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九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九节

面对无法理解的怪异文字,陆一洲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它们单字拆开,然后去咨询大学的教授。

他首先把打印下来的文章搜寻一遍,尽量挑选出一些字形看上去不尽相同的单字,然后把这些单字誊写在一张白纸上。丁圆圆认真地看着他工作,一声也不响。

终于,陆一洲喘了一口气:“好了,估计这些字最有代表意义,而且肯定不重复。”

“你去找越南语系的刘教授帮忙吗?”

陆一洲对着圆圆湿润且亮晶晶的双眸,一往情深:“圆圆,你真聪明。”

圆圆把头垂向一洲的胸前:“一洲,我爱你。”

“我也爱你,我真的好爱你。”

两个人牵着手走出宿舍,外面阳光灿烂,绿树成荫,校园里格外安静。

刘教授的家就在校园内的教职工宿舍楼内,宽敞的四居室单元房,充沛的光线。刘教授跟陆一洲的硕士生导师洪教授非常熟悉,所以对于陆一洲的来访丝毫不感到意外。只是看到漂亮的丁圆圆的时候,他透过眼镜露出疑惑的目光。陆一洲大大方方地介绍:“刘教授,这是我的女朋友,法语系的丁圆圆。”

“唔,好,非常好。”刘教授忍不住夸赞道。

丁圆圆羞得脸上有些不自在,刘教授赶紧请他们进屋,端来新泡的香茶。

陆一洲把写着越南文字的纸递给刘教授:“教授,今天来,是想麻烦您一件事。我们找到了这些好像是越南的文字,想请您帮忙辨认一下。”

“这很简单。”刘教授一边戴上眼镜一边接过纸张。他仔细地读了几个字,脸上表现出一丝疑虑。不久,他的表情舒缓下来,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你们这是从哪里找到的文字啊?这些不是越南文,而是老挝的文字。另外,这种拼写方法,还是几十年前老挝的古老文字呢。”

“古老文字?”陆一洲不太明白。

“老挝,在过去被称作老挝,他们有着自己一套独特的文字。”

“您能够阅读这种文字吗?”

“肯定不能,”刘教授遗憾地说,“我教授的越南文已经是小语种了,咱们学院还没有教授老挝文字的老师。我也就是因为文字比较接近,才能够这样估计出来,如果你们想确定这个文字,还需要到北京外国语院校去打听。”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