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节

弗朗克牧师在哑巴和雅各的搀扶下,来到石头教堂的门前。所谓大门,其实早已变成一个用干树枝编成的柴扉。他们进入黑暗中的教堂大厅,在近处可以清楚地分辨出来,教堂是由本地出产的粗陋的砂砾石修筑而成。所以,教堂的大厅不算宽敞,只有他们在河边那套房子的客厅那样大小,如果紧挨着坐,估计勉强可以挤下一个小村子的人。教堂大厅最里头修建着一个简陋的祭坛,祭坛上用石块雕琢的十字架破裂残损,祭坛上隐约可以看出烛台的痕迹。但此时,烛台已经被移到了一个铺着干草的屋角。一看便知,哑巴在此居住期间用过这个烛台。教堂高耸的拱顶上方镶嵌一块圆形玻璃。透过玻璃,月光穿透大厅的潮湿和阴暗,在破碎的十字架上熠熠闪烁。

弗朗克牧师好像忘记了自己身负重伤,他兴奋地挣扎站立,把双手交叉叠放在胸前,嘴里喃喃地祈祷。此时,人们都看到,他的一双眼睛灼灼闪光,虚弱的身躯挺得笔直。

“牧师,你快些躺下吧,这个屋角还有一堆干草,你需要休息。”阮太太的眼中噙着泪花,但她必须照顾牧师。

牧师坚持把祈祷做完,才吃力地躺下来。

当晚,所有的人都在教堂的各个角落找地方躺了下来。过度的劳累以及不久前刚刚经历的恐慌,使得他们疲倦不堪,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临近中午,他们才陆续醒来。

哑巴到丛林中找来一堆植物的杆茎。他把杆茎的皮剥掉,然后小心地将杆茎中的汁液拧出来。牧师贪婪地啜饮着杆茎中的汁液,感觉胸前的伤口似乎有所好转。哑巴把找来的杆茎分给其他人,大家照他的样子喝了一些汁水。

天色大亮,教堂内状况一目了然。弗朗克牧师在干草堆上挣扎着坐起来,对着祭坛做祈祷,喘息了一会儿,他让哑巴搀扶着站立起来。

“孩子,我看到教堂的那一侧有一间小祈祷室,请你扶我过去好吗?”

哑巴忽然有些恐惧:“牧师,我不能进入那间祈祷室。几百年来,村民们都是被禁止进入那间小屋的。”

“为什么不容许村民进入呢?”

“因为那是圣人的居室。他在世时,从来不容许其他人进入。”

“后来呢?”

“临终前,他留下遗嘱,仍然禁止村民擅自进入此屋。”

“竟然有如此规矩?”

“但是,但是……”哑巴有些结巴起来。

“但是什么?”牧师问。

“村里的老人说,那个人曾经说过,如果有其他牧师到来,就可以进入这间屋子。”

“其他牧师?”弗朗克牧师问。

“对,村里的老人这样说的。”

“我难道不是牧师吗?”弗朗克牧师自言自语。

“对,对,你就是其他的牧师,你可以进入。”哑巴兴奋地说。

牧师让哑巴和丁丁搀扶着一同进入到这间荒芜了几百年的密室中去。

雅各推开门,腐朽不堪的木门轰然倒地,扬起一片尘埃。祈祷室内长满了齐膝深的野草。

牧师请孩子们帮助清除杂草,他们用手拔,用砍刀割,很快就把门口清理出来。石屋尽头有一个早已坍塌的小祭坛,祭坛前似乎堆积着什么白花花的东西。弗朗克牧师向前走几步,忽然停下来。此时他发现,那堆雪白的东西,竟是一堆人的白骨!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