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推理

最后的推理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章

模拟约会绝不只是一次,如果会员仍然无法参透讨好女性会员的玄机,那么是可以要求婚介所增加课程的,当然加课并不免费。一周后,木村的申请得到婚介所批准,第二次模拟约会的情感辅导员仍然是司徒甜,当木村再一次见到司徒甜之后,他就掩饰不住地高兴了起来。

这一次的约会场所是一家餐厅,情感辅导所要教授的课程与上一次大同小异,对司徒甜而言,全部都只是为了工作,对象是不是木村都没关系。不过这一次,木村真的有了一些进步,整体感觉倒是表现得轻松了很多。简单的用餐过后,二人聊得还算融洽,司徒甜也适当地表现出了愉快的笑容。

司徒甜知道,同事之中也有几个女孩只是因为待遇好且工作轻松才会选择这份工作,然而实际上,她们内心很瞧不起婚介所里大部分的男性会员,沙悦就是这样的人。与她们相反,司徒甜却对无法和女性顺利相处的男会员有更多的同情,因此,她觉得自己可以找到这份工作的意义和正能量。

木村今天显然十分高兴,谈话的技巧虽不高明,但也没有出现沉默迟钝这样令女生讨厌的问题。两个人有来有往地聊着。司徒甜这次也和上回不同,没有生硬地给对方挑错或者清晰地指出对方谈话的症结所在,这一次的模拟约会,感觉就好像是两个朋友普通的约会那样。

双方可以产生共鸣的话题还是很少,时间一长,话题不知不觉就转向彼此的工作上,即使如此,还是可以看出,木村为找寻各自共通的话题所做出的努力和进步。

木村不怎么流畅地介绍了自己目前的生活状况,但一提到他从事的数学方面的工作,他的语速就明显快起来,而且条理清晰,逻辑严谨,可以说是侃侃而谈,这说明木村在工作上绝不像在情场上那么生疏和愚钝。

此时,木村话锋一转,问司徒甜道:“司徒老师,你……你为什么会从事这样一份工作呢?”

“是我的一个朋友介绍给我的。”

“女朋友?”

“对呀。”

“哦,那就好。”木村以很低的声音说。

“什么?木村先生你说什么?”司徒甜问。

“没……没什么。”木村又问,“那么,请问……司徒老师,你……你喜欢情感辅导员这份工作吗?”

“嗯……怎么说呢……”司徒甜老实地回答,“感觉待遇蛮好的。我以前在婚庆公司做策划,和婚介所也有一些联系,而且这边不光是薪水诱人,实际接触后,我发现情感辅导员其实是一份很有价值的工作。”

“司徒老师,你真是个好人。”

“请不要总是称呼我老师,那样感觉我们之间存在很大的距离。”

“嗯,好的。”木村看着天花板想了想,“司徒小姐,你总是跟像我这样的男会员约会,难道你不会感觉无聊吗?”

“你看,你不要总把问题归咎于自己一个人的身上。”司徒甜鼓励说,“情感上的失败,不只是单方面的原因。男人和女人相处,即便女方感觉约会无聊,都不能只怪男性一方,要知道愉快的谈话氛围并不是单方面就能营造出来的。”

“是啊,司徒小姐你说得真好,听你这么说,我这心里就感觉有那么一点点希望了。”

“要有自信哦,男人的长相不重要,赚多少钱……有时候也……也不重要吧。不过要有自信,让女生看出你的努力,你对爱情的坚韧和不屈不挠的精神,你就会散发出别人所不具备的魅力来。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加油!”

“能和我聊这么久的女人,我长这么大除了熟悉的人,还只有……只有司徒小姐一个,你是……你是我见到过的……最温柔……最善解人意的女人了……”

“呃……”

司徒甜脊背一阵发凉,她只好说了声“谢谢”,但是,总有股不好的预感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虽说司徒甜没有沙悦漂亮性感,但司徒甜很白,鸭蛋形的脸上五官小巧精致,是那种越看越好看的类型。

又过了一个星期,木村居然又申请了第三次模拟约会。婚介所举办模拟约会这类课程的初衷是让没机会与女性接触的男会员多接触女性并且习惯与女性相处,模拟约会可以达到真正的约会效果就最好了,但婚介所的负责人也强调,情感辅导员必须与男会员保持一定距离,切不可过于亲密假戏真做,免得产生麻烦的后果,受到会员们的投诉。

当木村申请第三次模拟约会的时候,婚介所的负责人已经开始怀疑木村的不良居心了。但毕竟婚介所不可能有钱不赚,负责人本来是想为木村变更另一位情感辅导员的,可没想到当天除了司徒甜没有任务安排,当班的所有情感辅导员都有自己的工作。实在是没有其他人选,负责人只好第三次派司徒甜去参加与木村的模拟约会。

司徒甜的心里也清楚,她知道木村对女性没有免疫能力,很容易就会把她当成感情的投射对象。但是,司徒甜这个人特别心软,她又不愿意看到木村那种受挫痛苦的失望表情。与木村的两次接触让司徒甜知道,木村虽然不会讨女人欢心,但他确实是一个很好的男人,也是值得做朋友的对象——当然只能是普通朋友。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即便有危险存在,司徒甜也壮着胆子赴约了。

