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隔壁的隐形人

住在隔壁的隐形人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九章 出逃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九章 出逃

“俊士夜吧”,晚上十点,夜客刚刚涨潮。一个卡座里面,刘钟被围坐在当中,酒才刚刚上过一巡,他一手拿着杯子,一手拿着电话,大声地喊:“就靠河边的‘俊士夜吧’,你跟出租车司机讲,他们都知道的,赶紧过来,这边好几个美女等着呢!”说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周围几个衣着入时的美女、帅哥也正三三两两地猜拳行令,或是玩着骰子,声音高亢,像是在跟动力十足的音响比拼声音。划输了的,皮笑肉不笑地瞟着对方,赢了的,直勾勾地看着对方,手比划着,那样子像是说,输了,喝下去!输家一伸脖子把酒灌了下去,似乎人一辈子的豪爽在此刻才能表现出来,通常是大喝一声:再来!

到酒吧就是买醉,或者是买醉了的人,游戏只是调味品,你在猎我,我也在猎你——谁更有趣?谁更有型?内心的算盘,欢场的鼓点。

在刘钟这桌旁边,有三男两女,不过,他们不是坐在卡座里,而是旁边的酒桌上。他们也在高声喊着、闹着,完全融入了酒吧的氛围中。其中一个年纪在二十岁左右的小个子青年,偶尔向刘钟那边看几眼,此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漫不经心地喝着酒,东瞅瞅,西瞅瞅。

酒吧中央有个小舞池,挤满的话,可以容纳三十多人。渐渐地,舞池中开始有人在扭动了,男男女女,挤作一团。开始的音乐还是慢摇风格,无需过分张扬自己的身体和舞姿。过了十一点,大概是想要掀起一个小高潮,音乐的节奏变了,变得越来越激烈,相应地,酒吧的灯光也开始转换出各种各样的形态,一旁看去,人的形状都有些扭曲,一会儿闪现出慢动作,一会儿勾画出不规则的姿态,有的只是人的剪影,有的只是人的一个横侧面,总之,你无法看清一个人的整体面貌。

刘钟的心情今天难得的好。这些天他都泡在微博上刷屏,正如他们事先策划好的,何东楼的私生活由于几张照片的催化而变得不堪入目。不断有人跟帖、转发、补足,他的整体形象变成了一幅毕加索的画,从某个碎片中,你似乎可以猜到哪儿是脸,哪儿是手,但脸又不像脸,手又不像手,加总在一起,完全歪曲。

这是刘钟他们想达到的效果,用拳头都打不出来的效果。

刘钟尽情地舞动,两手举过头顶,摇头晃脑,眼睛微闭,享受着音乐的刺激,让内心的涌动也一起喷出。最近的压力实在太大,刘家死命地捂住自己的盖子,而那股揭盖子的力量也异乎寻常的大,就连倪贤媛都有些吃不消。干什么事情都别被盯上,如果被盯上了,如果有股光就照在你后面,迟早你会被掀翻。

刚才那一拨人慢慢围了过来,他们的舞姿跟刘钟差不多,都是自成一派。其中一个女的移动到刘钟面前,他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她甩着头,一缕长发左右飘荡,这让刘钟愈加兴奋,此时无需任何语言,身体就是语言。这是个妖娆的女人,她身上任何一片衣物都在奉承着她的性感。刘钟也渐渐向她靠近,在姿态上配合着她,让两人看上去舞得互为补充。借着灯光,刘钟打量起她来,算计着接下去如何进一步发展。这时,他才发现这个女人跟张瑾长得很像,不是说身材,张瑾没那么丰满,而是脸型。真是太像了!这些日子以来,他都不怎么记得起张瑾的样子,此女的出现,让张瑾完全活在他的面前!刘钟有些呆滞,张瑾的形象一旦被激活,就越来越清晰,她的种种好处也都一齐涌上刘钟的心头。交往过的女人虽多,但跟张瑾是最长的,他也曾动过离了婚娶张瑾的念头。

