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推理

最后的推理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章

这个夜晚对于司徒甜来说就像是做了一场梦,在日式餐厅用餐之后,她跟木村一起来到了木村的家。这还是司徒甜第一次来木村家。木村一个人住,房子很大,三室一厅,足有200平方米。虽然这里距离司徒甜租住的地方不太远,但是地段要好很多,可以说是在繁华区。

司徒甜的头枕在木村胸前,司徒甜把手举在眼前,那枚大克拉的钻戒已经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别看了,那只是一颗小石头而已。”木村深深吸了一口司徒甜身上的气味,有些醋意地继续说,“你到底是喜欢那石头,还是喜欢我啊?”

“我都喜欢。”

“住宅楼地下室的车库里还停着一辆40多万块的车,只不过我很少开。”木村弯起手指计算着说,“房子、车子、存款……现在我哪一样都不缺了,即便再苛刻的丈母娘也挑不出毛病来。甜甜,你嫁给我,你这辈子觉得吃亏吗?”

“你不要这么说好吗?”司徒甜撅起嘴,“你这样说好像我嫁给你就是为了图你的钱,可是,我们相识的时候,我就没认为你是个有钱人,我的虚荣心没那么严重,请你不要再说那样的话,我会不高兴的。”

“嗯,我的人生经历和转变似乎太快了,真的是太快了,像是做了一场梦。当我事业小成之后,我很想找一个真心爱我的女人做老婆,而不是那些目的性太强的女人,我厌恶那样的女人。”

“我们的相识多亏了一个人,没有她介绍情感辅导员的工作给我,我们也不会走到一起。”

“你是说沙悦?”

“是的。”

“是要感谢一下沙悦,但是我并不喜欢沙悦这个人。”

“沙悦是我从小最要好的朋友,你不可以不喜欢她。”

“嗯,好吧。”木村顿了顿说,“但是沙悦身上有一些毛病,你最好不要去学。”

“明天,我们请沙悦来这里吃饭好吗?”司徒甜摆弄着手上的戒指,她已经被幸福冲昏了头脑,内心中产生了炫耀的欲望,“我想让她看看这个。沙悦以前的男朋友,好像就是因为沙悦想要一枚钻戒而男方舍不得给她买才告吹的。”

“就是因为这一点,我才讨厌沙悦这个女人的。”

司徒甜没有听进木村的话,她用自己的手机对着手指拍了一张照片发送给了沙悦,而后发短信告诉沙悦这个新地址,并且邀请沙悦明天来共进午餐。做完这些之后,司徒甜随手把手机放在了枕头边上。

木村被冷落了,他皱着眉拉住司徒甜那只戴着戒指的手,说:“当初我想送你的可不是这枚戒指,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首饰,不过你足够聪明,根本就没有打开盒子去看,这说明你不是那种爱占小便宜的低俗女人,你的表现令我很满意,所以我才会决定进一步追求你……”

“哼……你啊……你真够老谋深算的!”司徒甜问,“你说过,你曾经被女人伤害过,那一年你才20多岁,这些年你都是怎么奋斗的,我很想听一听,你究竟受了多少苦。”

“10年的时间,吃苦是肯定的,尤其是最初那几年,就是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做过很多不同的工作。印象最深的是,我曾经在大学门口摆摊子,给手机屏幕贴膜,幸运的话一天能赚100块。当时最怕的就是冬天天气凉,双手冻得都麻木了,感觉都快不像是自己的手了,但还是眼巴巴盼着有人拿着手机来让我贴膜……”

“真不容易,不过,年纪轻轻吃一点儿苦,对今后的发展是有利的。”

“后来,我进入了私立学校,因为数学成绩好,还得过奖,我开始做数学老师,持续了很多年,一直做到今年的春天……”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诬陷你,真的……真的对不起!”

“别那么说,假如没发生那样一件事情,很可能我会在那一家没前途的私立学校教一辈书,到死也只是个数学老师。既然那家私立学校容不下我,把我排挤了出去,正好给我制造了转行的机会。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句话用在我身上再合适不过了,换了一种工作环境,我才真正尝到如鱼得水的滋味……”

“仅仅几个月的时间,你就可以置办出这么一份家业,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从私立学校辞职后,我消沉了几天,但时间很短,某一天有个大学同学找到我,他知道我的数学很好,就想请我去帮他,把他开办的那家教育辅导中心做大做强,让我担任辅导中学生数学的工作。进入教育辅导中心我才知道,整个机构可以说是经营惨淡,只能勉强维持,不做改变的话很快就要歇业倒闭了。既然同学重视我的能力,我当然不可以袖手旁观。但我又不知道能做什么,只能下定决心把课教好。就因为我开办了第一场奥林匹克数学速成班,才解了辅导中心经济上的燃眉之急。”

