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节

丁圆圆的兴奋感染了陆一洲,他有些急不可待:“圆圆,快讲讲,丁叔叔在这篇文章里透露了什么?”

圆圆说:“你先仔细阅读一下文章,我再告诉你。”

陆一洲说:“我已经认真读过了,丁叔叔在文章里,只是回忆了与童年的你相依为命的生活,谈论了天伦之乐的幸福。这些生活中的琐屑细节能够告诉我们什么啊?”

“你仔细读读这一段,爸爸教我数学题的故事。”

“神秘的数字排列?无限不循环小数?你是说,你知道是哪一组数字排列?”

“对,一洲,你真聪明。这是一个简单的无理数密码,这是我们阅读爸爸笔记本内容的钥匙。”

“无理数有很多,从开方到圆周率,得出的结果都是无限不循环小数。”

“关键要看具体是哪个无理数以及从第几位算起。”圆圆简短地回答。

她找出一块不大的硬纸板,按照一定间距,挖出法文字母大小的孔洞。

然后把这块带有许多洞眼的纸板扣在电脑屏幕的第一篇文章上。“一洲,我读字母,你用笔记录下来。”

丁圆圆读着读着,泪珠就一滴滴跌落在纸面上。此时,她仿佛看到了爸爸那张关切的脸孔,爸爸低沉的语调在耳边响起。

圆圆,我亲爱的女儿。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注定已经不在人世了。爸爸惦记你,担心你,真的舍不得离开你啊!

但是,谁也逃脱不了命运的无情摆布。谁能想到,当七百年前那个失魂落魄的牧师逃离自己家园的时候,这个命运就已经注定了。大戈壁的风沙把一个陌生的行旅推向绝望的深渊,那位主教的出现,使得我今后几十年的人生被一双看不到的手所操纵。你的父亲用自己的一生来背负一个历史的重负,一心想满足这位可怜牧师的临终遗愿。但是,命运捉弄人,岁月不留情啊!在那个亲人逝去,朋友离散,童年密友相互猜忌的可怕时刻,我仍坚韧地履行着自己的诺言。

蒙特卡罗的谋杀太可怕了,它把酝酿了五十年的复仇阴谋暴露在我的眼前。鬼使神差,造化弄人,凶手的暗器竟然在我的面前击中了一个纯洁无辜的女孩。那枚毒针可是瞄准着我,应该扎入我的胸膛的啊!我拦住打算退场的小演员,我哪里知道就是这个可爱的小女孩无意中挡住了凶手射向我的毒针!深切的悲哀涌满我的胸膛。我多么想与凶手一起长跪在神的十字架前,拨开历史烟尘带来的迷雾,与他一起忏悔这起残忍的谋杀啊。但我不能,我无法找到那个暗藏了五十年的幽灵,他像一个复仇之神般凶狠无情,又像狡兔一样机敏诡秘。

女儿,我亲爱的女儿,告诉你这些,并非要你去复仇。不,千万不要,甚至不要产生一丝复仇的念头。神告喻我们,别人打你的右脸,你需把左脸伸给他。况且,这个仇人,根本就是我亲如兄弟的少年伙伴,根本就是一个黑白分明侠肝义胆的好汉。你不能复仇,甚至不应感受仇恨。爸爸要求你设法寻找他,把我的歉疚和深切的爱交给他,让他明白,这仅仅是一场可怕的误会,而始作俑者乃是命运,是命运对我们的愚弄与考验。

亲爱的女儿,用密码书写干扰了我震撼心扉的表达,限制了我触及灵魂的流露。但我必须使用密码,因为,若非如此,你会陷入毫不知情的风险,会茫然地坠入一个深渊。凶手就在眼前,而警方已经把视线聚焦到我的身上,我每天面带微笑出现在你的面前,但我的心在痛,我多么希望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让我继续每天面对你的快乐和幸福,爸爸一心想与你共享这美好的生活啊!但是,我不能把迫近的危险告诉你,因为,只要我活着,这个可怕的任务就不能落到女儿柔弱的肩上。

