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镜头

最后一个镜头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暗夜魅影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暗夜魅影

犯疑

孙克拿到别墅产权证明总算舒了一口气。

别墅是姑姑留下的。她生前没有子女,立嘱今后将房产分给内侄孙克和邻家女孩静雯。姑姑离开人世时,静雯早已随父母搬到新开发的住宅区。孙克协同律师找到静雯家,见到的仅仅是一张照片。前不久,静雯突发心脏病猝死,看得出,她父母仍处在极度悲痛之中。那栋别墅,理当归孙克继承了。

办妥房产继承手续后的那个下午,孙克就急着给艾妮打电话。艾妮是孙克最近结交的女朋友,青春靓丽,皮肤白皙,身材性感诱人。之前,艾妮没听孙克说还有姑姑的房产继承权,得到这个消息,她十分高兴,当即和孙克约了见面地点。傍晚时分,他们一道打出租车前往别墅。

别墅里的陈设,孙克并不陌生。姑姑生病期间,他和母亲在这里照料过姑姑很长时间。那时候,姑姑就给他腾出楼上一间宽敞明亮的房子,还特意购置全套家具,都是市场上最流行的款式和木料。现在尽管整栋房子都归孙克所有了,不过,他依然住在楼上那间,他似乎已经习惯那个环境,喜欢上那间房子。

看艾妮正在兴头上,孙克猴急得不行,没等艾妮参观完别墅,就匆匆忙忙把她拉进楼上那间卧室,艾妮关掉壁灯,黑暗里,两个人很快卷作一团,分都分不开……

孙克疲惫地从艾妮身上滑下后,就睡在一边,想着拥有这栋别墅后的美好前景。刚要入睡时,就感觉有一团影子幽灵般从床边闪过,向房间外飘然而去,尔后就听到“咚咚咚”的脚步声往楼下走去。他惊醒过来,看见屋子里漆黑一团,而艾妮却蒙着被子睡得正香,再侧耳细听,那脚步声又突然停止了。

“难道是小偷?”孙克没有惊动艾妮,小心翼翼地爬起床,操起防身用的那把长柄弹簧刀,蹑手蹑脚地走到楼下。他拨亮一楼大厅的灯,警惕地寻找一圈,可什么异常情况也没有发现。门锁紧扣,窗子紧闭,小偷根本不可能闯入。他摇摇头,暗笑自己疑神疑鬼了,忙回头跑到楼上。

踏进卧室,孙克睡意全无,拨亮壁灯,掀开被褥一瞧,床上不见艾妮。“艾妮?”他只喊了一声,艾妮就懒散散地从浴室走出来,“怎么呀,深更半夜,瞎忙些什么的?”孙克不敢将刚才看到人影听到脚步声的事情说出,摸了摸后脑勺,准备找句话加以搪塞。但艾妮抢先一步说,“哈哈,少装蒜,我知道你刚才下楼干什么去了。你一定是太疲倦,才犯疑心病的!”说完,在孙克额头吻了吻。

孙克略作思忖,自己的确是多疑了。

惊魂

近段时间,为姑姑这套别墅的事情,孙克奔波得实在太辛苦。值得庆幸的是,女友艾妮死心塌地地爱着自己。孙克甚至认为,姑姑的别墅就是为他和艾妮今生今世准备的。

姑姑生前最喜欢的女孩就是静雯,她不允许孙克带其他女孩回别墅过夜。静雯人如其名,是个文文静静的女孩,温文尔雅,平常喜欢皱眉做沉思状,很有哲人的味道,就连说话也带有几分矜持,又似乎怀有满腹心事要倾诉……不过,她已经死去。现在可好了,姑姑已看不见他带艾妮在别墅过夜。

有天夜晚,孙克看见一个天使般的女孩子在月光下对他妩媚地微笑。他十分激动地抚摸女孩俏丽的脸蛋,然后滑至她胸前,可她高挺饱满的乳房一下子就陷了进去,胸前空空荡荡,手抚摸到的竟是一大块疤痕。她的笑容也陡然变得诡异阴森。“你是静雯?”孙克忽然惊叫一声。

“孙克,你怎么啦?”他是被艾妮推醒的,原来刚才只是一场梦境。孙克一身冷汗,连睡衣都湿透了。

“静雯是你原来的女朋友吧?”艾妮生气了,爬起身来,几记粉拳擂在孙克身上,“既然你在梦中都喊她的名字,还和我谈什么啊?”说完,艾妮蒙着双眼,嘤嘤地哭起来。

孙克不知道怎么回答,劝慰艾妮一番。可艾妮不依不饶,搬到书房睡沙发去了。疲惫不堪的孙克没再理睬她,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半夜时分,窗外淅淅沥沥下起雨。突然,一声炸雷响起,孙克又被惊醒。睁开眼,正好一道闪电把整个二楼都照得通亮。妈啊,他看见客厅正中央站立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脸上血肉模糊,还龇牙咧嘴地朝他咆哮着。“谁?”孙克欲拨亮壁灯看个究竟时,又一阵惊雷从远处滚将过来,“轰”的一声炸在别墅上空,整栋屋子都颤抖了。孙克胆战心惊,忙缩回身子,拉过被子蒙住头,连大气也不敢出。