“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似乎在中学生家长心中始终都是一个热点话题。”

“没错,如果从生意上说,这是一个可以获利的点,奥数一向很热门,因为奥数在社会上已经形成一个巨大的利益链。你应该知道,每个家长都希望孩子能考进一所好高中,一所好高中成为考入名牌大学的基础,这几乎是所有家长的正常心理。多年来奥数起起落落,有人把奥数比作一个球,打下去再弹起来,而且弹得往往会更高,至于业内的话题我也没必要说得太清楚,点到为止才好……既然社会上有这个需求,我也确实对数学非常感兴趣,而且我在读中学的时候的的确确获得过一个大奖,这个奖状就是个招牌,所以我的奥数课堂节节课都爆满。整个教育辅导中心因此起死回生,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我就一下子得到了很多很多,也尝到了成功的滋味。我的同学主管经营,教育方面的事情都是我负责安排处理,可以说,我算是教育辅导中心的二把手……”

“你在说什么?”司徒甜一惊之下挣扎着坐起身来,她拉过被子盖住胸,后背靠在靠垫上,“你是说,你现在是我工作上的上司了?”

“是的,你也可以这么认为,起初辅导中心是没有幼儿班的,是我提议开设了幼儿班,然后我又暗示沙悦告诉你辅导中心那里招人,因为你始终都听沙悦的话。说实话,到那工作之后,你的工作令我很满意,你的课程也为教育辅导中心盈利不少。”

“我的老天爷,我怎么觉得我的生活一直都在被你操控着。”

“被你未来的老公操控,你又有什么不甘心的呢?”

“你是不是一直都在算计着我,从模拟约会的第一次见面那时候就开始了?”

“是的。”

“呵……你还真敢承认啊!”

“这有什么不敢的,绞尽脑汁追求自己喜欢的女人,这不是很阳光的一件事情吗?”

“那时候你总是暗中跟踪我,也算很阳光的事情吗?”

“呃……”

“你说话啊!”司徒甜掐了木村一下。

“跟踪的事情不是很阳光,不过,你也不能怪我,谁让你不接受第四次模拟约会呢,我见不到你,我也只能出此下策了。”木村突然诡异地一笑,“我跟着你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种尾随,而我在跟踪你的同时始终都在思考,在计算、分析和策划……”

“你不会把我这个人也当成了一道数学题,把我搞定就是这道数学题的答案,而你追求我的过程就当成了解题过程吧?”

“呵呵,差不多吧,你这样去理解也是可以的,我无所谓了。”

“但愿嫁给你之后你不要这么对我,那样我会很累的。”司徒甜摸了摸木村的头,“以后要很乖很乖哦,不要这么变态了。”

“更变态的你大概还不知道呢。”木村又笑了笑。

“你到底还有什么瞒着我?”司徒甜杏眼圆睁地问。

“呵呵,你自己猜吧。”

“我从婚介所辞职之后,被沙悦介绍进入了你的教育辅导中心,”司徒甜思索着说,“后来在动物园我与你的那一次邂逅,是不是也是你的故意安排呢?”

“是的。”

“我现在还在好奇,你已经很有钱了,为什么还要去动物园打工,难道你去那里都是因为我?”司徒甜伸出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

“是的,因为你是我遇见的我觉得最适合做妻子的女人,所以我不能放弃和错过你。假如把打动你的芳心比作破解一道数学难题,而我就是那个解题的人,并且自认为足够聪明,我必须得到答案,无论题目有多难。你知道,这是我的个性,打动你的芳心就是这道难题的唯一一个答案,我必须得到答案,就像奥林匹克数学一样,解题方法有无数种之多,答案却只有一个是正确的,这就是数学的魅力。”

“然后你就在我身上绞尽脑汁试验了各种方法?”

“可以这么说吧。”

“我很好奇,你能跟我讲一讲过程吗?”

