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一节

刚刚联系到希拉娜夫人,丹尼娅就强烈感觉到列尔伯爵跟她之间的亲密关系。丹尼娅得到了出乎意料的热情回应,只消几分钟时间,希拉娜夫人已经接受了丹尼娅第二天下午前去拜访的请求。

寻找希拉娜女士的住处没有费多大劲儿。丹尼娅骑着自行车从报社出发,十分钟就找到诺玛大街190号。这是一栋巧克力色的公寓大楼,楼面呈波浪状,窗口和阳台都随着弧状的外形而弯曲旋转,显露出高雅别致的风韵。

希拉娜太太住在二楼,丹尼娅进入大楼,保安笑眯眯地迎接了她,并殷勤地为她按下电梯的按钮。丹尼娅对必须乘电梯上楼感到好奇,但电梯门一打开,她发现自己已置身于希拉娜太太富丽堂皇的客厅了。

这是一间两百多平米的大客厅,三面墙上都是红木的镶板,镶板上悬挂着各个时代的名画。朝海的一面是一个与房间长度相同的巨大的落地弧形玻璃窗。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在海滨浴场奔跑的人们以及地中海水泛出的泡沫。丹尼娅注意到周围墙壁有三处地方没有悬挂油画,除了那个专用电梯门,还有两处通向其他房间的门,只是门的颜色与红木镶板相同,让人几乎无法辨认而已。

“欢迎您,弗朗克小姐。”希拉娜夫人身穿很随意的室内便装向她迎过来,“请您坐在靠窗的沙发上吧,这样,地中海的阳光就会随时笼罩着您。”

“谢谢,您叫我丹尼娅好了。”丹尼娅恭敬地回答,“给您打电话预约这次会面,真的非常冒昧。”

“哪里,我很欢迎您的到来呢。”夫人微笑着回答。从她的脸上,丹尼娅看到的是亲切友好的神态,这与居住在蒙特卡罗成千上万的贵妇人的傲慢形成鲜明的对照。

丹尼娅向夫人微微鞠躬,然后坐在沙发上。

这是一套蛋形的三件套沙发,颜色鲜嫩,设计独特,舒适自如。女仆给丹尼娅端上一杯咖啡,夫人则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在丹尼娅和夫人之间,放置着一只全玻璃的浅咖啡色茶几,颜色柔和,玻璃厚重,支撑茶几的是四位仙女造型的立像,四位仙女栩栩如生,好像也要加入会谈并且随时为客人奉上茶饮似的。

“前来打搅,希望没有给您造成不便。”丹尼娅谨慎地开口。

“没有关系。”希拉娜太太露出那种贵族式的典雅的笑容,“我虽然很反感记者的来访,但您与其他人不同,我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弄清楚,列尔伯爵竟然对您是那样的赞不绝口。”

希拉娜夫人的直言不讳确实把丹尼娅吓了一跳,但她发现夫人并没有恶意。

“也许因为我也是马戏爱好者的缘故吧。”

“真的?”希拉娜夫人的表情怪怪的。

“难道,列尔伯爵……”

希拉娜夫人用一根手指在眼前晃了晃,像是在提醒一个撒了谎的小孩子。丹尼娅的脸红了,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希拉娜夫人笑了,笑得很和善。“你不用担心,列尔伯爵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他介绍你来,我会满足你一切采访要求的。”

“谢谢夫人,其实,我跟列尔伯爵刚刚结识,他是个非常热心的人。”

“一位好好先生,他对于欧洲王室家族史的研究远远高于对马戏的爱好。”夫人补充说。

丹尼娅忽然想起了什么,她边回忆边说:“不仅是列尔伯爵,您这么一讲我想起来了,在去年的《明镜周刊》上,您曾经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似乎是从另外一个侧面,重新考证路易十三皇帝与奥地利皇室在古罗马时期产生的血缘关系。我记得,这篇文章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贵妇人脸上露出了几分得意之色:“我不是一个不开窍的人,不是那种墨守成规的老古董,不是吗?”

“当然,您的观点很新颖,角度非常独特。”

“所以,我愿意接待你这位热情四溢,如此年轻,颇有才华的记者小姐,是可以理解的,对吧?”

