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推理

最后的推理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章

“熟悉他的人都叫他老郑。怎么说呢,他这个人对动物园很熟悉,尤其是夜里,动物园每一个铁笼里发生的一切风吹草动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那就好,或许真正的色狼已经被警察抓住了。”

“我有一个朋友是派出所的民警。”

木村经人介绍来到动物园上班,虽说待遇少了一些,但是他觉得很轻松。而司徒甜离开婚介所成了一名幼儿辅导老师,在节假日里辅导孩子们的英语口语。两个人似乎已经开始了他们的正常生活,但,由于捉摸不定的缘分,两个人又奇迹般在这里相遇了。

有人说,经过情感打击的男人容易成长和成熟,看来木村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他虽然还是那么普通,但跟司徒甜在一起时言谈举止已经比两个多月前沉稳老练多了。

“是啊,真的很巧。”

接着,司徒甜把当天跟沙悦在现场的经过简单说给了木村听,木村想了好半天,才问:“你是说,房地产商人的尸体就是在动物园附近被发现的?”

“因为老郑是动物园资深的夜间看守员,他只在夜里才上班。”

这位女老师大概是为了证实一下猴子爱吃香蕉这一特点,她真的从包包里拿出一根香蕉,可就在她试图把香蕉丢进栅栏门里面时,她的举动被身后传来的男人声音制止了。女老师有些尴尬,她知道她的举动把动物园的管理员吸引了过来,她转身试图向管理员解释,没想到的是,当女老师回过头看见走过来的那一名男管理员之后,她脸上的表情就不仅仅是用尴尬来形容了。

“不过,在那一天,还发生了更加可怕的一件事情……”

“你觉得是那个色狼杀害了房地产商人?”

蝉叫声从来都不孤单,那是由无数个个体发出的声音相互混杂交叠而产生的一种有起有伏的磁场,很多人都不喜欢这种声音,因为它令人心浮气躁,有一些诡异,透着那么一点儿持续的疯狂。每当听到这种声音,预示着一年之中最炎热的季节就快来临了。

“如果尸体被丢弃在动物园附近,我倒是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人很可能知道一些什么……”

“是吗?”

“哦,是这样啊。”

“嗯,谢谢司徒小姐关心。对了,那条窄路已经修宽了,照明设备也通了电,现在还有色狼出没吗?”

“没有……”司徒甜随口说。

“你是说有一个房地产商人被杀身亡的那件事情吗?”木村问。

“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我……我让木村先生失掉了喜欢的工作,一直以来我都很想向你当面道歉,可是……可是……始终没有机会……”司徒甜十分歉意地说。

树荫下有一把木制长条椅,木村和司徒甜坐在两头,椅子中间空出了很大一段距离。

“为什么呢?”

“呃……怎么……怎么是……你?”

“真正的色狼并没有被抓住……”

木村挥了挥手,他手腕上的腕表因为晃动滑下来,木村突然放下手臂,把腕表的表带扣箍紧了一些,司徒甜并没有注意到木村多了一个戴腕表的习惯。

女老师是司徒甜,动物园管理员是木村。这座城市不大但也不小,两个人能够遇上绝对是不寻常的缘分。

“是的,尸体就被丢弃在动物园门口的公共厕所里面。”司徒甜见到木村皱紧眉头,她不解地问,“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谈话中的两个人彼此认识,而且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在他们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于是,家长带着各自的孩子自由活动,那些彩色的伞不再像一串音符,假如从高处看,更像是散落一地的彩色弹珠。

“真的吗?请问那个人是做什么的?”

“嗯,工作一段时间了,这里很好。”

“你难道在……在这里工作?”

经过了春天,等到了夏天。

“是的,起码动物不排斥我,我对动物们友好,动物们一见到我都会发出愉快的叫声。动物比人单纯得多,所以我很喜欢这里的工作。”

“什么?”

第一章

当小朋友的队伍经过老虎的笼子前时,这位年轻的女老师就会指着铁栏里面用英语大声念:“老虎,老虎是森林之王。”然后,小朋友们应和着念出声:“老虎,老虎是森林之王。”当看到熊猫的时候,女老师接着用英文大声说:“熊猫是中国的,中国的熊猫。”很快,走到一个高高的铁栅栏前,里面有山有树,栅栏门口挂着一个木牌,上面写着“猴山”,女老师又用英文大声对小朋友们说:“猴子,猴子喜欢吃香蕉。”

“那我们现在就去问问老郑吧?”

春天的时候,木村因为私立学校内部的舆论压力辞职了,而司徒甜也不想再做情感辅导员那种每天戴着虚假的面具才能拿到工钱的工作。

今年的夏天出奇的热。

00夏天的推理虽然是周末,但动物园里面的游客并不多。一队小朋友打着花花绿绿的遮阳伞穿行在灰白色的墙皮和暗红色的铁栏前面,很像一个个音符,给这个沉闷的上午增添了一点点愉快的节奏。

“事情都过去了,如果木村先生生活得很好,那我也替木村先生高兴。”

“你怎么这么肯定?”木村有些紧张地问。

动物园在市区边缘。正值暑假,许多小朋友和家长一起来参观动物园。陪同在家长和小朋友身边的有一位女老师,二十出头的年纪。

“现在不行。”

“那倒不是。当天发现尸体的时候我也在现场,而且那个色狼也出现在了当场,很复杂,可以说相当的复杂,我也理不出头绪。我曾经向那位民警朋友打听过,但民警不是刑警,发生了命案,案件内部的事情他也不清楚。总之,我心里一直存在一个大大的问号……”

“啊,怎么会是你?”

“是的。”司徒甜点点头,“也很奇怪,自打死了一个人,似乎色狼就从未出没过。你说,这两起事件之间有没有联系呢?”

“最近倒是没听说。”

“对,发现尸体之后,就是我报的警。”

“不可以这么说的,我当时也是因为太冲动了,我也很想向司徒小姐道歉。”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