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张脸

最后一张脸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章 桃花劫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章 桃花劫

正月十六,芸青寺。

芸青山之上钟楼高耸,香烟缭绕;庙内晨钟暮鼓,梵音悠扬;山间鸟啼莺鸣,行人不绝。

芸青山位于S市城南十公里处,山形挺秀,环境清幽。自清朝康熙年间,芸青寺建于山峰之巅,数百年间香火旺盛,来此朝山拜佛者络绎不绝。

每年农历正月初六至正月十六,是芸青寺的传统庙会。远近香客蜂拥而至,庙前的摊位堆满了香烛、纸钱、供果以及土特产、手工玩偶等琳琅满目的小商品,在这红尘之外的清修之地,俨然一派盛世繁华的景象。

朱红色的拱形庙门敞开着,门楣上方雕刻着“芸青寺”三个烫金的大字。明媚的阳光洒在熙熙攘攘的游客身上,善男信女们每个人手里都握着大把的香,有些人还提着大包小包的供品。一些虔诚的游客一步一跪一叩地进入如来殿,五体投地拜倒在佛祖面前,口中毕恭毕敬地祈求着什么。

观音殿里祈愿求签的游客居多,传闻向芸青寺里的观音菩萨求签问卜极为灵验,很多游客都是不远千里慕名而来的。高达五米的南海观音像前,一名穿着乳白色风衣的年轻女子正跪在蒲团上,紧闭着双眼,专心致志地摇着签筒。

片刻,一支紫竹签自签筒中飞出,落在了地上。她屈身将竹签拾起,目光扫过签文的一刹那,她的肩头下意识地震颤了一下,只见上面写着——尘缘无意人有情,镜花水月空中楼。

“施主,需要解签吗?”站在一旁的小师父看出了她脸上的忧虑。

“哦?解签?好的。”她回过神儿来,将竹签递给了小师父。

小师父低头看了一眼,问:“施主,你求的是姻缘吗?”

她微微地点了点头,轻咬着下唇,眼睫毛莫名地颤动了几下,神情显得格外紧张。

小师父若有所思地解读着签文,而后略显惋惜地说道:“施主,这是一支下签。尘缘无意人有情,意为你与那人虽是两情相悦,却是有缘无分;镜花水月空中楼,预示着这段姻缘将成为一场梦幻泡影。施主,缘分由天定,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听了小师父的一番话,她那双清亮如泉的眸子顿时暗了下去。

尘缘无意人有情,镜花水月空中楼。她反复默念着这句签文,一股绝望涌入心底的最深处。

昨晚,是她二十五年来度过的最美的元宵之夜。

合上双眼,仿佛漫天的烟花依然在头顶绽放着。也许,世界上任何一种花都无法与烟花相媲美,因为它在几秒钟的时间里却盛放出令人铭记一生的美丽。

昨日的元宵佳节,夜空如此漆黑,没有月光照耀,没有繁星点缀;夜色如此幽静,耳畔爆竹声声,心却恍若沉眠。她一个人伫立在窗前,眼前绽放着耀眼的烟花,身后却是无声的落寞。她害怕这样的夜晚,空气中洋溢的喜庆氛围只能让她孤寂的心更平添几分怅然。

然而,就在这样的夜晚,他叩响了她的家门。他怀里捧着大把的烟花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来不及询问什么,已经被他带到了公寓的楼下。

他将烟花盒一一摆在地上,而后擦亮了手中的火柴,点燃了烟花的导火线,当一声声低沉的爆炸声敲击耳膜,一连串绚烂的烟花凌空而起。它们在天幕之下轻快地飞旋着,瞬间绽放出极致的美丽,一圈圈耀眼的光晕、一道道流散的光彩,霎时间点亮了整个夜空,也照亮了两双充满希冀的眼睛,那一刻,他们在彼此的瞳孔里看到了世间最璀璨的烟火!

