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镜头

最后一个镜头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诡异人骨箫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诡异人骨箫

关于箫魔的传说,在这个城市由来已久。市井中最通俗的版本,是说在城西梅湖一带,有个白发苍苍的吹箫高手,常在半夜里施展法力,吹奏出来的音乐在湖水之上袅绕不散,湖心就会涌出一些狰狞的怪物,张牙舞爪,竞相残杀。第二天,必定有人掉进湖里淹死,甚至连尸首也捞不到……

传说归传说,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对梅湖的神往。因为,本市器乐文艺周晚会将在梅湖社区拉开帷幕,这里也便更加热闹。由于有音乐学院教授前来观看并挑选苗子,吸引着众多器乐爱好者前来一显身手。

林薇满怀信心赶来参加晚会,可看了不到半小时,就转身怏怏离开。连上台的勇气也荡然无存。林薇热衷于吹箫,业余时间全都花在练箫上,自我感觉还不错。她欲上台表演时,正好有个穿黑风衣的青年抢先一步登台,激情表演了一曲箫独奏。那悠扬婉转的箫声,犹如天籁,清脆、深长、颇有震撼力。演奏结束,台下观众纷纷击掌叫绝。

林薇垂头丧气,沿梅湖往回走。忽然,有个声音叫住她:“姑娘,社区舞台是群众舞台,你怎么没有演奏呢?”

回头一瞧,是位老姨妈,正在对她微笑。“您?”这个老姨妈怎么看透自己的心事,难道?哦,林薇忘了手中拿着一支箫,或许对方早就注意到了她。

“其实,对于爱好吹箫艺术的人来讲,演奏技艺固然重要,但最根本的还是在于箫本身。”说着,老姨妈拿过林薇手中的箫,对着湖水吹奏了一首短曲。几缕箫音溢出,湖中就有鱼儿跃出水面。真是太神奇了!林薇瞪大眼睛看着她,心里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支箫实在太普通了,不适合搞艺术的人。”老姨妈把箫还过来时,林薇仍沉浸于美妙的箫声中。

“您是音乐学院教授?”望着面前的老姨妈,林薇惊奇地问道。

“我是制作箫的,也算懂一点艺术吧。不过,我制作的箫可以说是天下无双,它能穿越心灵,驱散亡魂。”说出这话时,老姨妈眼里闪烁着智慧与亢奋的光芒。她还告诉林薇,她叫孟紫琼,家住梅湖边,经常有年轻人到她家吹箫练气。

林薇也曾做过箫,用过好几种材料试验过,但音质都不甚理想。她早就想购买一支好箫了。听孟紫琼说她制作的箫“天下无双”,一时好奇心起,就想见识一番。

在孟紫琼家中,林薇见到那支怪怪的箫时,不禁一愣。她用手摸了摸,那支箫冷冰冰得刺骨,感到有一股寒气从箫孔直逼出来,让她从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恐惧。

“你不妨吹一曲试试,这样,立即就可以感觉出它的不同凡响。”孟紫琼面露喜色,有些迫不及待。

林薇将信将疑,如果这支箫真像她所言,那不就是一支魅箫了?在孟紫琼的催促下,林薇选择一首熟悉的曲子演奏起来。很快,她就体味到其妙处。那支箫仿佛有生命,充满灵性。往往是灵感刚刚迸发,优美的箫声就已奔泻而出。平常遇到的一些高难度技巧,在这支箫里也不再成为障碍。真是太绝妙了!“孟老师,您的这支箫果真非凡啊,也是我平生第一次见到的高音质箫,请问,它是由什么材料制成,竟有如此神奇灵性?”吹完曲子,林薇感叹不已,仔细端详着那支不起眼的箫,有何与众不同。

孟紫琼仰面哈哈一笑,耸耸肩:“没错吧,这支箫由人骨制成!”

“人骨?”听到这话,林薇浑身一颤,害怕得差点儿摔掉手中的箫。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畏惧,手中把玩的箫原来是一些死人骨头。

“害怕了,是不是?”孟紫琼接过箫,“这箫管是人的脊椎,箫中间还有一些用于产生回旋音的隔结,那是人的牙齿。”她用手抚弄了几下箫管上的花纹,“你猜,这些是人体上的什么部位?”

