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巴黎,这座美丽的大都市在欧洲其他城市开始进入梦乡的时候才刚刚苏醒。埃菲尔铁塔带着满身的灯饰昂然挺立在夜色之中。凯旋门灯火辉煌,正面最繁华的香榭丽舍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川流不息。在凯旋门的另外一侧,可以遥望巴黎最繁忙的办公楼区,那里,被灯光映射得晶晶闪亮的摩天大楼凑在一起,像是一群聚集起来的鲸鱼,蔑视着进入纸醉金迷之夜的大巴黎城。

欧洲冬天的傍晚到来得特别早,六点不到,城市就已华灯初上。此时已过十二点,天色更加黯淡昏黑了。

黎小淳已经是第四遍偷看腕上的菲力普——帕凯特手表了。聚集在巴黎十三区的几十家中国餐馆全部进入一天中最繁忙的时刻。馋嘴的巴黎人,居住在巴黎的中国商人,还有许多路过巴黎的观光客都向这里聚拢。他们在各家餐馆门前犹豫徘徊,进进出出,更多的人则端坐在餐桌前,享受着美味的中国菜肴。

位于德塞尔大街的天马酒家门前挂着一对颜色艳丽的红灯笼。灯笼的红光映红了紧邻的醉金鳌饭店,这家饭店的屋顶上,安置了一盏旋转着向夜空发射强光的探照灯。这种洋玩艺儿是醉金鳌饭店的老板马金鏊向洋人学来的新鲜摆设。探照灯把从远处开车经过的人们纷纷吸引过来,他们很快就成了马老板的新食客。临近街口有一栋霓虹闪烁的二层楼房,这栋楼房是本区最大最豪华的中餐馆——花城夜总会的所在地。这个闻名遐迩的高档中餐馆,集餐饮和歌舞厅功能于一身。豪华的门厅,雕花的餐台,高靠背的餐椅,到处都体现出一种高贵的风格和气派。花城夜总会是巴黎城内最高档的中餐馆,它的主人则是巴黎的顶级华人富豪黎氏家族。

凡是在巴黎呆久了的华人们,只要知道埃菲尔铁塔,就不能不知道花城夜总会这个名字。而这个名字,又与巴黎首富黎氏家族密不可分。此刻,黎氏家族的接班人黎小淳就坐在自家这个夜总会最昂贵的贵宾单间的一个餐桌旁。在他身边端立,并不断侍候他的,是府里的佣人二保。

“二保,你到门口给我看看,这个人怎么迟到了?”

二保点头答应,同时用手指着腕上的手表低声说:“少爷,现在离零点还差一分钟。据说林先生从来没有迟到过。”

话音未落,一个身穿精瘦西装的男子推门进屋,出现在黎小淳的面前。“您的佣人比您这位主人还更了解我呢。”他眉头微皱,但一瞬间,又恢复面无表情的冰冷。

“您好!”黎小淳站起来,严肃地招呼,“对林先生苛求了。”

“没关系。我赴约从来准点,不提前,也绝对不会迟到。”

“这样好,我最恨等人。”黎小淳说完,把表情缓缓放松,示意林先生坐在他的身边。

林先生对黎小淳最后一句话似乎并没在意。他坐下,从怀里掏出一只雪茄,询问似的看了黎小淳一眼,然后点着了火。

“我听包老五讲,你办事牢靠,从不失手,也从没让人失望过。”黎小淳字斟句酌,眼睛没有望林先生,“只是价钱过高了一些。”

“物有所值,真价实码。”林先生简洁地回答。

“那么,你肯定能够把事情办好?”

林先生浅笑:“如果办不好,分文不取,这是我办事的原则。不过,我从来没有退过定金。”

黎小淳挥手,二保趋步上前。听他吩咐后,转身出了雅间,不多时饭店侍应手中端着托盘进到雅间,托盘上立着一瓶没有开封的红葡萄酒。

黎小淳手捏瓶颈仔细看了一眼:“勃艮第,你习惯这种牌子的葡萄酒吗?”

林先生用指尖点击着桌面:“好啊,我喜欢这种味道稍微浓烈一些的葡萄酒。波尔多的太清淡,而阿尔萨斯的太干烈,只有产自勃艮第的葡萄酒才能真正代表法国葡萄酒的品质,清爽而不寡淡,甘洌而不辛辣。”

侍应生把瓶子启开,给每人斟上酒。林先生举起酒杯与黎小淳轻轻碰杯,玻璃杯子发出叮当的脆响。

“林先生,我这次受家父的委托请你帮助调查的事情,请你务必认真谨慎。即使无法完成,也绝对不能办砸。”黎小淳用一种低沉的声调说:“我父亲亲自选择你,自然有他独到的眼光。我相信父亲,所以,也完全信任你。”

“黎少爷过奖。我会证明自己的,肯定会不辱使命。”

“我就等你这句话。所有的材料已经伊妹儿给你了,等你把情况完全搞熟悉以后,再动身飞往北京。”

“我还需要些进一步的背景资料,估计只能在巴黎市图书馆才能查到。据我了解,在中国寻找这些资料,即使只言片语也会令人费尽气力。”

“这个事情由你自己决定,我现在能够做到并且具体负责的,就是保证你资金充足,行动安全,以及等待你成功的消息。其他的,自有二保替你全面打点。”

“好,一切妥当,我就不多打搅黎少爷了。”

黎小淳只是向他挥挥手,算是告别。

二保恭恭敬敬地把林先生送走之后转身进门,附在黎小淳的耳边说:“少爷,鏖头在外面等着,他会继续监视林先生的行动。另外,鏖头已经拿到了去中国的签证,如果需要,他可随时搭班机飞往北京,监视林先生的行踪,直到他最终完成任务。”

“嗯。”黎小淳起身,接过二保递过来的礼帽,习惯性地用手指轻弹帽檐,虽然这顶崭新的帽子根本不可能落下一丝灰尘。随即,他手腕一扬,帽子转着圈飞起来,上升,下落,不偏不斜,端正地扣在他的头顶上。

“少爷,今晚还是回家吃宵夜?”二保问。

“嗯,今晚爸爸有应酬。咱也不游荡了,回家。”

“是,少爷。”二保追上几步,恭敬地把风衣披在黎小淳的肩膀上。

“少爷,您看,这位林先生能够完成任务吗?”走出餐馆大门,二保挥手让下人把车开过来,一边问黎小淳。

“应该没问题,我看他倒是个能成事儿的人。再说,还有鏖头在后面盯着他呢。”黎小淳百无聊赖地立在台阶上,用鼻子哼着说:“那家伙也太古怪了,竟然在互联网上写些不明不白的文章,要不是那张照片,爸爸还真不会注意他的暗示。这次给林先生提供了这么多线索,他应该能找出这个神秘人物。”

“可不是,这么诡秘,还知道好多过去的事情。等林先生去把他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个什么货色。”二保信心十足地说。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