虽然清楚木村人不坏,但司徒甜只是为了工作才会与他继续接触,而不是把他视为恋爱对象,这一点,司徒甜自己很清楚。在进入约会餐厅之前,司徒甜暗暗地在心中下定决心,这回模拟约会结束后,她绝不再与木村有任何的接触,就算婚介所强迫她与木村进行第四次模拟约会,她也绝不答应。

事与愿违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回在司徒甜与木村的模拟约会中,令人担心的情况真的出现在了约会现场。

“司徒小姐,谢谢你能来。”木村从座椅上站起身,似笑非笑,一脸藏着秘密的表情。

“嗯,木村先生,你好……”司徒甜慢慢坐下来,接着说,“木村先生,我觉得你的进步已经很快了,已经不需要模拟了……”

“什……什么?”

“我是说,你参加了模拟约会之后,进步很快,所以……所以以后就不用再报名重复学习了,你应该耐心等待婚介所的工作人员给你介绍女会员。我的意思是,你已经不需要模拟约会了,应该参与一次真实的约会试一试。”

“难道……司徒小姐……不喜欢和我……”

司徒甜虽然努力不让自己的心思流露出来,但木村似乎还是敏感地察觉出了她的戒备心理。

“木村先生你不要多想……”

“是不是我这个人很闷很闷,司徒小姐并不喜欢跟我这样很闷的人聊天?”

“不,当然不是。”司徒甜只能这么说。

虽然司徒甜没继续说什么,但敏感的木村好似被一记无形的重拳打中了,他在之后的谈话中变得更加笨拙起来。

司徒甜心里说:“我真是被你打败了!”她甚至想抱住头大声呻吟,可惜,在规定的30分钟时间里,她是不可以借故离席的,那样势必会遭到会员的投诉。

还好这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司徒甜一边吃一边随意说着饭菜的优点和缺点,就这样,总算是熬过了25分钟,司徒甜以一切就在今天结束的心情询问木村说:“时间快到了,木村先生,你还有什么需要咨询的吗?”

木村立刻抬起头正面凝视着司徒甜,他开始舔嘴唇,然后喝水,再然后还是舔嘴唇,最后才鼓足勇气说出了一句话:“是……是……我是有一个问题的……”

看着木村那平凡的脸孔上悲壮的神情,司徒甜吞下一口口水,有些退缩,也感到不妙,心脏开始一个劲儿地敲鼓,越敲越快。

“听说……听说今天的辅导员还是司徒小姐时,我……我好开心,真的,然后我就买了这个,准备送给司徒小姐……”

说着,木村从带来的皮包中,拿出一个四四方方的小东西,他慢吞吞地把包装纸打开,露出了深红色天鹅绒的四方小盒子,然后木村以即将就义的可怕神情郑重其事地用双手把小盒子推向司徒甜。

司徒甜的脑袋嗡嗡作响,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心想:我的老天爷,那小盒子里面不会是求婚戒指吧?

“这……这是……什么意思啊?木村先生,你……”平常伶牙俐齿的司徒甜这下子也口吃起来。

“请……请收下。”

木村把手撤回来,重重地低下头,看起来像一枝干枯的向日葵。他的脸涨得通红,好不容易才吐出这句话,好像是他下了一辈子决心赌上了一辈子的幸福才吐出的一句话。

“我不能收下会员的任何东西!”司徒甜故意强调出“会员”两个字,“这是婚介所明令禁止的行为,所以我绝对不可以要会员的任何礼物。”

“我……我知道。”

“请木村先生收回。”

“但是,只要我和司徒小姐不说,谁也不会知道的,我不会向你的上司提及此事。”木村始终不把头抬起来,“请放心,请收下吧!”

“这不是欺骗吗?无论怎么样,我并没有理由收下会员馈赠的礼物啊!”

“只不过是……是我一点点的心意,毕竟这是我第一次送女性礼物,所以,请司徒小姐务必收下。”

“不行!”

“求求你!”

“绝对不行!”

“拜托了……”

“拜托也不行!”

双方僵持了足有5分钟,司徒甜最终抬起双手把小盒子推到木村面前。这个断然拒绝的动作令可怜的木村惊慌失措,他的一腔热情似乎被瞬间冷却,一双眼噙着泪水呆呆地凝视司徒甜好一会儿,然后再度涨红了脸,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垂下了双肩。

看到这里,司徒甜的心又软了,但她心里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表现出稍微的同情对木村都是百害而无一利的,正所谓,当断不断必留后患。

“虽然不能收,但我还是很感谢木村先生的心意,而且我也能够理解……你我之间……但那只是……只是一时的错觉……你一定会遇到一个适合自己的女人,要把视野放宽,我们婚介所也会为木村先生创造更多更好的机会的。木村先生,你要加油哦!”

木村还是一声不发,消沉得始终也没有把头抬起来,几乎变成了一座雕塑。

“好了,模拟约会的时间结束了。”

司徒甜看了看腕表,她站起身,也没有受到木村的挽留,于是她说了一声“再见”之后,逃也似的离开了餐厅。直到跑到了街对面转角处,司徒甜才停下脚步,举起双手对着天空呼出了一大口气,虽说脸上挂着大难不死的庆幸笑容,但她心里始终并不轻松。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