林薇摇摇头。她的脊背早已阵阵发凉,甚至不敢正视那支箫。人骨箫,这可是她从未听说过的,也不曾在网上见过,这个夜晚居然在梅湖边看到了。她心里隐隐不安,感到那支箫并不简单,预示着什么可怕的事情。是幸运,还是悲哀……林薇有些胆战了,看着箫,她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这些花纹是从人的小腿上剔出的韧带,当然,制作时还使用了高强度黏结剂。”孟紫琼拍拍林薇的肩,“如果你想在吹箫艺术上有所突破,可以每天傍晚来这里练习,我敢保证,你的水平会突飞猛进,成为本市第一流箫手。”临走时,孟紫琼还特别告诉她说,那支箫的魅力,在于它能在短时间内让操持者的技能得到极大提高,只要以后用心体会,就能感受它的超凡入圣之处。

林薇转而又暗自感到庆幸:吹箫是她的追求,能遇上孟紫琼和那支箫,乃三生有幸。她说一定会来吹箫的,还说自己名叫林薇。

浮尸箫手魂

林薇居住市中心,和好友阿蔓合租公寓楼最底层的一套两室一厅房子。

夜很深了,林薇仍处在吹那支人骨箫时带来的艺术亢奋中。尽管觉得挺阴森恐惧,但那份害怕在音乐的快感里显得苍白无力,被亢奋替代。很久,她才疲惫地睡去。不知什么时候,林薇被一阵奇怪的箫声惊醒。她以为在梦中,但仔细一听,那箫声却在窗外,低沉哀恸,像在倾诉一件陈年旧事,让人顿生出几分寒意。但听得出吹奏者技艺不凡。半夜三更的,是谁在这里吹箫呢?这可是以前不曾有过的事情啊。推开窗子,映着朦胧月光,她看到小区绿化带旁有个黑影一闪而过,箫声也戛然而止。

第二天大清早,林薇就问隔壁的阿蔓听到箫声没有。可阿曼说这个小区夜晚恬静得出奇,哪有什么箫声,除非是你吹箫了。阿蔓知道林薇喜欢吹箫。可林薇说吹箫人并不是自己,阿蔓不信,林薇就心神不宁地琢磨那个黑影和凄惨的箫声,还把自己想去梅湖学吹箫的事情讲了出来。

正在梳头的阿蔓眼睛瞪得像铜铃,惊愕得叫起来:“什么,你要去梅湖那边吹箫,天啊,那简直太可怕了!”

林薇一头雾水,反问道:“到梅湖吹箫有什么可怕?我昨晚就在老师家里吹过一次,技艺长了不少呢,少见多怪。”

看林薇那样执著,阿蔓一脸肃然,十分认真地说:“那我就把事情真相告诉你吧,你可别吓坏了哟。据说梅湖边有个箫魔,使用一支特别的箫,引诱喜好吹箫的青春女子。有人在湖边吹箫至半夜没有回家,而几天之后,失踪者的尸体就会浮现在梅湖里,至今已有好几位少女神秘失踪了……”

林薇双手抱肩,一脸惊恐。阿蔓转即又笑着宽慰道:“不过,这仅仅只是一个传说,千万别当真啊,谁也没有见过那个箫魔。其实在艺术圈里,只有走火入魔的人,哪有摄人魂魄的鬼?哈哈。”

夜晚,只有104路公交车从市中心开往梅湖,运营时间是18点到凌晨2点。这趟班车像特地为她吹箫准备的。林薇也不知哪来的胆量,或许是艺术追求使然吧,决定去梅湖吹箫,她似乎看到了成功的曙光。在孟紫琼的指点下,林薇掌握了许多演奏技巧,只是每次吹箫过后,都感到贫血般的头晕。她认为一定是吹箫耗损了精力,出现的症状,回来睡一觉才恢复体力。那支人骨箫果真非同凡响,它可以帮助吹奏者完成高难度技巧,也可以校正音律,林薇很快就感受到了它的神奇魔力。

