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九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九节

从梁海波老人家里出来,李警官和小芳同时想到,下一个应该立即拜访的人物,是杂技团的丁团长。

第一次拜访丁团长,地点选择在市杂技团的办公大楼。亮过证件,李警官与小芳开车直接进入了杂技团的大院。丁团长的办公室位于市杂技团新建的办公大楼的顶楼。推开门,迎面见到的是一扇宽大的落地玻璃窗,窗后是宽敞的空间以及一张巨大的硬木办公桌,桌后是一张硕大的老板椅。墙上挂着一张大幅油画。

这是一幅描绘大海的油画。

阴云密布的海面,风雨欲来,浪花激荡,一只半身倾覆的木筏正在海浪中挣扎。惊恐万分的海员放弃了抢救这只木筏船的任何希望,拼命向木筏中央攀爬。海浪怒吼,黑云压顶,远处的海水格外黝黑,仿佛一只张开巨口的怪物,要将这条即将倾覆的木筏整个吞咽下去。

李警官立于油画前,久久凝视这条可怕的沉船。

良久,李警官感到身后有些粗重的喘息,略显尴尬的丁团长此刻正端着两杯茶立在身后,惊讶于李警官对这幅画所表现的关注。但是他很快就镇定下来,笑着向李警官招呼:

“李队长来了,请坐,请坐。”

李警官礼貌地点头,转身坐在沙发上,丁团长选了一个对面的沙发坐下来。

李警官面对的,是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孔,面颊狭长苍白,两腮上点点坑洼。凌乱的胡须在下颌纠结在一起,整个人显得有些疲惫。只有一双被皱纹包围的眼睛灼灼闪光,似乎保留着年轻时的精明强干。此时,这双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慌乱,就像湖面上漂浮着的薄雾。

“这幅画很有气派。”李警官借着欣赏画作激发的兴致,用手比划着,“我喜欢大海。”

“我也是。”丁团长简短地回答,神态很热情。

“这幅画的原作,好像在哪里见过。”

“法国,巴黎,卢浮宫。这幅只是复制品。”

“哦,对,对,在那条长画廊里。”

“丁团长经常到欧洲演出吗?”

“不是欧洲就是美洲,每年总要出去一两次。”

“对欧洲很熟吧?”

“当然,尤其是欧洲中南部,非常熟悉。”

“说起来,咱们还是在欧洲认识的呢。”

“唉,在蒙特卡罗的时候,赶上团里出事。如果不是你们出现,我们可真是六神无主了。”丁团长说着,拿起一盒三五烟递给李警官,李警官谢绝了。

“对于梁雯丽的不幸遇难,我们感到深切的悲哀和遗憾。”

“谢谢。”

“这次回国前,我们已经委托蒙特卡罗警方一定尽快破案。”

“谢谢你们。”

“我们同时也答应回国后一定寻找线索,提供给蒙特卡罗警方,以协助他们破案。”

“需要我们杂技团提供什么帮助,请你们不必客气,我们会全力配合的。”

李警官揣摩着丁团长的态度,发现他已经从蒙特卡罗的悲剧中恢复过来,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杂技团当家人的自信和从容。

“从杂技团的角度看,有什么疑点吗?”

“您是指……”

“比如,与外界的矛盾、隐患等。”

“没有,梁雯丽还是一个孩子,她不可能有什么外界的仇人冤家。”

“也是,一个生长在杂技团的女孩子,跟外界能有什么接触呢。”

“对于凶手,我们杂技团感到非常困惑。”

“警方也有同感。”

“谢谢你的理解。”

“杂技团其他人有没有什么疑点?”

“没有,完全没有。”丁团长点燃一只烟,长长地吸了一口,“这件事情真不可思议,我们根本无法理解发生的一切。”

一口烟呛住了丁团长的喉咙,他剧烈地咳嗽几声,站起身去喝水。这时,李警官注意到他案头的一张彩色照片。

“好,丁团长,非常感谢你的款待,希望今后多联系。有什么需要,我们会再来麻烦你。”

“李,李警官,如果案情有任何进展,也请警方向我们通报一声。”

“我们会的。”

丁团长握住李警官的手:“我们比谁都关心案情侦破的情况,雯丽把杂技团当作自己的家,我们就跟她的家长一样,这是杂技团的传统。”

“理解,我们可以理解。”

走出杂技团大门,李警官问小芳:“丁团长办公桌上照片里的女孩子是他的女儿吧?”

小芳说:“应该是吧。”

“他的女儿在法国?”

“不会啊,为什么这样问?”

“很简单,彩照上好像写着几句法语。”

“你的眼睛真尖。”

“嘿嘿,还不能确定,距离太远,看得马马虎虎。”

两个人出了杂技团的大门,李警官掏出车钥匙,用遥控器打开车门。进入车内时,他并没有启动发动机,眼睛却盯着头顶上的汽车窥镜。

“你注意看,车后第一个路口拐角处那个戴墨镜的家伙,他正盯咱们的梢呢。这个人,怎么特别像在蒙特卡罗沿海公路上拦截我的家伙。”

“队长,不可能吧,这家伙还敢跑到中国来跟咱们玩捉迷藏?”小芳说着,用眼角扫描车窗一侧的后视镜。

街角确实有一个带墨镜的人立在报摊前,他手里展开一张《北京晚报》,眼角却暗暗地向他们的汽车偷瞄。

“咱们先离开这儿,看看他的反应。”李警官发动车辆,汽车缓慢地向前移动。此时,那个家伙也挥手招来一辆出租车,钻进车内,远远地跟在警车后面。

“队长,这个家伙胆子不小,居然跟踪起咱们来了。”

“他戴了一副墨镜,但我还是能把他认出来。”李警官像是在自言自语,“你注意观察,他的左耳,有一小串耳坠,另外,他的右肩可能受过摔伤。”

“这家伙胆子倒不小,他跟踪咱们要干什么?”

“很难估计,那枚蓝宝石他已经抢到手了啊。”

“难道他想……”

小芳的话还没说完,出租车却在警车拐入一条窄街的刹那转弯了。李警官踩刹车,在狭窄的街道上猛地调头,车轮发出尖锐的吱声,迅速拐上身后的大街主路。此时,满街的出租车交相穿插,像河流里钻来窜去的鲫鱼,哪里还能分辨刚才那辆出租车的影子。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