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八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八节

丁圆圆刚刚走到大海边,立刻被眼前呈现的地中海景象惊呆了。

陆一洲和丁圆圆今天上午搭乘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班机,当天抵达巴黎蓬皮杜国际机场,经过转机,下午就到达了蒙特卡罗国际机场。夏季天长,虽然已是下午时分,阳光依然明媚,海水依然明亮,地中海以她醉人的芳姿第一次展现在两个年轻人面前。

从很小的时候,陆一洲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两处地方格外湛蓝、纯洁、透明,这就是西藏晴朗的天空和地中海醉人的海水。

西藏高原是世界上最接近蓝天的地方。没有污染,纯净的天空蔚蓝清澈,蓝得醉人。而地中海的海水漂染着人类最优秀的古典和现代文明,就像是欧洲大陆面庞前的一面镜子,蓝得深沉蓝得蔚贴蓝得悠远。

今天,终于能够亲临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欧洲,见到地中海的海水和阳光,陆一洲感到心情激荡,心潮起伏,情难自已。

他们的身体仿佛笼罩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之中,蔚蓝色的海水在地中海灼灼的阳光下跳跃闪烁,一条纯白色的帆船在水天相交的地方滑行,一种暖人的,令人身心放松的气氛笼罩着丁圆圆的整个身体。

这就是欧洲,就是从小阅读、梦想、熟悉、喜爱的欧洲。

陆一洲立于圆圆身侧,用手臂轻揽着她的腰,圆圆醉心地瞥了一洲一眼,眸子里全是迷茫的神色。

“一洲,欧洲原来真的好美好美。”

“记得那首诗吗?俄国莱蒙托夫的诗句?”

“《帆》!对吗?”

“圆圆,你好聪明,就是这首。”

陆一洲眼睛放光,不由自主轻声朗诵起来:

在大海深灰色的浓雾里

一只孤零零的帆儿闪着白光

他寻求什么

在这遥远的异地

他抛下了什么

在那自己的故乡

波涛汹涌着

海风呼啸着

桅杆弓起腰来

发出轧轧的声响

啊,他不是在寻求幸福

也不是在逃避幸福

他下面,是蔚蓝色的水流

他上面,是金黄色的阳光

而他,却在乞求着风暴

仿佛是在风暴中

才能够安详

在陆一洲嗓音浑厚的朗诵中,丁圆圆陶醉了,迷茫了。

“一洲,我们到了摩纳哥,到了地中海,是在寻找一场猛烈的风暴吗?”

陆一洲点头:“是,我相信是的。”

“一洲,我有点儿怕。”

“记住丁叔叔交给咱们的使命,记住那个高尚的承诺。”

“嗯。”

“圆圆,还要记住高尔基的一句名言。”

丁圆圆瞪着一双信赖的眼睛注视着情绪激动的一洲:“你讲。”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泪水在丁圆圆的眼中肆虐,她抽噎着,情绪动荡:“更猛烈些吧,暴风雨!”陆一洲含泪点头。

圆圆的臂膀紧紧地与陆一洲的贴在一起:“有你,有爸爸,有那个高尚的承诺,我不怕,我不再恐惧了。”

“走,圆圆,让我们去面对历史,无论这个历史是多么的严酷,但我们不怕。”

两个人手拉着手,在地中海沿岸这座最美丽的城市里行走。现在,他们必须找到那家银行,开始他们这次不平凡的使命。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他们一时不知向何处去。

陆一洲笑:“咱们第一次成了老外,不知道蒙特卡罗的人怎么看待咱们。”

丁圆圆答:“你又不是金发碧眼,或者红毛绿眼,谁看到你会觉得好奇呀!”

两个人说说笑笑,感觉格外轻松。他们找到市中心时,天色已晚,这时,他们发现了问讯中心。

问讯中心在一个不大的玻璃门内,一进门,他们就被悬挂在对面墙壁上的油画震摄住了。

这是一幅古老的油画,画面颜色苍劲,气势恢弘。整幅画面覆盖在苍茫无际的汪洋大海中,海面波浪翻涌,水天一色。在灰茫茫的大海近处,有一艘沉没了一大半的木筏正在汹涌的海浪中间挣扎。粗大的桅杆已经倾落了,粗硬的帆布被海水浸泡侵蚀,显得格外滞重。在波浪中半浮半沉的桅杆发出折断前吱吱扭扭的声响。帆绳缠绕,碎木横漂,甲板上的舱门正在咕噜噜灌水,一只木桶不情愿地撞击着甲板,似乎不甘心这种被抛弃的命运。几个残存的水手正攀援在倾倒的桅杆上面,惊恐地盯着贴近的水面,桅杆倾覆,灭顶在即,求生的本能促使水手拼命向桅杆的顶部攀爬,虽然桅杆很快就要被折断……

丁圆圆惊讶地看着这幅画,瞠目结舌。

陆一洲问:“圆圆,你怎么了?这幅画……”

圆圆晃晃头,似乎想使自己更清醒一些:“爸爸的办公室里,也悬挂着这样一幅油画。”

“一模一样?”

“对,一模一样。”

“哦,圆圆,我想起来了。如果你愿意,你将很容易看到这幅画的原作。”

“在哪里?欧洲,对吗?”

“对,这是一幅法国画家的作品,就悬挂在卢浮宫的主画廊上。”

“那里还有蒙娜丽莎的肖像。”

“嗯,圆圆,如果丁叔叔的心愿能够完成,我一定带你去卢浮宫参观,亲眼目睹大师的杰作。”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