林薇不知道孟紫琼为何把那支人骨箫无偿提供给她练习曲子,正纳闷时,孟紫琼道出了原委。因为它是人骨箫,所以,需要经常有人吹它,才有灵性,不然,它就会昏睡沉寂下来,成为一堆死骨。如今她已是四十多岁的人,由于体力不支,不得不常请人使用,以保持箫的灵性与活力。

有天上午,林薇去城西办事路经梅湖,只见湖边围着许多人,还停着一辆警车。她突然想起阿蔓讲的那个传说,心里暗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难道真的死人了?她顾不得有事在身,就在梅湖站下车。跑过去一打听,才知道湖里发现一具女尸。今天早晨,有个晨练的市民发现后遂打电话报警。林薇挤进去看到了那具尸首,是个少女,扎着长长的马尾,手里还拿着一支竹箫……林薇忙退出人群,心中不时涌起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难道梅湖真有箫魔?她猛然感到背后吹来一股莫名的冷风,缩了缩身子远离了梅湖。

有人认出了死者。三天前,她曾在梅湖社区举办的器乐文艺周晚会上用箫演奏过一曲《凤求凰》。虽说演奏得不够完美,但看得出她是个新手,怎么会想到投水自杀……人们议论纷纷,猜测着她的死因。警方很快查明死者身份,是一个进城的打工妹。爱好吹箫,今年暑期参加过音乐学院附中举办的器乐培训班。因法医未发现死者生前有异常体部特征,认定是自杀,这桩案子也便成为疑案。

然而谣言却接二连三地传出。有人说,凌晨两三点可以听到梅湖边的箫声,哀婉、凄迷,好像招魂曲;又有人说,他看到过那个死去的女子长发披肩,一边吹箫,一边在湖面上走动……谣言越传越凶,越传越玄。整个城市都在议论着梅湖的箫声,市民眼中充满着惶恐与惊慌。一时间,诡异、恐怖笼罩着梅湖。迫于舆论压力,梅湖社区文艺周晚会不得不提前草草收场。

箫声起噩梦

谣言归谣言,传说归传说。梅湖社区器乐文艺周晚会取消后,那些爱好器乐的市民热情不减,相约到湖边练习曲子。他们并没有因湖中惊现浮尸而感到惊讶与畏惧,反而乐此不疲地从四面八方相聚在此,共同演奏,其乐融融。夜晚,梅湖便成为吹箫者的乐园。那些箫手不约而同地对着湖水吹奏,还有喜欢兴风作浪的高手,专挑一些悲壮凄凉的曲子吹,故弄玄虚,其他人一合奏,一曲曲箫声让梅湖更显恐怖,真像亡灵的呼唤,听起来毛骨悚然……这里充满悬疑的刺激、惊奇的诱惑。

这天傍晚,天空飘着霏霏细雨。林薇不打算去梅湖练箫,见隔壁的阿蔓没回公寓,她计划着怎样在这个雨夜在卧室吹箫。就在关上窗子的瞬间,眼角余光突然瞥见小区绿化带旁有个黑色影子。她重新打开窗子,欲看个究竟时,正好一道闪电划过,小区场地上空无一人,根本没什么黑影。林薇多疑了,静下心来吹箫。

当然,林薇手中的箫远不如孟紫琼的人骨箫,但这支箫吹起来轻松。林薇正用心吹箫时,感觉窗外也有箫声,并且震撼力和穿透力都很强,一下子就压倒了自己的箫声。她的箫声刚停下,窗外的箫声也戛然而止,似乎有意和她作对。林薇忙推开窗子,刚好看见绿化带旁有个黑影窜到了一棵大树背后。林薇揉了揉眼睛,是不是太疲倦产生了幻觉?屏气凝神一会儿,她又开始吹箫。然而,窗外的箫声也跟着响起,并且很快打乱她的节奏。可当她收起箫凝望窗外时,对方的箫声也立即停止。这时候,她感到害怕了,想起阿蔓讲的那个恐怖故事,还有从梅湖里打捞上岸的那具女尸。她认定,那个黑影就是箫魔。难道自己在家里吹箫把那个箫魔也带到这里?看来,那个箫魔缠着自己了,故意和自己较量……想到这里,林薇惶恐不安,身上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心中的寒意也越来越浓。

