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推理

最后的推理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章

第二天临近下班的时候,司徒甜收到一则短信,短信是木村发来的。他说,对于房地产商人被杀的案情,他有了一些自己的推测,希望跟司徒甜见上一面,把他的想法对司徒甜说一说。

司徒甜很快答应了,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木村的态度转变了那么多。昨天夜里,木村把司徒甜送到住宅楼的门口微笑了一下就转身离开了,也没有说什么话,更没有奇怪的举动,很绅士,也很正人君子的样子。如此一来,对于以前发生过的事情,司徒甜的内心更觉得对不起木村了,由于自己的一时冲动,诬陷木村是色狼,令木村被抓从而丢掉了原来的工作。

之前的那一条小窄路已经不复存在,不但拓宽了,而且路面铺上了柏油,两边的路灯又高又大都通了电,这里的夜晚比春天的时候明亮了也安全多了。司徒甜每次回家的时候会路过动物园经过这条小路,这一次,她看到木村正在路口等她。

“司徒小姐,”木村快步走到司徒甜跟前,急不可耐地说,“昨天晚上回去后,我一夜都没有睡着,我觉得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但我又不知道我的那些想法是否正确,也没办法把那些推理告诉警察,我最担心的是说了之后会给某些无辜的人带来麻烦。”

“木村先生你不要着急,你到底发现了什么秘密?”

“嗯,也不是什么秘密,我会告诉你的,不过那是一段很长的推理过程,我们必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才能说。”

“那好吧。”司徒甜转动身子朝动物园对面看,那里有一家小吃店,她指了指小吃店,“咱们要不就去那里谈一谈吧。”

“好极了。”木村点点头。

“木村先生,你到底发现了什么?”司徒甜问。

小吃店里,两个人坐下来,点了两杯冰镇饮料,饮料一上桌,木村就一口气喝了大半杯,似乎很渴的样子,然后他才说:“我想……我……我知道了杀死房地产商人的凶手是谁……”

“啊,真的?”

司徒甜刚用吸管吸了一口冷饮,听见木村这样说,她险些呛着了。

“是的。”木村重重地点点头。

“那么凶手是……谁?”司徒甜压低声音问。

“我认为是……阿东。”

“啊?”

“嗯。”木村点点头。

司徒甜用手捂住嘴巴,眼睛下意识朝左右看,好像阿东就坐在旁边偷听似的。这个时候小吃店的顾客并不多,她压低声音继续问:“你为什么认为凶手会是阿东呢?”

“主要是因为时间,我是从时间推断的……”

“时间?”

“时间太过巧合,司徒小姐,当我听到老郑住院的那一天与发现尸体是同一天这个重要线索之后,我就觉得很可疑,难道你不觉得很可疑吗?”

“是很可疑,但这也不能说明尸体就跟阿东有关系啊,没准儿只是一个巧合呢?”

“当初我也认为是巧合,但是老郑随后说,那一夜在动物园里还发生了一件怪事,就是猴山的两只猴子从铁栅栏里面硬生生跳出来的这件事情。”

“这又怎么样呢?”司徒甜想了想,说,“猴子只是动物而已,它想什么时候跳,就会什么时候跳,这又跟阿东有什么关系呢?”

“我今天在动物园工作时,特意仔细观察了一下猴山,还有猴山四周的环境,然后我就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靠近猴山的铁栅栏旁边,也就是距离猴山不远处,有一个大铁笼里面关着的是一对蒙古狼。”

“蒙古狼?蒙古狼怎么了?”

“蒙古狼是世界上最大的狼种,也是狼的种族中最凶猛的一个种类,是草原中最好最强的猎手,非常的勇猛好斗,这种狼比其他狼要厉害数倍。蒙古狼的嗅觉相当的敏感你知道吗?”

