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张脸

最后一张脸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章 灵魂替身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章 灵魂替身

世界上的很多事,就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陆鑫的进一步调查证实,那名在灵安墓地里晕倒的女人,的的确确不是聂雯。艺墅铭城园区内的多个监控录像显示,聂雯在当晚6点28分便驾驶着自己的宝马车回到了家中。而当时,那名昏迷的女子正在送往市中心医院的途中。

一个人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点,这足以证明,出现在墓地里的另有其人,只是她的身份和去向都无从查证,唯一的线索是,她有着一张与聂雯近乎一模一样的脸。

“我昨天见到聂雯了,跟那个晕倒的女人真的很像,难怪你会认错人!”

坐在俪人茶餐厅里,穆依依安静地听着陆鑫讲述灵安墓地那宗案子的调查结果。她的心里很清楚,陆警官约她的目的绝不单纯是为了向她讲明这些,她低下头用吸管吸了一口奶茶,默默地等待着陆鑫切入正题。

“穆依依,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那天晚上为什么会出现在灵安墓地吗?”陆鑫望着穆依依的眸子,突然转移话题道。

“哦?”尽管陆鑫的话早在她的预料之中,她还是做出了惊讶的表情,“难道不是巧合吗?”

“当然不是。”陆鑫刻意停顿了一下,她看着穆依依有些绷紧的脸庞,略显得意地说道,“我是跟随你一同去的那里。”

穆依依杏目圆睁,俨然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她知道,此刻,沉默是最无懈可击的回答。

“你在钟伟霆墓碑前所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了吧?”陆鑫秀眉轻扬,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陆警官,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穆依依故作镇定地说道。

“好吧!那么我问你,为什么要那么晚去墓地看他呢?”

“因为……”

“因为什么?”

穆依依低下头,再次陷入沉默。

“元宵节那晚,陪你放烟花的那个人,也是他吧?”

陆鑫话音未落,穆依依的肩头猛然震颤了一下。她着实没有想到,陆警官居然会提到那场烟花,她原本以为,那是一场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烟花,却不料,任何事都逃不过警方的视线。

“没错。”穆依依的目光落在桌面上,心底涌起一阵莫名的伤感。

“你很爱他,是吗?”陆鑫突然出其不意地抛出了这个问题。

穆依依避开她的目光,用微颤的手指捧起桌上的奶茶,用吸管大口地吸了起来,仿佛要将所有的情绪统统吸进肚子里。

“他也很爱你,是吗?”陆鑫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穆依依依然没有要回答她的意思,只是更加用力地吸着奶茶。

“他的死,你心里比任何人都难过,是吗?”

“够了!你凭什么这样说?”穆依依抬起头,一双黑若深潭的眸子直视着陆鑫的眼睛。

顷刻间,一滴晶莹的泪珠夺眶而出,顺着穆依依的脸颊滚落下来。

陆鑫暗暗舒了口气,根据她以往的经验判断,穆依依的心理防线已经被攻破了。可是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正一步步地走进穆依依精心设置的迷局中。

“好吧!那我们换一个话题。”陆鑫神情肃穆地问道,“你知道龚志强吗?”

陆警官终于提到了龚志强,很显然,警方已经找到了龚志强坠楼案这根链条。那么,她实施计划的时机是否已经成熟了?穆依依在心里暗自思量着。

于是,她平静地回答道:“知道,他是静语咖啡屋老板娘的丈夫。”

“哦?”陆鑫对此略感意外,“你怎么会知道这个人?你跟咖啡屋的老板娘葛静很熟吗?”

“不,我和葛静只见过两次面,这件事是钟伟霆告诉我的。”

“他是怎么和你提起龚志强的?”

“他说,龚志强曾经是他的好朋友。”

“还有呢?还提到了些什么?”

“没有了。”

“他有没有说过,龚志强是怎么死的?”

“好像是……在工地里发生意外吧!”吐出这句话的时候,穆依依的眼神有些游移,声音也格外低沉,像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她的反应让陆鑫断定,钟伟霆已经告知她龚志强的真正死因。而且,钟伟霆遇害前向她说出的那个秘密,也极有可能与龚志强有关。

沉默了片刻之后,陆鑫说道:“我们已经查阅过龚志强坠楼案的案宗,事发的地点是锦月香湾24栋楼301室,那里正是钟伟霆的家,而且,事发时钟伟霆就在工地现场。”

穆依依下意识地摸了摸那杯已经冷却的奶茶,她在等待着陆鑫做出最后的结论。可是,陆鑫却闭上嘴唇,目光定定地看着她,因为陆鑫知道,穆依依比自己更清楚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是的,一个月前,在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钟伟霆曾亲口向穆依依讲述了龚志强意外坠楼的整个经过。

