠缠住,从罗马火车站开始,眼睛光顾着盯紧前面的目标了,连地中海沙滩曼妙多情的景致也没顾得及看上几眼。那趟差事儿,等于是没出国。所以,这次出国开会,小芳自认为应该算是第一次海外出差,手头没有案子压力,自然心情激荡,精神抖擞,兴致昂扬了。

今晚的演出遭遇如此重大的变故,不得不提前结束。连从开场以来一直摆放在主宾席前那尊熠熠闪亮憨态可鞠的金小丑和银小丑奖杯也遭到意想不到的冷落,被人收拾起来,塞进木箱。观众在主持人恳请大家谅解,并宣布今晚演出就此结束以后,按顺序平静地离去了。几千人在突发的变故面前,自始至终没有人表现得过于惊慌失措,更没有人在退场时前呼后拥。他们都沉默着,带着凝重的表情依序退场。

安静下来的马戏大篷空旷冷清,环绕在表演场之外的观众席上一排排阶梯式座椅逐层升高,像是整齐码放的积木玩具。李警官和小芳走下观众席,来到摩纳哥警察临时围起的警戒线前,出示了证件,得到允许后,进入马戏场内与表演台相连的后台。那里,中国代表团的小演员们正惶恐地扎成一堆儿等待着进一步的消息。稍微成熟一些的男演员们像卫兵一样围绕在这群女孩子周围,而此时女孩子们依然处于惊恐万分的状态,有好几个年幼的演员吓得哭个不停。李警官看到一个身材矮壮、动作稳重、领导模样的人正在指挥搬运道具,就走过去向他出示了证件。

“您是国内的刑警?”这个领导模样的人惊讶得嘴巴张得老大,如同是在梦中,“你们这么及时就赶过来了?”

说完,他自己也觉得这话讲得没头没脑,不由得有些慌乱,李警官打断他:“你是这里的团长吗?”

“对对,我姓丁,一横一竖弯勾那个丁,丁络文,是这个杂技表演团的团长。”

“好,丁团长,我需要向你了解一些情况。”

“你尽管问,尽管问。”

李警官沉默了一下,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用夹烟的手指向团长比划了一下:“抱歉,忘记问一句了,这里可以吸烟吗?”

团长耸耸肩:“都什么时候了,谁还会在意这点儿细节。”

“谢谢。”李警官说,“梁雯丽是你的团员吗?”

小芳用一种惊讶的眼光瞟了李警官一眼,心里暗暗嘀咕:“这家伙,刚才不是睡着了吗?怎么连摩纳哥电视台节目主持人介绍节目的法语都听懂啦?”

“对,是我的团员。”团长讲这句话时嗓音发颤,“她的父辈,甚至祖父辈都是我们团的台柱子。”

“杂技世家?”

“对,国内著名的杂技演员梁海波大师的孙女。”

“可以给我一张有你国内单位电话号码的名片吗?”

“当然,当然可以。”团长用颤抖的手指夹出一张名片,递给李警官。李警官仔细打量这张镶着金边的漂亮名片,继续问:“梁雯丽这次是第二次参加蒙特卡罗国际马戏大赛?”

“对,对,她去年得了国际马戏金小丑大奖,今年本来……”

“谁是她最要好的朋友?”

团长手指不远处身穿紫色服装的一个女孩子:“马澜,那个穿紫色衣服的女孩,她跟梁雯丽最知心了。”

李警官向小芳使了个眼色,小芳马上走过去向马澜打招呼。马澜瞪着一双依然惊恐未消的大眼睛打量小芳。由于还没有卸妆,她的眼睛显得又黑又大,眼影被泪水打湿了,眼圈周围一片模糊。

“我需要检查一下杂技团的装备和道具,现在方便吗?”李警官问丁团长。

“没关系,反正现在即使回宾馆也没有人能吃饭睡觉,多耽搁一会儿没关系,我让搬道具的演员暂停一下。”

在与团长说话的时候,李警官的视线不时地扫向惊扰不安的演员们。这群以孩子为主的演出团体,此刻显现出了团结一致互相关切的精神。大家的眼光不时投向丁团长,好像这位身材魁梧的团长就是他们的主心骨儿。

