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推理

最后的推理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章

或许因为是星期日且天气又出奇的好,路过的行人大多携家带眷,孩子一脸笑意,而每个父母却都满脸倦态。司徒甜拉着木村闲逛了一整天,两个人坐在公园门口的长椅上吃着冰淇淋。司徒甜觉得今天的木村有点儿异样,虽说木村算是个怪人,但今天他好像藏着心事,连吃冰淇淋都心不在焉的。

“喂,你在想什么呢?”司徒甜用手指擦去木村嘴角溢出来的奶油,“你看你的冰激凌都吃到鼻子里面去了,怎么今天神不守舍的啊?”

“没……没什么,因为这个冰淇淋一点儿也不好吃,不但不甜也没有奶油味。”木村随口应付着说。

“没有啊,挺好吃的吗,你是不是味觉失灵了,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讲话啊?”

“你饿了吗?”木村问司徒甜。

“嗯,有一点点。”

“去吃东西吧,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很好的餐厅。”

“好吧。”司徒甜跟着木村站起来。

10分钟后他们抵达一间日式料理屋,餐厅里的人不多,木村跟身穿深蓝和服的女侍者说了几句什么,好像是提前预约过包间,女侍者便带他们来到一间精致小巧的包间内。

墙壁是实木拼接的,上面挂着很多小巧的画框,还布置了一些富有异国情调的摆设和装饰物,包间不大却很有浪漫情调。

侍者奉上菜单,木村随意点了几样料理,司徒甜看得出来,用餐并不是木村真正的目的,她芳心乱跳,可以预料到一些什么事将要发生。她既紧张又兴奋,没喝酒,脸却热起来了。

木村问:“你今天想喝点儿什么,还要酒吗?”

司徒甜摆摆手:“不,喝茶就好了。”

木村对侍者说:“好,就先点这些吧。”

女侍者出去后,木村转过身端正了坐姿,他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司徒甜也垂下头,但她看到木村的右手始终都插在口袋里。司徒甜在心里说:你这个笨蛋,我知道你口袋里装着什么,刚刚手牵手逛街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了。

这时一个侍者走进来,她端来了几样精致的料理,以海鲜为主的料理每一道的分量都很少,装在小小的碟子上。司徒甜真的是饿了,她一见到那些精美的菜肴就忍不住流口水,她没等待木村说什么,便举起筷子夹起一个小寿司。菜肴不但精美味道也独特,没几口小碟子就空空如也,司徒甜显然没有吃饱,在没什么可以分散注意力的情况下,她才抬起头去看木村。

木村已是一头大汗,司徒甜想笑,但憋住了,因为她回忆起与木村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木村当时就是这副呆傻的模样。

“喂?”司徒甜说,“我没吃饱耶,你请人家吃饭不可以太小气哦!”

“还有……还……有……比吃饭……更重要的……事情……”木村的手还在口袋中打转。

“你有话就说呗!”司徒甜瞪了木村一眼。

“司徒小姐,”木村的口气也很像是模拟约会当天的口气,“请问,我们……我们的关系……能否可以……可以再进一步呢?”

“怎么进一步呢?”

木村低下头,抬起左手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只见他的右手好似抽搐了一下,慢慢把右手从口袋里拉出来,他的拳头是握紧了的,拳头大出了一圈,里面肯定攥着什么东西。

司徒甜盯着木村的右手慢慢移动。然后,那只右手落在了桌面上,再然后,五根手指僵直地打开来,司徒甜再一次看见了那只熟悉的深红色天鹅绒的四方小盒子,只不过盒子表面的红色更深了一些,那是被木村手心的汗水浸湿的。

“司徒小姐,请你……请你收下……”

木村双手按在深红色天鹅绒的小盒子上,慢慢推向司徒甜,司徒甜的心跳加速。不是恐惧而是兴奋和期待。这一次她没有拒绝,也用双手按住了那只小盒子,然后慢慢将之开启。顿时,司徒甜的眼睛被晃了一下,那是因为从盒子里面闪出来的光彩。司徒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把手掩在嘴巴上,心脏跳得更猛烈了。她用拇指和食指捏出那个小东西,稍微一晃动,那一颗贵重的小石子就闪烁出耀眼的光彩来。不错,此刻握在司徒甜手中的,正是一枚钻戒,那一颗切割精巧的钻石太完美了。

“天啊!”

司徒甜见过已婚的女士们向她炫耀过的钻戒,但她们的都不如自己手上的钻石大,司徒甜也不知道那颗钻石有多少克拉,不过她知道,这枚钻戒的价值极高。

“这就是你一直要送给我的礼物啊?”司徒甜看看钻戒又看看木村。

“是啊,就是你三番两次推辞的那份礼物。”

“太贵重了,木村,你哪有那么多钱啊?你到底是做什么的?你……你根本就不是一个补习班的数学老师,你……你一直都在骗我!”

“我就是个补习班老师,又有谁规定,数学老师买不起钻戒呢?”

“你再狡辩,快说实话!”

“好像你忘记了重点,这个……这个……”木村大声地咳嗽了一下,“现在,我……我现在是在向你求婚耶!”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司徒甜气息都变得粗重了,“你怎么能够这么有钱呢?”

“我跟你说过我很穷吗?”木村反问。

“这……这太意外了!”司徒甜晃了晃头,她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司徒小姐,那么请问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这……”

“怎么,不愿意吗?”木村的眉毛都耷拉下来了。

“人家也没说不愿意啊!”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