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张脸

最后一张脸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九章 旧照片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九章 旧照片

清晨7点钟,穆依依独自坐在医生办公室里,一缕初春的阳光从窗子斜射进来,铺洒在她单薄的后背上。然而,再温暖的阳光也无法驱散她内心的冰冷,纵使她紧紧地环抱着双臂,整个身体仍在瑟瑟发抖。

舒静妍死了!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逝了!可是,她的音容却仍在穆依依的脑海中回旋着,不知不觉中,泪水早已肆意地流泻在她的脸颊上。

穆依依将舒静妍看做她在这所医院里最好的朋友,不仅因为她们在同一个组里工作,更重要的是,舒静妍心地善良、待人真诚,并且,她文静的外表下有着坚强的性格。

穆依依曾经怨天尤人,认为自己是一个命运多舛的人,从小到大,她的人生路上总是充满着荆棘与坎坷。可是舒静妍的经历告诉她,无论遇到多少挫折与苦难,抱怨都是徒劳的,唯有坚强地走下去,才是与命运最好的抗争!

在医院里,护士的工资是比较低的,舒静妍平日里总是省吃俭用,每个月发完工资,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附近的邮局去给家里寄钱,因为她的家中有着精神失常的母亲与身患糖尿病的父亲。

原本,舒静妍还有一个小她两岁的妹妹,可是几年前她发生意外死了,母亲因此受到强烈的打击而精神失常,父亲的身体状况也每况愈下,舒静妍成了家里唯一的支撑与希望,几年来,她一直以柔弱的身躯承担着整个家庭的重担。

穆依依与舒静妍能够相互信任、彼此交心,不仅因为她们身世相近、同病相怜,还因为她们之间有着一个极大的共同点,那就是——从未谈过恋爱。

整个医院里,像她们俩这种二十五六岁还未谈过恋爱的大龄女生,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三个人来。

几天前的晚上,她们两人一同值夜班。舒静妍突然问穆依依:“依依,你有过喜欢的男人吗?”

“呃……没有。”短暂的思忖后,穆依依并没有讲出实话。

她并不是存心想欺骗舒静妍,只是那场如烟花般短暂而虚幻的爱情,她还没有勇气向任何人提起。

“你真的没有过啊?但是我有过,你信吗?”舒静妍的目光深远迷离却又带着一丝特有的温柔。

那晚,她向穆依依敞开心扉,道出了那段深藏于心底的秘密:

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她的心里一直暗恋着一个男人,她默默地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感受着他的喜怒哀乐,可是那个男人却对此毫不知情,直到有一天,他和另一个女人结了婚。

她的爱情还未开始便结束了!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伤心与绝望。她本以为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可是日子一天天地过去,那个男人却仍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她想到了借酒浇愁,于是一个人跑到酒吧里喝得酩酊大醉,结果,她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带到了宾馆。在意识朦胧的状态下,她误把那个男人当成了自己所爱的人,于是那晚,他们之间发生了一夜情。

舒静妍是一个传统而保守的女孩子,她把贞洁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可是那晚,她却因为自己一时的冲动而毁掉了这一切!

因此,她想过要离开这座城市,甚至想过要自杀,不过当她想起妹妹的死对父母所造成的伤害与打击,她最终还是选择坚强地活下去,勇敢地面对生活!

然而,此时此刻,舒静妍却去了另一个世界!

警方初步认定,员工宿舍发生煤气泄漏的原因是壶里的开水大量溢出,扑灭煤气灶所致,事发现场的情况符合意外事故的判定标准。

可是,以穆依依对舒静妍的了解,她是不可能粗心到开水扑灭煤气灶都没有察觉的!如果说这场事故是意外造成的,除非,所有的“意外”都源自于舒静妍自己的设计。

倘若,舒静妍真的决定选择死亡,也许这种方式是最适合她的,因为这既不是自杀,也不是他杀。

可是诱因呢?舒静妍这么做的诱因究竟是什么?是因为发现自己意外怀孕而一时想不开,还是因为——她知道了什么无法承受的秘密?