“过程琐碎而复杂,不过这些困难我都不担心,因为越是困难重重我就越感到兴奋。”木村说着说着有一点儿得意了,他完全打开了话匣子,说个不停,“你说的没错,动物园的那一场奇妙的邂逅就是我故意安排的,因为我跟踪过你很多次,已经无比熟悉你回家的路线和周遭的情况,我知道距离你住的地方不远处有一座动物园……在这里,我必须解释一下我追求你的思路,虽然我把整个过程比喻成了破解一道数学题,数学题的解答方式是先有题目,然后选择各种方法和公式去解题,然而我追求你的方法却不是这样,而是先有答案。你大概理解不了我说的,我解释一下你就明白了……比如我了解了你生活,了解了你的生活圈子,以及你生活圈子周遭的环境,这些情况就可以看作数学题的某一阶段的答案。我就根据这些线索和情况用逻辑的方法推理出一套解题的思路,最终完成整个解题过程,你懂了吗?”

“大概能懂,也就是因地制宜随机应变开展战略战术的意思吧?”

“聪明!”木村摸了摸司徒甜的头继续说,“根据现有的各个线索我就开始开动脑筋,但是所有的线索都是一个一个的点,很分散的点,要想把这许多点变成面,就必须先在点与点之间连成线,每条线都是很好连接的,困难是哪一个点应该对应哪一个点,两点连一线之后并不会造成错乱的线和错乱的面,像几何题一样,这才是最难处理的问题,所以我必须很小心地去选择两个点去连线,只有这样,才能够达到令人信服的作用,再能实现最后的目的。”

“你思考这个问题花费了你不少时间吧,以至于你从模拟约会到动物园的邂逅,这之间你似乎消失了几个月的时间。”司徒甜说。

“对,用消失一段时间作比喻不准确,因为我始终都在你身边,只不过我掩饰得很好,没有被你发现而已。”

“你为什么不让我发现?”

“时机尚不成熟。”

“天啊!”司徒甜感到后背一阵发凉。

“怎么,你喊什么呀?”

“木村,原来那些天你依然还在跟踪我,虽然我看不见你,但你没有消失,我居然半点儿都没有察觉,你干脆做侦探算了!”

“也不是每天都跟踪,还有一个原因大概你还不知道,其实我前段时间租住的房子距离你家和沙悦家不是很远,偶然跟踪一下你,也算是调剂一下生活。因为我还要处理很多事情,比如辅导中心还有我的课……”

“夏天的时候你去了动物园上班,在培训中心工作上的事情,你一定耽误了不少吧?”

“动物园园长的儿子也是我的学生,其实那时候我根本不是动物园正式的员工,衣服也是园长借给我的。辅导班并不是每天都有课,我可以安排时间,赚钱和感情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对不对呀?再说我目前最需要解决的事还是人生大事,耽误和浪费一些时间是必需的,况且当时你也加入了我的团队,最初的一段时间我也不好在教学楼里露面,那样会让你怀疑和疑惑的。而且我的工作让我很疲惫,我很想尝试一些别的轻松的工作调解一下身心,去动物园假扮员工多有意思啊,我从小就喜欢看动物,每天看见的都是欢声笑语的孩子们,我自己也感到快乐,就像是给自己放了个假……”

“你真厉害,连动物园的园长都帮你,你给自己一边放假,顺便还搞到了一个老婆,老谋深算的木村,真是佩服啊,佩服!”

“也不是随随便便,你这个女人也不是很好对付的,着实费了我不少心思……”

“哼!”

“当时我想,动物园距离你家很近,我去了动物园做临时工,这就是一个点,而且还是重要的一个点,这个点可以连接很多其他的点,然后织成网,组成面。但这只是一个大大的构想,一个框架,如同作家构思小说的初始阶段,还有很多细节我没有想出来。但就像解题一样,你不能完全想通了再动笔,那样时间肯定不够用,到了交卷子的时候你想得再好也晚了,必须边做边思考,边做边修正,这样才最快最便捷最保险,不是吗?”

“那么到了暑假,你在培训中心故意安排了一节去动物园参观动物的课程,而且还是由我带队?”

“是啊,天气热了,我的心也躁动起来,就安排了一节亲子户外活动课,之所以要让家长跟孩子一起去,那完全是为了当我和你见面之后,可以有充足的时间聊上一会儿,倘若你一个人带着好多孩子,你肯定会把精力完全集中在孩子身上,即便看见了我,也可能没时间说话,匆匆见面就没什么效果可言了。你看,我这样的构想还很全面吧?”

