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九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九节

丹尼娅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检查数码相机,在黎小淳拼命挥手的照片里,可以清楚地看到衬衣袖子上耀眼的黄铜纽扣。

这颗纽扣高雅别致,上面凸凹有致地雕刻着一只张牙舞爪的动物。丹尼娅取出希拉娜夫人提供的照片,立刻发现这两只纽扣上的动物大体一模一样,凸暴圆滚的眼睛,尖锐外露的犬齿,直竖着的双耳。虽然长着一副怪异吓人的外表,但动物憨态可掬,肥胖可爱,反倒像是一只宠物。丹尼娅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动物,更无法叫出动物的名称。动物的身侧刻着几个花体的字母,字母就像动物头上的云朵,但可以清晰地认出这是三个字母lxc,丹尼娅知道,这是黎小淳名字的首字母缩写。这三个字母是与蒙特卡罗现场照片的唯一区别,就是相同位置上字母的数量不同。难道那个l代表的是黎小淳的姓?这个念头像一道闪电钻进丹尼娅的脑海,但立刻被她否认掉了。

丹尼娅不愿意把蒙特卡罗惨案与形象单纯的黎小淳联系在一起,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震撼,但她立刻回忆起刚刚在报纸上看到的报导,案发的那天晚上,黎小淳正在美国参加表姐的婚礼。他不可能涉足犯罪现场,看他的样子,直到今天他也不曾经历这样惨烈的事件。但是,凶手为什么要有与黎小淳的徽章标志如此相似的纽扣,而且,要堂而皇之地把这个古怪的族徽暴露在犯罪现场呢?

丹尼娅不解,她一定要问个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花都酒楼每到夜晚都宾客盈门喧闹火爆。当少东家黎小淳带着漂亮的法国女郎出现在门前时,酒楼的经理早已命令十几名青年员工排列在门口,面带微笑,恭迎少东家的光临。

黎小淳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向员工们微微点头,然后把手伸给丹尼娅。

丹尼娅嘻嘻一笑,推开他的手,悄声说:“你搞这个排场干什么?炫耀?还是摆阔?”

黎小淳的脸刷地红了,他挥挥手,让员工们退下:“丹尼娅,我是一片好心,仅仅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

“用金钱?用富贵?”

“你误会了,我只是想让你印象美好,记忆深刻而已。”

丹尼娅开心地笑了:“小淳,谢谢你。我知道你们中国人表达善意的方式,但是你竟然把中国的生意一扔了之,擅自跑回法国,你这是为什么啊?”

黎小淳嘿嘿傻笑,黧黑的脸膛光彩夺目。

“笑什么啊,你?”丹尼娅好奇地问。

“你怎么还不明白?我以为你早就知道我为什么急不可耐地跑回来了。”

“为了花都酒楼如花似玉的伴舞女郎?”丹尼娅手指舞池中轻歌曼舞的女孩,故意逗黎小淳。

“你专门打电话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黎小淳深谙情场机锋,更晓得法国女郎浪漫外表下的敏锐。

“不,当然不是。”丹尼娅表情变得严肃,“小淳,我们是家族第二代亲密友情的见证。父亲与令尊有着儿时的友谊,我们不是可以把这份友情发扬光大吗?”

“好,我愿意从头做起。”黎小淳一副洒脱的样子,他一挥手,二保送上来一瓶xo。黎小淳把酒斟进两只玻璃酒杯,递给丹尼娅一杯,“让我们饮下这杯酒,从此成为好朋友。”

“小淳,我愿意跟你成为知心好友,我只是让你知道,我喜欢的男子,是另外一种形象。”丹尼娅轻啜一口,缓缓说道。

“只有欧洲男人才是你的首选吗?”黎小淳不服气地说,“我们黎家无论事业还是人品,比欧洲男人一点儿也不逊色吧!”

丹尼娅笑而不答。

黎小淳又把杯子斟满,伸向丹尼娅:“为我们父辈的友谊干杯。”

“也为我们之间的。”丹尼娅轻抿着酒,看着黎小淳把整杯酒灌进喉咙。

“小淳,你纽扣上的族徽很好玩啊,这是什么动物?”丹尼娅轻描淡写地问。

黎小淳沉浸在一种豪迈的情绪里,回答得有些心烦意乱:“这是我的姓氏,lxc就是我的名字的缩写。”

“族徽呢?”

“族徽?什么族徽?”黎小淳没有听懂。

丹尼娅指着纽扣上那只奇形怪状的动物:“这不是你们家族的族徽吗?”

黎小淳开心地大笑,笑得手中杯子里刚斟上的酒水都晃了出来:“你把它当做族徽了吗?太好玩了。”

“不是族徽,那是什么?”

“麒麟,懂吗?一种只存在于想象中的动物,我们中国老祖宗发明的一种动物。”

“发明的?”丹尼娅迟疑了一下,顿时豁然开朗,“就像龙一样,完全是凭空想象出来的生物。”

“一个创意,天才的创意。”黎小淳骄傲地敞开衣襟,又灌下去一杯酒。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