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镜头

最后一个镜头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影楼谋杀案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影楼谋杀案

新娘猝死

靓越影楼位于东街,是个老字号店,因藏有一套百年婚纱而远近闻名,前去拍婚纱照的新人络绎不绝。这天,苏长威带着他的年轻女人方莉拍婚纱照,影楼倪老板不敢怠慢,决定亲自上阵为他们拍摄。

苏长威开公司,这些年赚了个盆满钵满,在业界小有名气。前不久,他和黄脸婆离了,不过,一半财产也割去给对方。

靓越影楼婚纱款式很多,在倪老板的精心导演下,方莉高高兴兴地穿了好几种款式拍照。这里拍婚纱照的新人大多是冲着那套百年婚纱而来。因此,新人们便有了个不成文的约定,那就是把新娘穿上百年婚纱拍摄合影作为最后一个节目,定格成人生绝妙一瞬。

换上百年婚纱之前,方莉说有些疲劳,口也渴了。苏长威请倪老板倒了两杯水,一起到阁楼上去休息。大约5分钟过后,方莉才走下楼来换婚纱。穿上百年婚纱,倪老板夸方莉特别漂亮,还说是她见到过的最美新娘。看到方莉像个仙子,苏长威忍不住凑上去吻了一下才去更衣室。这时候,倪老板的手机正好响了,他走到店门前接电话。

倪老板接了电话折回来,就脸色煞白地喊道:“苏先生,快,新娘她、她怎么……”

苏长威慌忙从更衣室跑出来,一看顿时傻了眼,只见刚才还红润满面的方莉手捧腹部歪倒在地,脸色苍白,一双眼睛瞪得滴溜圆,婚纱的裙摆铺成一片弧形……不知刚才发生过什么,苏长威走上前摸了摸方莉的额头,已经冰凉,“天啊,方莉死了!”苏长威忽然一声惊叫。

听说死了人,影楼里正在忙活的几个店员闻讯赶到摄影厅,见状,都情不自禁地打起寒战,一时间害怕得惊慌失措。在这个城市,新娘死在影楼还是头一回遇到。

一阵慌乱中,苏长威没有含糊,操起电话报了警。

警察在最短时间内赶到靓越影楼,还带来法医和警犬。苏长威仍抱着方莉,舍不得她离去,似乎不相信他的新娘就这样死了。一番折腾后,警方认定方莉是突发心脏病导致死亡。同事们撤离影楼,而年轻警官谭清却留下来。刚才,谭清和大家一道查看了所有现场,但他并不满足于这个结论。看到死者那双悲痛而惊讶的眼睛,谭清初步推断,那双眼睛里藏有冤情,说不定,背后还隐含着一个巨大阴谋。

婚纱传说

新娘拍婚纱照时突发心脏病导致死亡,谭清觉得这件事很蹊跷,蹲下身子,认真观察了死者的嘴唇。涂着玫瑰色唇膏,基本完好,只有中间部分略显淡色。他从提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用镊子取出一片洁白的提样纸,在死者嘴唇上蘸了几下,再小心翼翼地放回盒子。站在一旁的苏长威和倪老板不敢出大气,目不转睛地看着谭清做完这一切。

谭清站起身,轻嘘一口气,通知苏长威派人立即将方莉的尸体运走。苏长威顿了顿,神情沮丧地问:“谭警官,你是说,我们作为家属可以把她的遗体运走了?”谭清一脸冷峻,告诉苏长威,“是的。不过,你不能走。你要配合警方侦破案子。”

“案子,什么案子?”倪老板慌里慌张地问,胖乎乎的身体抖个不停。

谭清没心情理她,抓起地上的婚纱,仔细看了一遍。那套婚纱薄如蝉翼,质地是象牙色的平纹皱丝织品,裙摆上全是环状针垫和褶皱。因上面搭配有粉红色罗缎,看上去,整套婚纱又呈粉白色……谭清手里抓着婚纱,心里却冰凉透顶,不觉有阵阵寒意袭上后背。谭清猛一把丢下婚纱,往后退出一步,喃喃自语:“问题就出在婚纱上!”

“谭警官,你认为是店里的婚纱害了苏先生新娘?怎么可能?”倪老板气愤难平,胸前两团乳房左冲右突。

“方莉穿了几套婚纱拍过照片,都没有引发心脏病,为什么穿上这套后就猝死了呢?”苏长威一边处理方莉的尸体,一边哭丧着脸问谭清。

“因为这套婚纱与众不同!”谭清语气坚定。

“对了对了,谭警官,这套是百年婚纱,当然与众不同!”苏长威拍了拍后脑壳,望着谭清,“你看,这人一慌乱,就忘事了。”

“百年婚纱?”谭清的眉头蹙得更紧,似乎一下子就要从苏长威脸上找到答案。

原来,倪老板祖祖辈辈都是开影楼的,那套婚纱是她父亲在一家寄卖店购回,至今少说也有上百年历史了。其做工精湛,面料光鲜。从款式、质地、搭配上观察,根本看不出它是一件古董。苏长威还给谭清讲了一个与婚纱有关的恐怖传说。有个新娘身着婚纱死在婚宴上,结果警察一验尸,发现新娘的血已被吸干,洁白的婚纱一下子变成红色,原来新娘的血已经被婚纱吸干了……苏长威叹息着问谭清,方莉的死究竟是不是因为那套婚纱所致?

见苏长威已将矛头直接指向那套百年婚纱,谭清也已初步认定,倪老板更加冒火了,头发往后一甩,怒不可遏地嚷道:“你们是猜测,方小姐的死与我有关?”

