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镜头

最后一个镜头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女三号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女三号

预告死亡的画

南城老街胡同口有家装裱店,师傅姓侯,是个年近六旬的老头。每当他裱完一件作品,都会搁在店堂的醒目位置。这天,几个青年路经装裱店突然停住,指着一幅画惊叹道:“那不是楚倩吗,她跳楼的照片怎么挂在这里?”

老侯头探出身子看看门前的年轻人,又抬头瞧瞧店中那幅画,煞有介事地告诉他们说,那油画是前天一名中年男子送来装裱的,说好昨天上午来取,可至今仍不见人来,幸好预付了装裱费。老侯头皱眉,咂了咂嘴,有个小伙连忙展开手中的《南城早报》递上,又指了指那幅裱好的画:“楚倩昨晚跳楼的新闻就登在今天的报纸上,那正是她的照片!”

老侯头拿过报纸,看上面那个女人的照片果真同油画上的是同一人,便认真读起那则消息:本报讯(记者杨小乐)昨晚八时许,津奥花园发生坠楼事件。南城知名模特楚倩从她所居住公寓的第19层窗口跳下,当场死亡。死因警方正在调查之中……

几个小青年走后一会儿,民警赶来了。是南城刑警中队的罗队,具体负责处理楚倩跳楼事件。五分钟前,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案,称有人作了幅楚倩跳楼的油画,上级便根据报案者提供的地址,派罗队赶到这里调查。看到装裱店里那幅油画,罗队不禁吃了一惊。画中的楚倩张着双臂作飞翔状,长发飘逸,穿的那套衣服和现实中的一样,甚至都是光着脚……再看看油画背景,是高楼的窗子、阳台和遮雨板,下面则是树林、花带和人行道。罗队仔细想了想,那画里面的背景分明就是楚倩所居住的津奥花园实景。

罗队询问了那幅油画的来历,老侯头把刚才对小青年讲的话重复一遍。罗队深感奇怪,那油画基本上就是楚倩跳楼的实景写照。这说明,作画者事先就知道楚倩要跳楼,并且精心作出一幅油画向市民预告她跳楼的消息,难道……罗队眉头紧蹙,陷入沉思。

尸检结果很快出来了,楚倩胃里残存有致幻药品。经调查,楚倩睡眠不太好,偶尔也使用安定剂解决问题。警方初步分析,她因服用催眠药而产生某种幻觉,把楼下灯火当作t台而坠楼身亡,排除他杀。至于那幅油画,认为仅仅只是一种巧合。由于楚倩是南城名模,曾给服装厂拍过宣传片,又出演过电影,到处都有她的宣传画。作画者把明星美女引入作品,无可厚非。

然而时隔几天,不可思议的事情再度发生。有人将一幅玉女沐浴画送到老侯头店装裱,完成后,他照样挂在店堂中。路人一眼就认出那幅画中的玉女就是职业演员舒雪,画中的她赤裸着身子坐在浴缸中,头戴防水帽,双手正用一条黄绿相间的毛巾擦洗胸部,毛巾正好掩住双乳……而舒雪已于前一天在自家浴室洗澡时,因煤气泄露而窒息死亡。

胡同里的人都惊得目瞪口呆,原来这两幅画都是杀人的咒画,是晦气。老侯头取下那两幅画,双面合着,放进了墙角一个柜子的最底层。

事情是这样的。昨晚深夜十二点,警方接到报案,说舒雪的房子有煤气溢出。罗队带几位民警赶到那个住宅小区,发现她家门缝里不断有异味气体涌出,情况紧急,便破门而入,发现是煤气管与热水炉接头处松动而导致泄露。他们在浴室找到舒雪时,只见她横卧在浴缸,头戴胶布防水帽,手里拿着一条黄绿相间的毛巾,早已死亡。其场景与那幅画基本吻合,又是一幅预告死亡的画!罗队拧眉苦思,不明白画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下一个目标