团长随李警官简单地检查了几样与马术有关的道具,马鞍、马鞭以及各种纠缠在一起的笼套。所有的马匹此时都关在后面的一个装有马槽的院子里。李警长挨个抚摸马匹的身体、脖颈、鬃毛,从外表上看,没有任何疑点和毛病。

一直陪伴李警官的丁团长似乎心事重重,少言寡语。李警官理解他的心情。出了这么大的人命事故,团长的心里肯定不好受。何况死去的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团里的台柱子,也是这次获奖呼声最高的梁雯丽。从身世上讲,团长与梁雯丽的家人很可能还是老世交。这样的境况下,他能够沉得住气,不显慌乱地协助李警官调查,已经显露出不凡的魄力和领导才能。

例行检查很快就进行完毕。李警官知道,摩纳哥警方一旦找到合适的翻译,马上会派人向马戏团了解情况和记录证词,所以,他不愿意多耽误团长的时间。

“这是我的名片,我后天一早就要飞回北京。很可能,我会在北京与你继续联系,希望你能够配合。”

“当然,当然,回到北京,向上级领导汇报后,我还要专门向公安部门汇报情况,那时候我会抓紧与你联络。”丁团长不紧不慢地说,同时与李警官紧紧地握手。

结束与丁团长的谈话,李警官向正在与马澜谈话的小芳打个手势,小芳跑过来:“头儿,我跟马澜还没有谈完呢。”

“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目前看,这个案子有可能不像我们开始时预计的那么简单。”

“为什么?我没有看出什么异样啊。”

“回头再跟你细说。现在,咱们到演出现场看看。”

“那里的摩纳哥警察还没有检查完呢。”

“差不多了。”李警官诡秘地一笑,“刚才路过,我看到他们都集中在表演场后台搜查。其实,该搜查的地方,他们很可能疏忽了。”

“他们会让我们跟着一块儿掺和吗?”

“看看这个。”李警官把手机递给小芳。

“你找施密特探长帮忙了?”

“我拿到特许,可以到现场协助摩纳哥警方取样。”

摩纳哥警方已经在表演场内忙活完了。死者已被移走,她躺下的地方,用白粉重重地描出轮廓。戴着白手套的法医和表情严肃的警员仔细搜寻了演出场地、观众看台以及舞池附近装饰高雅的环形包厢。他们检查得认真仔细,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李警官与小芳二人进入空旷的演出场,一位值班的年轻警员向他们敬礼,简单地介绍了几句。从这几句话里面,李警官得知他们的搜索毫无发现,整个案情此时还茫无头绪。他点头表示感谢,用手指贵宾包厢:“我们可以到那个地方看一看吗?”

摩纳哥刑警有些好奇地打量了李警官一眼,不理解他们为什么不进入现场,只对贵宾包厢感兴趣。他点头说:“请自便,我们的人已经把那里的每一寸土地都翻遍了。不过,如果你们有任何新的发现,请与我们互通消息。”

“当然,我们会的。”

环形的贵宾包厢紧靠着表演场,是由硬木分隔出的一个个圆形的空间,像是环绕着圆形演出台的一片片花瓣。每个贵宾包厢的四周,都包裹着舒适的沙发座位。包厢正中,设置着一个固定在地面的硬木桌子,油漆的桌面是用彩色硬木拼成的漂亮图案。

小芳随李警官走进第一个包厢,发现这正是贵妇人发出惨叫的那个包厢。李警官扭头冲她咧嘴一笑,小芳被逗乐了。这个家伙刚才明明瞌睡得前仰后合,怎么能够判定贵妇人发出叫声的准确位置?

