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八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八节

日头偏西的时候,马迪诺牧师和弗朗克走入了一个半戈壁半沙漠的地区。马迪诺停下来,从覆满灰尘的袍口掏出一张地图,他想找到眼下的位置,但头昏眼花竟然无法查看地图,他叹了口气。

“比格,歇歇吧。”

比格·弗朗克解下水囊,递给牧师。

为了节省精力,两个人都避免多讲话。

马迪诺牧师谨慎地喝下几口水,感到力气恢复了一些。又把水囊递给弗朗克,但弗朗克没有喝,他只是检查了一下水囊的塞子,然后,把水囊背在后背上。

“你为什么不喝?”牧师用眼神表示疑问。

“我不渴。”弗朗克简单地答道。

“比格,我感谢你的忠心。但我仍然要问你,我这样疯狂地想要追寻一个浮光掠影般的东方奇迹,一个神秘的大帝国,你能够理解吗?万一哪天面临失败,你也会无怨无悔吗?”

比格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为什么,比格?”

“没什么,我相信你。”

“比格,我的孩子。如果你留在罗马,我会要求你继承我全部的家产。这么多年来,你已经像是我自己的孩子一样了。”

“不,主教,我不能继承你的财产,因为我希望你健康地活着。”

“嗯。”主教笑了。

比格把水囊的带子拴牢,准备继续赶路。主教拦住他。

“孩子,再多歇一阵吧,我们已经走出戈壁了。”

比格向四周望望,确实,遍地的沙石似乎减少了,代之以赭色的沙堆。这些沙堆就像奇形怪状的雕塑,被雕刻家肆无忌惮的想象所堆砌。

“主教,我们离那个神秘的大帝国仍然遥远吗?”

“近了,孩子,我们一定离她很近了。”

“但我觉得这里似乎就是天地的边缘,是世界的尽头啊。”比格·弗朗克把这几天一直折磨他的一个想法说了出来。

“在过去,人们都认为这片沙漠是世界的尽头。”主教指指眼前一望无际的沙峰,“这里颜色恐怖,地势凶险,多像是但丁书中的地狱啊。”

比格·弗朗克惊恐地看了一眼,赶快垂下眼睑。

“但是,马可·波罗兄弟确实穿越了这个恐怖的地域,他们看到的却是一个庞大的帝国。”

“主教,万一他们兄弟所言有误,甚至是吹嘘呢?”

主教认真地思考着比格的推断,但很快就摇头道:“我觉得这兄弟俩说的真实可信。当然,世上万物千奇百怪,无法判断。所以,这次出行,我才没有携带回赠辽国皇帝的礼物。”

“主教难道打算代表罗马教廷赠送给东方帝国礼物吗?”

马迪诺主教深深地点头。

“主教,为什么?”

“因为,”主教欲言又止,“孩子,还有很多事情你并不了解。但是,从今天开始,你要记住我的一句话。”

弗朗克全神贯注,认真把主教的话记在心中。

“孩子,如果你能够先于我回到罗马……”

“为什么先于你?”弗朗克打断主教的话。

“因为上帝。”主教用手指指头顶,那里,西斜的的太阳仍然在肆虐地燃烧。

弗朗克胆怯地点头,不再追问。

“那时,我会要求你带上一枚蓝宝石十字架,”主教用手从胸前的衣服下抽出一个蓝光闪烁的十字架。“你把十字架出示给人们看,他们就会容许你动用我所有的财产。”

“我不会离开你,主教,我不需要你的任何财产。”弗朗克坚决地说。

“哦,上帝有时会安排你离开一段时间的。”主教用安慰的口吻说,“那时,你要用我的财产去办一件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弗朗克紧张地问。

“你要携带足够的钱财,沿着我们今天走过的道路,到达东方,到达那个大帝国。”

“然后呢?”

“然后,你要修建第一座教堂,你要做第一个上帝的仆人。”

“你是第一个。”弗朗克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赶紧补上一句。

主教轻轻地摇头,叹了一口气:“我应该把你留在罗马,因为我没有想到这条路竟然这样难走。”

“主教,我愿一直陪伴着你。”

“不,孩子,记住我的话。假如我走得比你快,假如我要求你立刻返回,你必须听从我的命令,并且按照我刚才对你讲的话去做。”马迪诺主教神态格外严肃。

暴晒的太阳变得更加倾斜,变成撕扯着残存酷热的夕阳。比格·弗朗克的心情变得压抑,走了这么一路,主教一直孤言寡语,而今天竟然说出这么多话。其中许多话,他并没有听懂。但是,他感到了不安,这是上路半年多来第一次感到的不安。他惶恐地注视主教,但马迪诺主教似乎忘记了刚才那番预示着灾难的话语,安详地注视着远处那一座座奇形怪状的山峦。