《南城早报》报道这两起女明星死亡事件后,南城大街小巷都在议论楚倩和舒雪。更有好事者,把老侯头裱好的那两幅画拍成照片,贴在本市几家论坛上,网友跟帖不断,并且提出了种种质疑。一时间,网上网下闹腾得沸沸扬扬。油画预告死亡的阴影笼罩着南城,市民更是惶恐不安,纷纷猜测着,老侯头的装裱店会不会出现第三幅画。老侯头的店铺也因此而充满恐怖色彩,令人心颤。

有个络腮胡子找到老侯头,请求看了那两幅油画,心生感慨:“画功深厚,画技超群,有收藏价值!”络腮胡子看上去像个艺人,听说有收藏价值,老侯头略显惊讶,忙将油画用盒子装好,放进店铺最里间。

罗队的手机响了,是早报记者杨小乐的电话。“罗队,关于那两起女星死亡事件,你们有没有最新进展?在我们编辑部,询问情况、提出疑问的读者电话不停呢……”杨小乐是早报社会部记者,进报社就开始跑公安系统,密切关注着案情变化。

“小乐记者,公安部门不是召开过记者通报会吗?对媒体宣布,楚倩、舒雪排除他杀,均为意外身亡。”罗队和杨小乐算是老熟人了,说话没顾忌。

“罗队,你没登录南城论坛吗,那上面的帖子热着,疑问一大串。比如说,两幅画风格极为相似,应该出于同一人之手。作画者是不是凶手?为何要用画来预告死亡?还会不会出现第三幅……”

一个模特,一个演员,都是南城大美女。是啊,作画者是不是凶手?还会不会出现第三幅画……这些何尝又不是罗队暗自思忖的问题,但刑警办案讲究的是证据。他在电话里对杨小乐说:“近几年来,国内外娱乐圈明星自杀的事件发生不少,这都不足为奇了。对了,有什么新动向,我一定第一时间报料给美女记者!”

虽然他嘴上对杨小乐这样干脆利落回答,心里却难以释然,认为这种巧合似乎无法解释,背后一定藏着什么秘密。但现场都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证据,也没有发现什么线索,两位美女的死亡难道就这样成为悬案?罗队乌黑的眼里闪动着困惑的目光……

楚倩是公司培养起来的一线模特,她所签约的公司老总深表遗憾。而舒雪现在是单干,没有签约任何公司。这两起明星身亡事件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罗队平常很少关心明星八卦,对南城的模特、演员、歌手都不太关心。回到刑警中队办公室,他打开电脑,搜索了一下,发现这几天来本市大小论坛,都在议论楚倩、舒雪的事情。

他在网上搜集到一些关于楚倩、舒雪方面的新闻。原来,这两个女人曾经出演过悬疑片《古镜魅影》。他通过电视台的朋友很快弄到片子的拷贝,认真看了一遍,希望找到疑点和破案的突破口。

片子讲的是发生在古代庄园的一个故事。老庄主有一面奇特镜子,镜子里时常出现女人的影子,只要镜中出现哪个女子,几日之后必死无疑。庄园一个个女子在镜中出现,接着神秘死亡。而楚倩、舒雪扮演的角色就是镜中女人,同样相继离奇死亡。那面镜子分明就是预告死亡的信物。罗队的脑海突然闪现一道亮光,那幅画不正像庄主手上的那面镜子?如果真是这样,死亡就会继续……

舒雪煤气中毒死亡见报的第二天,罗队接到一个电话,声音娇柔而颤抖:“我是谭慧,感到自己将会是下一个目标,请求警察保护。”

罗队着实吃了一惊,没想到,谭慧会给他打这样的求助电话。谭慧是本市首届青年歌手大赛冠军得主,得到粉丝们的热捧,几年来在南城火爆得不得了。谭慧也曾参与《古镜魅影》的演出,下一个目标就是她?罗队的脊背不由自主地沁出一层冷汗。

