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丹尼娅反复研究照片上衬衫袖口纽扣上深深篆刻的那个古怪的图案和字母,心里不由暗暗吃惊。这个纽扣上的图案,分明是一种法国贵族家庭的族徽,这种为家族制定族徽的做法,是法国古老贵族的传统。丹尼娅熟悉法国贵族的族徽,这与她喜爱法国文学和历史有关。但是,眼前的这枚族徽却使丹尼娅产生一种怪怪的感觉。首先,丹尼娅从来没有见到过类似这种族徽的图案,无论古老的波旁王朝还是波拿巴王朝的贵族新贵,他们的族徽虽然怪诞前卫,往往设计成怪兽的形象,但丹尼娅很容易就能辨认出怪兽的来源,因为他们的来源,无非是变形的虎豹熊一类。更何况,法国著名家族的族徽种类,她内心大体有数,而纽扣上的这枚族徽,却是她前所未见的。尤其是这种古怪嚣张张牙舞爪的怪兽,给她留下极其强烈极具冲击力的印象。

再说那个字母,丹尼娅知道这不会是法国人的姓氏。因为,法国和欧洲其他国家的人们,他们总是把姓和名的第一个字母都刻写出来,所以,至少应该有两个字母,这种用一个字母表达姓名的缩写极其罕见。

既然这件衬衣的主人是一位东方人的贵宾,根据丹尼娅初步的感觉可以推断,这应该是一枚华人的族徽和姓氏。根据她根底还算扎实的中文常识,她本能地联想到,这个用字母拼写名字的缩写,并且找到一个怪兽形状的族徽的人物,应该是一个常年居住在欧洲的华人。令人奇怪的是,欧洲的华人,怎么能够得到古代君王封赠的贵族的身份和姓氏呢?只有欧洲百年历史的贵族家族才有可能获得皇帝的这种封赠。今天,这种贵族的族徽,竟然出现在一位具有明显华裔特征的青年人的衬衫袖口上,这真让人感到太不可思议了。

丹尼娅喜爱中国文化,从她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中文了。她的第一位中文老师,是那位虽然终日忙碌不休,但仍然坚持与她用中文交流几句的警察父亲。丹尼娅不明白父亲为什么对中文情有独钟,自己有事没事总是捧着一张巴黎本地出版的中文报纸读来读去不说,还要与她这个做女儿的吃中餐,讲中国话,甚至用中文开玩笑,爸爸建议她学会用中文思维。纯粹出于自小对中国汉字的熟悉,丹尼娅在大学专业之外,还选修了中文。不薄的功底,在大学期间为她挣了不少学分。

丹尼娅本能地认为,只要把这个线索深入挖掘下去,肯定能够引出巨大的发现。她暂时还不想把这个消息告诉身处中国的李警官,甚至对自己的父亲,她也要暂时保密。因为,这条线索可能导致马戏大赛凶杀案的侦破,而这样的消息,其新闻价值是无可估量的。为什么不能自己亲自调查下去呢!这可是一个极具刺激的大采访啊。

想到李警官,丹尼娅心里立刻热乎乎的。不知道为什么,仅仅两面之缘,李警官那双能够穿透人心的单眼皮,那个似笑非笑略带嘲讽的嘴角,还有消瘦精干的身材,都那样强烈地异于常人,给丹尼娅带来无限的遐思。这个精明强干的东方男人究竟是为什么总是令丹尼娅心神不定呢?

但是,李警官身边那个清秀的女孩又使丹尼娅忐忑不安。丹尼娅懂那个女孩眼神中的深意,这种掺杂着崇拜而又含情脉脉的眼神是丹尼娅最熟悉不过的了。她曾经崇拜过一位精通波斯语的大学教授,那时她刚上大一,那位颇具东方色彩的男子把波斯语课堂当作历史画卷的宽屏,肆意渲染东方神秘而又撼动人心的爱情故事。当时,丹尼娅和班上几个女孩子同时疯狂地暗恋上了这位年轻的教授,一个女生甚至主动和他约会,还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爱情。

丹尼娅正在这种不安和躁动的情绪中难以自拔,掌中的手机发出了悦耳的铃音。

“喂。”她开口说。

“对,就是这句中文,这句法国人最容易学会的中文单字。”听筒里传出黎小淳笑嘻嘻的声音。

“小淳。”丹尼娅脑海里浮现出黎小淳嘻皮笑脸的样子。

“没有想到是我,还是意外地听出了我的声音?”这句话流露出有些出格的亲密。

“有什么事?讲吧。”丹尼娅轻松地忽略他的暗示,她很善于从这种语态中脱身。

“没,没什么特殊的事情,只是想尽快见到你。”

“这么有闲情?”丹尼娅心中窃喜,正想找黎小淳了解中国族徽的事情,这个急急火火的家伙就出现了,这不是天意吗?“据我所知,此刻你应该坐在办公桌前忙碌着吧?”

