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蓝宝石

追踪蓝宝石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尾声 高贵承诺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尾声 高贵承诺

太阳在碧蓝色的水波上摇晃了一阵之后,终于沉了下去,余晖在辽阔的海面上铺成了一条金光大道。

黎元庭亲自驾机飞行。飞机穿过浓重的夜雾,在暮色苍茫中横跨欧洲大陆。地面上出现繁星般的灯火,灯光迅速蔓延成一片灯的海洋。

黎家的管家立在机库门前,他的身边站着陆一洲和丁圆圆。虽然在下午的电话中,他们已经知道了哑巴的结局,但丁圆圆的内心仍然被复杂的情绪所缠绕。那个“哑巴”,既是爸爸童年的知交,又是几乎把自己推下深渊的“密友”。现在,他死了。作为幸存者,圆圆到底应该感到悲哀还是庆幸呢?陆一洲握住圆圆的手,不用开口,丁圆圆完全理解他心中的感受。

机舱门打开,四个人心情沉重地走下飞机。黎元庭走近丁圆圆,用手拍拍她的肩,雅各弯腰,轻轻贴了一下圆圆的脸腮,丹尼娅则拥抱了圆圆。

管家开车把他们送回黎家的豪宅。在客厅里,大家围坐在壁炉前,黎元庭吩咐给每个人端来一杯红葡萄酒,他们慢慢啜饮着红酒,半天没有人说话。

熊熊燃烧的炉火让房间温暖舒适。火光映红了人们的脸膛,围炉而坐的人们表情凝重,神态严肃。雅各手中一直在把玩刚刚带回来的蓝宝石,他掏出藏在胸前的另外一枚蓝宝石。丁圆圆注意到,这两块蓝宝石与爸爸的蓝宝石完全相同。当坐在壁炉另一侧的黎元庭叔叔把手伸到脖颈下,取出一枚式样相同的蓝宝石时,圆圆忽然明白了,这是四块完全相同的蓝宝石,是装饰青铜十字架四个顶端的装饰物,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

“孩子们,现在,应该让你们知道这段历史了。”黎元庭低声说。

雅各赞同地点点头:“元庭,你来讲吧。”

黎元庭说:“雅各,还是你说吧,好在他们都懂法文。我的心里实在难过,我,我心里很乱。”

“好,那就由我来说。”雅各说。

房间里的挂钟咚地响了一声,时间进入了下一个整点。雅各像是受到了什么启发,便从五十年前的往事开始向后代们叙述这个故事。虽然,整个故事发生在他们出生以前,发生在一个远离欧洲的湄公河沿岸,发生在一个暮色苍茫的亚热带的傍晚。

雅各盯着炉火心情沉重,丹尼娅体谅地靠着父亲的肩膀。

黎元庭转动着手中的杯子,看着陈酿的美酒在玻璃杯内晃动。

陆一洲依然拉着丁圆圆的手,他希望能够化解圆圆心中的沉重。

只有黎小淳不甘寂寞地叼着烟卷,仰倒在沙发里,眼睛盯着墙上的油画。

雅各的陈述简洁清楚,不但让当年亲历过的人再一次重温了历史,连在座的孩子们也感觉那段往事犹如亲历。

“我们,我们这算是团圆吗?”黎元庭打破了客厅内的沉默,大家已经被这种沉重的空气压抑得太久了。

“你们四个人,只团聚了一半。当然,如果不算我们这些后代的话。”黎小淳哼哼唧唧地说,他的声音里,有着一种懒洋洋的情绪。

“但我们这些小辈团圆了。”丹尼娅眼睛亮着,炉火在她蓝色的眸子里热烈燃烧。

到现在仍然有些发窘的圆圆点点头,她被丹尼娅的话所感动:“爸爸如果知道今天的结局,一定会百感交集,感慨万千的。”

“呵呵。”雅各转动硕大的身躯,挥舞着手中的烟斗,“丁丁是四兄弟中最羞涩的,所谓寡于言,敏于行。”

丹尼娅纠正父亲:“是讷于言,敏于行。”

“好好,讷于言。”雅各冲女儿伸伸拇指,“五十年前,在当时的那种情形下,丁丁无法跟我们取得联系,才不得不独自将父亲的遗物带走。辗转返回中国后,相信当时中国的政治形势也不容许他与海外发生任何联系。那个时候,多少兄弟父子都失去了联络,何况我们这些幸存者都散落在遥远的欧洲呢。”

黎元庭接过话题说:“哑巴返回石头教堂,发现牧师逝去,丁丁失踪,宝物消失,很容易猜疑丁丁见财起异,背叛牧师,携宝潜逃。加上湄公河已经被封锁,丁丁只能选择向中国方向逃跑,这更证实了哑巴的猜测,种下了这场孕育了五十年的仇恨。”

“爸爸,那位林先生是谁?他为什么这样替哑巴叔叔卖命?而且还故意暴露出我与他的关系?”