按剧情杀人

谭慧邀请罗队去一家茶楼,想当面谈谈自己的恐惧心理。而罗队坚持要到她的居住地方察看情况。他驱车赶到约定地方时,才发现她和楚倩居住的是同一个小区,只不过是,谭慧的居处是津奥花园一个更为高档的附属楼区。

谭慧单身,独自一人住着三室两厅的房子,房子宽敞明亮,练歌房布置得更是新奇别致。虽说居室所用家什简单,但看得出非常高档与新潮。罗队有意把话题转移到那部《古镜魅影》片子上。不料,谭慧是个心直嘴快的人,说她曾和楚倩、舒雪都在那部片子里扮演过魔镜中的女子,而她们已像戏中情节发展一样,先后死去了,害怕自己也会像她俩一样……谭慧神情黯然,眼里弥漫着恐惧与不安。

谭慧拿出那片子的dv放了一遍。罗队看到的dv是没有经过剪辑的,比在电视台拷贝来的片子情节更加丰富。楚倩、舒雪扮演的角色女一号、女二号,先后在魔镜中出现,然后前者跳楼,后者中毒,接下来出现的第三个女子,就是谭慧扮演的角色,是自焚……因为谭慧对剧情的解释,罗队突然意识到,南城连续发生的两起明星死亡事件,很可能是凶手在按那部片子的剧情发展杀人。罗队不寒而栗,他必须阻止凶手的行动。然而谁是凶手,又藏在哪里?

罗队特地在那间练歌房转了一圈,猛一回头,问道:“你一般什么时候练歌?”

“没有应酬和演出时,喜欢在下午四点至六点练歌,每次练习一小时。”谭慧顿了顿,略显忧虑地望着罗队,“这是我的一种习惯。”

“最近有没有演出?”

“近段时间,我签约的公司遭遇一场官司,暂时没有演出任务。但坚持练歌已是必修课程了。”谭慧一脸的担忧和沮丧,语气中夹着几分惊恐。

罗队的思考似乎可以找到注脚了,但缺少链接点。离开时,罗队在谭慧耳边低语几句,并从她手里拿到一套房子的钥匙。

老侯头的装裱店也在警方的掌控之中。从谭慧家出来,罗队就接到那边的电话报告,有人送去了一幅油画到店里装裱,并把用手机拍摄的那幅画的照片传到罗队手机上。罗队迫不及待地打开照片,只看了一眼,就惊得目瞪口呆:那是一幅美女浴火画,画面上的女子正是谭慧!

看来,凶手正在按那部片子的剧情杀人!根据已发生的两起死亡事件,初步判断,凶手会在明天对谭慧下手,制造一场大火让她葬身火海,这条新闻将发表在后天的报纸上……罗队不敢把自己的分析告诉谭慧,只在心中默默为她祈祷。不过,警方很快跟踪到那个送画给老侯的中年男子。经过询问和调查,那家伙本在街头摆摊,因得了报酬受人指派,才将那幅油画送到装裱店,但并不清楚对方的身份与动机,线索也因此而中断。

就在当天下午五时许,津奥花园附楼1702室发生火灾。消防车的警报打破了小区宁静。失火房子正是谭慧的居室。等消防队员赶到打开房间时,发现谭慧躺在练歌房,已被烧得面目全非,整个人都成了一块焦炭。调查结果表明,练歌房因电线短路而引发火灾,而谭慧正闭门练歌,未能逃出火海。

罗队赶到现场时,消防队员刚刚撤离津奥花园。看到练歌房被烧焦的尸首,他一言不发。通过调看监控录像,没有发现可疑人员出入。罗队和助手察看了一番后,对物业说需要保护现场,将那套房子封锁了。

《古镜魅影》的总导演陆天海更是焦头烂额,曾经出演他片子的美女一个个死去,或以跳楼,或以中毒,或以火灾,出现和剧情惊人相似的悲剧,他也因此被警方控制,还有演员所在公司的赔偿等着他去迎接官司。

谁是幕后顽凶?为何如此疯狂地杀害这些出演片子的美女?