“嗅觉灵敏和杀人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关系,嗅觉灵敏意味着假如附近有鲜血的味道就可以快速地捕捉到,即便血腥味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过来……”

“木村先生,我还是理解不了你要对我说什么。”

“可怜的蒙古狼被抓起来后关进笼子里面,每天吃的都是人工饲料,它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闻到鲜血的味道了。你知道鲨鱼吧?一旦海水里出现了血液,哪怕被海水冲淡了,鲨鱼尝到了血腥味就会立刻变得异常凶猛。这就是动物的野性。”

“嗯,你继续说。”

“再回过头说猴山隔壁生活着的那一对蒙古狼,它们太长时间没闻到血腥味了,一旦闻见了,就把持不住了,就会立刻发起狂来,很可能会号叫,也很可能会用身体或头部去撞击铁笼,这样一来,势必会惊吓到隔壁不远处猴山里面的猴子。”

“你的意思是,两只蒙古狼发狂了,使猴山里面的猴子受惊了,然后有胆小的猴子就爬上那棵最高的树,冒险从树顶上跳到了铁栅栏外面。猴子之所以敢这么冒险,是担心被蒙古狼吃掉?”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我认为有道理。”

木村得到司徒甜的肯定,他微笑了一下,又说道:“猴子也不傻,从那么高的树上直接跳下去肯定会有危险,如果不是生命受到极大的威胁,没几只猴子敢从那么高往下跳的,你说对不对?”

“是呀,”司徒甜侧着头思索着问,“那么,血腥味的来源究竟在哪里呢?”

“我推想应该是来自于公共厕所里面的那具男性尸体。”

“嗯,经过你这么一说,我认为也有可能。”

“公共厕所有别于别的建筑,因为需要通风,窗子都是常年打开的。如果当天的风向是向动物园吹来的,很可能会把血腥气味吹到动物园里面来,人的鼻子或许闻不出来,但动物的鼻子要比人的鼻子灵敏得多,尤其是蒙古狼的鼻子。”

“当天晚上,一切就算是你说的那个样子,可是,蒙古狼与阿东似乎并没有任何关系啊!”

“老郑说,阿东经常与老郑一起在值班室里过夜对不对?”

“这个我有印象,老郑是这么说过。”

“这样一来,阿东肯定会对老郑很了解。”

“那是当然。”

“老郑经常从动物园门口出去上外面的公共厕所,这一点阿东很清楚,公共厕所里面要是真有一具尸体,必然瞒不了老郑,就算一时发现不了,那么迟早也会被发现,因为老郑不可能一晚上都不上厕所。”

“你怀疑老郑的病是……”

“没错,我怀疑老郑的病是被人投毒了!”

“这……”

“那个人就是阿东。而且夜间的动物园里面,除了老郑一个守夜人没有其他人,门卫倒是有,但门卫大多都是临时工,经常更换,门卫只是住在大门口的传达室里,跟老郑也不熟悉,所以就只剩下阿东了。”

“阿东投毒就是为了让老郑在那一天晚上离开动物园,老郑不在动物园值班,那么也就不容易发现房地产商人的尸体了,你是这个意思吗?”

“是的,我就是这么想的。”木村看着司徒甜。

“倘若真的是你说的这样,阿东投毒令老郑离开动物园,阿东就可以杀死房地产商人,然后把尸体暂时存放在公共厕所里面。但因为当天的风向,一股子血腥气味从公共厕所里飘出来,蒙古狼嗅到了鲜血的味道,引发了兽性,它们发狂了,从而使隔壁的猴子受惊,一只猴子跳下来摔断了腿,另一只猴子失踪了至今没有消息。这难道就是整个案件的经过吗?”

“我就是这么想的。”木村点头,他又说道,“至于房地产商人是如何被阿东杀掉的,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动机,杀人是需要动机的,动机呢?”司徒甜问。

“动机是有的,可惜也只是我的个人推理。”

“阿东为什么要杀死房地产商人?”

