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二节

丁圆圆一进家门就扑倒在沙发上,左伸一个懒腰,右挥一个懒拳,然后把脚一甩,拖鞋横飞出去,平稳地落在门前换鞋用的架子上:“爸,我饿啦,饿坏啦,今天吃什么啊?”

爸爸丁络文从厨房出来,假装生气:“吃,吃,就知道吃,长这么大了,男朋友都有了,还这么懒。”

“就跟爸爸懒嘛,”丁圆圆翘起嘴唇,做出一副馋得要命的样子,“陆一洲以后也得给我做饭,我就要吃现成,不然谁愿意嫁给他呀。”

“我看一洲是个好孩子,你可不能欺负人家啊。”

“爸,你偏心眼儿。”圆圆嘴里抱怨,心里可得意得要命。

爸爸走过去递给她一杯绿茶,丁圆圆一骨碌坐起来,接过茶杯,刚甜甜地喊了一声“谢谢爸爸”,她的声音立刻被厨房传出来的巨大爆炸声淹没了。轰的一声,厨房里什么东西发生了爆炸,爆炸猛烈,声音巨响,厨房窗户玻璃似乎都被炸碎了。浓烟裹着尚未破碎的盘盘碟碟像浪头一样一下从厨房门滚进屋里来,整个房间立刻被呛人的烟雾填满了,爸爸本能地扑到女儿的身上,用身体遮住丁圆圆。他自己的后背立刻被热浪和飞来的瓷碗碎片击中,血从t恤衫的背后猛地涌了出来。

丁圆圆被爆炸声吓昏了,爸爸的体重又全部压在自己的胸前,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她本能地挣扎着想起来,可这时才发现爸爸的身体软了,圆圆尖声惊叫:“爸,爸,你怎么啦?”

爸爸没有吭声,也没有动弹,圆圆伸手一摸,发现爸爸后背全是鲜血。烟雾弥漫的房间里,爆炸的巨响还在耳边轰鸣,眼前全是弥漫的雾气,浓烟夹着火苗从厨房门口狂猛地向屋里灌,灼人的热浪滚滚不断。圆圆知道再这样下去,她和爸爸都会被烟呛死被热浪熏死,必须赶快逃出这个灼烧的地狱。她咳嗽着,用沙发上的毛巾捂住自己的嘴巴,拼命推开爸爸的身躯,但爸爸的身体太重了,笨重的身躯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眼泪像是决了堤似的往外冒,与脸上厚厚的灰尘混在一起。最可怕的是呛人的浓烟,还有灼人的热浪,丁圆圆觉得喉咙像被一只钢爪牢牢抓紧,一丝都不放松。她终于把爸爸的一条胳膊搭在肩膀上了,爸爸的身体软绵绵地下垂,挂在圆圆的身边,似乎失去了知觉。圆圆大脑一片空白,但她咬住牙,支撑着向门口爬。这么多年艰苦的练功生涯,逼得她流了多少眼泪,但也使得她的身体灵巧敏捷。此时,这些刻苦练习的功夫都起到了作用,她在烟雾笼罩热浪灼人的房间里,一口气硬是把爸爸拽到了客厅的门口。她知道,此刻自己和爸爸的性命就掌握在她的手中,能不能在这烟熏火燎中逃出来,才是事关生死。

她的手指触摸到棱角坚硬的木门,但她拉不开,房门牢牢地紧闭着,阻挡住不断喷冒的浓烟,也阻挡了她和爸爸的逃生之路。丁圆圆知道门把手在一米多高的位置上,但她的手怎么也够不到那个高度。她不能松开靠在自己背上的爸爸,虽然爸爸的重量压得她抬不起身子,平时开门关门根本不在意的门把手,现在成了生死一线的关口。浓烟呛得圆圆涕泪交加,就连咳嗽也被哽咽在喉咙里,她感到手臂被火灼得剧烈地疼痛,虽然她根本看不到近在身边的火苗,也感觉不到火焰灼烧时的摆动。

“救命……”圆圆拼命喊出这么一声,立刻被窒息得差点儿昏迷过去。她的眼睛模糊了,脑袋拼命向下垂,就像是地心引力突然增强了无数倍的力量。

但她知道,她的喊叫声微弱单薄,就像是在海浪翻腾中一条小鱼的拨水声。

圆圆努力再挣扎一次,又失败了,手指什么也没有触摸到,已经无力地垂下来。“救命……”她绝望了,发出低声的喃喃,只记得用最后的一点儿力气,拉紧了爸爸柔若无骨的手臂……

“嗵”的一声,圆圆感到头顶传来巨大的震动,又发生爆炸了吗?就在这时,一只坚实的手掌抓住了她的胳膊,直到她被人扶起来的时候,她才知道是有人前来搭救他们了。圆圆紧紧地抓住爸爸,她用她十八岁青春的生命,牢牢地把爸爸抓在自己的手中。

“圆圆,圆圆,是我,快抓住我的手,快!”

