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镜头

最后一个镜头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请你剁下我的头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请你剁下我的头

刚刚入夏,啤酒大战的硝烟便在这座城市燃起,南啤和北啤一时成为交锋对手。两个牌子的代理商竞相在酒楼、饭店张贴宣传画,赠送宣传品,街头巷尾的广告单更是满天飞舞,整个城市都弥散出浓浓的啤酒味。为节省宣传费,精明的老板都未在报纸上做宣传,把报社分管经营的副社长的鼻子都气歪了。

这天下午,晚报跑社会新闻的记者魏玺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称有人在啤酒批发市场发现南啤瓶里有鱼虾游动……魏玺把大腿一拍,好新闻!就差没叫出声了,转身便冲出报社大楼,招了辆出租车直奔啤酒批发市场。

魏玺很快找到那个给他提供新闻线索的读者。不看不相信,一看真有趣。只见一瓶未启封的南啤里面果真有一鱼一虾在上下游动!魏玺三下五除二,现场撰写了一条新闻《咄咄怪事:南啤瓶里有鱼虾》,最后连同那瓶啤酒一并带回编辑部。

晚报值班总编看到魏玺交来的稿子和啤酒瓶中游得正欢的一对鱼虾,推了推眼镜,兴奋得双目放光,“好新闻,有卖点!”一边说,一边忙不迭地签发在了要闻版。

魏玺马不停蹄,兴冲冲来到分管经营工作的副社长办公室,看见他的鼻子歪得厉害,忍不住笑出声。

“听说你逮到南啤一条好新闻?”副社长边问边招呼魏玺坐下。

“读者提供的线索,还得感谢读者……”魏玺把自己的采访情况如实向领导作出汇报。

“有了把柄,就不愁报上没啤酒广告了!”副社长顿了顿继续说,“曝光的稿子得把度,不然,会吃不了兜着走。”

“那瓶啤酒我已带回编辑部,真实才是新闻的生命。”

“这么讲,我的歪鼻子有救了喽!”副社长扬扬手,又说,“明日报纸出版了,我们再策划策划……”

魏玺更是满面春风,想着明日的晚报将如何地成为洛阳纸贵。心里暗忖,南啤的曝光,必定一波激起千层浪:要么南啤请他消祸,要么北啤请他做宣传,反正二者均可趁机捞一笔外快……魏玺心里想得那个美呀,似乎白花花的银子已经流进自己的腰包。

临下班时,魏玺就拉了几个朋友径直去了酒吧。

酒过三巡,夜色已深。魏玺醉醺醺地往回折,心里仍美滋滋地想着明日应该怎样同分管广告的副社长策划“啤酒宣传”事宜……半路上,巷子里忽然窜出一个大汉,手里还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砍刀。见状,魏玺浑身一哆嗦,酒也醒了大半。借着路灯,魏玺定睛一瞧,这张面孔有些面熟,一定在哪儿见过的。

“魏记者!”大汉叫了声。

魏玺这才想起今日下午在酒啤批发市场采访时同他打过照面,原来是那个在市场背后屠宰场做活的张屠夫。

魏玺走上前同他握握手,正欲继续朝前走时,却被张屠夫一把拦住,并在他耳际低语道:“魏记者,我带你去个地方……”不容魏玺是否愿意,张屠夫就拖着他向另一条巷子跑,最终在一扇亮着灯的窗子旁打住脚。

屋内的人正在喝酒划拳,石头剪子布闹得正凶,还议论着南啤瓶里鱼虾游动的事,说等明天的晚报出来,好戏还在后面呢……

“老兄,你使了什么法子,让那对鱼虾能在啤酒里游来游去?”一个男人打着酒嗝问道。

“笨蛋,北啤花了那么多钞票,不多买点制氧剂放进去,行吗?”

……

听到这里,魏玺心里全明白南啤瓶里鱼虾游动是咋回事了!扭过头一看,张屠夫早已走开。

酒醉心明,魏玺跌跌撞撞找到那个屠宰场,看见张屠夫正忙着杀猪宰羊,准备供应明日的菜市场。

魏玺来到张屠夫面前,垂着头,怏怏地说:“求你帮个忙。”

张屠夫见是魏玺,把手中的砍刀往案几上一别,抹了把额头上的汗,一脸疑惑地问:“我是个杀猪宰羊的屠夫,能帮助你这支笔杆子啥子事?”

“请你剁下我的头!”魏玺抬起头,用企求的目光望着张屠夫,紧接着摘下了两颗眼珠子。

张屠夫先是一惊,犹豫片刻,说:“像你这样没头没脑的记者,长个脑袋也是多余。”说完,张屠夫就挥起大砍刀剁下了魏玺的头。

魏玺道了声“谢谢”,拿着两颗眼珠子照明走了。

看着魏玺远去的背影,张屠夫咂舌惊叹:“魏记者连脑袋都没了还能跑腿还能说话,真是块做记者的料啊!”

一路上,魏玺四处乱撞着,没有目的地行走在大街上。因为手上有两颗眼珠子,他看得见天幕上全都是北啤的广告,街上赶早市的人们对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这座城市又多了一个无头人”、“无头人总比白长个脑袋好”、“没头没脑的年轻人令人担忧”……魏玺不想再听到市民对他的种种议论,便凭着记忆,抄近路直奔晚报大楼。

远远的,他就看见办公大楼旁停着一辆大邮车。一楼是印刷厂,他明白一定是邮车来运晚报了。魏玺疾步跑过去,看到司机和印刷厂的几个职工正把一捆捆晚报往车上装。魏玺气喘吁吁地对司机嚷道:“请住手……”

见是一个无头人,司机先是一惊,愣怔片断,然后一把掀开他,吼道:“你个眼珠子照路的人,没头没脑,想干什么?”

魏玺拦不过他们,便掏出手机,借着眼珠子的亮光,拨通了总编家的电话:“老总,我是小魏,今天的晚报千万不能送出去啊,头版上南啤瓶中有鱼虾的新闻是……”

“小魏呀,你是说那条曝光南啤的稿子,我在昨晚最后审样时早就给毙了!”话音刚落,总编就匆匆挂断电话。

魏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魏记者,趁天亮之前,把你的脑袋还给你!”不知什么时候,张屠夫提着一个大包出现在魏玺面前。

几下子工夫,张屠夫就还原了魏玺的脑袋。魏玺连忙把眼珠子安装上去,拉住张屠夫的手说:“谢谢您——”

临走时,张屠夫拍了拍他的肩说:“魏记者,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作为一名记者,更要做一个有头有脑的人,良知和道德比什么都重要!”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