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推理

最后的推理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章

司徒甜反驳说:“可是你这样纵容他,会伤害很多无辜的人你知道吗?”

丁先生紧闭着嘴巴看了看木村又看了看司徒甜,他的喉结动了一下,才说:“我可以回答你我所知道的事情,好了,你现在可以问了……”

木村问道:“在今年的春天,我的女友在距离那片平房区不远的地方曾遭到一个头戴黑色毛线帽子的男青年的袭击,我也知道你的儿子就住在那片平房区,我想知道,曾经袭击我女朋友的色狼是否就是你儿子?”

司徒甜忍不住问:“你既然知道你儿子精神存在一些问题,你为什么不把他送进医院治疗呢?”

木村板起脸,郑重其事地说:“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冲钱来的。”

木村把那几沓人民币推过去:“我最后说一遍,你那点儿钱在我眼里一文不值!”

木村顿了顿才说:“这件事情我既然参与进来了,我就想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不只是真相,我还想知道结果,这是我的性格,因为我就是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

木村根本没有去看那些钱,他直直盯着面前的中年男人,说:“丁先生,我找你不是为了钱。”

丁先生冷笑着大声说:“年轻人,胃口不要太大啊!你想怎么样?我现在麻烦缠身,私自挪动尸体的那个案子还没有了结,你想告我就去告吧,反正我现在有的是时间打官司,即便你们打赢了,也不见得能够得到这么多钱!”

丁先生慢慢低下了头,他盯着自己的手掌看了十几秒钟,低声说:“原来你们是冲这个来的,如果我告诉你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能满意呢?”

木村更正道:“不,不是摔断腿,是脚踝,右脚的脚踝。”

丁先生抬起头看着木村,他说:“我想不通,你为什么非要见我?是不是你想要报复我?我承认那天晚上威胁你的四个人是我派去的,但是我并没有让他们伤害你,我只希望你被警告之后少管闲事而已,这里本来就没有你什么事情,后来是你自己跑起来摔断了腿……”

丁先生有些紧张了,他问:“那你想怎么样啊?”

木村摇摇头:“不能。”

第一章

木村微笑了一下:“丁先生,陈健警官应该把我们的情况告诉你了,我也没必要多做解释了吧?”

丁先生冷哼一声:“你骗小孩子吗?这世上有几个人会因为别人的事情浪费自己的时间,好奇又能值几个钱?”

丁先生面无表情,他从皮包里拿出两沓钱,语气中有些怒意地说:“我不管是脚踝还是腿,总之那是你自己造成的。不过我也是明白事理的人,如果不是我派人去,你也不会搞成这个样子。可话又说回来,主要还是你自己太多事,你又不是警察,这里面也没你什么事,你刨根问底有意思吗?好了,不多说了,我这里有两万块钱,你看够不够你的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

落座之后,木村先开口说:“你好,请问怎么称呼?”

丁先生莫名其妙地问:“你说什么?”

丁先生立刻说:“如果你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你舍得把自己亲生骨肉送去精神病院那种地方吗?”

丁先生皱着眉摇摇头:“还能有什么结局,难道你要亲眼看着我进监狱或者生意赔得精光流落街头你才满意吗?要知道,你受伤的原因也不能全部怪我,我那个楼盘建的是居民区,建好了有几百套房子出售,要是传出那里莫名其妙死过人,加上媒体以及房地产业内同行的共同打击,你说,还会有谁花钱买我的房子?卖不出房子我拿什么还银行的贷款……真的到了那个地步,那我会有什么下场我不说你也能猜得出,所以我必须冒险做一些事情。我也是没有办法的,我是在自我保护,要怪就该怪那个始作俑者。而你们这些局外人却总是咬住这个问题不放。我现在都不知道你是谁,你追着这件事有什么目的,又有什么好处呢?”

丁先生叹息了好几声才说:“好吧,我是真的不知道,不过我承认,我儿子是在那地方住过几个月,而且我也承认,我的儿子……他……他有的时候……他的情绪很难控制……但是说他会大半夜跑出去攻击别人,这我根本不会相信。我真的不知道他是不是就是你们说的那个……那个人。假如我的儿子真的对这位小姐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我现在就替他向你们道歉,如果能用金钱弥补……唉,其实你们并不了解我的儿子,如果你们知道在他身上发生过的事情,你们肯定……肯定会同情他的。怎么说呢,他的精神当时就不怎么正常,都怪我,总之都怪我。我想补偿,可惜已经没有补偿的机会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木村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他开始同情对面这个房地产商人了,他说:“说实话,我没什么目的,我就是好奇,好奇就是我的目的。”

冬天的童话木村站在包间门口,他停住了,等待中年男人慢慢转过头来。男人看见了木村和司徒甜,他伸出手指向对面的沙发,只说了两个字:“坐吧。”

丁先生笑了,又从皮包里面拿出三沓钱:“五万块,总该够了吧!”

丁先生再一次垂下头有气无力地说:“我……我知道。”

木村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走路的时候,季节已经从秋季转变成了冬季。初冬的天气不是很冷,也许是因为木村身边始终有一位贴心的女士陪伴着,木村才会有这样的感觉。司徒甜和木村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好,已然成为一对出双入对的亲密恋人。

中年男人说:“我姓丁,称呼我丁先生就可以了。”

木村盯着中年男人的眼睛:“丁先生,今天我来的目的,就是想知道你的儿子究竟受到了什么样的打击才会变成那样,你可以跟我说,当然也可以拒绝对我们吐露实情,因为这毕竟是你家的隐私。”

木村说:“我想知道真相。”

这一天,木村穿着灰色大衣,身边有司徒甜紧紧相拥,两个人朝着一家茶楼走过去。茶楼里面很安静,他们径直走进一个包间,里面正有一位鬓角有些花白的中年男人等候着。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