谭清紧锁眉宇,从警几年来还从未接到过这类怪异案子,心里暗忖,难道新娘的死与百年婚纱、恐怖传说有什么因果联系?

谁是凶手

就在接到倪老板报警电话的前几分钟,警方接到上级指令,称本市有人参与边境黑社会组织贩卖jb。jb是最近国外出现的一种新型生物杀人剂,呈琥珀色,掺在水里,服下后几分钟内就会在胃里分解,被胃黏膜吸收,进入血液循环导致死亡,而症状和心肌梗死几乎没有异样。听说新娘是突发心脏病死的,谭清突然灵光一闪,她会不会遭到什么人的杀害?谭清马不停蹄,把从死者嘴唇上提取的唾液带回公安局化验,果真发现了jb成分……得知这个情况,几个在场的同事兴奋得个个摩拳擦掌,因为他们即将抓到参与边境贩卖jb的犯罪嫌疑人。

谭清再次调查靓越影楼时,心里多了几分沉甸。因凶手十分狡黠,不仅利用了高科技产品杀人,而且还制造了一个特殊现场。苏长威也迅速赶到影楼,希望谭清尽快结案,查明方莉的真正死因。

“方莉换上百年婚纱之前,让她饮一杯水,这是凶手的刻意安排。”谭清十分平静地说,脑子里不时闪现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

“是倪老板杀了我的新娘,她与我们究竟有什么仇恨?”苏长威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站起身一把抓住谭清的手摇了摇。

“什么,你们咬定是我杀了新娘?”倪老板气鼓鼓的,差不多要跳起来。

谭清让他们别急躁,先让他们一起看一段录像。

“方莉的死与我有什么关系?关于百年婚纱虽然有许多传说,但前来影楼拍照的新娘不计其数,如果说方莉的死有阴谋,那与我的影楼无关……”倪老板怒气未消,根本不相信百年婚纱会杀人。

录像资料是关于影楼阁楼上的情况。茶几上放着两只一次性塑胶杯子,杯里都存有未饮尽的水,其中一只杯子插有一根吸管。插有吸管的茶杯显然是方莉使用过的,是为了防止唇膏损伤。最后,画面上还出现了谭清从废纸篓里找到一只塑胶杯……看完短片,苏长威和倪老板面面相觑,不知是什么意思。

谭清告诉他们,问题就出在水里。因为,其中一只杯子的水里放进了一种叫jb的生物杀人剂,方莉喝了才出现和突发心脏病一样的症状。

苏长威坐不住了,看着倪老板,斥责道:“你?”

倪老板指着一楼摄影大厅墙角的饮水机,说阁楼上的现场还被警察保护着,两杯水都是她从那台饮水机里倒出来的纯净水,怎么会有什么杀人剂呢?说完,倪老板硬拉着谭清去化验两杯水。

谭清说现在没有必要了,警方早已作过化验。不过,现在阁楼上的两杯水,只有一杯是从饮水机里倒出的,另一杯则是自来水。方莉喝了放有jb的那杯水,凶手就把那只杯子调换了,取而代之的是半杯自来水……听得这个分析,倪老板的嘴巴顿时惊成一个黑洞。

锁定恶魔

“水是倪老板倒的,和我没有什么关系?”苏长威给谭清解释,还一再表示自己悲痛万分的心情。

谭清一直观察着倪老板和苏长威的情绪变化,点燃一支烟,猛地吸了两口又掐灭,一脸严肃地说:“现场只有两个人,不管凶手是谁?他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细节,虽说jb是一种高科技产品,溶解后无色无味,可以导致心肌梗死,但是,这种物质遇上口红、唇膏之类的链体有机化合物就会发生化学分解,分解出另一种化合物……”

“谭警官,一定要抓到凶手,让我的新娘在地下安息。”苏长威面露愠色,咬紧牙,嚼着满腹仇恨。

谭清翻来覆去地思考着,凶手选在新娘穿上百年婚纱之前下手,让新娘穿着百年婚纱死去,这一定是蓄意制造的阴谋,无疑是想让警方陷入思维误区。苏长威因为方莉与原配离婚,会不会因为另一个女人的出现而将她杀害呢?同时,倪老板会不会因为与方莉有什么仇怨而加害于苏长威?谭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站起身,若有所思地问倪老板:“方莉穿上百年婚纱后,是谁给你打过电话?”

倪老板交代说是一个同行打来的,她想借靓越影楼那套百年婚纱,满足一个客户要求。因为,影楼当天发生命案,对方才放弃借走婚纱。

谭清告诉倪老板,那个电话也是凶手刻意安排的,目的是想给替身凶手制定一个逃离现场的机会。

“凶手为什么要制造这么特殊的作案现场?”苏长威神色镇定,冷冷地问道。

“百年婚纱在本城独一无二。凶手选择靓越影楼,并且在新娘穿上百年婚纱之前下手,就是想利用那个恐怖传说,蛊惑人心。”谭清目光如隼,好像还想从影楼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苏长威挺立腰板,说:“谭警官,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谭清出去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警察带进来一个人。苏长威一看惊呆了,一屁股瘫坐在地,面如死灰。谭清走上前,给苏长威戴上手铐。

警察带进来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女子,同城经营一家影楼,十分富有,至今单身。不久前,苏长威动脑筋把她追到手。无奈,身边的方莉甩不掉,并以死相要挟。方莉虽说有一张俏丽的脸蛋,但毕竟只是一个普通打工妹,不能带来财富,加之也玩腻了,一气之下,贪财如命的苏长威便对方莉下了毒手。当然,那女子给倪老板打电话也是苏长威特意安排的……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