他静静地拥她入怀,温暖的怀抱犹如一溪春水,轻柔地滋润着她的心田,带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她合上双眼感受着他的呼吸,聆听着他的心跳,可是心却在隐隐作痛,冰凉的液体悄无声息地从她的脸颊滑落,留下一道道无法抹去的痕迹。

她渴望自己像烟花一样,投入天空的怀抱。可是,稍纵即逝的美,短暂得令人心碎。霎时间,所有的烟花都陨落了,整个世界沉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包括他的脸庞、他的身影、他的气息……

她蓦地睁开双眼,恍然忆起自己正身处芸青寺的观音殿里,今日,她是专程为求签而来的,可是签文的内容却令她心灰意冷……

她的名字叫穆依依。

这个名字是她的母亲为她取的,也是母亲送给她的唯一的礼物。但是,她不喜欢“依依”这个名字,从小就不喜欢,因为她觉得是她的名字注定了她孤苦无依的命运。

穆依依出生在灵源县一个边远的小山村里,在她四岁的时候,她的母亲就离开她和父亲,远走他乡了。在她懵懂的记忆中,母亲的样貌早已模糊不清,但她依稀记得,母亲有着一头如瀑布般乌黑的长发与一双黑若深潭的眼眸,眸子里似乎写满了旁人无法读懂的忧郁。

她好羡慕别的孩子能够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感受母爱的温暖,她多么渴望自己也能够牵着母亲的手去上学,能够搂着母亲的脖子撒娇,能够依偎在母亲的怀抱里酣睡……这些简单的心愿对她来说却是一种遥不可及的梦想。

二十一年过去了,整整二十一年,她再也没有见过她的母亲。

奶奶告诉穆依依,她的母亲是一个自私自利、铁石心肠的坏女人,当年她抛夫弃女一走了之,丝毫不念及夫妻之缘与母女之情。听惯了奶奶愤恨的语言,穆依依似乎也对母亲产生了恨意,可是每当她的父亲旧病复发时,她对母亲的恨却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相反,她开始理解母亲的做法,因为每个人都有摆脱不幸、追求幸福的权利。

父亲发病时的样子很吓人,四肢抽搐、面色发青、口吐白沫,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穆依依小的时候,经常被父亲的“怪异举动”吓得哇哇大哭,后来她渐渐长大了,明白父亲患的是一种叫做癫痫的疾病。对于父亲的病情,她渐渐地司空见惯了,心里不再产生惧怕,只是每当看到父亲痛苦地独自挣扎着,她的心就痛得无以复加。

在穆依依十五岁那年,她的父亲在一次上山砍柴时,癫痫病突然发作,跌倒后整个人从山坡上滚落下来,摔成重伤,由于失血过多,被送到医院时已经奄奄一息。

穆依依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父亲在临终前说出了一个惊人的秘密。原来,她的母亲是一个貌美的城里姑娘,嫁入穆家时,她只有二十二岁,而穆依依的父亲却已是一名年近四十岁的中年男人,当然,她不是自愿的,而是被人贩子贩卖给了穆家。

但是,他们同处一室四年来,她一直以死相挟不允许他靠近她的身体,所以他们之间只有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实。而且,婚后七个月,她就生下了穆依依,也就是说,她结婚时已经怀有两个月的身孕,穆依依根本就不是她父亲的亲生女儿!