“孩子,到现在你还看不出来?”

“看出什么?爸爸,林先生只是一个与我们签约为我们服务的私人侦探啊。”

“他主动与我们联系,愿意为我们提供线索,这是因为……”

“因为他是哑巴的儿子。”丹尼娅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中国那位李警官推测的这个父子关系,被蓝宝石最后回到哑巴手里的事实所证实。更何况,哑巴的死,不仅由于最终发现自己冤枉了亲如兄弟的童年伙伴丁丁,而且也是由于这场误会,首先导致了自己儿子的丧生。当这一切都被证实毫无意义的时候,哑巴怎能不绝望、不自责,依他的性格,他又怎能独自苟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但是,他为什么故布迷阵,把警方的视线吸引到我们的身上呢?”黎小淳刚说出这句话,就发现自己有些愚蠢了。

“这就是哑巴的高明之处,”黎元庭叹息,“他是想一箭双雕,既转移了警方的视线,又引起我们其余两个人的注意。一旦他成功地从丁丁那里取得蓝宝石和十字架,我和雅各就会自动找上门来。”

黎小淳恍然大悟,他扭头转向丹尼娅:“这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素材吗?这个故事肯定能在你的读者群中产生轰动。”

“对,我要写这个新闻,这是我的第一个独家新闻。”

雅各喷出一大口烟:“丹尼娅,咱们首先要做的,不是你的宝贝新闻,不是独家报导,而是……”

“而是完成爸爸的承诺。”一直沉默不语的丁圆圆忽然插口说。

“对,对,我的女儿。”雅各慈爱地看着圆圆,此时,圆圆的脸孔被炉火映得通红。“我们要找到马迪诺家族的后人,把这枚蓝宝石十字架归还他们,然后,把我们祖先的忏悔与内疚告诉他们。这是我们弗朗克家族的百年承诺,我们终于完成了这个承诺。”

客厅里所有人都体会到雅各这几句话带来的神圣感,他们都沉默了。百年承诺,这是一个多么崇高的愿望啊!几百年来,弗朗克家族始终牢记着这个承诺,锲而不舍地在各种古籍里寻找,一直到了雅各的父亲这一代。当时,莱尔·弗朗克还是一家电器公司的工程师,他的妻子刚刚去世,留下一个年幼的儿子。但是,当莱尔从临终的父亲那里得知了这个神圣的使命时,立刻就下决心完成祖先的遗愿。当时,他从父亲手中接过的只有两本书籍,一本是古本的《圣经》;另一本就是法文版《马可·波罗行记》。莱尔的父亲从马可·波罗700前写作的游记中看到了一些端倪,经过反复揣摩,终于解开了这个密码,从中发现马迪诺主教的踪迹。莱尔立刻向公司提出辞呈,加入了巴黎的教会。经过短短的训练之后,成为一名合格的牧师。经过他的申请,教会同意派遣他到东南亚一带的国家传教。之后的七年时间,他走遍了附近的几个国家,如果不是哑巴的引导,他根本没有察觉自己始终在离马迪诺主教临终前传道的教区不到一公里远的地方,盲目地反复寻找着主教的下落。

“哑巴,”雅各嗓音喑哑地低声说,“你给父亲带来了上帝的光芒,但是为什么,你为什么怀疑自己的兄弟,怀疑最诚实最可靠的丁丁呢?”

雅各抬眼,充满怜爱地望着圆圆。

此时陆一洲插话说:“丁叔叔把十字架带到欧洲,那颗蓝宝石始终坠在他的胸前,他还向你们发出了信息,一心等待五十年后的大团聚,以及履行这个伟大承诺的最好时机。”

“是的,孩子,我们马上就会与马迪诺主教的家族见面,商谈投资修建教堂的事情。”雅各庄重地说,“马迪诺家族,这个流传久远的古老家族,他们依然存在,并且保存着马迪诺红衣主教的遗嘱。这简直是个奇迹!”

“他们答应捐助资金的事情吗?”圆圆担心地问。

“不仅是答应,他们还认为,祖先留下的财产存在着太多疑问,他们情愿主动献出过去保留的那一份。可以告慰的是,由于善于经营,他们的家族企业早已跻身世界著名企业行列,所以捐献出这一部分,并没有使他们感到为难。”

“他们认可这枚蓝宝石十字架?”

“对,看到蓝宝石的照片时,他们已经认可了。”

“他们不需要收回蓝宝石十字架吗?”丹尼娅用手紧紧握着十字架,“我希望,这枚十字架可以放在新建的教堂里。”

“放心吧,孩子,他们捐献的财物中,首先列出的就是这枚蓝宝石十字架,如果咱们同意把马迪诺主教的遗物使用在新建的教堂的话。”

“当然,当然!”所有人心中都发出默默的赞许。只有黎元庭低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如果哑巴早知道这一切,他的生活就不会这样暗淡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