疯狂的游戏

《古镜魅影》是一年前在南城拍摄的,前不久才上映,颇受好评,已申报了一个国际影视奖项。目前,剧组仍没有解散,正准备拍第二部。由于陆总导受到警方控制,剧组的事务暂时交由副导演乔文渊管理。

谭慧家失火的傍晚,乔文渊驾车来到郊区的一栋别墅。开门的是剧组一名女演员,尽管着意简化了一番,但仍掩蔽不住她的美丽和气质。

“润秀,总算找到你!”乔文渊叫剧组演员喜欢叫演员所饰人物。这个女演员曾在《古镜魅影》悬疑片中饰润秀。

“近几天,我心情很糟糕,正好有个朋友的屋子空着,便独自来到这里,想好好静一静。”见乔文渊找到这郊外别墅,她脸上掠过一丝惊讶,“乔导,你找我有事?”说着,用兰花指做了个请的手势。

乔文渊在屋子里打量一圈,放下一个大提包,坐在沙发上,“片子已进入国际大奖候选行列,获奖问题不大,到时候,我们将派演员领奖。”那双色迷迷的眼睛,看得她心里直发毛。

这事,她早听说过,同时,她还知道剧组正计划拍第二部片子,可报上报道说,女一号、女二号都意外死亡,剧组一定正在物色女主角……想到这里,她的眼里闪烁出喜悦之色,认为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乔导的意思,我当然明白。”她意味深长地说,还给对方抛了一个媚眼。

她进了一趟卧室,再走出来时就已衣着单薄了。她挨紧乔文渊坐下,柔柔地说道,“你现在是剧组负责人了,想潜规则谁,哪有不听的道理。”

乔文渊摇了摇双肩,看了看她高挺的胸脯,仰面一笑,“陆天海才是总导演,我只不过是区区副导而已。当然,推荐权还是可以保留的。”

“乔导,你放心好了,这间屋子不会有探头,更没有监控系统。既然我愿意,自然就不会……”她停了停,嫣然一笑,“以后,还有许多事情,都得请乔导多多关照。剧组不是正在物色第二部片子的女主角吗?”

在乔文渊面前,润秀这回终于豁出去了,脱得一丝不挂……几阵激情过后,乔文渊似乎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与快乐。不过,他很快就恢复到片场上的那张面孔,抱着她问道:“润秀,你还需要说明什么吗?”

她轻叹一口气,幽幽地说:“只可惜女一号、女二号都死了,看不到那部片子获奖了。”

“意思是说,登上国际领奖舞台的非你这个女三号莫属?”乔文渊的声音忽然变了,双手掐住她的脖子,“女三号,润秀,你也逃不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她一时慌了神,低吼道:“乔文渊,你还要干什么?”

“哈哈,当然是要你的命!”乔文渊用事先准备好的胶带捆住她的双腿和双臂,然后发出一阵冷笑。那阴森的笑声回荡在别墅二楼,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你要束死我?”

“不是不是,你是女三号,浴火自焚才是你真正的归宿。否则,我这个游戏就没法继续玩下去了。”

她一下子愣怔住了,脸上呈现出一种深深的震愕,女一号、女二号死亡事件都是乔文渊的杰作。

乔文渊从客厅沙发旁的提包里取出一塑料壶汽油,壶的提手上套着一根绳子,在她面前晃了晃,“待大火熊熊燃烧起来,女三号开始横穿火海,对准镜头,张开双臂,大声呼救,然后,左右晃动身子,再慢慢倒下去……”乔文渊如在片场上说戏,手舞足蹈,一本正经,沉浸在某种满足与睿智的兴奋里,“别害怕,这只是电光火焰,没有任何危险,表情一定要自然……”

这声音像来自地狱的魔咒,让她听得浑身发抖,脸上的肌肉也因恐惧而扭曲。没料到,这个在片场孤冷得可怜的副导,现在已经完全疯了。

“女三号,听明白了吗?”