那晚,他们正在手术室内进行着一台颌面骨整形手术。突然间,一记惊雷划过天际,那雷声分外刺耳,仿佛能够震痛耳膜。就在那一瞬间,钟伟霆条件反射似的,整个身体都随之颤动了一下,那只握着手术刀的手也突然停在了半空中。穆依依清晰地看到,他的手臂连同手指都在微微地颤抖着,与此同时,他的额头沁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

“钟老师,你没事吧?”穆依依站在他的身旁,压低声音问道。

“没事。”钟伟霆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将手术刀伸向术者的下颌角,却再一次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额上的青筋剧烈地跳动着,冷汗涔涔而下,蓝色的无纺布口罩瞬间被浸湿了一大片。

“依依,我有点不舒服,这台手术恐怕完不成了,快去找宋医生过来帮忙。”钟伟霆颤抖着声音说道。

“钟老师,你忘了吗?宋医生正在做另一台手术呢!”台上的护士舒静妍一边为他拭去额头上的汗珠,一边语气急促地提醒道。

“那……那只好去请英……”英院长的名字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迅速忆起英院长正在外地参加学术交流会,人还没有回来。

手术已经进行了一半,作为主刀医生的钟伟霆却突发状况,无法将手术进行下去,而术者仍在麻醉药的作用下昏迷着,对此毫不知情!在这种紧急的情况下,只有一个人能够挽救这一切,那就是——穆依依。

于是,穆依依接过冰冷的手术刀,在钟伟霆的指导下小心翼翼地操作着,最终,手术得以顺利完成。这是她有生以来亲自主刀的第一台手术,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进行,一旦手术失败,后果将不堪设想,事后很长一段时间,她仍感到心有余悸。

钟伟霆是一名如此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在过去千余例的手术中,他从未发生过任何状况,可是那天晚上他究竟是怎么了?为何突然对雷声产生那么大的恐惧?

事实上,令他恐惧的并不是那阵雷声,而是雷声惊动了他一直像弓弦一样紧紧绷着的神经。因为手术台上,那张手术刀下精细雕琢的脸,正血肉模糊地呈现在他的眼前,它如噩梦般充斥着他的灵魂,就在那一瞬间,龚志强坠楼时的样子清晰地浮现出来……

龚志强的意外死亡,在钟伟霆的心里留下了一道无法抹去的阴影,几个月以来,他的心如同被毒虫噬咬一般,时刻承受着难言的痛苦与煎熬。

龚志强是因他而死的,如果那天他没有去工地,没有执意进去探房,意外就不会发生了。可是,龚志强已经死了,这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他唯有以自己的方式,来弥补和告慰龚志强的在天之灵。

于是,从龚志强离开人世的那一天开始,他的身体里仿佛住进了两个人的灵魂,一个是他自己的,另一个就是龚志强的。因此,他像龚志强一样尽心尽力地照顾着葛静母女,甚至将龚晓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疼爱,虽然龚晓莹是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可是他仍然能够让她感受到父爱的温暖。

他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扮演着龚志强“生前好友”这个角色。然而,几天前发生的一件事,却使他心中的愧疚感越加浓烈。

他在陪同龚晓莹接受心理治疗的时候,意外得知了她患病的原因。原来,龚晓莹的自闭症并不是天生的,她原本和其他的同龄孩子一样,有着天真活泼的性格。

八年前,龚志强一家住在距S市城区五十公里的溪柳镇,一家人其乐融融,过着平淡而幸福的生活。

然而,在龚晓莹六岁那年,她遭遇了一场可怕的噩梦!

在邻居姐姐家,她目睹了一名男子将姐姐强奸、杀害的全过程,事后,那名男子还曾用明晃晃的尖刀对准了她,幸好当时邻居姐姐的父母回来了,凶手在情急之下跳窗逃走了。

不过,龚晓莹的身体虽然没有受伤,那天所发生的一切却对她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创伤,从此,她变得沉默寡言,每天将自己封闭起来,拒绝与外界接触,她成了一个自闭的女孩子。

葛静告诉他,那个凶手名叫胡克,是溪柳镇那一带的小混混,他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除了打架斗殴,就只会调戏良家妇女。当年,因为他对邻居家的少女求爱不成,便心生歹意,残忍地将其奸杀。作案后,他一直在外逃窜,八年来好似人间蒸发一般,警方曾布下天罗地网对其进行全力抓捕,却至今未果。

葛静还告诉他,龚志强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看到警方将胡克那个败类绳之以法。

钟伟霆得知了这一切之后,那颗稍稍平复下来的心却再次泛起了波澜,因为那个叫做胡克的人正在以另一个身份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除了钟伟霆。

回忆进行到这里,穆依依的眉头紧锁着,目光深远而迷离,漆黑的眸子仿佛陷进了一片黑暗之中。

陆鑫的思绪从穆依依眼中那汪深不见底的潭水里收了回来,她轻声叹了口气,若有所悟地问道:“这么说,胡克他之所以可以成功逃逸,是因为他当年做了整形手术,而且为他做手术的人就是钟伟霆?”