“嗯,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你做得很好。”

“接下来我们就见面了,孩子跟各自的家长自由活动,我们就有了足够的时间叙旧。这时,选择一个话题仍然很重要,选择的话题必须把你尽可能地吸引住,而且话题也不要过多地围绕在以前的事情上,因为那样只能让你感到反感甚至离开……”

“因为你被派出所误抓的这件事情导致了你被原来的单位开除,这个消息是否也是你悄悄透露给沙悦,然后通过沙悦的嘴转达给我的?”

“这倒没有,因为当时女朋友没搞定,工作也丢了,我情绪低落,我也想不了那么多,不过后来想想,这也是一个点,很重要的一个点,这一个点的重要性是,可以让你在内心之中对我感到一丝愧疚。因为女人一般心肠都很软对吧,这样一来就会令我更容易……”

“更容易博得我的同情心?”

“对。”

“之后在动物园的谈话中,你再一次提起了色狼那件旧事,而且你还选择了那一起命案作为切入点从而切入主题,这不是偶然的谈话对吧?你肯定也费过一番心思,谈话的内容都是你精心挑选的对不对?可是你为什么要提起那件案子呢?”

“选择那起案子是很重要的一个点,一个可以长时间控制一个人好奇欲望的一个点。每个人都有好奇心,规律是,越胆小的人好奇心越强,这就是很多女生害怕却喜欢看恐怖片的原因。”

“控制我好奇的欲望?”司徒甜皱皱眉,“我还是不太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那晚你跟陈健他们去抓色狼,之后发现了一具男尸,这个案子见报纸了,我当然一清二楚。因为你亲眼见到尸体,你肯定对案情的细节和进展相当好奇。这是一般人都会有的正常心理,破案的欲望,或者说是好奇心,每个人都有,你肯定也有。一个人的好奇心一旦被煽动起来,其实是很难压抑和控制得住的。”

“你就利用了我这一点,还有之后你的无数次推理以及无数次的推翻原有的推理,你编的那些环环相套的推理故事,根本不是为了帮助警察破案,完全是为了刺激我的好奇心,从而让我陷进这起案件之中。这样一来,你就可以一步一步地接近我,约我出来跟我见面也有了借口对不对?”

“嗯,应该就是你说的这样子。”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究竟是你太聪明还是进行得太顺利,怎么我感觉有很多事情都非常凑巧,似乎有某种力量一直都在帮你……”

“甜甜,你是在夸我吗?我……我其实没那么神奇。”

“比如老郑,在动物园我和你邂逅时,你最先把案子的话题指向老郑,然而接下去的调查,老郑果然有问题,这一点我想不通,当时你是怎么猜到老郑有嫌疑的呢?”

“老郑也是一个点,要知道,为了创造见面的机会,我设想了好几套方案,但最后我选择了从那起离奇的抛尸案件入手,一来你知道这一案件的部分真实情况,二来,悬疑和推理都很吸引人,无论男女老少,几乎大多数人都很喜欢悬念迭起的疑惑之后拨云见日得到真相的快感,而我就是利用了这两点。”

“给我制造悬念是手段?”司徒甜依然很疑惑,继续问,“我完全相信你有能力和手段制造足够多的悬念,但是你没有能力让别人也配合你一起给我制造悬念,这话你懂我意思吗?比如老郑和阿东还有小桐,这三个人怎么会那么听你的话,而且他们说出来的话还都对案件的进一步推理有所帮助,即便他们提供的线索不是正确无误的,但起码符合你的推理走势。你们不会是故意串通好了蒙骗我一个人吧?”

“不,你想多了,我再聪明也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去控制别人的大脑。”

“我觉得也是,那么现在请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司徒甜一个劲儿问个不停,很执着的样子。

木村挠挠头,回忆着说:“先从哪儿说起好呢?”

司徒甜提醒道:“先从老郑说起吧。”

“当我决定利用案件制造悬念的方法引诱你上钩时,也就是要启动这个方案之初,我很认真地进行了一系列谋划和计算,也就是说,我对该案的案情必须提前做好充足的了解。报纸报道得不多,我只好在附近到处打听情况,不过得到的很多都是很夸张和没有用的信息。那一片老平房区域,在没拆之前我是去过的,在里面绕了一大圈,不过那时候里面已经没有人住了,连老郑都搬走了。老郑是我在动物园里熟悉的第一个人,因为我知道他原来就住在平房区,距离动物园很近,聊天时,我就故意聊起抛尸这个话题。结果我发现,老郑谈论起这个话题时总是遮遮掩掩,好似有什么隐瞒在心底。但我没有细加追问,即便我再聪明,当时也绝想不到老郑与那起案子真的有联系。后来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在动物园成功邂逅了。我当时为了制造一个我们双方都感兴趣的话题,必须找一个兴趣切入的点,为的是邂逅之后我可以成功第一次约你,我必须找一个最为合理的看似很正常的借口。选择与老郑谈话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老郑在夜里才上班,我担心你会不敢来,好在动物园距离你家不太远,你真的来了,是好奇心起的作用吧。不管怎么说,我觉得我们的第一次正式约会是相当成功的。”

