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节

巴黎火车总站人头攒动,旅客匆匆,一辆辆到达或出发的火车秩序井然。陆一洲和丁圆圆走出火车总站,发现路边有许多小旅馆,价格竟然比蒙特卡罗便宜许多。房间依然狭小,好在都有网络接口。吃过晚饭,两个人坐在旅馆的小房间里,一遍遍地联系“密友”,但他像是渗入沙滩的海水,变得无影无踪。

“现代网络虽然发达,但还有太多问题无法解决。”

“什么没有解决?”陆一洲仍然埋头在屏幕上,似乎不愿意分心。

“比如,我们就无法追踪这个‘密友’,不知道他是谁,长什么样子?”

陆一洲笑了:“你忘记了,这些是个人隐私呢。”

“这就是现代科技与私人生活的矛盾。”

“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就是在矛盾中完善和发展的。”

整个晚上,毫无音信,直至半夜。

夜晚的巴黎静悄悄,丝毫没有大都市的喧哗。两个人睡不着觉,索性走出旅馆,在悄无一人的大街上踱步。月朗星稀,晴空万里,暗色透明的夜空背景下,远远可以看到埃菲尔铁塔被灯光勾勒出的雄姿。

“一洲,巴黎真美。”

“早听妈妈说过,她是个巴黎迷。”

“我爸爸也是,提起巴黎就格外兴奋。”

“如果不是肩负重担,我真的想带你把巴黎看个遍。”

“一洲,我相信你。会有那么一天,咱们俩会轻轻松松地把巴黎游个够的。”

两个人听着足下锵锵的脚步声,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第二天大早,在旅馆用过早餐,他们急匆匆地出门,向市中心赶去。火车总站离市中心并不远,他们在地铁站查阅了各种票价条件之后,购买了那种全天包票。这样,整整一天,他们可以任意搭乘市内的任何一班地铁或公车,不必再去购票了。

在埃菲尔铁塔前,他们没有逗留,循着塞纳河向前,穿过香榭丽舍大街,途经共和广场和著名的方尖碑,正与卢浮宫遥遥相望。

第一眼看到卢浮宫,从小就深受法国文化影响的陆一洲忽觉心神一震。

法国的宫廷都是金顶灰墙,远远看去,就像中国的故宫一样震摄人心。而卢浮宫三面宫殿包围的宽敞的广场上,竟然耸立着一座玻璃结构的巨型金字塔。

卢浮宫广场上的玻璃金字塔是由华裔设计师贝聿明设计建造的,其独特的造型,美丽而简朴的外表,把这个入口处与百年宫廷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只有在法国才会出现的世界建筑奇迹。

陆一洲牵着丁圆圆的手随人流进入这座充满神秘感的金字塔,发现金字塔内部的结构现代而明亮。自动扶手电梯把他们送入地下一层的售票处,从这里走入谜一样的卢浮宫展厅,一座座充满艺术魅力与辉煌的作品就呈现在两人的面前。

陆一洲心潮起伏,向圆圆介绍卢浮宫的历史与掌故,这个举世闻名的艺术宫殿始建于12世纪末,当时主要用于防御,后来经过一系列的扩建和修缮逐渐成为一座金碧辉煌的王宫。从16世纪起,弗朗索瓦一世开始大规模地收藏各种艺术品,以后各代皇帝延续了这个传统,充实了卢浮宫的收藏。如今,博物馆收藏的艺术品已达40万件,其中包括雕塑、绘画、美术工艺及古代东方、古代埃及和古希腊罗马等7个门类。

艺术圣殿卢浮宫是座深灰色建筑,是路易十四时代的皇宫,1973年法国国民议会决定将其改为国立美术馆。它最初的藏品只有162件,拿破仑时期,由于从许多国家掠夺过来大量名贵艺术品,如土耳其、埃及珍贵的古物,罗马教皇及其名贵的雕刻、绘画,都当作“战利品”搜罗进去,其艺术品收藏之丰堪称世界之冠。