半昏迷的状态下,丁圆圆能够感受到这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急促,镇定。

“一洲!”她忽然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安全感。她松开捏住爸爸的手指,感觉自己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抱起来,向楼下奔跑。

就在丁圆圆家发生爆炸的时候,陆一洲骑着自行车刚巧到达圆圆家的楼下。此时,爆炸声响起,四楼丁圆圆家的厨房窗户像水坝崩堤一样,喷出一股巨大的浓烟。烟雾里火光闪闪,山摇地动,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隆声。

陆一洲愣住了,他迅速向楼上奔去。他一脚将房门踢开,接着就看到烟与火中挣扎的两个人影。陆一洲抓住前面比较弱小的人的手臂。手臂柔细,肯定是丁圆圆,但他却感到有两个人的重量。这时,浓烟已经迅速从房门溢出,充斥整个楼道。陆一洲顾不上多想,抱起半昏迷的丁圆圆就向楼下跑,一边跑一边向刚刚冲上来的人们吼道:“快,门口还有一个男人,门口还有一个男人!”浓烟像布团塞住他的喉咙,几乎使他喘不过气来。

刚刚冲上来的邻居们被呛人的浓烟挡住了,他们站在楼道中央,上也不是下也不是。陆一洲喊道:“快点帮我把人送下去。”邻居七手八脚从他背上接过身体已经发软的圆圆,陆一洲返身,毫不犹豫地又冲进烟雾弥漫的楼道。这一次,困难更大了,浓烟更浓了,火势更大了,根本无法呼吸。陆一洲脱下t恤衫,捂住口鼻,喘过一口气,接着又向上猛冲。他知道,楼上丁叔叔已经窒息几分钟了,丁圆圆不顾一切紧拉着丁叔叔的情景令他感动,也让他决心即使拼出性命也要把丁叔叔救出这片火海。他的眼睛被泪水淹没,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东西,嗓子被浓烟堵住,发不出声音。他只好用手胡乱摸索着前进,凭着感觉寻找刚才救出丁圆圆的位置,这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脚踝,陆一洲心里一喜,弯腰抱住丁叔叔的双腋,不顾一切地往楼下奔跑,终于钻出了那个浓密的烟团。陆一洲用胳膊肘砸碎楼道窗户上的玻璃,一股清新的空气涌入,他勉强能够喘上一口气。低头一看丁叔叔,似乎已失去知觉。他把丁叔叔的衣领扯开,让他能够对着窗户呼吸。这时,他感觉扯断了一根很细但很结实的绳子,一件又薄又轻的物件从领口掉了出来。由于绳子的揪扯,陆一洲注意到了这个物品,他顾不上多想,随手把物件装在裤兜里。这时,丁叔叔的胳膊动了一下,似乎在恢复知觉。陆一洲架起他的胳膊,拉到自己的肩膀上,低声说:“丁叔叔,您坚持一下,我们很快就可以下楼了。”

丁团长想说话,但窒息使得他无法开口。陆一洲吃力地架起他,一步一步沿着台阶向楼下移动。终于有人从楼道里跑上来,大家七手八脚抬起丁团长向楼下奔去。出了楼门,丁圆圆已经能从地面坐起来了,她面孔被烟熏得漆黑,手上全是烧伤,衣袖撕烂了,露出黑红色的伤口。圆圆扑过来,抱着丁团长哭叫:“爸爸,爸爸,您醒醒!”

楼门前聚集起大群的邻居,一些人喊着救人,叫救火车,一些在慌忙地用手机报警。陆一洲小心地把丁叔叔放在地面,让他吸进几口新鲜空气。丁团长的伤势比圆圆严重多了,他浑身血肉模糊,呼吸艰难,除了烧伤的痕迹,后背上还深深地扎进几块碎碗的硬块。陆一洲让他侧身躺在地上,把手指搭在脉搏上,感到还有微弱的跳动,顿时放下心来。看看此时的丁圆圆,她眼睛血红,浑身痉挛地颤抖着,她向陆一洲喊叫:“快点儿救爸爸,求你快点儿救爸爸!”

陆一洲一手抱着丁圆圆,一手向包围上来的人们挥动:“请大家站远些,请别围过来,别影响丁叔叔呼吸!”

邻居们默默地向后退,让出大块的空间。远处,已经能够听到救护车的呼啸声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