我的女儿,打开你的电脑,在这个独特的法国网站上,搜索我的第三篇文章,这篇文字详细记载了我在五十年前经历的一段往事,以及发生在七百年前的那场悲剧,要知道,今天发生的所有误解、仇杀,都来源于这段特殊的经历。而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可避免地被卷入到这场七百年前发生的神秘事件当中,这个事件以及相关的信物,能够带来巨大的财富,这就构成了这场误会的恐怖根源。要知道,对于我来说,我所履行的,仅仅是一个终其一生必须做到的承诺,我必须亲自见证这个遗愿的实现,这是一个对于高尚人品的忠实承诺。

思你,念你,我的女儿,我唯一的亲人!

读毕,丁圆圆感到锥心的疼痛和彻骨的寒意,记录着遗书的纸片从她手中跌落,她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爸爸!爸爸!”

她哭叫着趴在面前的桌子上,声音哽咽,后背剧烈地抖动。一直搂着她肩膀的陆一洲感觉到她全身的颤栗。他更加有力地搂紧她,陪着她垂泪。良久,陆一洲才轻声说:“圆圆,咱们看一看丁叔叔在文章里,想告诉我们些什么。”

丁圆圆点头,同时用手背擦干眼泪。在这一瞬间,陆一洲觉得丁圆圆长大了,突然之间成熟了。

第二篇文章被鼠标点开,刚读了几句,两个人就愣住了。

这是一篇用一种奇怪的语言书写的文字,字体古怪,无法读懂。

“这是越南语。”陆一洲用猜测的语气说。

“爸爸怎么会越南语?”

“确实不可思议,咱们必须找一个懂越语的人核对一下。”

陆一洲把这份文件打印出来,在等待打印机工作的时候,屋里的电话响了。

“喂,”陆一洲刚打了招呼,就把听筒递给丁圆圆,“圆圆,这是你的,李警官打来的电话。”

丁圆圆双手握住听筒,只听了一句,泪水就流出来:“李警官,我答应,我答应你。为了给爸爸报仇,叫我做什么都成。”

陆一洲有些紧张地盯着圆圆,但圆圆沉浸在电话的对话中,一洲用钢笔在掌心写下几个字,把手伸给圆圆。

“丁叔叔不让报仇!”

但圆圆狠狠地摇头,继续把电话的内容说完,才挂断了电话。

圆圆用双手抱着头,任凭泪水在脸颊上肆意流淌。陆一洲沉默无言,静静地等待着。哭了好一会儿,丁圆圆抽泣着,用手推一推陆一洲,“你为什么不问我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不问我李警官让我干什么?”

陆一洲平静地说:“你已经答应了,自然有你的道理,我为什么要干预?”

丁圆圆破涕为笑:“就是你镇静、周到,要不然爸爸怎么选择把秘密告诉你。”

“现在说吧,李警官要你干什么?”

“他们要设计擒获凶手,需要我的配合。”

“封锁消息,守株待兔?”

“咦,你猜出来了?”

“否则,李警官不会要求你去配合。”

丁圆圆挽住陆一洲的胳膊:“一洲,我真的矛盾,真的好矛盾。爸爸明明被人害死,如果不是你正巧赶到,我这条命也搭上了。但爸爸为什么不让报仇?为什么不让我们抓到这个凶手?”

陆一洲摇头:“圆圆,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警方要求你配合,你就必须配合。在人情与法律之间,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服从法律。”

“我已经答应警方了。”

“我相信,丁叔叔一定能理解你这个选择。”

“好了,一洲,咱们继续刚才的工作吧。李警官要求我今晚就去医院。”

“嗯。”陆一洲把已经折起来的笔记本电脑打开,屏幕闪了几下,重新显现出网页。他们很快找到“三剑客”的第三篇文章。

丁团长发表的第三篇文章,署名仍然是“三剑客”,但是,在文章尚未打开之前,陆一洲惊讶地发现,文件的大小为零!

他慌乱地点击打开文章,果然,除了一个标题,文章内容竟然空无一字!陆一洲和丁圆圆面面相觑,两个人的脑海里同时出现了同一个名字:“电脑黑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