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隔壁的隐形人

住在隔壁的隐形人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尾声 故地重游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尾声 故地重游

再次去“杯底”的碟片店,是在李南国搬走后的三个月。这类街道几十年都这样,一旦变了,就仿佛没有存在过一样。李南国下意识往张瑾曾经住过的那间屋子看了看,阳台上没有晾任何衣物,窗户也是紧闭的。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那个查案的警官吗?现在也是我的客户了,他告诉我的。”

“你是说我们……”

踪何东楼、刘钟、柴卫、余恒、万诗锦、倪贤媛,不就是为了把杀人的逻辑建构在他们身上吗?

“听说是个政府官员,姓何,税务局的,好像还是个副局长。警方刚要逮他的时候,他不晓得哪里得到风声,想跑,结果跑到半路上车翻了,当场撞死。”

“哦,这倒没注意。这下发财了吧?”

李南国有些慌乱,其实他早该知道,这年头商店里的正品都不保险,更何况这种地摊货。他赶紧扑过去,再次把涂有三氯甲烷的毛巾捂到张瑾脸上,张瑾拼命地挣扎,无奈酒劲带走了她太多的力量,而三氯甲烷即使效果不佳,也还是三氯甲烷,残存的效力让她提不起劲来反抗。

这样,李南国的起床闹钟又多了一个,那就是对张瑾的恨。有天早上,他居然是在一种极其愤怒的情绪中从梦中醒来的,而他愤怒的对象就是张瑾,只不过在梦里,张瑾是在另一种情景中又刺激了李南国一次。

在现场又查看了一番,李南国溜出张瑾家,回到家里,他找出两片“白加黑”的黑片服下——必须靠这个才能睡着。

“好像还没有,警方是通过监听姓何的电话知道的。”

李南国一直等待着机会,一等,就等到11月7日晚。那晚下起了大雨,雨夜会让很多细节消失,下雨对某些人来说是麻烦,对另一些人来说就是绝佳的机会。张瑾在家的时候是无法下手的,因为你不能让一个人睁着眼睛被你麻痹了,然后张开眼睛就不记得你了。

接下去的几天,两人面对面地走过,张瑾竟然可以做到无视他的存在,就当他是偶然被抚摸过的一只猫!如果爱上一个人还需要一步步来的话,恨一个人就几乎像跳楼一样一步到位。每个人心中都有个魔鬼,区别是它们熟睡的程度不一样。李南国心中的魔鬼频繁活动,吵着嚷着要跳出来做些什么。做些什么呢?往她脸上泼硫酸?恨是解了,自己也难逃故意伤害的罪名。报复,一般要与所受伤害对等。

对!就这么干。于是,他在脑海中排练着每一个细节。比如,行动的时候要不要穿双不合脚的鞋?因为总会有脚印留在现场,这双他人的脚印,会将侦查引入歧途。又比如,手套也是不可少的。

李南国把张瑾朝里的那只脚也抬到阳台上,这样,张瑾只要自己翻个身就掉下去了。他屏住呼吸,等待张瑾自己移动。

“你该起来了。”

“要拆迁了?”

“你走过来的时候没看到?前面那一排都拆空了。”

“我不希望我们只有一夜情的关系,你做我女朋友吧!”李南国总算定过神来,底牌无须再藏着。

“啧,你干吗,有完没完?”

“我们能怎样?你们男人不也经常去夜总会找小姐?”

那天下午,李南国算是把所有本事都用上了。张瑾情绪不高,不过,李南国的笑话还是让她比往常多了些笑容。她屋子里居然放了好几瓶红酒,有空瓶子,也有半空的瓶子。聊到傍晚,张瑾提议把那半空的瓶子解决了。半瓶很快就空了,李南国又跑到楼下买了两瓶,两瓶也空了。好像就进入了身体,把身体里多余的话语也挤了出来,身体不久也空了,剩下的就是被酒泡胀了的神经。后来,两人的身体合二为一。再后来,李南国激动地想把自己一路跟踪而来的故事向张瑾坦白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他将张瑾连拖带扶弄进了她的房间,她晕了过去,至少两小时内醒不过来。李南国脱下了张瑾的衣物,开始拍起照来。没想到,才过了十分钟张瑾就苏醒了,睁大了眼睛看着李南国,然后突然放声大骂:“你这个流氓!我要去告你!”

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有杀人的动机,他们的仇恨都指向张瑾,凶手理应就是他们中的一个。这就是逻辑,任何人只要调查一番,都会觉得其中的逻辑存在。既然存在这个逻辑,为何还要费力去找其他的可能?

张瑾一动不动,身体像受了咒语,僵直着。李南国朝对面的房子看了看,张瑾这样挂在阳台上,如果有人朝这边看的话,一定能看到这个奇怪的场面。不能等了,得推她一把。李南国感觉自己的腿有些发软。

走进“杯底”的店,还是那股混合着烟草、霉菌的气味。“杯底”一见李南国进来,立刻认出了他:“好久没来了,再不来,我们就要搬走了。”

又比如,在知道何东楼跟其他女人在酒店开房的时候,将偷拍到的照片寄到检察院。鬼知道这些照片会起到什么作用,也许什么作用也不起,也许会要了他的命。长焦镜头拍人像,效果真的很好,隐蔽,不打扰你的拍摄对象。不知道另外几张寄到税务局纪检处的照片有没有发挥作用,不过这不妨碍扔一些闲棋冷子进去,谁知道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哪根?叠加效应要产生出来,你必须要去叠加。谁又知道何东楼在机关里有几个仇人?万一我的照片正好落在他的敌人手里呢?

“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也不知道它们会发酵成什么样子。

一定是何东楼!

来的时候,李南国就顺手翻过了,那里面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