“嗯。”穆依依微微地点了点头。

“那么,他知道胡克做整形手术的原因吗?知道他是个奸杀花季少女的嫌疑犯吗?”

“他……知道。”穆依依艰难地吐出后两个字。

“知道?”陆鑫下意识地提高了声调,“知道他还这样做?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说不好听点就是助纣为虐!”

“陆警官!”穆依依止住了陆鑫犀利的言辞,“他也不想帮助这样的人,他这样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

“什么苦衷?”陆鑫挑眉问道。

“陆警官,请你别再问了,我能告诉你的也就只有这些了。”穆依依下意识地咬紧下唇,眼角再次泛起泪光,“钟伟霆不希望任何人知道他与龚志强之间所发生的那件事,他更不希望别人知道胡克的这件事!所以,我才一直守口如瓶,不过没想到,龚志强的事终究还是被你们警方查了出来。”

“看得出,钟伟霆真的很信任你,他的所有秘密都愿意与你分享,而夏荑凝作为他的妻子,却对此一无所知,她对钟伟霆的了解远没有你多。”陆鑫的脸上突然莫名现出一抹微笑。

穆依依能够领悟到那抹微笑的含意,她也回以陆鑫一个坦然的微笑,这一刻,关于她与钟伟霆之间的感情,她选择了默认。

“穆依依,很感谢你今天向我提供了这么多重要的线索,我想,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陆鑫自信满满地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钟伟霆遇害前跟你说的那个秘密,一定与胡克有关吧!”

“是的。”

“那你知道胡克的下落吗?钟伟霆有没有告诉你,胡克现在在哪里?”

“没有。”穆依依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有些失落。

陆鑫对她的话深信不疑,因为她坚信,穆依依比任何人都希望警方能够早日将胡克绳之以法。

与陆鑫分别后,穆依依没有立即回到马路斜对面的琦美整形美容医院上班,她今天晚上值夜班,5点钟才开始上班,她目前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可以消遣。

今天,是她与警方的新一轮“正面交锋”。整个交谈的过程中,她的神经一直都绷得紧紧的,丝毫也不敢懈怠,对于自己今天的表现,她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六七成的把握总是有的。

只不过,当她看到自己的计划正一步步得以实现,内心却没有产生一丝快乐与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她猜想,她与陆警官今天的谈话内容,夏荑凝很快就会知道了。这意味着,她们之间长达五年的友情将彻底画上休止符。

失去这段真挚的友情,对她来说是无比痛心的,更何况,如果夏展云是她的生父,夏荑凝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那么,她所失去的又何止是一份友情呢?

自从那天在钟伟霆的葬礼上见到夏展云,穆依依的心底便滋生出一种渴望,她渴望能够再见到他一面,哪怕是远远地看他一眼。虽然她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但是她可以确定,他是母亲凌月如这一生唯一爱过的男人。

二十多年来,她从未想过要找自己的亲生父亲,可是这一刻,她说不清自己是怎么了,突然对亲情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向往。

她鬼使神差地掏出手机,按下了夏荑凝的手机号码,只为从侧面问一问夏展云有没有离开S市。可是电话重拨了好几次,语音提示却一直是不在服务区。

夏荑凝去了哪里呢?为什么手机一直不在服务区?穆依依暗自思忖着。

她把手机收进手提包里,起身准备回医院上班,就在这个时候,透过茶餐厅明净的玻璃窗,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从医院的玻璃门里走出来——是夏荑凝。夏荑凝一边走,还一边打着手机,嘴唇一张一合的,在说着什么。

穆依依连忙摸出手机,找到夏荑凝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果不其然,语音提示是正在通话中。

原来,夏荑凝刚才在医院里,可能刚好在电梯里,所以手机才没有信号。可是她转念一想,夏荑凝的手机长达十分钟的时间一直都不在服务区内,她怎么可能在电梯里待这么长时间呢?不过,如果她没有在电梯里,医院还有什么地方手机会没有信号呢?

想到这儿,穆依依的心头猛然震颤了一下——难道,夏荑凝去了医院的地下室?