不过在她父亲的眼中,穆依依就是他的女儿,十五年来他一直将她视如己出,视若珍宝。因为,他深爱着她的母亲,她美丽、端庄,圣洁得不容侵犯,他说他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就是娶了她,即使他从未真正拥有过她。

若不是他突遭意外,他是打算把这个秘密永远藏在心底的。而他选择在最后一刻说出来,是希望穆依依有朝一日能够去城里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可是,她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她的母亲又身在何方?一切都无从知晓。

父亲意外身亡后,奶奶也因悲伤过度而病倒了,穆依依不仅一夜之间成了孤儿,还独自承担起照顾奶奶的重任。但是将她从小抚养长大的奶奶却不再爱她了,取而代之的是冷漠与排斥,奶奶不愿再与她多说一句话,甚至连多看她一眼都觉得多余。因为,她并非穆家亲生骨肉的这一事实,奶奶过去也一直被蒙在鼓里,穆依依出生时身体十分弱小,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早产儿。

在父亲去世后的第二个月,穆依依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奶奶终于开口让她离开穆家,让她去城里找她的亲生父母。

那晚,穆依依哭着恳求奶奶让她留下来,她怎么能撇下年迈而病重的奶奶独自离开呢!况且,她并不想寻找所谓的亲生父母,一点也不想!

从她知道自己身世的那一刻起,她对母亲的那丝若有若无的恨意变得清晰起来,她开始相信奶奶的话,相信母亲是一个自私自利、铁石心肠的女人。否则,在她决定离开穆家时,为什么不将她一同带走呢?她又怎么忍心把年仅四岁的女儿丢给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继父抚养呢?

无论当初她有什么样的苦衷,作为一个母亲,她的做法都是不可原谅的!

奶奶最终还是心软了,她留下了穆依依。而穆依依也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她决定要与奶奶一同撑起家庭的重担。

穆依依十五岁便辍学了,她告别了那个捧着书本无忧无虑的年代,和奶奶一同下地干农活,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忙碌疲惫的身影、麻木空虚的灵魂,日子好似村口的马路一般暗淡,不知将通往多远的未来。

但或许,命运还是对她有所眷顾的,在她辍学两个月后,一个神秘人找到了当地的中学,主动要求资助一名成绩优异的贫困学生,并承诺这名学生的所有学费都由他来承担,直到大学毕业。

学校的老师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穆依依,她的学习成绩一直在班级名列前茅,虽然她身世不幸却始终勤奋上进,在大家的眼中,她是个品学兼优且乖巧懂事的好女孩儿。于是,由校方出面,说服了穆依依的奶奶,穆依依最终如愿以偿地重返校园,原本已经破碎的大学梦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之光。

间四年的时间过去了,穆依依迎来了人生中重要的转折点——高考。报考时,她的第一志愿毅然填写了S市医科大学,美容医学系。当年十九岁的她,从来没有去过比县城更大的地方,她更加不清楚美容医学系的概念,她坚定的志向完全来源于一个人——那个在她十五岁时改变她命运的人,那个四年来一直在幕后资助她却素未谋面的人,那个在她绝望之时为她点亮人生灯塔、指引她人生航向的人。

在穆依依的世界里,他神秘得如同幻影。四年了,穆依依从未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她只是从老师的口中得知,他是一名年轻的整形美容医生。根据她自己的理解,医生是一个高尚的职业,而整形美容医生就是通过医学的手段和方法,使爱美的人变得更加美丽。她不懂得整形美容的真正含义,但是她认为创造美丽是一项伟大的事业,而从事这项事业的人也同样有着一颗高尚而美好的心灵,那个默默帮助她的神秘人,早已成为她心中的榜样。

对于高考考生来说,等待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日子是漫长而烦闷的,即便穆依依高考时的发挥还算理想。可是人在对未来充满不确定感的时候,难免会胡思乱想,甚至产生一些奇思妙想。于是,她的心底萌发了一种欲望,一种对命运探索的欲望。

穆依依听闻邻村住着一位“高人”,大家都称他为“赵先生”。

穆依依走了几个小时的山路,终于见到了那位传说中的“高人”。坐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十分清瘦的老头,看上去五十多岁,身穿一件深蓝色的粗布马褂,失明的双眼隐藏在一副黑色的墨镜下。他的样子颇有几分奇特,头发稀少、皮肤黝黑,其貌不扬,五根手指总是不自觉地捻着长长的胡须。

