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节

前往圣米歇尔山教堂的旅游车每天两班从火车站出发。两人匆匆赶回旅馆,退房,买车票,登上了下午出发的旅游大巴。

从巴黎到圣米歇尔山教堂大约五百公里,天快黑的时候,他们嗅到了咸腥的气味,陆一洲说:“咱们到达欧洲的另外一面了,前面就是大西洋。”

果然,几分钟后,丁圆圆就看到了灰色的海面。

大西洋不同于地中海,这里的海水气势宏大,宽广蓬勃,但颜色发灰,呈现出辽阔大洋的冷漠气势。

从见到大西洋开始,旅游汽车离开了高速公路穿行在丘陵连绵的双车线公路。没走多远,又进入了一条弯弯曲曲狭窄迂回的乡村公路。单车道的公路淹没在四周大块的农田中间,时不时可以看到出现在路边的村舍。

“这儿哪里有什么山啊?”丁圆圆满腹狐疑地说,“咱们要去的可是圣米歇尔山啊。”

“奇怪,难道汽车会从海边绕过,再返回到大山附近?”陆一洲也觉得无法解答。

旅游大巴在他们的疑问中勇往直前。

路旁村舍相继冒出了炊烟,炊烟的气味刺激了人们的食欲。几个小时的行程,疲惫之中也伴随着饥饿。

汽车始终没有像陆一洲设想的那样离开海岸,进入深山。海水的咸味越来越浓重,一洲知道他们离海边更加接近了。不久,就像要解答他的疑问似的,路边的乡村忽然消失了,代之以挂满招牌的旅馆和饭店。在一个旅馆密集饭店飘香的地方,旅游大巴喘着气停下来。司机把车停到路边宽敞的停车场,打开车门大叫一声:“到了,圣米歇尔山。”

陆一洲和丁圆圆随着游客下车,他们始终认为这是中途休息。

“请问,”陆一洲追上一名旅客,“这里就是圣米歇尔山吗?”

“对啊,我们到达了。”法国游客好奇地盯着陆一洲,“哦,你们是第一次到法国来吧?”

陆一洲两腮有些发热:“是,是第一次。”

游客热心起来:“我说呢。你们今晚住店休息,明天一早,会有车送我们去圣米歇尔山的,放心吧。”

“路程还很远吗?我们必须上午早早赶到的。”

“哈哈哈,”游客明白了他的忧虑,“我们已经到达了,这里就是圣米歇尔山。明早乘车,只有十分钟的路程。”

陆一洲道了谢,心里依然迷惑。

这里的旅店和蒙特卡罗的一样,窄小舒适,价格昂贵。两个人选择了一个离停车场最近的旅店,坐在旅店餐厅里吃了一顿纯粹海味的晚餐。问清第二天一早开饭和出发的时间之后,两个人心事重重地上床睡觉。

第二天清晨,海浪的声音唤醒了陆一洲,他们是全旅馆第一个坐在旅馆餐桌前的顾客,也是第一个登上昨天那辆旅游大巴的旅客。

旅游大巴迎着逐渐清晰的海潮声向前行驶,海边依然是狭窄的公路和大片的农田,但汽车的另一边则全是海滩和小块的礁石。陆一洲小声嘀咕:“十分钟,我看他十分钟之内怎么冒出一座大山来。”

此时,丁圆圆忽然叫了起来:“一洲,看啊,快看,海里真的有一座山,一座山啊!”

丁圆圆的惊呼赢得车里游客善意的微笑。

在不远处的大海边上,海天之间竟然出现了一座突兀的石山。石山沉入海滩,退潮之时,圆锥形的石山显得格外宏伟。石山在清晨浅灰色的天幕下气势非凡,格外庄重。汹涌的海水在石山脚下动荡,灰色的天幕庄严地衬托着它的雄姿。这个呈正圆形的海滩石岛,是一座以礁石为底筑有环形坚固城墙的海岛。城墙上,沿着山势修建了一层层石头房屋,房屋鳞次栉比,紧凑严密。而石屋之上,高耸入云的是一座尖顶刺破云天的巍峨的石头教堂。

“圣米歇尔山到了。”司机显得有些激动,高声向游客们宣布,“这座海岛教堂有着几百年的历史,涨潮时,它淹没在海水中,现在是退潮,所以,米歇尔山的城墙全部暴露在陆地之上了。”