“孙克,我好害怕啊!刚才,在闪电里看见客厅有个女鬼,还张着血盆大口,好像要吃掉我似的……”不一会儿,艾妮抱着枕头跑进孙克的卧室,失魂落魄,语无伦次。孙克不觉大惊失色,紧紧抱着艾妮,自己那颗狂蹦乱跳的心有了一份依托。孙克为艾妮拍了好一阵子胸口,她筛糠似的身体才恢复平静。

难道姑姑的别墅闹鬼?这是以前不曾发生过的事情。窗外的雨点越下越大,孙克壮胆起床,拨亮楼上的所有灯盏。通往楼下的门紧闭着,他就在楼上几间房子找了个遍,什么也没有啊。他甚感奇怪,是在做梦吗?如果不是梦境,这屋子里怎么找不到刚才那个披头散发的女孩?孙克是个唯物主义者,根本不相信鬼魂。幻觉,一定是幻觉!然而,艾妮为什么也会产生相同的幻觉呢?

隐情

孙克认定自己和艾妮是有缘分的。

他们几乎一见钟情,并且一开始就打得热火朝天。相识之前,艾妮一定寂寞地等待着他。只是孙克不太明白,别墅里自从出现艾妮后,那些怪事就接踵而来,让他寝食难安,心神恍惚,心里没一点儿继承姑姑房产后的好心情。有个晚上,艾妮把孙克推醒,说听到一个女人的哭泣声,再也不敢在这里留宿了。其实,孙克在睡梦中也隐隐约约听到了抽泣声,那分明是静雯的声音,难道真的是静雯阴魂不散吗?还有,他已在几个夜晚,都看到了那个披头散发的魅影……想到这里,孙克的脊背不禁阵阵发凉。

一连几天,孙克都把母亲叫过来做伴,一起收拾整理姑姑留下的遗物,能扔掉的全都扔掉了。晚上,母亲睡在一楼,这让他心里感到安稳踏实。艾妮是个颇有心计的女孩,很逗孙母喜欢,白天有空就跑过来帮忙拾掇家务。只是,她晚上死活不肯留在别墅过夜了。

孙克在姑姑的一口老檀木箱子里找出一个厚厚的本子。那是她平时记录家庭大事用的,是一册“遗忘簿”。孙克在其中一页里找到了有关静雯的记录。概要是说,静雯13岁那年,父母带她到姑姑家作客,男人们喝酒猜拳时掀翻了火锅炉子,酒精溅在静雯胸部,燃烧的酒精毁掉了她刚刚开始发育的一对乳房,留下终身憾事……孙克恍然大悟,明白了姑姑要给她留一半房产的用意。原来,姑姑是想给她一点补偿。当然,姑姑的另一层意思也十分明显,无疑是想成全他们这桩姻缘。可是,静雯已经死了,他现在拥有的女孩,是完美的仙女般的艾妮。

夜晚,艾妮不来别墅,他们就在网上聊天。视频里,艾妮的低口吊带裙、丰满的双乳,还有两条嫩白嫩白的胳膊,撩拨得孙克心旷神怡。可艾妮坚持说,姑姑的别墅太恐怖了,她害怕屋子里的幽灵……孙克烦躁不安,也感觉出别墅的异样,心中的恐惧不断蔓延。接下来的日子,他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精神抑郁症也愈加厉害。艾妮挺关心孙克的身体,从一位医生朋友那里买来辅助睡眠用的复合香精熏油。就这样,每天夜里,孙克依赖抗抑郁药物和香熏睡眠……

迷幻

孙克生日的那个夜晚,艾妮陪他在别墅附近的一家餐馆吃饭。孙克的脸色很不好,凝重而颓丧,闷头喝啤酒。看他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艾妮沉默片刻,问道:“你是不是还在想那个叫静雯的女孩子?”

孙克苦笑一声,又喝了一杯啤酒,轻叹一口气说:“艾妮,你是什么意思,我们不是彼此爱着吗?”

近来,孙克的心情很不好,夜晚常在噩梦中惊醒,身体状况也越来越糟糕。艾妮祝他“生日快乐”,劝他喝了三瓶啤酒,就不胜酒力了。回到别墅,孙克暗自叹道:“唉,真不知中了哪门子邪,整天被搅得心神不安,焦头烂额,脑子里也全都是乱麻!”

