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推理

最后的推理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八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八章

木村与司徒甜又见面了,从他们各自的脸上看,谈话的内容好像并不怎么轻松。

木村说:“我心里老挂念着这件事,于是今天中午休息的时候我又跟踪了阿东。阿东的表现与上次几乎相同。结果,我找机会问了其中一个举牌子的居民,那是一位大妈,她说她也不认识阿东,对于阿东的来历也不清楚,因为阿东根本不跟这些居民说话,但阿东几乎每天中午都会跑到他们当中排排站。”

司徒甜问:“阿东每天都跑去那里跟那几个人站在一起,拿着自己特制的标语牌,默默地站在那,跟其他人也不打招呼,这是很可疑的。那么木村先生,你有没有查出原因呢?”

木村回答:“有。”

司徒甜大声问:“哦,真的?”

木村点点头:“你听我把话讲完。就在我和你第一次跟踪阿东的时候,发现阿东站在举牌子的人群中,他的精神并不专注于举牌子而是总往身后的方向看。司徒小姐,你应该也有印象吧?”

司徒甜:“对,我有印象,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木村说:“白天是看不出什么的,因为外面的天光太亮而老楼里的窗子太黑,几乎是看不见房间里生活的人的一举一动的。”

司徒甜:“这我知道,你的意思是阿东站在那里举牌子的目的是为了住在老楼里面的某一个人?”

木村继续说:“是的,不过当时我还没有想到这一点。有一次下班后,天已经黑了,我回家的时候故意溜达到了那里。白天举牌的人都散了,那地方就空出来,于是我就站在阿东白天站过的那个位置,平视着转了一圈也没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于是我就转过身,学着阿东的样子看向身后那栋六层高的老楼,当然,很多窗户在夜里都亮起了灯,我没有目标,站在那里好半天,几乎是一个窗子一个窗子地看过去,多数人家都在阳台上做饭,也有的坐在窗边看电视……后来我就看见了一个人……”

司徒甜脱口而出:“谁?”

木村说:“在六楼的一个窗户里,有台灯灯光从那个屋子里照出来。确切地说是一个小男孩儿,十二三岁的样子,他似乎是做功课做累了,用手肘支着头看向窗外……”

司徒甜:“小男孩儿会是谁?”

木村没有理会司徒甜,接着说:“小男孩儿看见了我,而且盯着我这边看了很久,尤其是小男孩儿给我的感觉……总之……总之好奇怪……”

司徒甜问:“这不是挺正常吗?”

木村看着司徒甜摇摇头:“不正常,大马路上站着一个人,小男孩儿从窗子里一看就会被目标吸引,实际上这样的情况不多,正常情况下,小男孩儿的视线应该散视,然后才会集中在某一个兴趣点上。”

司徒甜:“不是这样吗?”

木村苦笑了一下:“不是,你想一想,阿东站着的那个地方是墙根,白天的时候就是阴凉背光的地方,到了夜里,我还穿着深色的衣服,站在那里几乎就很隐蔽了,小男孩儿的窗口距离我那么远,他怎么可能会一下子就能发现我呢?”

司徒甜思索着:“这……”

木村又说:“虽然距离远,我还是能看见小男孩儿的脸,那个小男孩儿脸上的表情似乎在对我说,‘你站在那里做什么?’我就是有这种感觉,小男孩儿一直那么居高临下盯着我看,我不得不低下头离开那里。实际上我没有离开而是绕着墙转了一大圈,一边走一边想,我刚才站的地方那么隐秘,小男孩儿只有在目标极其明确的情形下低头查看才会立刻发觉我,即便发觉黑影里面站着一个人,小男孩儿也不会就那么盯着我一直看。因此,我觉得很奇怪。”

司徒甜点点头:“嗯,这么一说我觉得也很奇怪了。”

木村说:“因为想不通,不知不觉我又走到之前站着的位置,抬头一看,那个小男孩儿消失在了窗边,这时候我就想起阿东塞在墙缝里面的那块木牌,于是我就蹲下身子把胳膊伸进去,很快够到了什么东西,抽出来一看正是那块用黑板钉成的小木牌。木牌两面都是黑色,两面也都有字,一面写着‘还我阳光’,另一面写的是一句话,看起来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司徒甜问:“背面写的是什么话呢?”

