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镜头

最后一个镜头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魅幻婚纱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魅幻婚纱

新娘失踪

民警老张参加完侄儿云凯的婚宴,在返回途中就接到他的电话,称其新娘嘉露进入洞房后竟不翼而飞。老张感到莫名其妙,是喜酒喝多了听觉神经发生故障,还是侄儿故意开玩笑,于是就嚷着让云凯重说一遍。电话里,云凯声含悲腔,将嘉露在家中突然失踪的事情重新讲了一遍。

新娘在洞房不翼而飞?老张顿时紧张起来,自己做了二十几年民警,这等怪事还真是头一次听说。

老张不敢怠慢,马不停蹄折回头。赶到云凯家时,看到开门的侄儿怀里正抱着一团婚纱,哭丧着脸,神情黯然。老张这才相信云凯的新娘失踪了,让他现在别急躁,先把婚纱按原样放回原处。

待云凯从卧室退出,老张看到那套婚纱横卧在席梦思上,裙摆下面的地板上,有一只高跟皮鞋,鞋尖对着席梦思床挡板。那情景,好像嘉露俯面睡在席梦思上的模样。

接着,云凯把事情的前后经过作了一番回忆。

云凯和他的新娘嘉露从酒店回到新房,进门就拨亮屋子里所有的装饰灯,并关紧铁门。在灯光的映射下,身穿婚纱的嘉露像一个骄傲的公主,站在客厅中央不断地展示新娘风采,夸耀婚纱真是太漂亮了,舍不得脱下。见嘉露今晚如此妩媚,楚楚动人,云凯心潮澎湃,忙在她脸颊吻了吻说:“嘉露,你喜欢婚纱就穿一整夜吧,也好让我们美美地度过这个浪漫而温馨的新婚之夜!”

待云凯从浴室走出来,猛然听到卧室里传出“哐”的一声响。循声看过去,只见婚纱不见其人,嘉露穿着一只高跟皮鞋去了哪儿呢?起初以为嘉露在同自己开玩笑而躲藏起来,可是找遍屋子的每一个角落也没有看见她的踪影。查看玻璃窗、阳台完好无损,没有一处缺口,就连铁大门的加固栓也纹丝未动……见势不妙,云凯便操起手机给当警察的叔叔打电话报警。

难道嘉露会金蝉脱壳,从这套房子里蒸发了!老张紧蹙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第二天,这个城市的所有报纸都报道了这条匪夷所思的新闻。有家报纸甚至以“摄人的婚纱”这样耸人听闻的标题,作了大篇幅报道。市民们更是议论纷纷,引起不小恐慌。

奇异婚纱

为了配合公安部门破案,云凯把那套婚纱留在家里放了几天,可案子却没有丝毫进展。在婚纱店老板再三的催促下,他不得不还回婚纱,嘉露的神奇失踪也便成为悬案。云凯一时精神沮丧,情绪低落,整日望着和嘉露的结婚合影照发呆,嘴里还喃喃道:嘉露不会消失,她一定会回来的……

出租那套婚纱的店铺是家老字号了,已在这座城市经营多年。现在,老店主已将生意移交给儿子小秦。小秦是个先锋前卫青年,在继承父亲店面风格的基础上,还引进现代时尚元素,把店铺内外装潢得气派非凡,精致巧妙而且颇具个性。除从商业发达地区购回一批新潮婚纱外,他还请人设计出多套另类婚纱,出租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小秦当然在报纸上看到过嘉露神秘失踪的新闻,心里说不出是疼痛还是酸楚。尽管嘉露是从自己店租去的婚纱,但小秦相信,她的失踪与婚纱无关。

虽说案子没有其他线索,但老张并没有放弃对嘉露失踪一案的调查,每一个疑点,他都不会轻易放过。他断定,嘉露的失踪与那套婚纱有关,可又找不出半点证据。他决定寻求在博物馆工作的战友的帮助。听了嘉露失踪事件的详细介绍,老战友也好奇心起,硬是拉着老张带他前往那家婚纱出租店。

在小秦经营的婚纱出租店铺,战友一眼就看出店内一件与众不同的婚纱,走上前去一把抓起裙摆在手里拈了拈,惊叹得直摇头,自言自语道:“这是我研究民族服饰20年来,见到的一款奇特婚纱!”

