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凶手终于被抓住了,但结局竟然是一个悲惨的意外。凶手的自杀,不但使警方追查的线索再次中断,也使陆一洲和丁圆圆背上了沉重的精神包袱。

爸爸临终前的嘱托,爸爸遗书上的叮咛。不要报仇,千万不要报仇!丁叔叔的声音似乎就在耳边嘶吼。陆一洲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报仇,但协助警方是一个守法公民不可推卸的责任。丁圆圆所做的一切,虽然在天理与人情之间难以分辨,但这种矛盾带来的后果,却是令人极其痛苦甚至是锥心的。

这些天,陆一洲尽量安慰着圆圆,他明确表示,圆圆所做的一切都是无可非议的,丁叔叔不会因此而责怪她。但面对疑犯死亡的现实,丁叔叔在天堂里是否会痛心疾首呢?

弥合丁圆圆心灵伤痛的唯一办法,也许只有继续追踪线索,让这种不间断的工作和思索,来平复丁圆圆的矛盾和痛苦吧。

“圆圆,咱们应该着手解答越南语的翻译了吧?”陆一洲好不容易说服丁圆圆睡了一个不断被恶梦惊醒的长觉,看到圆圆精神状况好了一些,才开始动员她。

丁圆圆心神恍惚地答道:“是啊,不能总是这么耽搁下去了。”

“来,咱们再上网看一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丁圆圆晃晃脑袋:“一洲,爸爸不在了,怎么会有新的信息呢?”

陆一洲打开电脑,进入了法文网页。

“圆圆,你看,有新的消息了。”陆一洲大声地说。

在丁团长第二篇文字的下面,出现了一个新的条目,评论栏目里,出现了留言,不知什么人写下了一句话。

想知道你父亲被追杀的原因吗?想了解700年前发生的那段历史吗?请跟我联系。密友这句话,是用中文写的!

丁圆圆脸色苍白,眼睛死死盯住这条留言,嘴角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陆一洲慌忙搂住她的肩,把她揽入怀里,像哄孩子一样,轻轻拍着她的肩膀。

“圆圆,不要害怕,这个‘密友’,也许是个朋友。”

“但是,我害怕,一洲,我好害怕。”

“这也许是通向答案的一条通道,我们应该联系这个叫‘密友’的人。”

过了很久,圆圆才稍稍镇定下来。她的脸色依然苍白,嘴唇毫无血色,但是她似乎下了决心,不再犹豫,不再恐慌。“一洲,警方抓获的也许还不是真正的凶手,他的背后还有人物。这件事情也不那么简单。所以,咱们应该给密友回信,咱们不能放弃这条线索。”

陆一洲满意地点头:“圆圆,我一直希望你能够这样勇敢。”

由于没有通信地址,他们只能在后面留言,并且写下自己的邮箱。当天下午,他们收到了来信。

你总算是一个热爱自己父亲的人,你总算是一个可以完成父亲心愿的人。现在,你首先要做的,就是找到你父亲留下来的文件,那个杀手未能找到的文件,等候我进一步的指示。密友陆一洲和丁圆圆一遍遍地阅读这封邮件,一时之间无法理解其中的含义。

凶手已经自杀身亡,整个案子应该算是告破了。难道这里仍然有着自己尚未知晓的秘密?凶手在刺杀之外,还有着什么不可理喻的动机?

确实,凶手的身份尚未得到确认。他使用的暗杀器具不但先进,而且是一般人,甚至一般间谍根本不可能得到的。他的作案手段如此高明,难道仅仅是为了暗杀一位中国杂技团的团长?

那么,这件事背后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这一切与一个700年前的历史又有什么关联?这许多难解之谜,震撼着两个人的思维,也刺激着他们的好奇。

经过长时间的商量,两个人决定与这个密友进一步交涉。这是寻找答案的唯一线索,是丁圆圆真正了解爸爸的唯一途径。

“我们已经找到了文件,请告诉我们怎么和你联系。”

第二天,一封法文信躺在邮箱里:“不要对我撒谎,告诉我找到的是什么文件,我才能相信你。”

陆一洲咂嘴:“这家伙可真聪明。”

“也许是狡猾。”

“那么,咱们就冒一些险,给他提供一些消息。”

他们在回信中写:“一本《圣经》,一块蓝宝石。”

“为什么不把保险柜等消息透露给他?”丁圆圆不解地问。

“咱们也要吊吊他的胃口,不能让他牵着咱们的鼻子走。”

“原来以为只有‘密友’是个狡猾的东西,原来你才是最狡猾的。”圆圆露出这些天来第一个笑脸。

她的笑容充满阳光,令陆一洲格外开心。他抱起圆圆,在屋子里旋转一圈:“哀兵必胜,但我们不能总是悲哀。”

“有你,我就不会总是悲哀的。”

当天下午,回信就到了,语言开诚布公,毫不客气:“你还算诚实。好吧,我现在确实打算把历史文件交给你,这样你就能了解你爸爸被害的真正原因。”

陆一洲很快敲着键盘,边敲边向圆圆解释:“趁着他在网上,咱们加快进行。”

“我们该怎么说?”

“只是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文件,我们跟他怎么接头?”

但是,等待的结果却让他们灰心,“密友”似乎刚刚答复完就下线了,当天他们没有得到任何新的消息。

“他不相信咱们?”丁圆圆问。

“不,我觉得他信了。”陆一洲答,“他只是过于谨慎罢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