“乔文渊,你一定疯了!”她声嘶力竭,在床上滚动,可无法使上劲,“你这个杀人狂魔,一定会得到报应的!”

命悬一线

这个在片子中叫润秀的女三号,赤裸着身体,被捆住手脚,绑在床头,像一只等待任人宰割的羔羊。客厅的电视正播放着一场音乐会,即便这只羔羊发出再大的呼救声,在这郊村的夜晚也苍白无力。

乔文渊一改往日在片场上的文雅端庄,此时目光凶狠,杀气腾腾。他拧开塑料壶盖子,开始往床上倒汽油。乔文渊在床缘围着女子身体洒了一圈,屋子里顿时弥漫着浓郁的汽油味。她呛得直咳嗽,泪水无声地淌出眼角。“乔文渊,请你停止杀人啊——”

“我刚刚从这个游戏中找到乐趣,怎么能停止呢!哈哈……”乔文渊的眼里放出咄咄逼人的凶光。

“你不是得到了你梦想得到的东西,请你赶快住手!”

“没错,我的确非常喜欢你的漂亮,舍不得你,可是,我仅仅只是一个副导,谁会巴结我呢?你们只会一个个往总导床上跑。”乔文渊放下塑料壶,喉咙深处发出声声冷笑,“润秀,女三号,你马上就可以和女一号、女二号见面了,在美好的天堂。”

“这究竟是为什么,你、你——”

“你想知道为什么,那好,我就在你死之前告诉你吧。虽然我只是《古镜魅影》的副导,但我是编剧啊。我在这个剧本创作过程中,获得了巨大快感。让一个个貌若天仙的女子进入魔镜,然后一个个神秘死亡,我也要在现实生活中找到乐趣,哈哈……”说着,用胶布贴住她的嘴,接着又将淋有汽油的浴巾缠在她腰间。他的冷笑回荡在屋子里,像魔鬼的低吼。

女三号无力地闭上眼睛,知道自己死定了。

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二楼客厅的窗子“噼”的一声响,一个黑影破窗而入,声音铿锵:“不要乱来!”

乔文渊定睛一瞧,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人手里端着一杆枪,正怒目而视地瞄准自己。乔文渊猛一把挟持起女子,把塑料壶挂在她的脖子上,一步一步移向客厅:“不愧是民警,身手如此敏捷。你开枪吧,这是汽油。”

“只要你不伤害人质,我们一切都好商量。”看凶手已把人质当挡箭牌,民警牙一咬,慢慢后退,但那黑洞洞的枪管仍对着乔文渊。

女三号怔怔地看着那把手枪,既惊喜,又害怕。

“原来,是你报了警。”乔文渊用手臂狠狠压了下女三号的脖颈,另一只手举起打火机,“你必须从窗子跳出去,否则,我要点火了……”

民警心知肚明,凶手是想临阵逃脱警方的缉捕。为了安全解救人质,只能暂且妥协。他翻窗跳到一楼遮雨板上,趴在二楼窗台,时刻注意着歹徒的行踪。不一会儿,他便听到楼下传来关门声,与此同时,也看见有火光从楼道口闪出。情况不妙!他腾身爬进二楼,直冲楼道,步步紧逼。然而,汽油已开始熊熊燃烧,火球正在渐渐膨大,升起一米多高的火焰,堵住楼道口,形势十万火急。犹豫片刻,他折回去从卧室里扯起一床被子,毫不犹豫地扑向火球……

甭猜了,女三号是谭慧,民警是罗队。那个在练歌房被烧成焦炭的人又是谁呢?原来,当警方发现凶手正在以某种程序化方式杀害剧组演员,并且推断谭慧即将成为下一个目标时,为了营救她,同时将隐藏在幕后的凶手引出来,罗队便从玩具加工厂买来一个和谭慧身高相当的工艺仿生人,再穿上谭慧的衣服,坐在练歌房,看起来就十分逼真了……然而,凶手提前行动了!

