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推理

最后的推理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九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九章

暑假的日子过得忽慢忽快,木村利用午休时间经常到小桐家里免费帮他补习功课,时间久了,木村与阿东便熟悉了起来。

阿东是个老实人,阿东对木村说,他原来就住在老楼对面那一片空地上,以前那里是平房,平房改造后他得到了一些拆迁补助金,但阿东不舍得动用那些钱去付新房子的首付,他把钱存了起来,留着给小桐读书用。小桐的学习成绩很好,阿东想,如果小桐高中毕业之后有外出留学的机会,他很想利用手里的钱把小桐送出国门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阿东还说,他现在虽然苦一些,但还是值得的,把小桐培养得有了出息,这是他最大的梦想。阿东非常感激木村,他想用钱答谢木村,想付给木村家教的费用,但被木村断然拒绝了。

木村每次去小桐家里,小桐的外婆都会送给木村一些水果或者点心,木村无法拒绝。由于木村是阿东的同事,外婆对阿东的态度也改观了不少,有时候会让阿东回家吃个晚饭什么的。这样一来,父子之间就可以时常见面了,阿东也就没必要到楼下举牌子了。

小桐是个好学生,木村辅导起小桐学习来很顺利,小桐和木村也成了朋友。有一天闲聊时,小桐指着窗户外面对木村说:“木村老师,我小时候就住在那片空地上,以前那里都是平房,很多人都在那里住,虽然空间小,也很挤,但生活在那里的人都非常开心,因为一出门碰到的都是熟悉的人,大家打招呼,很亲热的样子。我就喜欢听那些大人聊天,只是倾听就可以长不少知识。”

小桐又说:“后来我读初中了,妈妈就不希望我住在大杂院里了,说是那里太吵了,影响学习,就让我跟外婆一起住。住在六楼是安静了,但我和那些小伙伴就很难见面了,我感到很孤独,我很怀念小伙伴和那些叔叔阿姨,所以,有时候我就趴在窗台上朝外面看。那些平房很矮很矮的,只要那些人在院子里面走动,我都可以看见,但是那些人太小了。后来我就用零用钱买了一支望远镜,这样一来,我就能很清楚地看见我的小伙伴了,当然,还有我爸爸。”

木村问小桐:“那么除了上学放学,你外婆都不允许你出去玩吗?”

小桐摇摇头,他的脸上浮现出与实际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当然不是啦,是我自己不愿意出去玩,因为感觉那样太浪费时间了。”

木村更不解了,他问道:“童年的时候不多玩玩是很遗憾的,等到长大了你或许就会明白,长大成人以后,有很多事情都不由自己掌控。要知道,人这辈子最快乐最美好的时光也就是童年这段时光。”

小桐点点头,更显得成熟:“木村老师您说的这些我都懂,但我不想浪费时间去玩,是有我自己的目的的……”

“目的?”木村立刻问,“什么目的啊?”

小桐把视线移向窗外,看着下面的一片空地,他说:“以前那里多热闹啊,可是几乎是一夜的时间,所有的房子就都变成了废墟,我就是在其中一间小屋子里降生的,我的朋友们邻居们都离开了,我再也不能通过窗口看那些人以及我熟悉的生活了。木村老师,你能体会我当时的感受吗?”

“我想我能。”木村想说什么,但他也不知道对一个初二的学生能说什么话去安慰。

“当然这是其中一方面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拆迁之后,我妈妈对我爸爸态度上的转变。爸爸的房子没了,又没有太多钱买新房子,我们暂时搬到外婆家住,爸爸和妈妈几乎每天都吵架,后来爸爸一个人住到了外面去,外婆和妈妈也经常骂爸爸没用没出息。我听了这些话之后,虽然我很想反驳,但我一句话也说不出。然后我就下定决心,以后我长大了一定要有出息,不能被家人骂,不能被别人瞧不起。所以现在我只能好好学习,因为大部分人都认为,好好学习就会有出息。我只能把别人用来玩的时间节省下来温习功课,因为除了好好学习,我目前什么也做不了。”

木村用手摸了摸小桐的肩膀,他说:“小桐你是个好孩子,你好好读书,等你长大之后有了出息,才可以改变现状改变这个家,到那时,你的爸爸妈妈就会跟你享福了。”

“不,我好好学习并不是想要改变什么,我只是不想被人瞧不起,我不想做爸爸那样懦弱的男人,被外婆骂,被妈妈骂,所以我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一所好高中,然后再考上一家名牌大学,再然后……我就不知道了。”

“嗯,小桐加油。”木村又拍了拍小桐的肩膀。

“木村老师,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好啊。”

“您既然是我爸爸的同事,我爸爸现在住哪里您知道吗?”

“嗯。”木村顿了顿,才说,“你爸爸现在挺好的,他跟动物园一个值班的叔叔住在一起,你尽管好好学习,你爸爸他生活得很好。”

“和动物园值班的叔叔?”小桐想了想,“是那个白天开面包车给小超市送货夜里去动物园值夜班的郑伯伯吗?”

“对啊。”木村听出了一个问题,立刻打听道,“你说什么?你说那位郑伯伯还给超市送货?”

“是的,现在还送不送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以前是这样。郑伯伯原来也住在大杂院里面,他开一辆面包车,白天会去农贸批发市场买菜,然后给临近的几个小超市送菜。”

“面包车?”木村的心里一下子被揪紧了,“什么颜色的面包车?”

“灰色的,很旧很旧,以前平房没拆之前,那辆车就停在大杂院门口。”

“今年春天的时候,那辆车还停在那里吗?”

“这……我也记不清了。”小桐觉得木村的问题很是古怪,“怎么了,木村老师,您为什么要这么问呢?”

缘分这东西很难讲,不缺少偶然性,当然也会夹杂很多人为的因素在里面。周末是各种辅导班最火爆的时候,两个人在窄窄的楼道终于相遇了。当司徒甜遇见穿着黑色西服戴着平光眼镜拿着一沓厚厚的教学资料昂首挺胸的木村老师时,她差一点儿惊呼出声。她绝对想不到,木村居然跟自己就职于同一家教育辅导中心。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