死了的女人是最好的女人。当初要是她不那么绝情的话,也许今天我们还在一起。刘钟的心思游离开来。

就在刘钟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的时候,他的两侧留出了空挡,刚好被两个男人占据,他们就是刚才坐在刘钟旁边一桌的。台上的dj大声地喊:“朋友们,你们说high不high?”下面的人也大声地回应:“high!”dj又不断地喊出一些rap的句子,有些搞笑,有些淫邪。张瑾的身影在刘钟的脑海里逐渐大了起来,好像要将他整个身体都占满。他不断地扭动着,想把张瑾甩开。他的那帮朋友们,有跳累了回到座位上的,有正在跟女人推杯换盏的,就他一个人在场上。

灯光的转换更加激烈。刘钟周围那伙人悄悄地,以他们自己能感受的姿态发出了信号。一左一右两个人一齐掏出了尖刀,朝刘钟的两肋使劲捅了进去。刘钟大叫了一声,无奈他再大的声音也压不住音乐的声音,而且周围的人也在不停地喊叫,这使得他的声音完全成了一种陪衬。剧烈的疼痛让他双脚发软,左右两边却把他夹击得更紧,让他倒不下去。眼前的女人张开了双臂,在他眼前围成一个圈,像老鹰捉小鸡一样。刘钟看见她笑了,张瑾是不会这么笑的,她笑得异常邪恶。舞池外的观众,要么自己原地舞动,要么眼睛朝着dj所在的方向。在舞池里,你无需害羞,因为没人会注意你。

就在他试图再次发出号叫的时候,左右两边再度出击,以迅猛的速度飞快朝他的胃部又捅了两刀,整个动作非常协调,即使旁人看到,也仅仅会觉得那只是舞姿的一部分——刚健而富有节奏。很快,这几个人迅速地向其他方向移动,瞬间混入人堆里面。刘钟眼前发黑,他向周围抓扯着,想让自己有个依靠,却被他人抖开,他终于撑不住了,朝前一个踉跄倒了下去。即使在这个时候,周围的人最多也只认为他喝高了。

在他意识丧失前的最后一刻,他脑海中张瑾的形象还栩栩如生,却又在渐渐退去,像关闭的电视,画面瞬间收缩,最后变成一个小点。

三天前。

何东楼准备出逃。微博事件发生的当天,他就打定了主意。他给分管领导留下一封信,说自己老家出了点事情,要回去紧急处理。为了争取时间,他专门叮嘱司机第二天下午才将此信交给领导。他早就想过走,没想到的是这一天来得这么匆忙,原本打算从容点,多搞些钱再走。虽说自己的护照早就上缴了,但他私下还以“何德”“柯宇”的名字办了两份护照,关系到位,这也不是件难事。至于出逃路线,他早就策划好并实地勘察过了。先去缅甸,等风声稍过,再从缅甸转泰国,然后去新加坡。他打算用两年的时间,让自己在人间蒸发。

何东楼一直控制着自己的行囊,他的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再加上自己是单身,更是轻便灵活。手上拿的钱多了,他就会经常问自己:如果明天就要抓人,今天逃跑的话,我的准备够充分吗?他不知道是否每个贪官都会这么自问,但每当听过反腐倡廉的报告之后,自己就得像飞行员起飞前一样,一一自查自纠一番。世界上没有最后一两银子让捞,落马的人都是恋战不走的人。

现在东窗事发,跟岳小凡的婚姻也就无从说起了,可惜了点,但有钱在,还怕将来英雄无妻?匆忙了些,还不至于临时抱佛脚。何东楼为自己的未雨绸缪感到满意。钱,点点滴滴已经在境外存着了。问题是,自己就像走到舞台中央,原先黑漆漆的一团,突然被强光照射,在这种情况下搭乘飞机、火车、汽车都容易被瓮中捉鳖。因此,他决定开车走。