罗队走出那个附属楼,心情沉重而惶恐。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对方关机,又拨了一个号,却没人接听,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罗队来不及向上级汇报,便驾上那辆老式警车,直奔谭慧隐居的地方。到底还是晚了一步,发现破绽的凶手早已找到谭慧,正在肆无忌惮地蹂躏她……

几片碎光盘

罗队扑着的火球只是一个塑料壶。在乔文渊与罗队对峙的过程中,谭慧咬破封嘴胶布,接着在她被拖下楼道时,缠在腰间的浴巾也脱落在地。更幸运的是,就在乔文渊打燃火机的一瞬间,谭慧使尽全力正好咬断塑料壶上的带子……

仿佛一场噩梦,谭慧醒来时已是第二天黄昏,命算是暂时保住了,但因身体烧伤,随时都有可能感染而危及生命。值得欣慰的是,她的脸部没有烧伤,尽管神情憔悴,但看上去依然是那么美丽,那么可人。

陆天海是傍晚赶到医院的。见到他,谭慧的泪水涌了出来。陆天海刚在医院坐定,就有一位身穿制服的民警跟着找了进来:“你是南城影视公司的陆天海?”

陆天海略显尴尬,微微点头。

“昨天晚上,城郊发生一起车祸,一辆小车栽进路边山崖,驾车者已死亡,而且面目全非,但我们从死者身上搜到一张你的名片,为了查明死者身份,便找到了你。”说着,民警还把随身携带的车祸现场dv资料,回放给他看了一遍。没看完,陆天海就脸色阴沉地告诉民警,死者是他们剧组的副导演乔文渊。

通过对谭慧的询问,得知凶手也正是乔文渊后,罗队马不停蹄,对乔文渊的卧室进行了搜查。找到一个本子,上面记载着拍摄《古镜魅影》片场上的一些零散事情。在最后的一面纸上依次竖式写着:女一号、女二号、女三号、女四号……但在女一号旁画了一个黑圈点,下面的女二号、女三号旁则画着“√”号。

罗队深感奇怪,为什么女一号划了个黑圈点,她不也是像剧情发展一样,跳楼身亡?目前,楚倩已被警方认定为服用致幻药而跳楼,系自杀。她的自杀和那个黑圈点会不会有什么联系?于是,罗队作出这样的推断:有人先在楚倩的茶水里放进药物,让她产生幻觉,然后把她扔下楼,造成因药物致幻跳楼自杀的假相。但是,凶手会不会不是乔文渊?还有,出现在老侯头装裱店的三幅画又怎样解释?

据陆天海介绍,乔文渊以前是学绘画的,尤其擅长油画,后来从事小说、剧本创作,加盟南城影视后,得到总公司器重,做了副导演。罗队眉头拧得更紧了,目光坚毅,这起系列谋杀案是不是即刻结案?

不过,罗队很快又在乔文渊的卧室找到几片掰碎了的光盘。或许这光盘里的东西就是警方需要探寻的最后秘密,无奈,从几片碎光盘里什么也得不到。一直跟踪报道“明星死亡事件”的记者杨小乐告诉罗队,说自己有个大学同学曾在光盘制造厂当过技术员,也许他有能力读出上面的零星画面。

这一着果真奏效,没费多大工夫,杨小乐的同学就成功地获取了光盘里的一些截图,并且刻录到另一张光盘里。光盘里的秘密昭然若揭,那些截图全是楚倩和陆天海床上戏的剪辑。接着,罗队作出了这样的推理:南城影视集团即将开拍《古镜魅影》第二部,因为某个演员的出现,很可能就要取代楚倩女一号的位子,可她不依不饶,坚持要女一号角色。她手里有和陆天海的床上录像,并以此相要挟。而在陆导心中,新片的女一号已另有人选。双方僵持之下,有人对楚倩痛下毒手……分析至此,罗队陡然感到可怕了。然而,这张光盘怎么会落到乔文渊手里,他为何又将光盘折碎扔进垃圾桶?

