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节

那天夜里难以入眠的,是居住在巴黎的黎小淳。

长这么大,这还是他平生头一次失眠。一闭眼,他的眼前就重重叠叠闪现出丹尼娅那张可爱的笑脸,娇俏的脸蛋儿像一朵朵交叠开放的向日葵花,在他无眠的脑海中灿烂地飞舞。

黎小淳身边从未缺少过女孩子。以他富豪的家庭地位和出色的外貌,他算是情场上无往不胜的白马王子。但是,黎小淳一直梦寐以求的女孩子,一个理想中的娇美而不艳俗,活泼而不造作,爽朗而不贪婪的女孩子,却一直没有在他的生活中出现。他多少次疑惑理想中的女孩子应该是什么模样?将来自何方?在何时出现?他渴望着那一天,他的生活会在一片金色阳光的笼罩之下,辉煌灿烂,步步生莲。

今天晚上,当他第一眼看到那个从大门口翩翩而来的法国少女时,丹尼娅的身影正好笼罩在辉煌的暮色之中,婀娜的少女伴随着一首绵长隽永的交响曲,在夕辉中缓缓行近。黎小淳仿佛被枪弹击中胸膛,一种静谧,安详,陶醉的感觉立刻震撼了他的心灵。当他握住丹尼娅那只纤纤玉手时,心里已经暗暗下定决心,今生今世,他会为了博得眼前这个女孩的欢心而尽心竭力。

黎小淳躺在床上,回忆起丹尼娅的一颦一笑,觉得她的举手投足间都具备着一种难以言表的优雅与妩媚。在这无眠的时刻,与其艰难地苦熬,不如做些有建设性的事情,这是黎小淳百试不爽的格言。他索性一跃而起,打开床边的台灯,在心里设计各种方案。

终于等到早晨起床,黎小淳再也按捺不住,立即给丹尼娅拨打电话。

“嗨。”听筒里传来丹尼娅清脆的声音,在清晨的空气中,是那样令人激动。

“丹尼娅,我是黎小淳。”

“小淳,怎么会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

“抱歉,你别误会,我只是感到意外。”

丹尼娅的声音活泼可爱,可以想像得出她此时笑语嫣然的样子。透过电话听筒,黎小淳似乎能够看到丹尼娅的一颦一笑。

“丹尼娅,我想见你,有时间吗?”

“这算是追求,还是纯粹考虑父辈的友谊?”丹尼娅俏皮地问。

“当然是追求,我想我已经爱上你了。”

听筒里传来丹尼娅格格的笑声:“你的爱来得太快了,真让人吃惊。”

“丹尼娅。”

“小淳,父辈的友谊确实感人,咱们的见面也很愉快。给我几天时间好吗?要知道,我专门返回巴黎,是为了查阅资料,我要跟着忙碌好几天呢。”

“那就让我陪你,我有空。”

“天啊,如果能够让你陪着,我倒是巴不得呢。”

“你不反对?”

“正好相反,小淳,谢谢你的好意,我必须独自工作。”

黎小淳感到一阵强烈的失望:“丹尼娅,我下个月要去中国,今后多数时间我将留在北京,不能跟你在一起。这个本来令人兴奋的旅行将会变得多么乏味啊。”

“可是,对不起,小淳,我真的没有时间。”

“这样吧,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

“吃饭时间太久,不过,我从图书馆出来,可以一起喝杯咖啡。”

“就这么一点儿妥协?”

“真对不起,就这么一点儿。”

“好吧,我的撒切尔夫人。”黎小淳的声音又充满了希望。

中午的太阳和煦温暖,黎小淳和丹尼娅坐在塞纳河左岸咖啡馆临街的座位上。丹尼娅的样子有些疲惫,一件风衣搭在身后的椅背上,她把一堆卷宗放在身旁的空椅子上面。

“好了,我可是抽时间出来赴约的。”

“真诚感谢你能前来。”黎小淳边说边从身后抽出一捧红玫瑰,玫瑰的颜色鲜艳热烈,在阳光下,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焰。

“天啊,真的好美。”丹尼娅叫道。

“这些玫瑰代表我纯洁的感情。”

“哇,你什么时候学会了法国男人的油嘴滑舌?”

“中国人送花给女孩子,往往只代表一往情深。”

“总算不是一见钟情。”丹尼娅俏皮地回答。

小淳暗暗摇头,神情无奈:“你们搞新闻的,个个伶牙俐齿,真难对付。”

丹尼娅收敛起笑容,变得一本正经起来:“小淳,我们的父辈都是自小的交情。我昨晚已经听到爸爸讲述童年的经历了,我对于这段经历很着迷。”

“我也是,虽然没能亲眼目睹他们的童年,但这种友谊真的纯洁美好。”

“知道在中文里,这种友谊叫做什么吗?”

“考我?”

“不是。”

“我不知道,我的中文是在法国学的。”

“叫做总角之交。”

“总角?什么叫总角?”

“中国古代,人们在成年以前都把头发梳成两只小角。”

“真有意思!”

丹尼娅并没有注意黎小淳的言下之意,只顾叙述刚才的话题:“父亲还跟我讲了很多童年的故事以及一个终身恪守的诺言。”

“诺言?”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