马迪诺最后一次翻开地图,搜寻这个区域的信息,但仍然一无所获。此时,他们站立的区域,地貌确实太奇特了。

遍地的砂石,柔软的沙粒,这些与三天来一直穿行的大戈壁没有太大的差别。但是,前面的地面颜色陡变,从沙漠的暗黄,戈壁的浅灰,忽然变成炽烈的赭红。地貌的形状也骤然改观,许多姿态各异的沙丘兀然而起,矗立在夕阳如血的碎石地面。看似沙丘,稍加观察才发现,这些其实是一种暗红色松软的岩石。沙柱般整齐的岩石被风暴反复刮削,使得中间部分变细了,留下肥大的底部和形状怪异的顶部。在夕阳血红的照映下,地面的沙石与耸立的沙岩乃至天地万物,都被笼罩在一片抑郁的暗红色的氛围之中。空气依然灼热,而这种如同火焰般的色彩,使空气变得更加酷热难耐。

马迪诺把手中的地图折叠起来,此刻,他显得有些颓唐。

“比格,我们迷路了。”马迪诺主教有着一种遇事不惊的沉稳,但此时他的声音明明在颤抖。

“主教,我不在乎。只要跟你在一起,我什么也不怕。”

马迪诺主教有些责怪地盯了比格一眼:“嘱咐你多少次了,不要称呼我主教。”

“对不起,我认为这里没有别人。”

“没有吗?”马迪诺抬头,扫视着包围着他们的、如同雕像般奇形怪状的岩石。

“您一直对我说,世上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地图已经用到头了。往后的道路,我们只能依靠上帝。”

比格把身上的水囊用力抓了抓:“主教,只要我们节省一些,就会走出这片古怪的区域。”

“但愿如此。”

自从进入戈壁,他们就知道了,在戈壁和沙漠里的任何耽搁,都会导致生命的枯竭。因此两个人再次艰难地起身,进入了这片似乎经过雕塑的地区。很多年以后,人们把这种地貌称作亚丹地貌。这个名称的发音,是当地人的土语,意思就是被改变的地区。

在两个人的身后,落日投影下一个巨大的怪兽,怪兽脖颈粗长,头颅硕大,瞪着一双牛眼盯视他们。

比格有些担心地打量砂石的雕塑,诧异于大自然的威力。

马迪诺主教目不旁视,始终面向行进的方向,坚毅地迈动脚步。

落日的余辉把他们的影子拖得好长,好长。

太阳很快就落山了,摆脱了灼烤人的烈日,两个人加快了脚步。

随着太阳最后几缕光线在血色的沙石堆上消失,道路变得漆黑难辨。就在这时,起风了。

刚开始起风时,他们听到了自远及近的唿哨声,比格为此感到一阵兴奋。

因为有微风的吹拂,空气会变得凉爽许多,会给两个人的夜行带来舒适的爽快。但刚刚前行几步,一切就突然改变了。

风声在刹那间变成了一种犀利的嘶吼,像是从远处匆匆赶来了一群厉鬼。在他们四周喧嚣悲鸣,发出撕心裂肺的咆哮。在刚刚升起的月亮下凝固的雕像忽然舞动了起来,雕像与飞奔而至的厉鬼一同跳跃、狂奔。风扬起鬼怪的长发,挥舞的发梢抽打旅人的脸庞,抽得人脸蛋生疼。地面的沙石跟着这些疯鬼飞舞骚动,沙子迷住人的眼睛,石子像冰雹一般抽打着裸露出来的皮肤。

两个人用衣服包住脑袋,在狂风石雨中躲闪。但凄厉的呼啸声,却从耳朵里刺心地钻入。比格发现自己头顶上的一头巨兽张开了狰狞的大口,漆黑的喉咙发出震撼人心的嘶吼。他的头脑一阵昏黑,脚下不由自主倒退几步,但他挺住了,在他的前面,主教吃力地跋涉着,没有被这些厉鬼吓倒。比格抱紧胸前的水囊,顶着狂风迈步向前,但这时,一只吐出舌头的厉鬼抓住了他的肩膀。

比格惊呆了,颤抖了。这只厉鬼头颅巨大,舌头血红,眼珠就像两盏汽灯:“把命留下,把命留下!”厉鬼嘶吼着,尖利的牙齿摩擦着比格的脖颈。比格胆怯了,他紧闭双眼,发出大声的祈祷,拼命叫喊走在前面的主教。但是,周围都是冤魂厉鬼凄厉的嘶叫,马迪诺主教似乎没有听到他的呼喊。比格的膝盖一软,咕咚一下跪在地上,他不敢睁眼,耳边全是鬼怪惊天动地的怒吼。他的衣袖被另外一只妖怪抓住了,几只妖怪撕扯着他,仿佛要把他撕成碎片。比格知道,这里也许就是所谓的地狱,他和主教误入歧途,竟然一路走到了地狱的门口!

比格不敢再停留了,他用尽力气喊叫主教的名字,然后,他扭转头,顺风向着相反的方向狂奔。巨兽沉重的脚步在他身后震响,呼出的热气蒸烤着他的后背,他的嘴里发出阵阵哀嚎,不知是因为绝望还是乞求饶命,脚下的步伐更快了。此时,他一心想的,只是赶快逃离这个地狱,这个恐怖的充满厉鬼的地狱。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