木村想了一会儿,似乎写的东西挺难理解:“黑板的背面写的是,‘早睡、牛奶、少吃咸’,嗯,就是这么写的,很奇怪吧?”

司徒甜皱了皱眉:“这很像是一句叮嘱,似乎是对生病的人的一些琐碎的叮嘱,因为某些病人不可以吃太咸的食物。”

木村说:“是啊,我很快速地把牌子插进墙缝里,主要还是害怕被六楼的小男孩儿看见,而且耽误了不少时间,我必须回家了。可我依然想着这件事情,于是就在回家的路上,我心中产生了一个很有故事性的假设。”

司徒甜也想到了什么,她问木村:“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认为那个孩子就是阿东的儿子对不对,而阿东举牌其实就是为了与他儿子沟通。可是,阿东为什么不上楼或者直接打电话,用举牌子这样落后的交流方式未免太有戏剧性了。”

木村说:“起初想的是很有戏剧性的,我想那个小男孩儿很可能下半身行动不便或是体弱多病,没办法走下楼,每天只能坐在窗边看窗外的世界,所以,可怜的小男孩儿很孤单,他很可能把那面窗子外面的景物当成了他的整个世界。”

司徒甜说:“可是窗子外面的世界太小了,而且很快就会盖起超高的商业大楼,那样一来,窗子里的小男孩儿的视线就被挡住了,他的世界也就被挡住了。他从此就只能看见灰色的水泥,甚至连阳光都照不到他的脸了。唉,想一想都感觉好可怜。”

木村说:“一想到动物园的方向正对着老楼的窗户,我就想,那个孩子通过窗口是否可以看到远处的动物园呢?”

司徒甜说:“要是可以看见动物园里面的动物,那起码也算是一种乐趣,可惜那块空地很快就会被填平盖楼,可怜的孩子什么动物都看不见了。”

木村说:“所以我想,阿东之所以每天站在那里,在工地前面举牌子抗议,他一方面想用这种示威的方法让开发商换一个地方建楼,另一个方面,阿东也可以用小木牌的背面向楼上的孩子传达一些生活上的问候和叮嘱,可以说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司徒甜笑着摇摇头:“听起来更像电影的情节,不太真实不是吗?”

木村同意司徒甜的看法,他又说:“第二天来我故意侧面问了问老郑,老郑证实了阿东有个13岁的儿子,但是他儿子很健康,读初中二年级,目前和母亲暂住在外婆家里。”

司徒甜摊开双手说:“听起来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

木村叹了一口气说:“就在今天中午休息的时间,我趁着阿东举牌的时候,我悄悄走进了那栋六层高的老楼。我一直上到六楼,楼梯拐角处的楼道里开了一扇小窗户,窗户与小男孩儿的窗户开在一个方向,我站在窗前,并不能从窗子里看见动物园,虽然角度有所差别,我也能猜出,那个小男孩儿房间的窗户也是看不到动物园的。”

司徒甜说:“即便看不到动物园,住在六楼的小男孩儿也肯定与阿东有关系,因为老郑已经说了,阿东的儿子就是一个13岁的少年。”

木村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变,双眼也冒出一丝光芒,他把双手架在桌面上,身子探向司徒甜,低声说:“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情就算我告诉你你也不会相信,因为连我自己都觉得太过巧合了……”

司徒甜一惊,忙问:“发生了什么,难不成你的跟踪被阿东当场戳穿了?”

木村摆摆手:“不是,不过也差不多,就在我站在六楼楼道的窗边思索的时候,只听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我转过头去看,一扇房门里面走出了一个50多岁的大婶,她一眼看见了我,居然认出我来……”

司徒甜很好奇:“认出了你,那么你认识她吗?”

木村摇摇头:“当然不认识,不过我很快从她的口气里听出来,她应该是我的一个学生的家长……”

司徒甜立刻打断木村,不理解地问:“木村先生,你不是已经被私立学校辞退了吗?”