“小姑娘,你想要算什么?”穆依依刚一坐定,赵先生就开门见山地问道。

“我想算一算,我今年能不能考上大学。”穆依依答道。

赵先生询问了穆依依的生辰八字,随后捻着胡须的左手在半空中停了下来,他一边掐着手指头,一边念念有词地说着。穆依依觉得他说的每句话似乎都蕴藏着天机,尽管她连半句也没能听懂。

赵先生沉思片刻后解卦说,关于求学一事,穆依依大可不必担忧,她天资聪慧而又勤奋好学,榜上有名乃是水到渠成之事。听了赵先生的一番话,穆依依本应大感宽慰,可是她的心中却犯起了狐疑,既然卦象很好,赵先生却为何眉头紧锁、一脸凝重的表情,莫非他预测到了什么不好的未来?

赵先生不再言语。穆依依见状,递了钱过去。赵先生接过钱,放在衣兜里,才又继续说下去。

赵先生说,他在掐指间算出了穆依依命中犯有——桃花劫。在二十五岁之前,她若无法逃脱这场桃花劫,此生将永远无法找到姻缘归宿,直至孤独终老!

赵先生的一席话如同一根无形的刺,插进了穆依依的心坎里,无论如何也拔不掉了。虽然她知道赵先生的话并无科学依据,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些话还是会在她的脑海中回响。赵先生说,能够解这场桃花劫的,唯有她自己。言外之意是说穆依依只有在二十五岁之前找到姻缘归宿,完成终身大事,才有望逃过这场劫难。

虽然穆依依并不相信赵先生的迷信之言,但她还是暗自下定决心,在二十五岁之前她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姻缘归宿,一定!

不久后,穆依依真的收到了S市医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那个资助她的神秘人也很快得知了这个消息,他如期兑现承诺,寄来了汇款单,而上面的数字却令穆依依瞠目结舌——整整五万元。

神秘人为什么要一次性寄给她这么多钱?穆依依从小过惯了清贫的生活,五万元钱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这么多钱就算她读到大学毕业也用不完。而且,她早就下定决心要半工半读来完成学业,要靠自己的双手来实现梦想,只要他资助她上大学的首笔学费,她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穆依依突然很想见神秘人一面,他只是一个与自己非亲非故的人,却拿出这么多钱来资助她上学,对于他的恩情,她自知现在无以为报,只希望能够当面说声谢谢。于是,她找到了初中时的余校长,余校长是唯一知道神秘人联系方式的人,可他却对此守口如瓶。

穆依依心里明白,神秘人对她的资助完全出于自己的意愿,他之所以隐藏身份,就是不想获取任何回报和感谢。尽管如此,她的心中还是隐隐有些失落,这种失落感一直挥之不去,直到那个初秋的傍晚,她接到了神秘人打来的电话。

“是依依吗?”

“恭喜你考上了S市医科大学,早就听说过你的故事,你是个坚强的女孩儿,我相信你会沿着自己的梦想一路走下去,我也会一直在背后支持你的!”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把它记下来,如果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助的话,可以随时打给我……”

他的声音如此清晰地从话筒中传来,温和中透着磁性,且有着一种独特的质感。那是她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虽只是几句简短的问候,却如丝丝暖流般沁入她的心扉。

从此,那个声音深深地刻在了她的脑海里。

怀着美好的愿望与无限的憧憬,穆依依步入了大学校园。

略显土气的着装打扮,仍难掩她从骨子里透出的恬静与美丽。大学校园是青春萌动、滋生爱情的温床,入学不久,她的身边就出现了不少的追求者。

她依然时常想起赵先生的话,想起那个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命运中的“桃花劫”。而此时,仰慕她的男生却越发多了起来,当鲜花、巧克力堆满了她的书桌时,她内心的阴云开始一点点地散去。在二十五岁之前能够找到自己的姻缘归宿吗?答案似乎是肯定的。