奇特婚纱?老张瞪大双眼,忙跨步上前,想说那正是嘉露在婚宴上穿的那套婚纱,可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来。

那套婚纱薄如蝉翼,质地是象牙色的平纹皱丝织品,裙摆上全是褶皱和环状针垫。因搭配着粉红色罗缎,整套婚纱看上去呈粉白色……战友又惊又喜,又是辨认其面料,又是欣赏其精致设计。他无不兴奋地说:“这种婚纱的工艺制作,一般剪裁师不可能完成。”

老张的战友还注意到,婚纱背部有一块缝上去的米色绢缎画。他一边赞叹绢缎画的惟妙惟肖,一边拉过老张,把绢缎画展示给他看。战友津津乐道地说,这块绢缎表面看上去,是一幅山涧云水画,有几只白天鹅浅飞其间。但是仔细辨识,就会发现,那山水画只不过是一种背影而已,而比米色稍深一点的颜色,其实是另一幅画,画面是一位身着婚纱含羞带怯的娇柔女子。

根据战友的指点,老张看见那块绢缎上比米色稍深的颜色果真是一个女子。他的目光在那女子脸上仅仅落了几秒钟,就愣怔住了,一股寒气扑面而来,那女子正是云凯新婚之夜失踪的新娘嘉露。天啊,他还清晰地看到嘉露只穿了一只高跟皮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老张极力按捺住内心的恐惧,以警察职业的敏锐断言,嘉露的失踪肯定与婚纱有关。

可那战友仍在啧啧称奇,说平生何曾见到制作工艺如此精湛的婚纱。

层层迷雾

在博物馆战友的帮助下,民警老张围绕那套婚纱展开侦察。

年轻店主小秦的父亲是个古董收藏者,15年前,经人介绍到城北一家位于一条深巷里的古董寄卖店淘宝。看到店内摆出一套婚纱,便有了浓郁兴趣。那件婚纱摆放在寄卖店里,与其他古董极不协调,极不相称。老板也嫌弃它既占地方,又不好收拾。见有人对它感兴趣,老板便不厌其烦地介绍,称婚纱是某著名影楼发生火灾时唯一的幸存品,制作水平堪称国内一流,面料也全都是进口货,是一件稀世婚纱。无论穿在哪位新娘身上,都一定会高雅富贵、漂亮生辉。

小秦的父亲是开婚纱出租店的,见到这样一件婚纱自然乐不可支,可他却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古董店老板就让他随便开了个价钱,让他带走了婚纱。经过一番清洗整理,那套婚纱便光鲜如初地呈现在婚纱出租店内,他还标出了高价位,可真正喜欢那套婚纱的新娘并不多,最多有摄影师借去帮人拍几张婚纱照而已,而没有哪位新娘租去穿在婚宴上。后来,小秦接过父亲的生意后,对店内现有的婚纱作了一些改进和精减,通过宣传,生意日渐看好。小秦也因此成为同城婚纱出租行业中最年轻的老大。

然而,那套婚纱还是不被准新娘们看好。小秦说,嘉露就是租下那套婚纱的第一位新娘。没想到,竟然会发生那样奇怪的事情。对嘉露的神奇失踪,小秦心里既难受又无奈。

问题就出在那套婚纱上,老张和他的战友都这样认为,可却分析不出个所以然。嘉露失踪仍是一个谜团。

甜蜜的噩梦

不久,小秦的婚期临近。他的女友丽雯在一家药剂公司做化验员,她也看中了那款婚纱,说自己做新娘那天,一定要穿上那套。小秦心里一咯噔,心里暗忖着,上次嘉露穿那件婚纱失踪了,丽雯这次穿上会不会出现什么乱子……可他又不便说出嘉露就是穿那套婚纱出事的。尽管警方怀疑嘉露的失踪与那套婚纱有关,但小秦作为生意人却不那么认为。

小秦和丽雯忙开了自己的婚事。夜晚,丽雯和小秦一起住在新购置的新房内。

丽雯忍不住内心即将做新娘的喜悦之情,傍晚下厨做了几道两人平常都非常喜欢吃的菜。小秦拿出一瓶红酒,和丽雯对饮起来……

新婚宴会上,丽雯穿着那件美丽异常的婚纱幸福无比,博得全体亲友们的阵阵喝彩。

夜很深了,小秦才携丽雯回到新房。屋子里装饰得金碧辉煌,与自己身上的婚纱交相辉映。接待客人实在太疲累了,丽雯已累得筋疲力尽,想早点脱下婚纱上床休息。可是,她怎么脱也脱不下来。她愈用力脱,婚纱却愈紧贴着身体收缩,以至于浑身都生疼了,丽雯想喊小秦帮忙,可小秦喝醉了酒不省人事。丽雯手脚并用地挣脱着,然后那件婚纱却愈来愈紧缩,把她的全身束缚得直抽搐……

丽雯是被小秦推醒的。醒来后,她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个甜蜜的噩梦。丽雯太害怕了,紧紧抱住小秦的胳膊肘儿,把刚才的梦讲了一遍。小秦宽慰她说:“梦全是反的,是因为你太兴奋了,才做出那样甜蜜的梦来。”想起梦魇中婚纱紧缩身子的情形,丽雯仍后怕不已。丽雯问:“如果真像梦中的情景那样,婚纱变成紧身箍了,怎么办啊?”小秦笑笑说:“那么,你就挑选其他款式的婚纱吧。”丽雯娇嗔道:“你不是说梦全是相反的,我可是真心实意喜欢那件婚纱啊!”