的确,从城墙绿苔密布的痕迹上,能够看到潮起潮落的沧桑。这是一座古城堡,又是一个古老的教堂。历史似乎在天幕下创造了一个奇迹,又把这个奇迹留给万代子孙。

陆一洲和丁圆圆虽然惊异于圣米歇尔山的辉煌,但他们小心翼翼地分别下了车。陆一洲故意落后几百米,不远不近地跟在丁圆圆的身后。

一条现代化的柏油路把海岛与陆地连接在一起。游人鱼贯而行,步行几百米,到达石岛跟前。在海岛左侧的城墙上,开着一个旁门,这是圣米歇尔山的入口。

进入城堡,立刻感受到只有《指环王》电影里才能见到的古代社会的风貌。售票处建在路旁的岩石上,与之紧密相连的是众多拥挤紧凑的房间,房屋连绵不绝,形成一条通往山上的斜坡窄道。沿途的房屋已经被改造成旅游纪念品商店和酒馆饭店。游客们边上山边在商店里浏览,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了半山腰。此时,商业街戛然而止,露出苍劲的石阶。沿阶而上,转过一个弯,抬头便看到头顶上陡峭的教堂石阶,石阶两侧都是高耸陡峭的巨石,而垂在头顶上的,是一座灰色的、直达天际的石头教堂。

丁圆圆循阶而上,气喘吁吁。她时不时停下,驻足歇息,向石阶下望一望,希望看到陆一洲的身影。但是,目光所及,全是一群群的游客,哪里还有一洲熟悉的身影?圆圆知道今天自己必须独自面对这个危险的陌生人。她相信陆一洲,知道陆一洲一定在远处注视着她周围的动静。

终于登上教堂入口的平台,从椭圆形的门洞向里看,仍然是一段陡峭的石阶,教堂里仿佛存在一条时光隧道,能够把人们带上天庭一般。丁圆圆顾不上疲累,现在离上午十点还差二十分钟。

看来,“密友”非常熟悉这座城堡以及丁圆圆攀登这座陡峭的教堂圣山所需要的时间。以此看来,“密友”应该是一个青年人,否则他怎么能够有这样的体力,先于丁圆圆到达教堂高高的顶端呢?

攀上教堂的大堂,丁圆圆已经喘成一团。但她咬紧牙关,继续攀爬。祈祷堂在大堂以上,穿过迂回的石头走廊,一层层向上。丁圆圆忽然看到一个木质的巨型圆轮,与圆轮相接的,是一个粗糙的绳索,绳索一端缠绕在木轮上,另外一端则顺着一道木梁伸到墙壁之外。木梁伸出的地方,是一道齐胸高的矮墙。丁圆圆探头从矮墙向下看了一眼,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墙外竟然是高达百米的外墙,绳索沿着令人昏眩的高度直伸至墙底,拴在一个大木盘上。这是一个用来搬运物品上山的原始起重机。缠绕着粗绳的木制圆盘内部,有着可以让几个人攀爬的木台阶,几个人循环在台阶内用力攀爬,其力量能使转盘转动起来。

离开转盘,圆圆穿过一间石屋,忽觉眼前一亮,她来到了一个雕刻精致、装饰典雅的小花园。石雕的走廊环绕着花园,使得花园更显小巧精致。从外墙雕花的窗口,能够看到墙外的万丈深渊。但大墙之内,椭圆形的花园花香扑鼻,绿叶葱葱,头顶上可以看到一块椭圆形的蓝天。

离开花园,经过一条石头走廊,丁圆圆来到了一个光线阴暗的祈祷堂。

祈祷堂排列着十几排木质座椅,圣坛上烛光晃动,静谧安详。圆圆的身边,是一个罩着玻璃的石头窗口。透过窗外,可以看到浩瀚的大海。

圆圆站在窗前,由于背光,看不清大堂的内部。这时,她隐隐约约感到有一个人坐在远处的座椅上,对着圣坛默默祈祷。圆圆看看手表,她提前到达了十分钟。她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关键的时候到了,几分钟以后,她就会弄明白爸爸死去的原因,就会明白几十年来折磨爸爸的病根,更会知道爸爸为之献出生命的庄严承诺。一时之间,她的心中充满了使命感,她激动得双拳紧握,心脏剧烈地跳动。

就在这时,她的耳边出现了一个苍老低沉的声音。

“你很守时,果然是一个人准时到达。”

圆圆一惊,声音颤抖地问:“你是‘密友’?”

“对,我就是‘密友’。”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