不过,现实中的很多事情都是事与愿违的,五年的大学生活中,穆依依的身边从来不乏异性的关爱与呵护,可她明明对爱情充满渴望却又总是拒绝每个向自己示爱的男生,她也曾尝试着去接受,但心却仿佛被冰冻住了,无法向任何人敞开。就这样,直到大学毕业,穆依依已经二十四岁了,感情世界却仍旧一片空白。

距离那场“桃花劫”仅剩下一年的时间,这一年的时间里她要如何才能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呢?未来让穆依依感到惶然不知所措,一种无助感与恐惧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无限蔓延着。

只是不知为什么,几年来她总会不自觉地挂念那个资助她的神秘人。她猜想,也许,他就和自己住在同一座城市里;也许,他们曾在某个陌生的街道擦肩而过,近在咫尺却彼此不相识。她从未见过他的模样,可他的身影却经常在她的脑海中浮现,很模糊但又很高大。她好想再听听他温和而富有磁性的声音,然而无数次她从电话簿上找到他的电话号码,却又无数次地放下电话,她感觉自己很没用,居然连问候一声的勇气都没有!

临近大学毕业时,穆依依在S市一家三甲医院的美容科做实习医生,为了方便上下班,她搬出了学校的宿舍,与一名关系要好的学姐合租了一间两室的住房。

学姐有一个文雅而动听的名字——夏荑凝。她可谓是人如其名,手若柔荑,肤如凝脂,吹弹可破的肌肤无须任何妆饰,就使她光彩夺目。而且,她的身上有种独特的气息,娴静温婉,散发着一股淡雅的芬芳。

夏荑凝是S市医科大学护理专业毕业的,学制四年,比穆依依高一届,她两年前便步入工作岗位,一直在一家名为“琦美”的整形美容医院做手术室护士,工作稳定,生活安逸。只是与穆依依一样,她在S市里也没有半个亲人,如今,穆依依搬来与她同住,不但可以相互照顾,彼此也多了一个倾吐心声的好朋友。

不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穆依依刚搬过去没多久,夏荑凝就发生车祸,住进了医院。

穆依依接到消息赶到医院时,夏荑凝刚刚做完手术,在麻醉药的作用下仍昏睡着,一名陌生的男子正守候在她的病床前。男子年龄三十出头,雪白的衬衫上沾染了斑斑血迹,俊朗的脸上浮现出焦急的神色,他的太阳穴上方包着一块纱布,看样子同样在这场车祸中受了伤。

他的名字叫钟伟霆,是琦美整形美容医院的一名整形外科医生。两年来,他主刀的每一台手术都会有夏荑凝在一旁协助,两人在工作中的配合一向都很默契;在生活中,钟伟霆比夏荑凝年长七岁,他一直将夏荑凝当做自己的妹妹看待,对她关怀备至、呵护有加,而夏荑凝却芳心暗涌,偷偷地喜欢着钟伟霆。

那天,夏荑凝乘坐钟伟霆的车子一同外出办事,不承想路上竟发生车祸,与一辆超速行驶的面包车相撞。钟伟霆的头部只是受了点轻伤,并无大碍,而夏荑凝却没他那么幸运,她右手臂的神经受到损伤,虽然做了神经缝接手术,但是医生说她的手指不可能恢复到受伤前的状态。

作为一名手术室护士,手指失去灵活性对她意味着什么?她今后再也无法从事手术室的工作了!无论她有多么不情愿,也必须得离开自己热爱的工作岗位。夏荑凝出院后选择了辞职,她离开了工作两年的琦美整形美容医院,应聘到一家连锁药店去当营业员。

然而,世事难料,人生总会经历各种得失。夏荑凝虽然失去了她热衷的工作,却在不久后收获了爱情,一场意外反而促成了一段姻缘。半年后,她如愿地嫁给了钟伟霆,与自己心爱的男人步入了婚姻的神圣殿堂。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