“无论多忙,我都想见到你。”

“见面还不容易?说吧,在哪儿?什么时间?”

“约会不如巧遇,我正好看到你的自行车,看到你骑车来到游人如织的塞纳河边。咱们就在此上船怎么样?”黎小淳的语言从来没有这样干脆简洁。

丹尼娅有些好奇,黎小淳怎么知道她此刻的位置呢?举目四望,正好看到黎小淳乐呵呵地站在路边,身后就是上次碰面时的那家咖啡馆,据说,当年雨果和巴尔扎克曾光顾过这家咖啡馆。

黎小淳走过来,靠在丹尼娅的自行车架上,得意地摇晃着手中的汽车钥匙。中午的阳光越过奔流的塞纳河懒懒地投射到路边的墙壁上,使得这堵百年老墙染上一层铜锈的颜色。阳光把黎小淳的脸色染得紫红,他身上的崭新的西装礼服也落满了斑驳的色彩。丹尼娅心中一喜,黎小淳穿着如此讲究,他的礼服或衬衣上,必定会有雕刻着族徽的纽扣。

丹尼娅一摇车把,黎小淳夸张地从自行车上跃起,像是被什么烫了屁股。

“你跟踪我?”丹尼娅问。

“不,不,仅仅是凑巧。”黎小淳委屈地说,“当然,上次在咖啡馆见面后,我养成了一个新的习惯。每当工作劳累,我都会到这里来喝上一杯咖啡。同时回味一下幸福的时光。”

黎小淳这次没有撒谎,近来他有事没事经常往塞纳河边跑,梦想着与丹尼娅不期而遇。

丹尼娅顺手把自行车锁在路边的铁栅栏上:“走,咱们上游船。”

塞纳河上的游船宽敞舒适,从全玻璃顶盖洒下充沛的阳光。黎小淳心满意足地坐在塑料椅子上,装出一个饥饿难忍的鬼脸:“好丹尼娅,咱们应该吃点儿什么了。”

“好啊,我也没吃饭呢。”丹尼娅笑着回答。

黎小淳挥手招来服务员,点了咖啡和糕点。

服务员好像熟知他们的饮食习惯一般,端来一小杯咖啡,放在丹尼娅的面前。

“小淳,你经常搭乘游船吗?”丹尼娅笑嘻嘻地问,“我可是很少在船上游塞纳河的。”

“我经常陪客户上船游览,”黎小淳很绅士地俯身,“但今天我才知道塞纳河是多么美丽。”

丹尼娅开心地笑,黎小淳心中一阵阵欢喜。

丹尼娅瞥眼,盯着黎小淳衣袖上金光闪闪的纽扣看:“小淳,你今天为什么穿这么隆重的礼服?晚上有什么重要活动吗?”

“没有别的事情,喝完咖啡,我希望能够荣幸地邀请你参加一个晚宴。”

“哇,晚宴,我可没有准备。”

黎小淳咧嘴一笑:“你不用准备,就在我家的餐馆用中餐,我想你肯定喜欢。”

丹尼娅已经看清楚了,黎小淳袖子上的铜纽扣上,蹲伏着一只样子古怪的动物,动物斜上方,深深刻着三个字母lxc。

“小淳,这么晴朗的天空,这么美丽的风光,咱们何不拍几张照片?”

小淳耸肩:“今天不是出游,我没带照相机。”

“你忘记了是与谁同行,哪有记者不带照相机的!”丹尼娅从挎包里取出一个数码相机,“来,我先给你拍照。”

黎小淳急忙挥手:“别,别,还是请服务员小姐帮咱们拍吧。”

在他挥手的时候,丹尼娅已经按下了快门。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