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镜头

最后一个镜头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树居部落历险记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树居部落历险记

降落森林

詹姆斯终于要结婚了,准新娘名叫卫莎,清丽柔媚、气质高雅不说,她还是伊里安查亚省首府一位要员长官的独生女儿。而詹姆斯只是一个研究印度地理的普通学者。为此,他们的恋爱犹如一场马拉松赛,整整谈了八年才获得卫莎父母的恩准,答应将女儿嫁给詹姆斯。

当卫莎把这一消息告诉詹姆斯时,詹姆斯高兴得跳跃起来,搂着她在脸上脖上狂吻不已,并表示要以特殊的方式举行婚礼,以示纪念他们这段不同寻常的恋情。想了几天,詹姆斯决定租用一架自升飞机在印度上空周游一圈。卫莎十分赞同采用这种形式举行婚礼,一则坐直升机刺激,二则可以随时在山地野外降落欣赏田园风光。经过一星期的准备,他们选择一个晴朗的日子出发了。

詹姆斯操纵直升机,坐在机舱里的卫莎打开摄像机录像,浪漫地飞翔在碧空,好不惬意!

他们租用的直升机是从伊里安查亚省首府查亚普拉起飞的,向南飞行约五百公里,就看见有一大片森林。从没见过大森林的卫莎兴奋不已、欣喜若狂,“太美了太美了!”她让詹姆斯尽量降低飞行高度,以便能够更加清晰地观赏大森林的俊秀和雄浑。她看见森林里的空地、河流、野生动物以及一只只穿越其间色彩鲜艳的飞鸟,并把这些一一告之詹姆斯。詹姆斯是研究印度地理的,当然晓得森林里必定会有这些自然景观。他还知道,这里是热带雨林,是印度西部最大的一片未遭破坏的原始生态林,常有人前来这片森林探险和采访。

直升机在森林上空来回飞行半小时后,天气突变,乌云密布,能见度极低。詹姆斯果断决定立即降落,也好让卫莎真切感受一番原始大森林的壮观。直升机盘旋了一会儿,便找到一块较大的空地。詹姆斯的驾驶技术娴熟,很快安全坐陆。卫莎迫不及待地打开机舱门,走出来一瞧,不觉有些失望,原来大森林里远没有在天空俯视的那般美丽。直升飞机降落的地方到处都是烂泥、水坑,还有一条流淌着咖啡色水的小河,散发出刺鼻难闻的臭气。

卫莎用手巾纸捂住鼻子,问詹姆斯:“森林怎么这样糟糕?”

詹姆斯笑了笑,回答她说:“哦,这里是典型的热带雨林。”

卫莎挎着摄像机继续往森林里走,高大枝繁叶茂的树木在她头顶上形成一个天篷。这时候太阳已穿出云层,光线透过天篷缝隙照射下来,像一条条七色彩带璀璨耀眼。她禁不住赞叹起大自然的神奇与奥妙。

卫莎问:“这里住人吗?”

詹姆斯说:“住人,这里生活着一群科洛威人。”

“科洛威人?”卫莎一脸惊讶,因为她曾在报纸上看到过有关科洛威人的相关报道,称科洛威人常以人肉为食……想到这些,卫莎“啊”地叫了一声,“詹姆斯,我们马上离开这儿!”

詹姆斯说:“科洛威人也并不那么可怕,他们至今还生活在石器时代。”

詹姆斯没有走下直升机,仍留在驾驶室里做休整检查工作,准备飞行。看见卫莎已走出很远,詹姆斯大声喊道:“卫莎,千万别走得太远,那样会很危险!”

尽管森林里恐怖可怕,卫莎还是沿一条烂泥小路往里面走着。她已在路边发现几只废旧的易拉罐和几张破碎的书页纸,她相信不久前肯定有人到过这片原始热带雨林。卫莎的胆量放大了些,也顾不得詹姆斯的提醒,一路好奇地带着摄像机前进。