实在太恐怖离奇了!林薇掏出手机给阿蔓打电话,依然关机。于是走出卧室坐在客厅沙发里,等待阿蔓回来。窗外的雨下个不停,偶尔有闪电划过,这个世界被照得通体透亮后又陷入一团漆黑。

不知什么时候,林薇拿起孟紫琼的那支人骨箫吹起来。几秒钟就进入艺术状态,整个身心完全沉浸于美妙的箫声之中。吹了一曲又一曲,林薇感觉身体都在空中飘舞。慢慢的,她开始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可又停不下来,精神仍在不由自主地从体内奔泻而出。那支箫像一个吸食东西的怪物,正在把她的精力与技艺一点点地吸进去……

孟紫琼站在面前,林薇用企求的目光望着她,希望得到帮助把箫停下来。然而,孟紫琼一副洋洋自得的神情,露出邪恶的笑容,声音如同魑魅:“林薇,停不下来的,你人体里的精髓正在被这支箫一寸寸吞噬,哈哈。”

孟紫琼又鬼笑了一阵子,转过头来时,她已变成一个怪物,披头散发,眼睛绿光闪闪,嘴里还伸出两颗獠牙,“你死定了”,说着,就朝林薇的脖子咬去。

“救命啊——”林薇发出一声惨叫,双脚一蹬,身子也从沙发上滚落下来。

“林薇,你怎么啦?”

林薇猛地睁开双眼,刚才是南柯一梦!她抬起头来,又着实吃了一惊,面前正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手里还拿着一支箫!她吓得蜷缩成一团,仔细一瞧,是阿蔓。

原来,阿蔓去参加一个舞会很晚才回到公寓。开门进来时,见林薇在沙发里正睡得香甜就没惊动她。待她在浴室洗完头发,就听见客厅惨叫一声,跑出来一看,只见林薇惊魂未定地坐在地上。阿蔓把从地上拾起的箫递给她,面露惊色地问:“你刚才做噩梦了?”

林薇强作镇定,不敢把夜晚发生的事情讲给阿蔓听。因为阿蔓压根儿就不会相信这个住宅区会有什么箫声。“你们这些搞艺术的人,真是有点怪,整天疑神疑鬼。当然,梦全是反的哦。”阿蔓推开卧室门,准备进去时又打住脚,“以前,我谈过一个男朋友,也喜欢吹箫。”进了卧室,她把门关上,把林薇留在客厅。

孟紫琼变成怪物出现在梦里,林薇感到非常奇怪。不过,她记住了阿蔓所说的那句话,梦全是相反的。她在梅湖吹箫,也并未感觉到孟紫琼有什么恶意。相反,她还十分热情好客,乐于施教,并教给自己许多演奏方面的技巧。不久,林薇还对孟紫琼进行了一番调查。她以前是音乐学院医务室护士,原本有一个美好的家庭,丈夫是音乐学院副教授,三年前,丈夫抛弃她后和一名学生结婚。一气之下,年近五旬的梅紫琼办理了内退手续,在梅湖边修了一栋房子,修身养性,过着悠哉游哉的神仙日子。

接下来,林薇去梅湖吹箫时,心里就显得非常矛盾了。孟紫琼对她说,那支箫的真正奥秘,是因为它由人骨制成,既有阴气,又有灵气,完全由吹奏者的心态决定。至于能否达到极致,那就要靠吹奏者的悟性和驾驭能力了。林薇想通过那支百年难遇的魅箫提高演奏技艺,可内心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毕竟那是一堆死人骨头啊,会不会给自己带来厄运?但吹箫过程中的那种感觉却是如此奇妙。那支箫真是神奇无比,确实能够和操持者的思绪相通,达到人箫合一的演奏境界。