木村讪笑了一下,他随意地摸了摸头发,说:“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也的确没有机会说,我其实不只在动物园工作,业余的时间仍旧辅导数学。算是兼职吧,我很喜欢把我学到的数学知识和多年积累下的解题经验传授给那些中学生。”

司徒甜很吃惊,不是因为木村的能力而是因为木村目前的职业居然与她很接近。

“你怎么了?你在想什么?”木村问,“没,没想什么。”司徒甜错开目光看向别处,“你也成了少儿辅导老师,跟我的工作性质差不多,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我也不算什么老师啦,每个礼拜才几节课,一节课才两个多小时而已。我的一个大学同学主持教育培训中心的行政工作,我的同学需要我帮忙代课,我也不好推辞。更大程度上是因为我的兴趣,还是那句话,我对于解密和推理非常热爱也非常着迷。”

“嗯,那么请你接着说,你在六楼楼道里碰到的那个大婶,她认出了你,看来她家的孩子肯定上过你的数学辅导班对不对?”

“是的,那大婶相当热情,拉住我的手就往屋子里面拽,没办法我就进去了。那是一间两居室的老房间,空间很小,摆设也很破旧,很快那大婶就给我端过来一杯水,她告诉我说,她曾经带着外孙上过我的试听课。”

“真的很巧。”

“大婶问我到这里来做什么,我说我来找一个朋友,没找到,朋友搬家了。大婶信了。不一会儿,大婶从屋子里叫出一个小男孩儿。见到那小男孩儿我心里一惊,正是我曾经在楼下看到过的那个孩子。不过小男孩儿显然没有认出我就是那天晚上站在黑影里的那个可疑的男人。”

“这小男孩儿不会就是阿东的儿子吧?”

“试听课定期举办,班上密密麻麻很多人,面前这个小男孩儿我没有印象。小男孩儿的名字叫小桐,小桐13岁,暑假开学就上初三了,所以小桐暑假基本上都是被闷在屋子里学习。”

“那么这个小男孩儿极大可能就是阿东的儿子了,大婶就是阿东的岳母了?”

“是的,这些都是我在谈话中打听出来的。阿东就是小桐的父亲,小桐现在跟母亲还有外婆住在一起。为了不影响小桐的学习,明年可以考上重点高中,小桐被迫在屋里天天温书,母亲外出打工,外婆守在门口,不让小桐出去玩,尤其不让阿东这个没用的父亲和小桐见面。”

“原来是这样子。”这些话听得司徒甜心里很难受,可惜有很多事情都很难遂人愿,“阿东为了和儿子沟通,他就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躲在举牌子的人群里,为的是不让小桐的外婆发现。小桐可以从窗口向下望,看到父亲,但由于距离太远而没办法说话,阿东就想到了用黑板写字这样一种方式与儿子沟通。唉,想一想真让人感伤。”

“了解到了这些事情之后,我突然心里一热,想要帮助一下小桐,更重要的是想帮助一下我的同事阿东。”

“辅导小桐功课你还办得到,可你怎么帮助阿东啊?”司徒甜问木村。

“我直接承认阿东和我是同事。我对小桐的外婆说,我既然与阿东是同事关系,小桐功课上的事情就可以问我,我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如果有关于理科的疑问都可以问我。小桐外婆一听,她非常高兴,她说她从来不知道阿东还有像我这样好心并且有本事的朋友。”

“我明白了你的这种做法,你这样做其实是为了帮助阿东,让阿东在小桐外婆心里逐渐地重要起来。木村先生,你真是个好人。”

“当天中午,我就利用了20分钟的时间给小桐讲了两道数学题。小桐是个聪明并且懂事的孩子,我很喜欢他。又有哪个老师不喜欢爱学习的学生呢?我想我会好好教小桐的,这个忙我还是可以帮的。这样,也会令小桐的母亲和外婆对阿东好一点儿,或许还可以让阿东和小桐经常见面。起码我是阿东的朋友,她们有求于我,应该对阿东的态度有所好转才对。”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