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节

“一洲,咱们今天一定要解开密码,否则到了晚上,我们依然不能满足‘密友’的要求,他会不会因此变卦?”

“很有可能,但密码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东西,不是咱们这种非专业人员能够破解的。除非……”

“除非这个密码是爸爸自己设计的。”

“对,并且非常容易记忆,不会轻易忘记。”

“爸爸的生日?”丁圆圆拿出卡片,看到其他的数字后,立刻否定了。“所有的数字里,没有我和爸爸甚至妈妈生日的数字。”

“丁叔叔和你解过的数学题?”

丁圆圆摇头。

“杂技团的纪念日?身份证号码?户口簿上的编号?”

丁圆圆继续摇头。

“杂技团的节目里有与数字相关的吗?”

“也没有啊。”

“丁叔叔有什么特殊的爱好?”

“爸爸一心扑在杂技团的工作上,自己的时间很有限。”

“你说过,丁叔叔特别喜欢他办公室墙上挂着的一幅画。”

“就是大海上波涛汹涌的那幅画吗?”

“对,就是那幅。”陆一洲有些兴奋,“我们从画上去想。”

“那幅画?对,那是爸爸最喜爱的画面,也许……”

“跟画面有关的,有很多可能性。”

“大海,大海,大海,母亲!”丁圆圆跳起来,“对了,肯定是,《大海啊,故乡》。”

“这是?”

“这是一首歌,一首爸爸最喜欢的歌,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歌曲。”

丁圆圆把卡片拿起来,用手指点着上面的数字,边点边哼着歌。

“大海啊大海,就像妈妈一样……就是这句,就是这句!”

一时之间,丁圆圆泪眼朦胧,嗓子喑哑,她一遍又一遍地哼唱着这句歌词。陆一洲知道,她想起了爸爸。

密码确实与这首歌有关,如果把这句歌词标成简谱,谱子上的数字,正好就是纸条上密码的数字。

第二天银行一上班,两个人就兴冲冲地走进大门。依然是昨天那个职员,依然是职业的笑容。他们被殷勤地引导到地下室六层,进入那个安放保险柜的房间。

丁圆圆把钥匙插进锁孔,按照《大海啊,故乡》的旋律把密码输入键盘,陆一洲在一旁闭着眼睛,似乎是在祈祷。

咯哒一声,两个人的心似乎跳出了胸腔,保险柜门神奇地打开了。

“哇,”陆一洲用手抚着胸脯,“我都快紧张死啦!”

丁圆圆笑眯眯地说:“我的手都软了。”

大厅里光线充足,保险柜内一目了然,二个人看到柜内是一个金属抽屉。陆一洲把抽屉提出来,发现上面有一层盖子,他把抽屉连同盖子一同捧在手里,两个人回到旁边的小屋。

二人把抽屉放在小屋的桌子上,对视一眼,由一洲伸手把抽屉上的盖子揭开。

在小屋明亮的灯光下,他们看到了抽屉里面仅有的两样物品。

一枚古旧的青铜十字架,与十字架一起的,还有一个像圆圆阅读爸爸遗书时用的相同的,刻着许多阅读窗口的密码阅读器。

他们仔细观察这个十字架,式样简单古朴,雕花的青铜表面,框架型的结构,十字架的每一个顶端,均平坦光洁,微现两道浅浅的凹槽,凹槽的两端,各有一对细孔,显然是用来固定什么物品的。十字架不大也不重,有一端被打了一个粗孔,可以穿过较粗的丝绳。这个十字架,显然是被用来悬挂在胸前的饰物。

陆一洲仔细地端详十字架,并没有发现什么与众不同之处:“难道这就是‘密友’一心想得到的物品?难道这个十字架里隐藏着什么秘密?”

丁圆圆说:“我用手掂过了,十字架是实心的,里面没有隐藏任何东西。”

“那么这几个顶端呢?上面肯定有着什么坠饰,这些孔洞就是用来固定的。”

“保险柜已经空了,这枚十字架应该保持着原始的状况。”

“我是担心,万一这枚十字架与‘密友’要求的不一样。”

“那也没有办法了,反正我们是一无所知。”

陆一洲点头:“没错,除此之外,我们一无所知。”

两个人无心多逗留,离开银行,回到蒙特卡罗的大街上。

蒙特卡罗此刻正值热闹时分,沿海大街上车水马龙,柔细的海滩上到处是游泳的和躺着晒太阳的游人。碧色的海浪涌上沙滩,卷起雪白的泡沫,渗入细沙中间。儿童们惊叫着,奔跑着,追逐着奔涌的浪花。

“圆圆,咱们现在就回旅馆去,在线等‘密友’。”

“好,我也不想就这么干等。”

白天,旅馆由一个英俊的黑人值班,他殷勤礼貌地把钥匙递给这对年轻人:“天气这么晴朗,为什么不去海滩游泳啊?”

“谢谢,今天不行。”

“祝你们快乐。”

房间的桌子上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像是正在思考,光线暗淡,寂寞难耐。

陆一洲按动回车,屏幕立刻活泼地闪动了一下,屏幕亮了。

“你好。”一洲敲出一句问候。

屏幕一动不动,毫无反应。

“‘密友’难道不在线?”圆圆有些性急。

但接着,像是发生奇迹一般,“密友”竟然出现了。

“找到了吗?”

“如果你的要求,仅仅是一枚青铜十字架,那么,找到了。”

“原来那件带着吗?”

“蓝宝石?”

“对,一枚镶在十字架上的蓝宝石。”

陆一洲对着圆圆一笑,原来蓝宝石是镶嵌在青铜十字架顶端的!

“十字架需要四颗蓝宝石镶嵌,但是,我只有一颗。”

“这不是你的事。”“密友”竟然有些不耐烦。

“那我下一步该怎么办?”

“好,现在你记好。明天中午,巴黎卢浮宫中心画廊,寻找那幅巨大的油画,海面上波涛汹涌……”

“一只木筏在海浪中挣扎。”

“你怎么知道这幅画?”

“这是世界名画,而且,我爸爸也有一幅仿制品。”

“你父亲仍然记得这一切!”

“记住什么?请告诉我,这里有什么故事?”

“见了面你就什么都知道了。听好,中午12点,就在那幅画的正对面,那张供游客休息的长沙发,坐着等我。”

“你是什么样子?有什么特征?”

“密友”消失了,像出现时一样,如同鬼魅。

“圆圆,咱们立刻退房,马上乘火车去巴黎。”

两个人手忙脚乱收拾行李,丁圆圆小心地把青铜十字架放进自己的小包,陆一洲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蓝宝石,与那枚十字架放在一起。从蒙特卡罗到巴黎的火车每小时一趟,欧洲直快,虽然价格昂贵,但整洁舒适,如同航空班机一样平稳快捷,没用多久就到达了巴黎火车总站。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