突然,密林里传出“咿哟——咿哟——”的声音,卫莎觉得这声音挺奇怪,心中顿生出一分恐惧。她站定,想探个究竟,忙打开摄像机对着发生声音的方向,欲摄下眼前即将出现的一幕,以不虚此行。没一会儿,她所期待的奇迹出现了,两三个彪形黑汉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他们的头发比女人还要长,除了腰间系一片大叶子外,浑身上下都赤裸着。他们不停地舞动手中的弓和箭,比书上所介绍的科洛威人还要恐怖怪异。看到这几个“怪物”,卫莎脑子里嗡的一下,只“啊”了声就昏倒在地……

吃掉女人

卫莎被几个科洛威人抬着向一个隐秘的地方快速跑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被一阵阵吼叫声惊醒。卫莎睁开眼睛只看了一眼,又再一次昏迷过去。科洛威人也不管卫莎是否昏迷,三两下就将她用树皮带子捆绑在一棵大树上。卫莎缓过神来,她的周围早已站满一圈人,他们个个手里都拿着用竹篙做成的长箭,每只箭头上都带着倒钩。卫莎自然听不懂他们说的唱的,她喘息了一会儿开始大声呼救:“救命啦……救命啦……”当然,科洛威人也听不明白她嘴里叫些什么。

卫莎的嗓子喊哑了,双眼哭肿了,也不见一个人赶来搭救她。她想,这时候詹姆斯不知在做什么,是否也被科洛威人捉住。卫莎心里埋怨起詹姆斯,他不该想出这个馊主意举行婚礼,还后悔自己当初不该走出直升机离开詹姆斯,即便是死,也要同詹姆斯死在一块。面前是一块林荫地,树木稀少,一大片阳光斜照进来,遍地透亮。卫莎暗自思忖,自己很可能要在这里被科洛威人处死。临死前,她要看看科洛威人到底想干什么。

场地上,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科洛威人都有,像正在举行什么盛大仪式。男的腰间系一片叶子,女的穿着用棕榈树叶子做成的短裙子,未发育成熟的小孩清一色裸体。

当一个腰间系着长藤条的黑汉走到一棵大树跟前时,卫莎才发现那一棵树上正绑着一名科洛威女人。以前,卫莎曾在书上看过,腰间系长藤条的人就是部落首领,是部落里最威猛的武士,除掌管一个部落几十号人外,更重要的是带队防御其他部落的入侵和袭击。部落之间的战争常常因为猪和女人而引发。一年之内,在这片原始森林里总会爆发数十次大小战争,双方参战人员致死致伤是常事。

首领在那位被绑着的女人面前说了几句什么,就退至一边。一声怪异的尖叫过后,一群手持长竿竹箭的人立即将那女人团团围住,那阵势就像古代处死囚犯一样,周围的人个个嘴里发出怒吼,一副义愤填膺的神情。又是一声怪异喊声,那群人将手中的长箭一齐刺向女人,那女人连惨叫也来不及发出就耷拉下脑袋死了。随之,这个部落的全体科洛威人涌了过去,吃掉了这个被刺死的女人。

看到刚才发生的一幕一幕,卫莎早已吓得魂不附体。她明白,他们下一个攻击目标就是自己。

首领走到卫莎面前,晃了晃手中的弓和箭,朝她冷笑,似乎在问:“你是魔鬼,窜到我们部落里来干什么?”

首领恶狠狠地怒吼着,四周的人不停地舞动手中的弓和箭,作欢呼状。

卫莎浑身上下汗涔涔的,早没想活了。只是她没预料到自己会死于这片热带雨林里,死于这群仍生活在石器时代的科洛威人手中……卫莎的眼泪哭干了,现在她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够见到詹姆斯一面。要知道,今天才是他们“空中结婚”的头一天啊!

首领嘴里“咿咿哟哟”地讲些什么,卫莎不知道。尽管如此,卫莎还是对面前的首领怒目圆睁柳眉倒竖地嚷道:“放开我,我是查亚普拉市长的女儿……”首领听了不断地摇摆脑袋,示意他不明白,又似乎在告诉她:“魔鬼,你死定了,等会儿,我们还要把你吃掉!”首领仔细地打量卫莎一番,“哈哈哈”地狂笑不止,然后转身走开。

此刻,一阵怪异的尖叫声传过来,卫莎已经懂得那是刺死她的信号和命令。一群手持长箭的科洛威黑汉立即围攻上来,像刚才处死那名科洛威女人时一样的架势,个个欢快地举着长箭,“咿哟咿哟”地哼唱着什么曲子。

就在这时,远处森林里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咿哟……咿哟……”声,“咿哟”声后面接着是“卫莎,我们救你来了……”的叫喊。卫莎以为是幻觉,张着耳朵认真听过几遍,的确是“卫莎,我们救你来了”的叫喊声。是谁来了?