琦美整形美容医院的地下室,是医院独立的办公区域,综合办公室、人事部、后勤部、企划部与财务部等行政部门都设在那里,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房间,那就是病案室,那里存储着医院从成立到现在所有的病例资料。

夏荑凝曾经在医院里工作过两年的时间,她对医院的内部环境了如指掌,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地跑到地下室去。那么,她会不会去病案室调查什么了?莫非她已经开始怀疑了?穆依依的心里仿佛突然闯入了一只乱撞的小鹿,忐忑不安。

穆依依急匆匆地跑回医院,恰巧碰到舒静妍从手术室里走出来,她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准备下班。夏荑凝在这里工作时,与舒静妍的关系一直比较要好,所以穆依依猜想夏荑凝方才一定来找过她了。

“静妍,夏荑凝刚才是不是来过了?”穆依依略显焦急地问道。

“哦,依依你来了。”舒静妍显然在思索着什么,并未留意到穆依依的问话。

“静妍,你刚才看到夏荑凝了吗?”穆依依再次询问道。

“夏荑凝?是啊!她刚刚来过,你怎么知道的?你在楼下碰见她了?”舒静妍一脸诧异的表情。

“嗯。”穆依依回答得不置可否。

“她跟你打招呼了吗?”

“没有,距离比较远,她应该没有看到我。”

“是吗?”舒静妍望着穆依依的脸庞,欲言又止。

“怎么了?”

“依依,我记得当初好像是夏荑凝介绍你来医院上班的吧!那你们俩的关系应该……应该很不错的,是吧?”

穆依依听得出舒静妍话里有话,她这样明知故问,究竟意欲何为呢?

“是啊!我和荑凝姐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她曾经是我的学姐,对我也一直很照顾,怎么了?”

“哦,没什么,我先下班了。”舒静妍再次欲言又止。

“静妍!”穆依依叫住了她,“夏荑凝刚才到底说了些什么?”

“她问我,你和钟老师的关系怎么样。”

“什么意思?”穆依依故作迷惑地问道。

“就是问你们俩平时是不是走得特别近,她似乎对你们之间的关系有所怀疑。”

听了舒静妍的话,穆依依即时垂下眼睑,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之中。

沉吟了半晌,她才继续开口问道:“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我当然是实话实说了,你们之间就是工作上的合作关系啊!我就是这样说的。”

“那她相信了吗?”

“应该是没有。”舒静妍显得有些愤愤不平,“我也没想到,她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多疑呢!居然会怀疑到你的头上,亏你还当她是好朋友呢!听她的意思,她已经认定你和钟老师之间有什么暧昧的关系,甚至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说到最后一句时,舒静妍刻意拉长了声调,似乎在强调这句话的重要性。这让穆依依的心里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夏荑凝已经猜到了她与钟伟霆之间的秘密?

穆依依低着头,强作镇定地说道:“她一定要那样想,我也没有办法,随她去吧!”

“依依!”舒静妍突然重重地说道,“这一个月以来,每次钟老师在手术台上发生状况,都是你在替他善后,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吗?如果没有你,钟老师早就造成严重的医疗事故,被人告上法庭了。你这样帮他,又替他隐瞒,我知道都是为了夏荑凝,可是人家却未必领你的情啊!”

舒静妍今天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屡次义愤填膺地指责夏荑凝呢?她们以前的关系不是挺要好的吗?难道最近,她们之间出现了什么矛盾?

想到这儿,穆依依试探性地问道:“钟老师在手术台上发生状况的事,你不会告诉夏荑凝了吧?”

“是的,我是告诉她了。”

“什么?!”穆依依霍地睁大双眼,脸上布满了惊讶的神情。

“事到如今,我们还有必要隐瞒吗?钟老师已经死了,说不定他遇害的原因与他屡次发生状况的原因有关呢!我们说出事实真相,也许会对警方破案有所帮助。”

舒静妍这样做,真的是为警方破案提供线索,还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穆依依刚刚将这件事告之警方,舒静妍就紧随其后将它“爆料”出来。这样一来,警方必定会对她的证言深信不疑了,不管舒静妍说出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她都在无意中对穆依依的计划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那她得知了这一切,当时的反应怎么样?”穆依依沉思了片刻,问道。

“看上去非常吃惊。”舒静妍耸肩道,“不过,她似乎对我的话半信半疑。毕竟她与钟老师合作的两年时间里,从未有类似的状况发生过。在她的眼中,她老公可是一名非常完美的整形外科医生。”

“是啊!”穆依依怅然若失地叹了口气,“那么后来呢?她又和你聊了些什么?”