“孙克,别心烦意乱了,今晚不是有mm陪伴你吗?”艾妮紧跟着进了卧室,凑上前去响亮地吻了他一口,“你得到姑姑这套别墅后,一定是因为高兴过度,引发了暂时性心理障碍,好好睡一觉就舒服了。这不,我就去给你点香熏。”

不一会儿,卧室里便升腾起缕缕袅袅的清雅香气。孙克心里慢慢安宁下来,头也有些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奇怪的响声从客厅发出来。他惊醒了,循声望过去,只见一团模糊的影子猛地从浴室闪出,映着窗外月光,那团影子渐渐明朗起来。那是一名披头散发的女子,穿着束腰长裙,身体凹凸有致,只是背对着他,模样和聊斋鬼城的妖魔差不多。屋子里又闹鬼了,孙克顿时毛骨悚然。

孙克屏气凝神,想拨亮电灯看个究竟,此刻,客厅里正好传来一声尖叫,他身上又生出一层鸡皮疙瘩。他起床欲跑过去关上房门时,女魔鬼突然回转身子,长发甩成一道弧线。这次,他看清楚了,天啊,竟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正张着血盆大嘴,露出的两颗獠牙寒气逼人,和前几次看到的魔鬼一模一样……魔鬼一边向卧室走近,一边朝他招手,还开口说话了:“孙克,我还那么年轻,本来不会这么早就凋谢的,可是,你嫌弃我的乳房被火灾毁了……孙克,来,来,跟我一起去天堂,在那里,我有一对丰满的乳房,你一定会满意的。孙克,来,来……”

“静雯,那是静雯的声音!”一股寒气从心头升起,孙克连骨头都软了,原来又是她阴魂不散地找到自己来了。

“有鬼啊——”孙克一声惨叫,双腿一蹬,人也从床上滚落下来。他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还以为是一场噩梦,可狠狠掐了把大腿,生疼,不是噩梦,刚才呈现在面前的一幕是真实场景!静雯的阴魂果真来了,她下完招魂诅咒就飘然离去……孙克眼前一黑,一屁股瘫坐在地,什么都不知道了……

秘密

“孙克,你发高烧了……”被艾妮推醒后,孙克才发现自己仍然活着。孙克一把抓住艾妮的双手,把刚才看到的一幕场景讲给她听了。可艾妮淡淡一笑,幽幽地说:“我一直坐在书房里上网,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也没有看到什么魔影。孙克,别胡闹了,再吃几颗药片,就会睡得很香很香的。”

服下艾妮递上的药片后,孙克感觉身体轻松了许多。趁上卫生间时,他又服了几片抗抑郁药。不一会儿,孙克就完全处于玄幻状态了。他在心里不停地宽慰自己,强迫自己好好地睡觉。

艾妮坐在床边,端详着孙克那张憔悴抽搐的脸。孙克感觉出艾妮的眸子里全是阴冷的目光,讲话的声音也是诡谲而暗晦,好像来自第十八层地狱。

静雯是我同母异父的妹妹,生前什么事情都愿意给我讲。你姑姑立嘱给你和静雯各一半房产,她的良苦用心显而易见。当初,你们也是那么相爱,共同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静雯自然也深深地爱上了你。当你发现她的一对乳房很早以前就因火灾毁掉后,你就嫌弃她,抛弃了她。静雯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子,后来因你患上心肌炎而一病不起,最后失去了生命。可是,你不但没有丝毫忏悔之意,还想方设法独吞了你姑姑的房产。于是,我决定替她复仇。因为我的漂亮大方,很容易就让你上钩了……

其实,我有这栋别墅大门的钥匙,并事先在屋子里藏好了道具,楼上楼下经常出现的那个长发魅影,都是我的杰作。孙克,不信吗?你听听,静雯正在阳台上呼唤你呢!

孙克似梦非梦,仍沉浸在一片幻觉之中。他一骨碌爬起身,果然听到从阳台那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静雯,真的是静雯!”他几乎跳了起来,毫不犹豫地冲到阳台上。这时候,月亮已钻进云层。朦朦胧胧的夜光里,他看见静雯正趴在铝合金玻璃窗外向他招手。此刻,孙克的大脑一片空白,拉开玻窗门,想也没想,就伸开双臂扑了过去。随后,孙克“啊”地叫了一声。然而,他的身体却像一块沉重的石头朝楼下坠落……

尾声

第二天,晚报刊发一则新闻,称昨晚本市某住宅小区发生一起跳楼事件。警方调查表明,青年男子孙克继承姑姑别墅后,因不明原因惊吓过度而患上精神抑郁症。事发当晚,由于过量服用抗抑郁性药物,产生幻觉,导致坠楼身亡。

艾妮看了报纸,轻轻一笑,招了辆出租车来到青松环绕的墓园。在静雯的墓碑前,艾妮点燃手中那份报纸,映着红红的火光,泪流满面地说:“我给你报仇了,失去的必然要得到偿还,静雯,你在天堂里安息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