其实,小秦刚才也做了几场相同的噩梦。他梦见了嘉露,梦见嘉露身穿婚纱,在一个深邃幽暗的峡谷里,悲哀地疾呼:小秦,你救救我吧……每次被噩梦惊醒,嘉露那哀哀的哭泣声仍在耳边回荡着,让他不寒而栗。

原来,小秦和嘉露是在一个派对上认识的,几经交流,大有相见恨晚之感。在几个朋友的推波助澜下,他们很快成为一对令人羡慕的痴心恋人。而嘉露的闺密丽雯醋意顿生,借着比嘉露更娇艳的脸蛋儿,中途横刀夺爱……

梦境真现

小秦和丽雯的婚期转眼即至,丽雯坚持穿了那件婚纱。丽雯本身就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穿上那件婚纱,更加漂亮,博得所有来宾们的声声赞赏。她忽然想起了前不久做的那个噩梦,婚宴上的情景与梦中的情景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宴会后,小秦实在太困倦了,回到新房倒头便睡。迷迷糊糊中,他让丽雯脱下婚纱,换上衣服。丽雯坚持说:“今晚在婚宴上感觉不错,真想一辈子留住这个美好的夜晚。你先睡吧,我要多穿一会儿婚纱。等过了今晚,我再也不会穿这样漂亮的婚纱了。”

睡至半夜醒来,小秦仍没见丽雯上床。一看墙上挂钟,时间已是凌晨4点。“丽雯、丽雯……”小秦找遍房间的每个角落,都不见丽雯的踪影。一看门窗和阳台都关得好好的,大门也是上了防盗栓。不见丽雯,而看见那套婚纱却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宛若丽雯平常躺在沙发上的姿势,她的一双皮鞋也放在沙发下面……见状,小秦蓦地浑身发颤,连骨头都软了,及时报了警。

鉴于又是一起新娘失踪案,与上次的案情完全相同,公安局仍然安排老张侦破此案。听了小秦对事情经过的描述,老张认为丽雯的失踪和嘉露的失踪没两样。他认真看了看那件婚纱背后绢缎上的画,不觉骇然得张大了嘴。画中的女子已不再是嘉露,而是另一张女子的脸,那个女子还光着一双白白嫩嫩的脚……

真相大白

这天清晨,云凯起了个大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抱着他和嘉露的结婚照擦了又擦,嘴里还自言自语道:嘉露啊,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此时门铃忽然响起来,云凯打开门一看,面前站着的居然是嘉露。她手里提着一个塑胶袋子,风尘仆仆的样子。小秦又惊讶又欢喜,问她:“这段时间,你去了哪儿,让我找得好辛苦啊!”说完,激动的泪水一涌而出。云凯紧紧搂抱着嘉露好一阵子,才回到现实中来。他看见嘉露的塑料袋里装着一只皮鞋。

云凯松开怀里的嘉露时才发现当民警的叔叔早已站在他们背后。只见他拿出一副手铐,走上前去铐上了嘉露。云凯一头雾水,还是叔叔为他揭开谜团。

嘉露和小秦还是一对恋人时,她就听说过那套婚纱的奇特来历。嘉露得知小秦和丽雯的婚期后,便灵机一动,决定提前和云凯举行婚礼,给那套婚纱制造魔幻色彩,再利用它作掩盖,杀掉丽雯。她利用激光技术将自己的照片印在了婚纱背后的那块绢缎上,新婚之夜,趁云凯去漱洗间时制造现场后而失踪。不久,嘉露又经过一番精心化妆,参加了小秦和丽雯的婚礼,并有意给小秦多敬了几杯酒。随之,又尾随他们潜入新房。由于小秦醉酒后睡得正酣,嘉露很容易就用麻醉剂将丽雯击昏,再把事先准备好的丽雯照片印在婚纱上,布置好现场,就带走了昏睡中的丽雯。如果不是小秦那个住宅区门前装有摄像探头,丽雯的失踪将永远都是一个谜了……至于,前后两个新郎都说,他们家的防盗门关得紧紧的,那是因为他们当时因寻找新娘心切急昏了头,后来自己随手关上的……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