“是很成功,以至于我第一次就陷进去了。”

“呵呵,也不能这么说,大概你当时已经对我产生情感了,算是萌芽状态吧。”

司徒甜吐出了一口气,说:“老郑这个人心中掩盖了秘密,加之他又不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我相信他会露出马脚,因为与老郑那几次见面,连我都能看出一些端倪来。好吧,老郑露出的马脚我相信,那么阿东以及阿东的儿子小桐又是如何配合你接下来的推理的呢?”

“阿东在案件中并没做过什么,他很无辜的,我承认,在我整个推理过程中,阿东是被我强行拉进来的,可以说是我当时灵机一动,如同解题时的灵机一动一样。无论是做题还是侦探破案子,都需要灵感不是吗?”

“灵机一动是什么意思?”司徒甜困惑地问。

“那一天夜里去动物园,我们在等待老郑巡夜的时候不是很巧合地看见了阿东躺在长凳上睡觉吗?”

“没错,那又怎么样呢?”

“说实话,我当时还不认识阿东,也没敢去打扰他,等到老郑回来,我们才谈起案件以及阿东的事情,然后我们就离开动物园。走在送你回家的路上,那个时候,我就开动脑筋开始了关于阿东的第一次推理……”

“你是说,把阿东拉入案子,是你当时突然来的灵感?”

“没错,就是突然的灵感。做题的时候需要套用一些公式对不对?”木村看了司徒甜一眼,“那些数学公式就好比各种工具,或是一个一个的点,思维和解题过程就是一条一条的线,好比厨师做菜,也是先有蔬菜肉类等食材,这些都是可以利用的点……为了让你认为我的推理不空虚,我必须找到一些已经被你熟悉的点去发挥,必须是熟悉的点,太陌生的点我担心你会提不起兴趣来。这就好比一个人给你讲鬼故事,当那个人说这件事是他亲身经历过的,而且故事里的主人公都是你曾经认识的同学和朋友,发生的地点恰恰还是你熟悉的地方,这样的倾听效果才会更真实,让你更加身临其境不是吗?”

“哦,我懂了,你是利用我当晚随机见到的两个人,一个是老郑,另一个是阿东,你用这两个点,或者说两个角色,用这两个人编出了一个推理故事让我有身临其境的感觉,然后我就被很容易地带入进了情节之中。随着你把我的好奇心煽动起来,盲目放大的好奇心就让我特别想知道案子之后的真相,同时你也把我整个人牵制住了,牢牢地牵制住了,对吗?”

“为了让你真正地参与进来,我还暗示你去找沙悦的男朋友问问关于案子的情况,当然我十分希望你能从陈健那里问出一些我打听不到的线索,这些就是新的点,有了新的点,我就能编织出更加离奇和更加吸引你的故事来,让你陷得越来越深,越来越无法自拔……”

“陈健不负你的期望,真的告诉了我很多你打听不到的东西,有了这些新的点,这下子你有的放矢了,接下去又编织了一个更大更悬疑的故事,同时,你还把色狼这个与我有过亲身接触的坏人带入案中。这样一来,我就更加好奇更加不知所措更加期待你接下去的推理了?”

“你说得很对,呵呵。”木村干笑了两声,“你不觉得你现在的推理能力也长进了不少吗,都是跟我学的吧。你自己进步了还不知道呢!”

“你几次三番地推翻原有的推理,又创造出新的推理,把我搞得团团转,尤其是把我的脑子搞得非常混乱,从而降低了我对你这个人的抵触心理。你啊,真的是太厉害了!”

“过奖了。”

司徒甜停顿了一下,她又产生了新的疑问,于是又问道:“阿东是你的突发灵感我现在理解了,那么小桐呢?”

“小桐是最容易解释的,因为你从始至终都没有见过真正的小桐……”

“什么?这话是什么意思?”司徒甜睁大眼睛,“小桐这个人不会是假的,是你特意编造出来的一个角色吧?”