斗箫胆边生

孟紫琼的房子偏居梅湖社区一隅,掩映在一片意杨林中,面朝湖水,安宁幽静,非常适合练习吹拉弹唱。在那里吹过几次箫,林薇已感到孟紫琼的神秘与那支箫的诡异。每次,孟紫琼都安排她在二楼那间面向梅湖的空房子,让她一个人待在里面练习吹箫。当初对那支箫的恐怖,很快就转变为对它的依恋。

一次下班,林薇途经一个社区游园,远远地就听到箫声。那箫声极具震撼力,循声望过去,吹箫者是个穿黑风衣的年轻人,瘦高瘦高的。那个背影太熟悉了,林薇认出了他。那天在器乐晚会上,不是他的出现,林薇一定会上台演奏自己精心准备的曲目,说不准,还被音乐学院的教授看中了呢!林薇也曾在梅湖边见过他吹箫。这时候,他正一边吹箫,一边津津乐道地为周围一群少男少女演讲。或许被箫声感染,或许被他抑扬顿挫的演讲吸引,林薇躲在一棵大树旁,起初产生的妒恨顿失,也坚定了继续去孟紫琼家里吹箫的决心。她要苦练技艺,在吹箫艺术上有所突破,争取成为本市一流箫手。

这天晚上,林薇放下人骨箫,和孟紫琼打声招呼,就走出那栋房子。虽说有些头晕,但她已习惯吹箫后的这种疲乏与昏沉。心想,回公寓休息一夜,就会恢复精神和体力。

梅湖上风很大,吹起她的长发。由于是阴雨天,湖边没有夜练的市民,也没有器乐爱好者的影子。周围的房屋,灯光迷离,人们在这个漆黑而潮湿的秋夜早已睡熟。每次练完箫路经梅湖时,她总会满怀恐惧。还好,走出孟紫琼的屋子,就能看见湖水对面街道上灯火通明,车辆影影绰绰。那辆缓缓行驶的长龙般的汽车就是104路公交车。绕过一排行道树,林薇突然听到有个声音在耳际重复地回响,这让她又找到了吹箫时的那种艺术快感。她清晰地听到湖面上响起箫声,这声音极具穿透力,比人骨箫发出的音质还要清脆优美。

不知怎么的,林薇觉得自己的头特别重,昏得厉害,一双腿也有点儿不听使唤。她的意识有些模糊了,神情呆滞,隐隐约约看到,孟紫琼正在湖面上向她招手,呼唤她过去再吹一曲。此时此刻,她的大脑不受控制似的,竟向湖心方向大踏步走去。没走几步,脚就踩进湖边绿化带。就在她欲踏进湖水的瞬间,一个黑影闪电般冲上去,一把扯住她的胳膊。林薇猛地清醒过来,原来,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向湖里走去。看到身边正站着一个黑影,顿时,一股寒意直冲脑门。又见箫魔!因为受到剧烈惊吓,她的大脑反而一下子清晰许多。正好,一辆出租车从住宅小区驶出来,在这里重重地按了声喇叭。情急之中,林薇拦车离开梅湖。

回到公寓,她仍心有余悸。她又看到了那个可怕的黑影,那个箫魔!

洗漱完毕,心情才稍微平静,但进卧室躺下很长时间,心里依然感到后怕。那个黑影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让她心惊肉跳。外面是黑黢黢的夜空,因住第一楼,根本看不到周围住户窗口的灯光。这段时间,阿蔓也总是特别忙碌,每晚都要到凌晨两三点才返回公寓。她感到孤独无助,没法排遣心中的恐惧。然而就在这时,窗外又响起箫声。那凄婉、哀怨的箫声正对着她的窗口,不偏不倚,直逼她的耳膜。林薇心里一怔,箫魔冲着自己来了。

不知道究竟中了哪门子邪,那个箫魔为何阴魂不散地纠缠着自己,搅得她失魂落魄、焦虑不安。林薇不明就里,思忖着,是不是因为那支人骨箫呢?