从单位出来,何东楼就溜到自己常去的一家盲人按摩院。他经常午饭后去,也不是每次都去按摩,而是里面有间小床,跟老板熟了,可以让他小憩一会儿。走进房间,他就开始操作起自己的计划。

事不宜迟,他的直觉告诉自己时间不多了,一分钟的耽搁都是致命的。他的直觉是对的,国税总局跟市检察院对“瑞基”公司骗税案的侦查已经进入尾声,为扩大调查范围,才通过组织上将何东楼调离原岗位。与此同时,警方的内部意见也趋于统一,准备下达逮捕令。微博事件一出,这两股针对何东楼的力量都意识到,打草已经惊蛇!

何东楼把一切安排停顿,准备回家取护照和一些必备的物品。他走进小区,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异样。看来,也不是每个人都玩微博的,就是玩微博的人,也不至于随时在线,估计自己的事情还只是小范围传递。他进了门,找到想要的东西——他曾用报事贴在墙上贴了必备物品清单,核对起来非常方便——然后毅然决然地拉上房门。此时,正是晚饭时间,这个机关宿舍住的都是领导,但在自己家吃饭的没几个,都在赶一个又一个的饭局,因此,小区看起来有些冷清,掌灯时分,亮着灯的也没几家。

黄昏时分,最宜出逃。

何东楼早就买好了一辆车,一直放在一家熟悉的公司里,下午他在按摩院让公司把车开过来,停在他指定的地方。上了车,他再次观察周围,还是没有异样情况。于是,加大油门往外环路上开去。很久以前,他就发现了一个规律:上班高峰,车流都往一个或几个中心点涌去,所以容易堵车;而下班高峰,虽然也堵,但车流是往多个点分散,相比之下容易流通。他选择的这条路线就是其中一个容易提速的路段,可以开到六十码以上。

就在快要出外环的时候,他听见后面有警笛鸣响,并且不止一辆车在响。刚开始的时候,他还能镇定,不是每次警铃的响起都跟自己有关嘛!但铃声越来越近,快形成对自己的包围之势,何东楼才确定这是朝自己来的。于是,他加大油门——他特意挑的一款马力充足,提速快的车。这时候,后面传来了喊话声:“前面车辆451,马上靠边停车!前面车辆451,马上靠边停车!”

是针对自己的无疑了,何东楼微闭了下双眼,怎么来得这么快?!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来不及细想,他能做的就是下意识踩油门。

何东楼才想起刚刚自己没开车灯,这本也是计划中的一部分,因为他曾经观察过,借着路灯和其他车辆的灯光,自己就是不开灯也毫无问题,上了高速再开也来得及。但是心头的紧张让他的眼睛非常吃力,他只能把灯打开,后面的车辆紧紧追赶着,警笛响彻夜空,周围的车辆纷纷闪开,一幕公路追击正在上演。

这不是好莱坞的大片,中国的公路容不得你撒野。何东楼没开出一公里,就困在前后左右的车流之中,即使他有高超的车技,在这条停停走走的路上,也完全无法施展,快不起来。但他的计划中,根本就没有束手待毙这一条。他的车已经擦挂了三辆车,还把其中一辆的后视镜给撞飞了。他拼命地闪躲,拼命地打着方向盘,遇到空隙就往里钻。警车贴了上去,见他不减速,就往他车上撞,何东楼把油门一踩到底,恨不得把脚都伸进油箱里。

路面变窄。前面是个弯道,他的方向盘打多了一点,车身一个侧偏,重重地撞上了隔离带,被反打回来,车身还能勉强保持平衡,却又撞上另一边隔离带。这下子车无法再淡定,刚才还平移的车,就像突然被拍打的皮球弹了起来,并在空中翻滚一周,头朝下重重地掉了下来,在路面上擦出一道火花,车顶贴着路面向前滑行,摩擦出刺耳的声响,伴随着这声响,何东楼连人带车再次撞向一个出口的护栏……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