树屋奇遇

詹姆斯拾掇完驾驶室,又检查了一遍各种参数,发现一切正常之后才走下直升机。詹姆斯朝四处望了望,森林里不见卫莎的踪影。他想,卫莎可能到树林里摄像去了。这儿刚下过一场雨,地上湿漉漉的。詹姆斯围绕直升机走了一圈,终于找到卫莎的脚印。他沿卫莎的脚印一路追寻过去,约摸走过半公里,他忽然看见地上躺着一架摄像机。詹姆斯拾起来一瞧,这摄像机不正是卫莎携带在身上的那架吗?卫莎,她人呢?詹姆斯心头一颤,扯起嗓子喊开:“卫莎,亲爱的,你在哪里……”詹姆斯一边跟着卫莎的脚印往前走一边这样喊着,然而直到走进一片密林,也没有听见卫莎的回声。更要命的是,卫莎的脚印延伸到这片密林边时却陡然变成了众多人的脚印,并且极不规则。詹姆斯急得满头大汗,新娘子卫莎到底去了哪儿呢?

詹姆斯是研究印度地理学的,他知道,在这片原始森林深处生活着一群科洛威人。科洛威人至今仍过着石器时代的生活,他们特别野蛮,动辄对其部落里犯忌的人乱箭穿身,然后共同吃掉人肉。除此,科洛威人尤其排斥进入森林里的人。他们看见外来人,就会高叫“魔鬼”,然后相互通信,以群起而攻之……想到这里,詹姆斯不敢再往下想。说不准,卫莎在路中遇见科洛威人,已被他们绑架。

时间已值正午,也该吃午餐了。

詹姆斯没一点闲情逸志观赏原始大森林的壮美奇观,他必须抓紧时间找回卫莎。詹姆斯一边喊着卫莎的名字一边继续往密林深处前行,可他竟连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听到。穿过一排排密林,腹地忽然变得开朗起来。远远的,他看见有一棵大树上架着一栋房子,暗想,那大概就是科洛威人的瞭望台吧。詹姆斯斗胆经过几个“瞭望台”,仍不见有人影……嗓子叫哑了,腿走酸了,浑身没有一点力气,他想暂且歇口气后再去寻找卫莎。詹姆斯实在太疲倦了,加之心情焦虑、头昏脑涨,背靠一棵树坐下不出几分钟就渐渐睡着了……

等詹姆斯再次睁开眼睛时,他早已被两个牛高马大的科洛威黑汉抬进一座“瞭望台”里。詹姆斯顿时傻了眼,自己竟落入科洛威人手中。两条黑汉嘴里不停地说些什么,詹姆斯听不懂。詹姆斯想,卫莎肯定也是被他们给绑架的,说不定已经将她射死吃掉……想奋起反抗也是徒劳,他只得紧紧闭上双眼,等待科洛威人的处决。

“拉利欧……拉利欧……”詹姆斯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反正眼下只有死路一条。他在心里对卫莎说道:“亲爱的卫莎,我们相亲相爱八年之久,没想到,我们的婚礼还未举行完毕就要去另一个世界了;卫莎,你等着我,到阴间后,我们继续举行婚礼吧……”詹姆斯脸上淌满泪花,迷迷糊糊的,可谓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快,你们部落的人一定抓到了外来人口!”詹姆斯隐隐约约地听到外来人的说话声。没多久,他又听到爬梯子的脚步声。

“啊,果真是外来人!”

听到此话,詹姆斯睁开双眼,眼前不觉一亮,忙一骨碌爬起身,喊道:“快救救我……”

“你是谁?怎么来到了这间树屋?”