等对方吹过两首曲子,林薇再也忍不住了。她生来就是个性格倔强的女孩,哪肯示弱善罢甘休?于是爬起身,毫不犹豫地吹起另一些欢快轻松的曲子,和箫魔斗法,较劲抗衡。

林薇自知不是对手,连续吹过几首拿手曲子,就感到心力交瘁,整个人虚脱一般,闭眼靠在墙边。但她始终没有放弃,仍咬紧牙关坚持吹箫,直到躺在床上,也在拼命坚持。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的箫声猛然停止。林薇确信窗外不再传来箫声后,才丢下手中的箫,抱住枕头哭泣起来。在这个弥漫着诡异气氛的黑夜,没有人听见她的哭声。仿佛刚才经历过一场殊死搏斗,林薇大汗淋漓,身上的睡衣早已拧得出水,脊背也阵阵发凉。不得不又去洗了个热水澡,疲惫不堪得连卧室门也未关紧,倒头便睡。

睡了一会儿,她又被什么惊醒。是阿蔓回公寓了,她打开客厅的日光灯,听得见她在睡房整理衣物的声音。迷迷糊糊中,她侧过身子,脸朝未关紧的门,目光在那道透进屋的亮光中游动。突然从门缝里看到,卧室门口有个黑影在晃悠。天啊,那个箫魔居然溜进了公寓。她愕然不止,心头泛起寒意,巨大的恐惧感让她失声尖叫一声,昏迷过去……

第二天,林薇是被阿蔓叫醒的,并劝慰她说:“昨晚,你又做噩梦了,依我看啊,以后就不要再吹箫了,好好待在公寓休息吧!”

图穷箫魔见

林薇惴惴不安了几天,忍不住又去梅湖了。可她发现孟紫琼家大门紧闭,打电话,也总是处于关机状态。心想,大概孟紫琼不想让她再去吹箫了。然而,林薇心里却憋闷得难受,吹那管竹箫又不甚过瘾,渴望吹人骨箫。她发现自己对那支人骨箫产生依赖,已经上瘾了。越想越胆战,越想越恐怖。她不禁捏了一把汗,感到无比害怕和恐慌。

然而,林薇坚守心中的音乐梦想,钟情箫的演奏。这天傍晚又去梅湖找孟紫琼,还好,她总算看见二楼上的灯光。那间她曾经吹箫的房子,依稀有人影晃动。绕过梅湖边的行道树,她就听到清晰的箫声。凑近一瞧,吓了一跳。她看到那个穿黑风衣的青年,正对着孟紫琼二楼那扇窗口吹箫。林薇心里正迷惑不解时,孟紫琼忽然打开一楼大门,怒气冲天地走了出来。

“陆键,怎么又是你?”孟紫琼双眼圆睁,厉声呵斥。

林薇曾听说过“陆键”这个名字,是音乐学院毕业的高材生,曾代表这个城市参加过全国性的大赛,并获得过金奖。难道……林薇站在孟紫琼旁边,对陆键怒目相向。

“孟紫琼,你现在已不再是我昔日受人尊敬的师母,我要你停止杀人!”陆键沉吟片刻,低声吼道。

“是不是因为我和你的导师离了?”孟紫琼耸耸肩,双手一摊,“如果不是那个吹箫的妖媚女子介入,我和你的导师将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对夫妻,哈哈……”

“我们已掌握你利用那支人骨箫杀人的证据!”陆键边说边按手机键,“你在人骨箫里放入毒品,诱惑喜欢吹箫的少女,一旦使用几次后,她就会放弃不下而上瘾,慢慢地把吹箫当做一种依赖。然后,你再放入迷幻剂,待她吹完箫离开你的住宅,迷幻剂就会发生作用,产生幻觉,向梅湖中心走去而溺水死亡……”

孟紫琼脸色煞白,不敢正眼看陆键,把头低下去。顿了顿,面无表情地说:“是那个吹箫的女孩,夺走我的丈夫,我就要报复!”陆键简直不敢相信,面前这位昔日受人敬重的天使,现在竟然变成了一个凶残的杀人狂魔。