“是的。”木村点点头。

司徒甜睁大眼睛盯着面前这个她曾经认为相当平庸的男人,她想不到,原来木村居然还是一个思维如此缜密,推理能力这么强的人。

“你还记不记得昨天夜里老郑对我们说过的一句话?他说阿东老婆跟阿东离婚了,是因为房子拆迁的问题。我想,很可能是原来的房子拆了而阿东一时间没有房子可住,他的老婆对阿东很失望,就带着孩子走了,离开了阿东。”

“老郑是说过这样的话,阿东的确很可怜。”

“因为拆迁的问题导致阿东对房地产商人恨之入骨,阿东一下子没了老婆孩子,连住的地方都没了,于是他就找机会杀掉了房地产商人,为的是报仇。司徒小姐,你觉得这样的动机合理吗?”

“我脑子很乱,你先让我好好想一想。”

“可以。”

司徒甜望着天花板紧皱眉头思索了好久,木村不敢打扰她,几分钟之后,司徒甜才说:“就算这些推理成立,可房地产商人有必要大晚上来动物园门口赴约吗?因为我觉得,阿东和房地产商人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他们之间并不会有什么来往的。”

“这一点我也想不通,所以才说自己的那些想法都是推测。”

“木村先生,听你说了这么多,我倒是想起了另一件事情……”

“哦,什么事情?”

“记得发现尸体的当天,我和沙悦,还有一个民警,我们看见了三个奇怪的人影从一个地方朝动物园的方向走去……”

“你看见了三个人影?”

“是的。”

“可是你为什么要说那三个人影奇怪呢?”

“因为那三个人是并排走着的,就跟喝醉了一样相互搀扶着,两边的人紧紧架着中间的人。以前有一个大案子,就是两名凶手把一具尸体架上了公交车,乘客闻到了臭味才报了警。就是因为这一点,当时那位民警很警觉也很好奇,他走下车想一探究竟,可是他又不敢太接近那三个人,因为当天还在执行别的任务……反正耽误了不少时间,那并排走着的三个人就跟丢了。再后来,我和沙悦就看见了两个人从动物园的方向走过来,而那名民警,就是在这个时间发现了公共厕所里面的尸体。当时的状况基本就是这个样子。”

“三个人?怎么会有三个人呢?”木村思索着说。

“如果这三个人里面,有一个人是阿东,一个人是房地产商人,那么第三个人会是谁?”

“多了一个人,不会是阿东请来的帮手吧?”木村顿了顿,接着说,“房地产商人的仇人肯定不会少,那么很可能就是两个人联手杀掉了房地产商人,然后弃尸……”

“太可怕了,那一夜怎么会一下子发生那么多可怕的事情呢?”

司徒甜深吸了一口气,因为她还记起,那个夜晚,戴着黑色毛线帽子的色狼也曾出现在现场,不过色狼的话题对于木村来说有点儿尴尬,所以司徒甜并没有把这件事说出口。

“我的天,你又遇到木村了!?”沙悦在电话里说,“难道他还不放过你?”

“不是啦,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司徒甜解释说,“木村也不是原来的木村了,总之,很多事情都变了。”

“嘿嘿,看来甜甜和木村似乎真的很有缘分哦。”

“我有事情要找陈健,你可不可以把他约出来,我有话要对他说……”

“你找他想要干什么?”沙悦故意酸溜溜地说。

“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啦。”司徒甜被逼得没办法,只好透露给沙悦一点儿线索,“是关于春天发生的那个凶杀案的?”

“公共厕所的弃尸案?”沙悦语速加快,呼气急促地问,“怎么,那案子跟木村也有什么关系?”

“木村现在就职于动物园,男尸就在动物园门口的厕所里被发现的,所以我和木村提起这件事,然后我们就发现了一些关于案件的线索。因为那些线索多半是我和木村两个人猜测推理出来的,所以没办法直接报警,我就想到了陈健,希望把线索告诉他。陈健毕竟是警察,可能那些线索对破案有帮助。”

“原来是这样,好吧,我现在就给陈健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有空出来见你们。”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