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隔壁的隐形人

住在隔壁的隐形人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九章 拿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九章 拿下

“李先生,客户公司那边刚打电话过来,他们选择了另外一个候选人。抱歉得很,他们一再跟我说,其实也很难割舍你。”

李南国接到猎头公司电话的时候,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倒在了最后一轮。

“没关系。”他尽量保持着平静的口吻。

“我们会继续帮您留意其他机会的。”电话那头很诚恳地说。

至少人家还来个电话,没有让自己死等。

每一年都有一批小屁孩生出来,你老以为自己还年轻,后面没人追着,突然有一天他们就长大了,然后来踢你的场子。

李南国想起那天的面试,他早早地就到了那家公司,然后被前台小姐领到一间会议室候着。一进屋,他就发现早有另一个人也在那里候着了,从装束看,也是来面试的。两人矜持地点了点头,也不说话,彼此心头清楚得很:今天就是我俩pk。

读书的时候,不同年级的人各考各的,全国统考,也是这一届和这一届的比。走向社会以后的比拼就不一样了,大的,小的,老的,少的,一同混战。

我们每天都在战斗。有时候,你看上去一点机会都没有,对手强大得很,但是,有些战斗你是可以避开的,让那些强大的对手先自个儿厮杀去,敌人有时候会替你消灭敌人,等他们杀得差不多了你再上,成功的机会比一开始就介入进去大多了。

稳操胜券的事情不多,我们总会赢一些,输一些,然后接着来。未见得所有人都输得起,不认输可以,但失败是事实。李南国很难接受,虽然他口头上一点也不沮丧,连说话的语调都保持着职业化的平静。

“我居然会输?我居然会输!”放下电话后,他就去抓烟,点燃后深深地吸了一口,似乎要让这烟尘渗透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很快地,烟就进入了他的血液,经过血液的快速流动被带到身体的各个角落,迅速地进入到全身的循环中去。本来平静的血液循环突然被加入了这些尼古丁,霎时就失控了,这让李南国的头感觉发重,好像全身的血液在倒流一般,齐齐地涌到头上,而他的两条腿反而失去了支撑,他只得赶紧就近找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他突然想起早饭没吃,两顿的饥饿正守在那里,等来的却是一支烟,这让浑身的饥饿细胞很不舒坦,发作了起来。李南国浑身没劲,在寒冷的室外,居然渗出了一身的汗!

刚才还感觉到有太阳在头上,怎么立刻就布满了阴云?他抬起头,不错,太阳还在,只是因为有雾而显得个头比平常小,发出的光也不是那么金灿灿的,而是有些煞白,这样的阳光照在他这样的脸上,倒真的相映成趣了。

最近屡遭打击!仿佛各种厄运都约好了在这个时候对李南国实施打击,而他伸出手,却不知道该先回击哪个。

这份工作本来是十拿九稳的,三轮面试下来,直觉告诉他这几乎是探囊取物般的确定,对这家公司,他也很有兴趣,对方开出来的条件好得让人不敢相信。然而就是没有拿下来!而且输在了一个小屁孩的手里。

有那么一阵子,似乎最自信的人也会怀疑自己的判断力。判断力本是李南国最引以为自豪的能力。做销售的人,跟做猎手的人在某些方面是很相像的,那就是对猎物准确地判断,然后出击,一招制敌。现在,竟然会出错,这就像一个台球高手击打一只喂在洞口的球而没打进去一样。

他手上的那支烟,因为第一口被扒得过于厉害而让他跌坐在地上,现在已经燃到了头,积起来的烟灰有模有样地化身成没有燃烧前的形状,李南国呆滞地看着,没有去抖落它。

我需要一场胜利,不管是什么样的胜利,失败都不分大小,胜利还一定要含金量吗?他想起有些球队在不顺的时候,甚至会找一些鱼腩队来练练手,哪怕实力完全不对等,但是,胜利就是胜利,管他赢的是谁。这些年,李南国看的书大多是在机场买的,主题都围绕着“成功”二字展开,他也喜欢看那些励志的培训光盘——成功是一种习惯。

拿下张瑾!他想起不久前的一个晚上,在张瑾门口刘钟的吵闹声,对手不是在互相厮杀吗?不是已经有人退出了竞争吗?我就在她隔壁,就在她后面,我怎么就不能拿下?想到这里,李南国慢慢感觉到身体里的某种力量在重新聚集,很缓慢,但是很确定。

有只流浪猫探头探脑地走过来,它打量着李南国,没搞明白为什么他坐在街沿上那个自己经常玩耍的位置上。李南国把手伸过去,猫试探了两下,轻手轻脚地靠了过来。它不知道李南国手上剩余的烟头是什么,就用前爪去刨。李南国的手往后缩,继续保持着对猫的诱惑,猫又前行了几步,看样子放松了警惕。突然,李南国狠狠地把尚未燃尽的烟头往猫鼻子摁过去,小猫惨叫一声,飞也似的逃了。

李南国站起来,不知道该往哪里去。那就顺着脚尖的方向走吧。前面是一个小弄堂,一辆宝马车卡在路中,进退都不是。挡住它前行的是辆装满了纯净水桶的三轮车,拉车的人正对着宝马比划着什么。宝马司机探了个头出来,三轮车不敢动弹,那幅架势像是在说,我没动,你要是撞上来,刮花了车可不是我的事情。

周围的行人也在抱怨着,不知道对谁。我们常常有些火气,就是不知道该向谁发。宝马司机一面看着自己的轮胎方向,一面小心地滑动着方向盘。

李南国就这样被挤到人行道上去了。偏偏这时,人行道也挤过来一些同样无法通行的自行车和行人。狭路都是人。正焦躁着,李南国瞟到路边贴的一个告示:

认尸告示

最近,在我市苏州河发现一具女尸,死者约30岁,系溺水而亡。由于尸体长期浸泡,已高度腐烂。警方正在多方查寻死者的身份。如果你周围有年龄相仿,今年九月以来下落不明的女性朋友,请与警方联系。死者的衣着特征是:碎花连衣裙一件,**牌小包一个,平底鞋(见图)一只。

***派出所

联系电话

联系人

之前,李南国还从没见过这样的警方告示。这三千多万人口的城市,放眼望去,密密匝匝,似乎任何一个人的行踪都有迹可循,而一旦真正消失,就像这眼前的女尸一样,谁都不知道她去过哪里,为什么会被抛尸河中。

每天得有多少人这么失踪啊?而这些失踪的人,又有多少能被找回?行凶者又有多少能被抓获?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