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六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六节

荒凉的戈壁,像一只倒扣着的蒸锅,遍地的砂石被正午的太阳烘烤得滚烫。四野望去,除了干燥的沙砾和被风沙滚磨得碎裂的石块,周围连一丝绿荫都没有。马迪诺主教每走一步都要大口喘上一口气,在他的脚下,砂石发出单调乏味的咔嚓声,此时,整个大地都被正午的烈日折磨得枯竭了。

梵蒂冈红衣主教马迪诺进入这片无边无际的大戈壁已整整三天了。三天的时间,过分长时间的暴晒烘烤,足以把一个健壮的汉子晒枯抽干。更何况马迪诺主教本来就生得消瘦柔弱。多年来清心寡欲的教堂生活,使得他的身体格外虚弱。伴随在他身后的伙伴高卢人弗朗克显得比他强壮些,虽然口渴得满嘴冒烟,但看到马迪诺主教都能继续前进,他也就勉强在后面抬动脚步,机械地向前移动。

出生在意大利的马迪诺主教本来并不惧怕日光,意大利的阳光本来就灼热烤人,夏季温度经常达到40度以上。但是,他总是躲在阴凉的教堂里,避开正午暴晒的阳光。而此时,大戈壁的烈日竟然如同地狱的灼火,活生生地要把人烤成肉干。这连续三天的烘烤,使马迪诺主教相信,世界上果真存在这种魔鬼般的恐怖区域。暴晒之后,人身上的水分被全部榨干,透过单薄的皮肤,可以看到接近枯萎的筋肉和骨骼。马迪诺主教此时身体疲软,步伐无力,大脑空白。他知道,自己这具被彻底烘干的身体随时会轰然倒下,躺在这个灼热的石滩上,只需一瞬间,就会变成形象恐怖的干尸。

高卢人比格·弗朗克的情况比他好不了多少。与马迪诺主教相比,他的肩膀上增加了一个沉重的水囊,每走一步,水囊便会随着肩膀的抖动而发出嗡嗡的声响。这个声响鼓舞着比格,使他感到生命的意义和希望。当然,每当马迪诺主教实在支撑不住的时候,两个人会停下来,在烈日的暴晒下,把嘴对着水囊谨慎地喝上几口。很少的几滴水就能滋润干渴得麻木的喉咙,使他们有力气继续行走下去。

这个水囊,是两个人生存下去,走出大戈壁的唯一希望。

虽然马迪诺主教平易近人,一直把比格·弗朗克当作自己的伙伴和朋友。但比格心里明白,自己这条命,是马迪诺主教给予的。他把自己当做主教的仆人,即使是奴隶他也心甘情愿。

高卢人在罗马人面前总是低人一等,做一些非常低贱的工作。比格曾经在一个贵族家庭做仆人。一次,他犯了微小的错误遭受鞭打,主人决心给他一个严重的教训。鞭子落在背上时火辣辣地疼,直到他对疼痛已经麻木,头脑发沉,昏昏欲睡时,鞭子忽然停下来,比格的耳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请你停下手中的鞭子。”

这简单的一句话,救了比格的性命。

红衣主教在梵蒂冈身份尊贵,一言九鼎,更何况马迪诺侯爵还是罗马城内的一位声名显赫的贵族。

从此,比格就跟在主教身边,做他的一名仆人。主教为人和善,待人平等,他把比格当做自己的朋友,经常对他说一些心里话。如果哪件事情没有处理好,他甚至会向比格道歉。

两个人迈着踉跄的步子机械地向前挪动,烈日烤焦了他们的思维能力,喉咙早已麻木不仁,像一条板结的管子。只有双腿,似乎不需要大脑的控制,仍然机械缓慢地向前移动。此刻支撑他们继续前行的唯一动力,就是一个残存的念头,一个被烈日烘干后依然顽固地坚持着的一个信念。

马迪诺主教边走边回忆起罗马梵蒂冈教廷上他与新任教皇的争论。

当时,教廷正在新教皇领导下逐步走向稳定。主教会议上,议题已经从如何稳定教廷内部的团结转向如何把天主教传遍整个世界的问题上来。这时,从威尼斯来了一对风尘仆仆的兄弟,这哥俩自称曾经到过一个遥远神秘的国度,那里,黄金遍地,牛羊成群,军队庞大,人民安居乐业。那个国家的皇帝接见了他们,把他们当作高贵的客人,礼遇有加。兄弟俩做完了生意,决定返回威尼斯,国王再次接见他们,还要求他们给远方的圣人,梵蒂冈的伟大教皇带来珍贵的礼物。

当礼物摆在面前时,所有的红衣主教们都笑了。

这是一张雕饰华贵的弓和一把象牙手柄的短刀,除此之外,还有一只像是微型图腾柱似的红木鞭柄。

难道这是一个野蛮的游牧民族?难道这是一个酷爱战争的民族?