丹尼娅看到希拉娜夫人的脸上流露出俏皮的笑容,心中的疑惑一扫而光。

“希拉娜夫人,我完全理解,并且更加感激您的接见了。”丹尼娅发自内心地说。

“你今天来,是为了那天我第一个发出惊叫的事情吧?”希拉娜夫人一语中的。

“既然您提起,我也不想向您隐瞒,我确实是因为那件事才来拜访您的,希望您能够给我一些线索和信息。”

“我本来就很想找到你或者其他一个可靠的人,把这件事公布出来。虽然警方在现场向我询问过一些情况,但是我不愿意给自己根本不认识的人添麻烦。更何况,事故发生的瞬间,我确实看到那位先生端坐在那里,一动也没有动。”

“这么说,您注意到那位先生了?”

“是的,他是位非常高雅,非常礼貌的先生。富裕,优雅,整洁。”

“您认为,这位先生没有做任何可疑的事情?”

“我想是的。”

“但是,根据警方事后模拟现场提供的线索,那枚致命的毒针,确实是从这个贵宾包厢的方向呈水平位置发射出来的,准确地说,也许就是从与您同一个包厢的那位先生的方向射出来的。”

“首先,我必须声明,我没有看到他有任何异常的动作;其次,这个先生显然是位华裔,他的鼓掌是那样的热烈,眼神是那样的真诚,他怎么可能是一个杀害自己同胞,杀害那样一位年轻可爱的姑娘的凶手呢?”

“可是,警方正在设法寻找他的下落,但他却像蒸发了一样,竟然没有留下一点儿踪影。”

“也许这就是中国人,那个神秘古老的民族特有的行事原则吧。无声无息,不动声色。”希拉娜夫人的眼睛闪着光,“我先生家的祖先,曾经踏上过这片古老的土地,并且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两个人的谈话顿住了,丹尼娅感到希拉娜夫人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有一个简单的理论在提醒着她,无论是警察还是记者,放过任何蛛丝马迹都会丧失最难得的机会。

“希拉娜夫人,我很感谢您今天对我的接待以及推心置腹的谈话。但是,我依然希望找到与您同一个包厢的那位男士。这并不代表我怀疑他是凶手,甚至我很可能无法找到他,因为他的剧场票是用现金支付的,并且是本人直接到剧场售票处取的票,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可疑的行为。”丹尼娅啜了一口咖啡,执拗地说。

“这也是中国人的习惯,不愿意用信用卡,不习惯在网上订票,等等等等。”

“也许吧,但是,如果不是他,我很难揣度那枚毒针是怎么发射到表演场的。”

“你真的怀疑这位先生吗?”

“不是我,夫人,而是警方。我只是设法获取最新的消息,以便在报纸上首先发表。”

“你知道什么叫做瞬间昏眩吗?”希拉娜夫人忽然转换了话题,她眯着眼睛,似乎还在回忆当时的情景,带着一种疑惑和困顿的表情,“就是那种像流星划过天际的瞬间,短短的一霎头晕目眩起来,但也许只持续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忽然一下子什么都过去了。你产生了一种被荡下秋千的感觉,也就是说,昏眩虽然过去,由于过于短暂,而使自己仍然怀疑刚才是真的否昏眩过去。”

“您是说?”丹尼娅有些困惑,她不明白夫人到底在讲些什么。

“哦,我是告诉你,那天晚上在剧场里,也就是在惨案发生的一瞬间我的感觉,这种感觉使得我情不自禁发出一声惊叫,后来,我才看到那位从马背上掉下来的女孩子。”

“什么?难道,难道您是在女孩子发生事故之前,就已经感受到极度的恐怖了?”

“可以这么说,确实可以这么说。但这件事我跟警察解释不清楚,我自己的头脑里也遗留着极大的混乱。”夫人手指有些发抖,她点燃一只细长的颜色发深的昆烟,用打火机点燃,“跟你谈起这件事,就是想请你帮助我分析。在那个令人混沌的时候,我到底对什么事情发生了恐惧?是我自己的昏眩?还是那个女孩子掉下马背?”