“她问我,医院最近有没有举办过什么活动。”

“活动?”穆依依的心头又是一惊,夏荑凝怎么会突然关心起这个问题来了?

她越发觉得自己先前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也许夏荑凝真的知道了,或是猜到了什么。否则,她已经离开医院这么久了,没有理由对不相干的事情感兴趣。

“她指的是哪类的活动,是对外的宣传活动,还是医院内部的活动?”穆依依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也是这样问她的,她说,是对外的宣传活动。”

“那你怎么回答她的?”

“我告诉她了,医院最近的宣传活动就是春节前举行的‘人造韩国巨星金振贤打造工程’的发布会。”

“那……她知道这件事吗?”穆依依的声音带着难以抑制的紧张。

“知道。她说想看看那些发布会的照片。”

“她看发布会的照片做什么?”穆依依盯着舒静妍的脸。

“谁知道呢!”舒静妍若有所思地叹了口气道,“我发现夏荑凝现在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说话有些神经兮兮的。我告诉她照片都在医院办公室那里,然后她就急匆匆地走了。”

穆依依猜得没错,夏荑凝刚才果然去了医院的地下室,只不过,她调查的对象不是病案室的病例资料,而是医院办公室的那些存档的照片。她为何突然对医院近期举办的活动这么感兴趣?那些活动照片跟她有什么关系?她究竟想从中寻找什么?夏荑凝的举动实在是令人费解。

穆依依与白班的助理医师进行工作交接后,便只身来到了医院的地下室。

虽然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医院办公室的门仍虚掩着,门缝里透出一丝光亮。每逢月末,总是办公室最繁忙的时候,此时办公室主任吴昕婷正加班加点地整理员工考勤表。

吴昕婷长着一张俏皮可爱的娃娃脸,三十几岁的她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的模样,她平日里看起来有些大大咧咧的,但对待工作的态度却是一丝不苟。在这所医院里,除了办公室主任这个头衔,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英院长的太太。

见到穆依依,吴昕婷的脸上掠过一丝惊讶,她警惕性地问道:“有事吗?”

“嗯。”穆依依点了点头,“吴主任,我想请问一下,夏荑凝刚才是不是来过了?”

“是,刚走一会儿。”吴昕婷皱了皱眉,狐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她来过了?”

“哦,我刚才在楼下碰见她了。”穆依依低声回答道。

“是她告诉你,她来找过我?”吴昕婷脸上的疑惑更深了。

“哦,对。”穆依依低声说道。

“那你找我的目的是?”

“我想问一下,夏荑凝是不是找您看什么照片?”

“是啊!她问我医院存档的那些照片里,有没有钟伟霆的照片。我觉得她这个理由够充分,就把那些照片都调了出来,让她把钟伟霆的照片用硬盘拷贝了。”

“她是来找钟伟霆的照片?”穆依依顿觉一头雾水。

夏荑凝刚才明明对舒静妍说,想看看那些发布会的照片。不过她转念一想,比起这个理由,拷贝钟伟霆的照片倒不失为一个更合理的借口。

“她是这样说的,不过我感觉她似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吴昕婷那张娃娃脸上现出疑惑的神色,“她把那些照片从头到尾察看了一遍,也的确拷贝了钟伟霆的几张照片,但是我发现她脸上的表情很失落,好像她真正要寻找的东西并没有出现。”

穆依依暗自感叹,吴昕婷的观察力果真了得。

“那么,您都给她看了哪些照片呢?”穆依依颔首问道。

“有春节前夕医院年终晚会的照片,还有我们医院前段时间‘人造韩国巨星金振贤打造工程’发布会的照片。”吴昕婷一边回答一边低声自语道,“说起来很奇怪,为什么最近总是有人来察看那些发布会的照片呢?”

“还有谁来察看呢?”穆依依连忙问道。

“和你同组的护士舒静妍,还有……”吴昕婷犹豫了一下,“还有聂董事长。”

吴昕婷的回答让穆依依彻底震惊了!

聂雯身为琦美医疗投资集团的董事长,旗下的医院、医药公司多达十几家,不说日理万机,也是百事缠身,可是她为何在百忙之中亲自来察看这些照片呢?

还有舒静妍,她来察看照片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莫非,她早就对穆依依的计划看出了什么端倪?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那么她刚才定然是说了谎话,“人造韩国巨星金振贤打造工程”的事也许并不是夏荑凝问起的,而是她主动告诉夏荑凝的!难怪夏荑凝会莫名其妙地跑到医院办公室察看照片。只是,穆依依想不明白,她们究竟要在那些照片上寻找什么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