昨晚,吴昕婷告诉她,舒静妍几天前曾去院办公室察看过“人造韩国巨星金振贤打造工程”发布会的照片,莫非她真的从照片中发现了什么?方露说,昨天下班后,她曾经去412病房找过古越,紧接着,她回到员工宿舍便出了事!

想到这儿,穆依依箭一般冲出了医生办公室,直奔412病房,可是来到病房门口时,她的脚步却突然停了下来。因为,房间里正传出一个男人浑厚的声音——是陈睦。

“舒静妍昨晚来找过你?”

“舒静妍?”病床上的男人正是古越,他的脸部四周缠着纱布,说话显得有些费力,“你指的是那个姓舒的护士?”

“没错。”

“哦,她昨晚的确来过,怎么了?”

“她死了!”陈睦凝视着古越的双眼,回答道。

“哦,我听说了。”他稍稍停顿了一下,轻描淡写地说道。

陈睦本以为他会做出吃惊的反应,不料他的眼神里竟看不出丝毫的变化,只有纱布下面的嘴唇微动了几下,旋即又归于沉静。

“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陈睦继续问道。

“没什么,就是问问我这两天的恢复情况。”

“哦?”陈睦蹙眉道,“据我所知,她当时已经下班了,还专程跑来询问你的恢复情况,看来,她对你还真是特别关照啊!”

“古越,你和舒静妍到底是什么关系?”陆鑫低头做笔录之余,忍不住询问道。

“警官,舒静妍是这里的护士,我是她的患者,她下班后来看看我难道不可以吗?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古越的语气中分明带有责问之意。

陆鑫看着他充满怒意的眼神,有些不屑地笑了笑。她戴上手套,从证物袋里取出一部银白色的手机,经过一番调适,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男子的半身照。

“这张照片上的人,是你吧?”

“是。”古越看了一眼,回答道。

“上面的拍摄日期显示,那个时候你还没有住进琦美整形美容医院呢!舒静妍却把你的照片存在她的手机里,而且她的室友证实,她时常把这张照片翻出来看,既然你只是她的一名普通患者,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到这些话,古越突然陷入了沉默。

“能不能告诉我,你和舒静妍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两个月前。”沉吟了半晌,古越重新开口道。

舒静妍的室友猜得没错,古越与舒静妍果然早就相识!

“哦?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在酒吧里。”古越似乎沉浸在那段回忆之中,“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去酒吧喝酒,结果遇见了舒静妍。她当时打扮得非常朴素,与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孩儿有着本质的区别,但是她看起来心情不太好,一个人喝得烂醉如泥。大概是出于怜香惜玉吧,我就想要帮帮她,把她送回家,结果……”

说到这儿,古越突然停了下来,陈睦和陆鑫相互对视了一眼,对于后面所发生的事情,他们不约而同地产生了一种预感。

“结果她喝得太多了,我问她住在哪里,她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说清楚。”

陆鑫不禁有些失望,等待了半晌,古越还是没有说出重点,于是,她有些不耐烦地问道:“后来呢?你们去了哪里?”

“去了附近的一家宾馆,我给她开了一个房间,后来……后来我正打算离开,她却突然抱住了我,叫我不要走,后来我们就……发生了一夜情。”

“一夜情?”陆鑫把笔狠狠地摔在记录本上,她盯着眼前这个满脸缠着纱布的男人,眼神里充满着厌恶与鄙夷。

“舒静妍怀孕了,你知道吗?”陈睦神情肃穆地问道。

“这……”

“这什么这!到底知不知道?”陆鑫的情绪显然有些失控,面对这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她实在没办法心平气和地讲话。

“知道。”古越低声回答道。

“什么时候知道的?”

“昨天晚上。她来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

“她是怎么说的?”

“她说她怀孕了,孩子是我的。”

“后来呢?”

“后来我问她,我和她之间只发生过一夜情而已,她怎么能够保证孩子是我的。结果她听了这话非常生气,还骂我是浑蛋!”