詹姆斯就把他带着恋人卫莎驾驶直升机举行空中婚礼的事一口气讲出来。

“阿尔达,我们赶快去为这位落难者寻找新娘子!”这个名叫安查的年轻外来人一把抓住跟他一道进树屋的那位科洛威人的胳膊,急匆匆地直往树屋下奔。

绝处逢生

安查是一个年轻的向导,古道热肠,又会讲一口流利的印尼巴哈赛语(科洛威人能够听得懂的语言),他曾多次带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新闻记者、地理专家、探险者前来科洛威部落,在这里还结交了不少朋友。能在这片原始热带雨林的树屋里遇见安查,算是詹姆斯的幸运。安查是前一天随几个生物学家进入科洛威部落的,趁生物学家们取样时,他便随武士阿尔达一块来到那间树屋。阿尔达是安查结交的一个要好朋友,他们已经有许久没见面了,这次相聚想好好聊聊。

听了安查的解释,阿尔达脸色突变,改变原先行走的方向,带着安查抄另一条小径朝密林里钻了进去。安查问:“你要带我去哪里?”

阿尔达说:“快啊,去救你那位朋友的妻子卫莎!”

他们脚踏烂泥和臭水,一路小跑。阿尔达还给安查谈起另一个部落今天正在开一个大会,会上将要处死一名因对首领说恶毒话而犯忌的女人,而且还要把她吃掉。

安查问:“照你这么说,卫莎小姐一定很危险?”

阿尔达说:“说不定,卫莎小姐已被他们捉住。”

“你是说,他们可能捉住了卫莎小姐。”

“是啊……前不久,我从香蕉林走过时就听到他们高嚷着处死拉利欧(魔鬼)……”阿尔达喘了口气说,“或许,卫莎小姐已被他们的乱箭刺死,随同犯忌女人一并给吃掉了。”

他们商量,两人立即用不同的语言向那个部落发出信号。安查大声叫喊:“卫莎,你等着,我们救你来啦……”阿尔达也扯起嗓子大声叫喊:“阿西克,你等等……阿西克,你等等……”

赶到那个部落会场时,他们俩早已大汗淋漓,顾不得擦一把脸,就直往会场中心跑过去。阿尔达看到一棵大树上正绑着一个外来人,周围的人已端起手中的长箭,正等待首领发出放箭指令。“住手,阿西克,让他们住手!”阿尔达使出全身解数冲进包围圈,伸开双臂拦在外来人面前。

阿西克从一个台子上走下来,看到阿尔达武士一脸惊喜。阿尔达也是一个部落的首领,因为他武力超强,曾帮助阿西克打败过入侵部落。于是,他们成了好朋友,两个部落结盟后也一直相处和睦、团结友善。哪个部落举办大会、盛宴,他们都会相互邀请对方的首领参加。这次刺死犯忌女人的大会,阿西克前几日就给阿尔达发出邀请,可安查带着生物学家来到阿尔达领导的部落,他只好婉言推脱。

阿西克紧握阿尔达的手说:“阿尔达武士,你终于赶到啦,等会儿,我们一道来吃这个魔鬼的肉。”说着,阿西克指着被绑在大树上的卫莎,仰面开怀大笑。

阿尔达说:“阿西克,我有一事相求。”

阿西克说:“别客气,都是好朋友,需要什么,请尽管开口!”

“放掉这个魔鬼!”

“为什么?”

“阿西克,你闻闻这个魔鬼身上的气味,有毒!”阿尔达为避免部落的人情绪激昂,发生冲突,在安查的预先指使下,急中生智。

阿西克走近卫莎,用鼻子在卫莎身上嗅了嗅,她身上果真有一种难闻的气味(实则化妆品味道)。阿西克朝地上一连吐了两口唾沫,用手在面前摆了摆,说:“阿尔达武士,你说应该怎么处置这个有毒的魔鬼?”

“让我的这位朋友处置吧。”说着,阿尔达呼唤安查的名字,躲在林子里的安查一口气跑过来。阿尔达曾在一次宴会上向阿西克介绍过安查,见面时,他们并不陌生。

卫莎不知道这群科洛威人究竟要怎样处决她,可她心里一直惦记着詹姆斯,还不知他是死还是活。当安查出现在她的视野时,卫莎露出惊喜的目光。她用嘶哑的声音哭喊道:“快救救我啊,我是查亚普拉市长的女儿卫莎!”