“当然不是啦,阿东是小桐的爸爸,我们和阿东都谈论过小桐,小桐又怎么会是我编造的一个角色呢,没理由阿东跟着我一起撒谎骗你的。”

“这倒是。”司徒甜点点头。

“因为我对阿东举牌的疑惑,我确实上到了后面那栋老楼里,在楼里的经过我没有对你撒谎,我是真的遇到了小桐的外婆。要知道,我的奥数课程在中学生眼中是很有名气的,小桐的家长认识我那也很正常。也不只是小桐外婆,几乎所有喜欢理科的孩子的家长都上过我的课。我这个奥数老师,也是家长们经常谈论的焦点,因为我时常会利用节假日举办一些免费的讲座,当然讲座的目的主要是拉学生加入学习班。”

“嗯,这点我信你。”

“当我被小桐外婆请进家门见到了小桐之后,我就觉得小桐这个孩子很像小时候的我,也很内向很踏实,我也很愿意辅导他功课。或许你会问我,小桐对我说过的那些话是否都是我借着小桐的嘴编出来然后告诉你的,也许你还会认为,毕竟小桐只是个孩子,他不可能懂得那么多……”

“都是你借着小桐的口编的对吗?”

“不,不完全是,当然也有我编造的成分,但小桐真的有一个单筒望远镜,小桐也有用望远镜朝外观瞧的习惯。正因为他有这个习惯,阿东才会趁着暑假的时候到楼下去举牌子,父子之间进行某种交流,举牌子的阿东你也看见了,这些我并没有撒谎,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司徒甜追问。

“只不过从小桐的身上,以及小桐用望远镜窥视窗外的这种行为,我产生了新的灵感。我想起了一部名叫《后窗》的悬念故事,希区柯克的作品,大概你也看过。”

“你从小桐嘴里得到了一些内容,你又故意编造了大部分,借用小桐的嘴把事情说出来,说给我听。从小桐嘴里得到的一些线索或是你称之为点的东西,并不会特别多,毕竟小桐只是个孩子,你也肯定结合利用了这些点,又故意编造了一些,要不然你怎么能把你的推理编得那么完整呢?”

“我承认,小桐的话在我转述的时候加入了不少我的主观意识在里面,不过那个男青年和中年男人之间发生的事情,也就是丁先生和小丁一对父子出现在平房区,他们之间的事情确实是小桐告诉我的,小桐确实用望远镜看见过。”

“看来小桐在案件之中真的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尤其是他的单筒望远镜……”

“这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很怪,因为我是一个喜欢解题的人,一方面我用各种推理故事把你带入案件之中,从而可以让你经常出现在我身边,另一方面我自己也陷进了案子中去,着了魔般渴望通过推理得到真相,这也是悬疑推理游戏最大的乐趣所在。”

“随着推理一步步接近真相,胆小的老郑害怕了,他暗中通知了丁先生,丁先生派来四个大汉想要威胁你,你的处境变得越来越危险,但幕后隐藏的真相却越来越清晰了。”

“这就叫做贼心虚啊,很多犯罪嫌疑人都是因为自己过分小心而露出马脚的,丁先生就是这么暴露的。”

“当局者迷,再精明的人也有犯糊涂的时候。”

“能够破案,民警陈健也有功劳。陈健也的确是一个非常聪明的民警,他带你去了郑大嫂家里。郑大嫂是个没有什么文化的女人,很容易就能从她嘴里打听出一些什么来。其实我也想到去找郑大嫂探口风,但我的身份没能力打听出郑大嫂的居住地点,我也不可以向老郑直接询问。因为这样一来必然会激怒老郑,就更不好查出真相了。陈健作为一个民警,用民警的身份去调查这件事情,要比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合理得多。”

“还好你当初没有找过郑大嫂,”司徒甜说,“假如你一时冲动带着我去了老郑的新家,老郑肯定跟老婆串通口供,即便以后陈健再以警察的身份去盘问,郑大嫂也已经有了心理准备,那么整个案件也就永远找不到真相了。”

“是啊,现在终于结束了,案子破了,而我得到了一个好老婆也没有白费了那么多精力,各有所需各有所求,一个大团圆的完美结局不是吗?”

木村说完,他抬起胳膊去抱司徒甜,司徒甜假意闪躲,却被木村抱得更紧。司徒甜感到皮肤上面一凉,那是木村手腕上的腕表的表盘挨近了她的皮肤,她娇嗔道:“你为什么总是戴着那块表,你现在都一丝不挂了还戴着一块腕表干什么啊?”

但是很快,司徒甜就忘记了腕表的事情。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