“可惜的是,虽然咱们来得很早,”陆一洲有些沮丧地说,“咱们仍然不能先去好好参观卢浮宫的三大瑰宝——《米络的维纳斯》、《萨莫特拉斯的胜利女神》和达芬奇的《蒙娜丽莎》。”

圆圆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暗暗地点点头。

他们在这些伟大艺术品面前匆匆而过,甚至来不及留恋地瞥上一眼。因为,他们现在必须首先找到那幅被称为《美杜莎之筏》的绘画作品。

卢浮宫博物馆整体被分为三大部分,如果把每幅画作和雕塑逐个看一遍,需要花费好几天时间。陆一洲翻阅着参观索引:蒙娜丽莎、胜利女神、米洛的维纳斯……数不尽的精品,看不完的巨作从他们眼前闪过,虽然无法驻足观看,但所见所闻,就已经令两个人目不暇接,叹为观止了。他们脚步匆匆,终于来到那幅巨幅油画《美杜莎之筏》面前。

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看到原作,这幅名为《美杜莎之筏》的画作,是法国著名画家吉里科在1818年创作的。挂在墙上的巨画画框长七米五,宽五米一。但是,在宽敞的卢浮宫画廊里,则仅仅占据了一个休息座椅的空间。陆一洲走上前去,阅读画作的说明。这幅画以实际发生过的“船难”事件为题材:法国战舰“美杜莎”号触礁后,舰长和高级军官夺走救生艇,让一百五十名乘客和船员乘坐临时搭建的木筏逃生。在海上漂流的第十三天,他们为了活下去甚至生吃人肉。最后仅剩十五人幸存。悲剧性的表现手法引起了社会的震撼。

陆一洲退后几步,再一次观察这幅画的所有细节。整个画面被波涛汹涌的海浪所覆盖,惊心动魄的海面如小山翻滚从远处呼啸而来,浪高十几米,气势凶狠,仿佛要把一切吞噬。在画作的中部,有一艘苟延残喘的木筏,筏身倾侧,桅杆断折,沉船在即。筏上绝望的水手们正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他们大声呼号,绝望地怒吼,但喊声很快就被巨浪彻底吞没了。

陆一洲和丁圆圆就像素不相识的游客一样,从一进入卢浮宫就保持一定的距离。到目前为止,“密友”始终认为他对付的只是丁圆圆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一洲远远地观察对手,以保证圆圆的安全。

正午十二点,“密友”并没有出现,丁圆圆忍不住想招呼陆一洲,但她忍住了。她知道,“密友”一定就在附近,观察她,揣摩她,判断她是否可靠。

坐立不安的丁圆圆忍受着等待的煎熬。

游客在眼前来来往往,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些人匆匆来去,一些人驻足观赏,不断有人在身边坐下歇息,然后匆匆离开。丁圆圆挨个打量,没有一个人跟她招呼,也没有一个人做出暗示。过了十分钟,又过了十分钟,直到半个小时过去了,丁圆圆忍不住扭头看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的陆一洲。但一洲漠然地扭过头去,像一个走路太多,倍感疲倦的游客。

圆圆无奈,继续坐等。这时,一位一直坐在身旁的游客正欲起身离去,弯下腰对丁圆圆说:“请您坐在我的位置上。”

丁圆圆纳闷儿,挪动了一下。忽然,她警觉起来,再抬头追寻刚才那个人,却只见到汹涌的人流。

圆圆好奇地在那个人的位置上左右观察,毫无发现。这时,她的手触到沙发下缘贴着的一张纸条。圆圆把纸条揭下来,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你还算守信。马上购买去lemunt st。michiel(圣米歇尔山)的旅游车票,明天上午十点整,教堂最高处的大祈祷堂,独自一人。如果发现第三者,见面自动取消。”

丁圆圆心头狂跳,她向陆一洲使眼色,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卢浮宫。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