两位首领正谈论着卫莎,安查不便插言。

安查径直走到卫莎跟前,告诉她:“我们就是来救你的……”卫莎问:“你知道詹姆斯现在在哪里吗?”安查说:“放心,他现在很安全!”

甲虫宴会

卫莎从那个部落的会场被成功解救出来之后,仍心有余悸,后怕不已。由阿尔达武士引路,他们一路直奔詹姆斯待着的树屋。

詹姆斯早就站在树屋大门前的一根圆木柱子旁朝下观望,他心急如焚,自己虽说遇到安查而幸免一死,但他的新娘子卫莎至今还生死不明。

卫莎跟着安查来到树屋下,安查指了指架在树上的一栋房子说:“卫莎,你看,詹姆斯就在上面那间树屋里等你。”卫莎望着二十米高的树屋,清了清嗓门叫喊一声“詹姆斯”眼泪就涌出来。詹姆斯看见卫莎安然无恙地出现在树屋下,他顾不得几个科洛威人的阻止,顺梯子一屁股滑下。卫莎张开双臂跑上前迎接,一对新人紧紧地搂抱在一起,相互狂吻不止。站一旁的安查和阿尔达也为他们的死里逃生高兴得直抹眼泪。

詹姆斯携着卫莎要向安查辞别,安查说:“你们问问阿尔达武士吧!”

通过安查的翻译,阿尔达坚决要挽留他们在树屋里过一夜,并决定明日上午举行甲虫宴欢送他们。由于阿尔达盛情难却,他们不约而同地点头,表示愿意留下来过夜。科洛威人的主要食物是一种用西米棕榈的树髓制成的粉末,另配以香蕉、猪肉以及其他幼虫等。詹姆斯和卫莎不习惯吃这些食物,想返回直升机去取食物。在安查的护送下,詹姆斯和卫莎从机舱里取回大量的食品和饮料。可是,当詹姆斯把这些东西赠给阿尔达武士和其他几位科洛威人时,他们却拒而不收。原来,科洛威人除了喜好他们已习惯吃的食物外,把外来人带给他们的食品一律当做有毒食品。

这天下午,阿尔达武士开始准备明日的甲虫宴会。

在科洛威人的树居部落里,甲虫宴会是一种神圣仪式。在这个神圣的仪式上,每次都会有来自十几个科洛威部落的数百名树居人聚集在一起,庆贺他们的结盟,以期共同抵抗敌对部落的入侵。那些来自不同部落的树居人一边吃甲虫,一边交换新闻,成熟男子还要在这个仪式上选择自己所喜爱的新娘……听了安查对“甲虫宴会”的一番解释,卫莎忘掉误入科洛威部落后所遭遇的惊吓和痛苦,迫不及待地希望真真切切感受甲虫宴会的盛况。他们商定,明日就在甲虫宴会上举行婚礼。安查把这一消息转告给阿尔达时,阿尔达武士高兴得蹦跳起来,决心倾力举办好詹姆斯和卫莎的婚典。

次日上午,阿尔达武士为这对新人准备的甲虫婚典宴会如期举行。

一块平整的空地上,没一会儿就聚满来自不同部落的科洛威人,男女老幼个个脸上都喜笑颜开。大多数女人胸前佩戴着海贝壳,脖颈上挂着一串狗牙。不过,男士手中均操着弓和长箭。在阿尔达的主持之下,宴会正式开始。一群科洛威人围绕詹姆斯和卫莎站成一圈,在一位老者的口令中来回小跑着,他们嘴里不停地“咿咿哇哇”哼唱着神秘歌曲。还有一些年轻女子则排列有序地在一旁跳舞,不时地撩起她们的树叶裙子,四周林子里的鸟儿也叽叽喳喳欢快地叫个不停……站在中央的詹姆斯和卫莎这对新人无比自豪地和着科洛威人的节奏击掌。安查还代表这对新人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以表示他们对阿尔达武士和这些科洛威人的衷心感谢。舞蹈结束,他们点燃一堆堆篝火,然后围着火堆烤甲虫吃。

离开森林时,阿尔达执意送给詹姆斯一副弓和箭,送给卫莎一串狗牙项链和几只贝壳。直升机缓缓升向蓝天,卫莎在詹姆斯脸上亲吻一下说:“这次冒险所承受的苦难和磨砺都是值得的!”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