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推理

最后的推理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章

木村出事了。就在木村送司徒甜回家后,一个人朝公交车站走的时候,他身后面突然驶过来一辆黑色的车,车子停在木村面前,四扇车门同时打开,下来四个戴白色口罩的彪形大汉,木村迟疑之际便被团团围住。

木村有些紧张地问:“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大汉双手叉腰,恶狠狠地问:“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木村反驳道:“你管我是干什么的……”

大汉凶相毕露:“快说!”

木村不得不说:“数学老师,怎么了……”

大汉指着木村的鼻子大声说:“你一个数学老师不好好教书乱搞什么?”

木村生气了,他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性格:“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还有事,你们围着我做什么,快闪开!”

一个大汉见木村要从人墙里挤出去,他伸出大手按住木村的肩膀稍微一用力——木村毕竟只是个教书的,没什么力气——木村被那人一推就一个趔趄倒在了另一个大汉身上,接着,大汉们发出咯咯的笑声。

大汉嘲讽道:“你看你这怂样,还那么多事,要知道,东西可以随便吃,话不可以随便说,你懂吗?”

木村皱起眉头:“不懂你在说什么?”

大汉加重语气:“你不要装糊涂,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你最好老实一点儿,把自己的嘴巴管住了,要是再胡说八道,小心我们对你不客气,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木村问:“你们几个是谁派来的?”

大汉威胁道:“别废话,你现在回答我,你听懂了没有?”

木村的眼神一凛,好像在大汉们身后看见了什么,他大声说:“警察来了!”

木村利用大汉们惊恐的一两秒钟的时间,他用蛮力挤出人墙,朝前面跑去。这地方他很熟悉,前面不远处就是陈健所在的派出所,虽然有四条大汉跟着他,他也并不是很担心。

身后的大汉连骂几句,立刻追逐着木村跑起来。大汉个个膘肥体壮,跑得没有木村快,可惜木村被追心里紧张,慌了神,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就从小路上摔了下去。路两边仍然距离工地很近,挖了很多坑洞用作建设绿化设施,木村倒霉,一不留神就跌入了一个大土坑当中,坑里面有不少碎砖,木村只觉脚踝传来一阵剧痛,然后口中就发出了一声惨叫……

司徒甜第二天上班时没有见到木村,给木村打电话才知道木村居然住院了,好在木村告诉她,不要太过紧张,他没事,只不过脚踝被摔得骨折了,必须在医院里休养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下地行走。

下午,司徒甜来到医院见木村,她推开住院部的房门时居然看见了陈健。陈健冲着司徒甜笑了一下,然后他低头对木村说:“好的,基本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不过你真的没记住那辆黑色轿车的车牌号吗?如果你记起来什么再跟我联系,我那边要是查出了什么,我也会通知你。先这样,你在医院好好养伤,我先回所里工作了。”

说完之后,陈健就离开了病房,司徒甜走进去,木村住的这一间病房是单人病房,各个角落都透着舒适整洁,尤其是病房的窗台上还摆放着一盆植物,使得这里不像是医院更像是疗养所。

“哇,这小房间真不错!”司徒甜看见木村并无大碍,她绕着病房走了一圈,连连赞叹,“真安静,还有电视机可以看,住在这里很贵吧?”

“喂,你是来看病人的,你不问我怎么样,你却看那些表面的东西,真让我心寒……”木村仰躺在病床上,脸上倒是没有什么痛苦的表情。

“我看你除了不能动,都挺好的,对啊,你的脚是怎么弄的?陈健怎么还会来这里看你?”司徒甜问。

“昨晚我差点被人暗算了,还好我跑得快……”

“啊!暗算,有谁要暗算你呢?”司徒甜惊呼道,她万万想不到,暗算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现实中。

“肯定是凶手派来的人,我能从那四个人的口气里听出来,他们企图威胁我,让我不要继续再查那起案子了,这更加说明这起案子的复杂性。最重要的一点是,这证明了我已经通过我的推理查出来了一些真相,那些人害怕了,也被惊动了,所以才会在昨天晚上开着车子一直跟踪我、威胁我,目的是让我中止对案子的调查。”

“你是说昨天晚上有人跟踪你,那不也同样在跟踪我吗?”司徒甜后背冒出了一层冷汗。

“是啊,所以这些天你要时刻小心。我这脚都这样了,也没办法送你回家保护你了。不过,那些人的目标主要是我,他们只是想恐吓我,倒不是想杀人灭口,要是真想杀人灭口的话,他们开着车子直接撞向我岂不是更省事……”

“好了,你别再说了!”司徒甜捂着胸口,她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胸腔了,“既然这样你就别跟这个案子较劲了,而且这里面也没有你什么事,算了吧,你好好养病,别胡思乱想了好不好?”

“哼!”木村冷笑一声,他看向司徒甜,“你觉得我是那种胆小怕事的男人吗?”

“哎呀,你还要怎么样?”

“他们越这样,我就越是不服气!”

“你的脚都这样了!”司徒甜指着被高高吊起打了石膏的伤脚,“你还能怎么不服气啊!”

“反正我把我猜到的所有事情都告诉陈健了。我必须把这件事情查明白,别以为我现在不能随便行动了我就什么也做不了了,哈哈,他们真的是妄想。等着瞧吧,虽然我现在哪里都去不了,但是,我还是会用我的头脑,把涉案的所有坏人搅得人仰马翻,你信不信?”

“你这个人……”

“我想,用不了多久,警察就会出现在动物园……”

“为什么呢?”

“这太简单了,应该说凶手暴露得太简单了,你怎么还想不明白呢?”木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盯着司徒甜。

“你快说啊,好不好啊?”

“因为只有一个人有可能并且有能力通风报信,呵呵,那个人除了老郑还会有谁?”

“是呀?”司徒甜忙问,“老郑会被抓起来问话吗?”

“抓起来也是活该,我已经警告过他了,谁让他不跟我老老实实地说实话!”

“但愿老郑不要因此而受到牵连……”

“你同情也没用,他要是真的做过了什么,就必须受到相应的法律惩罚,因为,法律永远是最公正无私的,不会偏袒任何一个人!”木村的口水都喷出来,他说得太激动,导致那只伤脚被牵动了一下,疼得他哇哇乱叫。

“唉,你注意点儿好不好,我真拿你没办法……”司徒甜上前扶住木村的腿。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