几经周折,调查老侯头的民警也传来最新进展。出现在老侯头店的第一幅画是楚倩死后第二天才送去的,并非老侯头对外宣称是楚倩跳楼前两天就已送去装裱。老侯头也承认了此事,并主动退出了收到的好处费,但第二幅、第三幅画的确是在舒雪中毒死亡、谭慧家失火前两天送去的。

看来,这几起死亡事件背后还有更大的杀机!

演出落幕

开往韩国的飞机上,陆天海将当日一份《南城早报》递给谭慧,轻松一笑,“这上面的八卦,值得一读。”

此时,谭慧和陆天海已坐上飞往韩国的班机。谭慧因胸部烧伤,南城公司将花巨资给她做皮肤再植术,恢复她的水润肌肤。

报纸娱乐版的头条新闻就是“《古镜魅影》第二部开机在即,女一号、女二号无缘再现荧屏。”看了那则消息,谭慧直摇头,感叹道:“楚倩、舒雪真是太可惜了。”

“宝贝,这岂不是天从人愿吗?”陆天海嘴角露出得意的笑。

“什么天从人愿啊,我差点丢了性命。”

陆天海轻嘘一声,想了想说:“其实,楚倩不仅是个优秀模特,更是一个好演员,可名气大了,贪心也大了。只是舒雪实在令人遗憾,她还那么年轻。”

“楚倩贪心?你是说那张光盘的事?”谭慧瞪大眼睛。

“即便那张光盘完好无损地交给警方,又能证明什么呢?这不,我现在不是正陪着你去韩国。只怪乔文渊太愚蠢。”陆天海看了眼谭慧,鼻子一哼,“他已经得到了应有下场。”

谭慧把头斜倚在陆天海的肩膀上,漫不经心地问道:“这么说,乔文渊之死是你亲自出马捣的鬼?”机舱里一片寂静,而谭慧有两行泪从脸颊上滚落。

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飞机落在异国土地。陆天海挽着谭慧的胳膊,满面春风地走出机场。然而就在这时,两名身着韩国警服的警察跨步上前,“咔嚓”一声给他戴上手铐。

“什么意思,就不怕我告你们韩国警察侵犯中国公民人权?”陆天海猛地一颤,然后耸耸肩,用一口流利的英语问道。

“我现在已掌握足够证据,表明是你制造车祸,让乔文渊车毁人亡,达到杀人灭口的目的。因为只有他知道,是你杀了楚倩。”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只见罗队摘下变色眼镜,从陆天海背后走了出来。

看到罗队乔装打扮跟踪到了异国,陆天海不觉打了个寒噤,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一脸蛮横地问道:“有证据吗?”

罗队手里举着一个小本子,“光有这东西,还不足以证明是你杀了楚倩。不过,刚才你在飞机上已经默认是你杀了乔文渊,这就足够了!”

原来,乔文渊患有轻微健忘症,平时有记日记的习惯,喜欢将生活中的点滴小事记录在本子上。罗队手里的那个小本本,就是在车祸现场找到的,上面记载着,楚倩跳楼当晚,他在津奥花园楚倩的居室门口,听到了陆天海和楚倩的争吵声。

罗队继续解释道,当乔文渊知道是谁杀害了楚倩,出现和剧情相同的结果后,正在修改第二部剧本的乔文渊利用和女二号、女三号、女四号……沟通剧本的机会,开始心生杀机,并且用咒画制造一个现代神话,迷惑人们的视线,接着去杀女二号、女三号,制造骇人听闻的预告死亡杀人案,以此宣泄郁结在心头的压抑与怨怼。

“乔文渊生前不是已经承认,是他杀了女一号、女二号?”陆天海显得有些愕然,振振有词。

“那只是他在女三号面前逞能,显示强悍、张扬疯狂罢了!”说着,罗队做了个手势,韩国警察带走了陆天海。

谭慧走到罗队身边,问道:“你还有新的任务安排吗?”

“不亏是个明星演员,女三号,谢谢你的成功演出。”罗队把手伸过去,和谭慧击了个响亮的掌……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