两个人在包厢里仔细搜索,但小小的包厢方寸天地,一览无余,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小芳搬搬桌子抬抬沙发,发现家具都是固定的,中间又没有任何缝隙,简直无密可隐。李警官不厌其烦地把她翻查过的地方再看一遍。小芳拍拍手:“嗨,这个家伙肯定身无旁物,或者小心谨慎。也有可能,杀手根本就不坐在这个包厢。”

说到这里,她忽然顿住了,她发现李警官正在耐心地用指甲拨弄沙发与木板墙之间的夹缝。很快,一条被紧紧夹住的很细的红色绒线露了出来,绒线的颜色与栗色的沙发表面极其接近,不用放大镜简直无法察觉。渐渐地,绒线变粗变长了,原来这是一根结实的丝绳。李警官捏住丝绳的一端,往上一提,随着纤细的红丝线不断拉长,最后竟然揪出了一块呈半孤形的又小又光滑的蓝宝石。

“咦?你怎么发现的这根线头啊?”小芳佩服而又不解地问。

李警官歪着脑袋观察这个拴在红丝绳上的幽蓝色的宝石,随口答道:“如果你坐在这里,企图不被人察觉地瞄准什么,沙发会被挤成什么形状?能想象得出来吗?”

小芳按照这个思路把身子歪向沙发,立刻发现沙发的皮面压陷了下去,从而形成这样一个缝隙,当人一离开,隙缝立刻严严实实地合并起来。“哇,队长,你简直神啦!”

这是一个形状特异、颜色幽深的小块宝石。宝石的一个侧面呈整齐的直线形,但另一面,则呈现出三个像云朵一样的整齐的弧形。细小玲珑的蓝宝石表面圆润光滑,散发出荧荧的光。可惜的是,这不是一块完整的宝石,而很像是一块硕大的宝石被切割成几块的样子。这种宝石往往个体很小,价值不凡。如果这块宝石原本是完整的一块,那么,在没有切割之前,肯定体积硕大,质地纯正,无疑会是一个价值连城的宝物。再仔细观察,如果把宝石放在光线下,很容易就能发现宝石表面密布着纤细整齐的线条。这些雕功精细的线条,构成了一个形象怪异的图形,但由于宝石呈半弧形,所以从这块蓝宝石上只能看到雕刻的局部。此外,在宝石的两侧,各有一只小孔,这一对孔洞,显然是为了把宝石固定在什么地方而专门设置的。现在,其中一只孔洞却被一条结实的红丝绳洞穿而过,使得宝石成为一件可以悬挂在脖颈上的宝石饰物。

小芳仔细端详蓝宝石上的图案,她觉得这似乎是故宫院内放置的日晷的局部。

“知道这块蓝宝石的产地吗?”李警官自言自语地问。

“似整似断,雕刻精良,重量丰盈,很明显是欧洲风格的雕刻。”

“为什么?”

“上面刻度的数字是罗马字啊。”

李警官点头,把蓝宝石翻至背面。

“你看看这里。”他把宝石转向灯光的方向,小芳隐隐约约发现有一行小字。

“这里写的什么字啊?”

“咱们这样子看不出来,需要借助仪器。走,摩纳哥警方的人都撤光了,我给施密特探长打个电话,看能不能把物证带回去好好参详,我觉得,这宝石上的字迹很像是咱们中国的甲骨文。”

“我先用电脑把蓝宝石的图片扫描下来吧。”

“你把电脑也带来了?”

“我不会用杂技团的电脑吗?刚才我向他们临时借来了。”小芳一脸轻松。

李警官反复端详手中的蓝宝石,透过剧场明亮的灯光,隐约可以看到宝石表面精心雕刻的字迹和图案的痕迹。这些痕迹由于年代久远而变得模糊不清。隐约之中,只能判定一些既不像文字,又不像数字,而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符号。这些陈旧难辨的符号,有些像是身着奇怪服饰的人物,有些又像是兽头人身的怪物,还有一些则是牛马羊的轮廓或者某种生活用品的花纹。小芳借着灯光,用数码相机在宝石各个侧面拍照,然后把数据输入电脑。

两个人只顾着搜寻,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他们的对面,那些高高耸立的阶梯式观众座椅中最高层的两个椅背之间,露出一只竭力睁大的眼睛,这只眼睛乌亮机警,死死地盯住李警官手中那块晶莹剔透的蓝宝石,眸子里充满了震惊和恐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