这时候,冲上来几名警察直接跑进孟紫琼住宅。在她一楼的储藏室内,警察发现了一些不知名的设备。经检验,是一套进口投影仪装置。墙上还有一块能活动的青砖,移开后,正对着梅湖。通过当场试验,启动投影仪后,湖面上就立即浮现出孟紫琼手持长箫的身影,她一边挥舞着箫,一边在湖面上飘动,做出款款挪步的姿势。市民们纷纷议论的梅湖半夜三更惊现箫魔的传说终于找到脚本,原来都是孟紫琼的杰作。

其实,自从梅湖浮尸案发生后,警方高度警觉,认定梅湖周围有人正在实施某种阴谋计划,还认定犯罪嫌疑人存在心理障碍。为阻止杀人事件的再度发生,警方无时无刻都在关注着梅湖。

被识破伎俩的孟紫琼如一摊软泥,在铁的证据面前,交代了犯罪过程。自从丈夫和那个吹箫的学生结婚后,孟紫琼就开始精心谋划报复计划。她并不责怪丈夫有错,而完全把责任归结于那个女孩身上。于是,一个报复计划在心里诞生:杀掉这个城市所有吹箫的美丽少女。听说泰国民间流传着一种骨箫,发出的声音能迷惑野兽。她就想,能迷惑野兽一定也能迷惑人类。她通过朋友关系前往泰国,花高价购得一支人骨箫,还买回一些毒品和迷幻剂。

孟紫琼独身居住在梅湖边,无聊时,就到处寻找猎物,一旦发现吹箫的美丽少女,便想方设法接近,并用那支人骨箫诱惑,对其进行疯狂报复,得到内心的满足。当猎物产生疑问或被人识破时,她就立即放弃谋杀而另寻猎物。林薇因陆键的出现,未走向湖心而使孟紫琼的阴谋流产。这晚在楼上吹箫的少女,已是第五个猎物了……

站在一旁的林薇听得目瞪口呆,同时也恍然大悟。那天夜晚,看到孟紫琼站在湖心向她招手,是她通过投影欲杀害处于迷幻中的自己!难怪在孟紫琼家吹箫时,她总觉得有一双仇恨的眼睛盯着自己。

陆键在林薇耳边嘀咕了一阵子,原来,她在公寓小区看到的那个黑影就是陆键!当然,她很快就明白了陆键的良苦用心。在梅湖社区器乐晚会上,陆键作为特邀嘉宾奏箫结束向观众致意的刹那,竟意外看见一个手持竹箫的高挑女孩正匆匆离开会场,后面紧跟着孟紫琼。因他曾听说过,孟紫琼离婚后正在报复一些吹箫的少女。陆键顿时警觉起来,尾随其后。凌晨一点左右,他终于看到高挑女孩上了104路公交车,也就一路相随到那个公寓小区。但不能确定住哪栋公寓,只好用吹箫的方式引她出面,想告诉她不要上孟紫琼的当。还有那个夜晚,他和林薇斗箫,是因为陆键怀疑她已将人骨箫带回公寓练箫,只好用吹箫的方式打乱她的节奏,防止林薇沉迷于人骨箫。不过,陆键每次都没有完成计划,就被保安赶了出去。至于在公寓里出现的那个黑影,那就是林薇因恐惧产生的幻觉了。

办案民警拍拍陆键的肩膀,“幸好,是你发现得及时,积极配合警方侦破此案,不然,孟紫琼这人魔鬼还不知要杀害多少吹箫的少女。”

陆键只是长叹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孟紫琼丈夫的背叛而导致她心理变态,或许就可以避免悲剧的发生。然而,怎样才能找到愈合社会伤痕的良药呢?这是给我们社会提出的重要课题!

尾声

经历这场生死劫,林薇成熟了许多,她也深深地爱上了陆键。从此,那套公寓的窗口时常飘出箫声二重奏。欢快、轻松、情意绵绵,像羽毛一样轻盈、柔和,盘旋在小区上空……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