“您对于当时的情景真的记忆不清了吗?”丹尼娅关切地问。

“不是记忆不清,而是发生时空错乱。”

“我不明白,夫人。”

“这就是为什么,我对警方并没有过多讲解事情发生的真实情况的原因。因为,我确实有一种错乱的感觉。”

“夫人……”

“你能感到空气的震颤吗?就在你的眼前,在一片正常的氛围中。忽然,空气颤抖了,你觉得地面应该也随着抖动,但没有,你的脚下很平稳,桌椅丝毫没动,仅仅是你眼前的空气被撕裂了,就像是一根针,对了,一根针在拨动着空气,敏锐地穿透,然后,在你的眼前,忽然出现一张浑圆的脸孔,一张被极度恐惧膨胀起来的脸孔,对了,是一张男人的脸孔。”

丹尼娅感到,她的手臂被夫人修长的手指抓牢了,指尖刻进肉里,产生一阵疼痛。但丹尼娅忍耐着,不动声色。

“我想起来了,小姐,那是一阵急剧波动的空气后面,出现的一张肿胀的脸。这张脸像是在水下摆动的那种,但被恐惧扭曲了。”

“您讲的是那晚现场发生的某种状况吗?”

“这是怎样一张脸啊!惶恐,震惊,极度恐惧,一双突暴得像煤球一样的眼珠,血红的颜色,面部肌肉由于高度紧张而扭曲成一团,狮子鼻迅速膨胀,几乎要喷出火来,嘴巴下垂,涎水横溢,一双充血的眼球,牢牢盯住我端坐的包厢的位置。”

“……”

“就是这种状况惊吓了我,让我不由自主地尖叫起来。直到此时,我才看到了马背上坠落的女孩儿,当时,我还以为这位女孩可能是离得太近,被我的声音惊吓得跌落下来的。”

“这么说,您可以断定,那位女孩子是在您发出尖叫后才掉下来的,是吗?”

“对,确实是这样,确实是这样。”

希拉娜夫人端起咖啡杯,透过轻柔的热气瞥了丹尼娅一眼。

丹尼娅知道谈话应该到此结束了,她必须告辞。

“希拉娜夫人,谢谢您抽出这么长时间接见我,并且,您的咖啡确实好喝。”丹尼娅一边站起身一边客气地说。

希拉娜夫人跟着站起来:“很高兴您能来访问我,我真的很喜欢您。”

“您请留步。”丹尼娅走到电梯门前,看到希拉娜夫人用保养得很好的手指按下电梯的按钮,就客气地阻止夫人。

电梯迅速升到了二楼,叮咚一声轻响,电梯门开了。

“再见,夫人,再一次感谢您的接见。”丹尼娅微微鞠躬,退着走进电梯。

这时,夫人忽然用手挡住即将合拢的电梯门。

“请你稍等一下。”夫人匆匆地说。

丹尼娅嘴角歪了一下,不知道应该笑还是应该表现出某种企盼。但夫人伸出握成拳头的一只手,丹尼娅只看到涂着蔻丹的指甲合拢着。

夫人犹豫了一下,张开手指。夫人的手心里,躺着一张很小的照片。

“这是?”

“那位先生,就是坐在和我同一个包厢的先生,他身穿西装,锃亮的皮鞋,打深色领带。最显眼的是那件做工精细式样高雅的衬衫,衬衫的纽扣上刻印着家族的徽章或姓氏的字母,喏,这就是他纽扣图样的照片。”

“难道,这位先生……”

“对,缀在他衬衫袖口上的纽扣,镀金的金属扣面上有一个古怪动物的浮雕,像狮子,但身后拖着一条长满金鳞的长尾,四只粗短的腿上爪尖锋利。”

这显然是一张拍摄失败的照片,照片的背景正是中国杂技团演出的现场。从圆形剧场的贵宾席上瞧过去,飞舞的女孩子似乎就在眼前。但糟糕的是,按下快门的瞬间照相机镜头歪斜了一下,画面的左下部很大一块地方,被侧面伸出的一条男人的手臂遮挡住了。这条手臂显然是贵宾席上另外一位客人无意中伸出来的,手臂破坏了照片的整体画面。丹尼娅顿时明白了夫人的用心,因为她无意中的一次拍摄失败,给那位神秘人物留下了一个重要的影像。从这条手臂可以看出,此人身穿高档的深色西服,一件雪白高档内衣衬衫的袖子,长长超出西服的袖口部位,衬衫的袖口上,缀着两颗亮晶晶的黄铜纽扣,纽扣在剧场的灯光下晶晶闪亮,炫耀着高贵的身份。丹尼娅注意到,黄铜纽扣上除了那只怪兽的雕刻,还篆刻着一个缩写的英文字母:l。

“这是?”

夫人笑了:“我很少使用数码相机,如果不是节目太精彩,我根本不会想到去拍照。”

“这是您在现场拍摄的照片?”

“如果不是你及时打来电话,我早将这张失败的照片删除掉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