“这些元朝的人们是怎样的一些人?他们的宫廷是否非常华丽?”一位主教问。

“这是一个生活在马背上的民族,广袤的草场就是他们的王朝。但是,他们的都城异常繁华,高屋华顶,城池雄伟。听他们讲,从首都向南方行进,只要走上几千公里,人们就能看到无比繁华的商业城市。”那位兄长回答。

“你们是否见到了这些城市?是否目睹了当地的繁华?”

“没有,我们此行尚未深入他们的内地。”

“那么,朝廷呢?你们总可以形容一下朝廷的摆设吧?”

“平心而论,他们的朝廷略显简朴。元朝是一个马背上的朝廷,也就是说,他们不是生活在房屋里,而是住在一种临时搭建的巨大的帐篷里。”

听众们发出一阵低低的议论声。

“我们认为,这仅仅是他们的一种习惯,而并非贫穷。”弟弟申辩了一句。

“生活在帐篷里的民族?这样的民族,我们只要往东行走几百公里就可以见到了。阿拉伯人、鞑靼人、波斯人,甚至是匈奴人,他们都是帐篷民族。”

“大元朝与这些民族不同,他们有着万里沃野,有着庞大的帝国以及上百万的人民。”

“波罗兄弟,”教皇终于开口了,“教会感谢你们的盛意,以及带来的美丽礼物,你们在返回时,请致意大元王朝的皇帝,我会为他们伟大的帝国祈祷。”

“教皇,难道您不打算与元朝建立更多的联系吗?”

“我想说,元朝与我们的距离太遥远了,而且他们尚未完全开化。”

兄弟俩垂头丧气地走出了教廷,元朝皇帝对梵蒂冈教廷的善意受到了冷遇。他们曾经向那位开明的大皇帝热情赞颂过天主教廷,以至元朝大皇帝一再要求他们代为问候教皇,并带回皇室的礼物。

梵蒂冈圣保罗教堂前的广场上涌满了人群,大家正在为新教皇的登基欢欣鼓舞。据说今天下午,教皇会在那个著名的窗口出现,接见来自欧洲各地的成千上万的教徒。

兄弟俩穿过人群,向梵蒂冈城墙外面的罗马市区走去。就在这时,他们的耳边出现了一个声音,“请二位留步。”

两个人回头,看到身后立着一位教廷的红衣主教。

兄弟俩向主教鞠躬,恭敬地垂下手来。他们认出了他,这位红衣主教刚才一直没有开口,但他的一双蓝色的眼睛始终注视着他们。这位红衣主教,就是出身于罗马贵族家庭,在教廷内享受着崇高威望的马迪诺主教。

“我想请两位回答我一个简单的问题。”马迪诺主教客气地说。

“谨遵主教大人吩咐。”

“你们说的那个大帝国,他们尚且没有文字,那么,他们的皇帝是如何统治这个大帝国的呢?”

“哦,”哥哥咽下一口口水,努力使自己的语调平稳,“他们正在创建自己的文字,同时也在推广使用一种方块形的文字。据他们的官员讲,这种方块字是被他们统治的一个庞大民族的文字。”

“你们见到了这个发明方块字的人民了吗?”

“见到了。在朝廷里,有很多这个民族的人担任官员。他们人很漂亮,说话文雅,礼貌谦逊,非常平易近人。”

“谢谢你们。”马迪诺主教说,“你们什么时候返回大元帝国?”

“一年以后。”哥哥回答。

这几句简单的对话,决定了马迪诺主教今后的命运。他对这个未知的大帝国充满了好奇,并且强烈地希望能够见识这个帝国的神奇风貌。

但是,教皇和教廷的主教团却坚决反对前去拜会这个自称为元朝的帝国。这个帝国太遥远了,比梦境还要遥远。路途之中,需要经过无数荒蛮的土地,还有沙漠戈壁,崇山峻岭。况且,仅凭着威尼斯来的兄弟二人天方夜谭式的描述和几件模样普通毫无价值的所谓皇家礼品,有谁敢相信这个庞大帝国的辉煌和存在?

得不到教廷的支持,马迪诺主教暗下了决心,一定要前往这个神秘的国家。

教廷里没有人支持他,但走出这座雕琢华美的教廷,马迪诺主教却有了一个最忠诚的支持者,这就是他的密友兼随从,高卢人比格·弗朗克。

弗朗克家族来自高卢,但在罗马已经繁衍了几代人了。按照比格的说法,他们还是要回归故土,回到家乡去发展自己的事业。马迪诺主教支持弗朗克的想法,当然,前往一个极其繁荣的国度,对于比格未来的发展,也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