“你是够浑蛋的!”陆鑫喃喃地说道。

“其实,我明白她来找我的目的,她说她是个保守的女人,发生了这种事,她希望我能够对她和孩子负责。”片刻的停顿过后,古越突然振振有词地说道,“可是,这一切对我来说实在太突然了,我们是在酒吧里认识的,彼此间并不了解,怎么能够‘奉子成婚’呢!这太荒唐了!于是,我劝她……劝她把孩子打掉,她听完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了。我真的没想到她会自杀啊!”

“自杀?”陆鑫挑眉问道,“谁告诉你她是自杀的?”

“听护士说,她是在宿舍里煤气中毒而死的,难道不是自杀吗?”

“是哪个护士跟你说的?”

“方露。”

陆鑫这才恍然大悟,难怪古越会毫不隐瞒地说出了他和舒静妍之间所发生的一切,原来这个家伙误以为警方已经把舒静妍的死因定为自杀,所以他才会有恃无恐。

夜深了,夏荑凝躺在床上辗转难眠,银白色的月光透过半透明的纱质窗帘铺洒在她的身上。房间还是一样的温暖,床也一样的柔软,可是她却再也感受不到家的气息,房间里的一切都如这月光一般清冷,每到这个时候,回忆总是乘虚而入,过去的点点滴滴一幕幕地在她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从钟伟霆出事到现在,每个夜晚都变得那般漫长,她独自蜷缩在被子里,久久无法入睡。

不过,她很快就不必再继续承受这份孤寂了。今天下午,她已经和一位林姓的买主达成了房屋买卖协议,并且约好后天去办理房屋过户手续,再过几天,她就要带着所有的物品与所有的记忆一同离开这里,离开这座城市。

此刻,与其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不如起来收拾收拾东西。想到这儿,夏荑凝打开了床头的台灯,穿上拖鞋走下床去。

卧室里的东西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衣橱里的衣物大部分都装进了旅行箱里,唯有几件换洗的衣服仍挂在上面。

至于床头柜里,装的都是一些水果刀、手机充电器、数码相机、蒸汽电熨斗等一些日常生活用品,除此之外,还有一沓钟伟霆几年来收藏的dvd影碟。

夏荑凝从橱柜里找出一个纸箱子,把床头柜里的东西依次放进去。因为钟伟霆说过,柜子里的这沓影碟都是几年前的一些老片子,所以她之前也没有兴趣翻看,现在把影碟装进箱子时她才发现,原来中间还夹着一本相册。

相册很薄,封面是白卡纸的,封面图案是一个吹泡泡的小女孩,里面的内页寥寥无几,薄得像白纸一样,所以,装上照片后,整个相册的厚度还不及两张精装的dvd影碟。

夏荑凝把相册捧在手里,一页一页地翻过,这是钟伟霆在大学时代的生活留影,教学楼、寝室、图书馆、体育场……不一样的场景,却近乎一成不变的表情,每张照片上,他那张俊朗的脸上总是挂着几分青涩的微笑,而那双深邃的眸子却流露出一种忧郁沉稳的气质。

相册的最后一页,是一张毕业合影,由于是集体照片,钟伟霆的位置又比较靠后,他的面部表情看上去有些模糊,夏荑凝便把照片从相册里抽了出来。可是这时,她却意外地发现,这张照片的下面还有一张照片!

里面的照片时间更加久远,纸质微微泛黄,看上去有几分陈旧。画面里一共有四个人,如果他们是一家人的话,这应该是一张全家福。

坐在前面的是一对中年夫妇,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男人皮肤黝黑,身材高大魁梧,穿着一件深蓝色的中山装;女人个子不高,身着米黄色的花布上衣,穿着朴素,不过样貌很是清秀。他们的身后站着两个少年,男孩子看上去十六七岁,身着白色衬衫,外面还套着一件黑色马甲;女孩子十四五岁的模样,梳着两条大辫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十分惹人怜爱。

夏荑凝辨认出照片上的男孩子正是少年时代的钟伟霆!可是,画面里的其他人又是谁呢?是钟伟霆的父母和妹妹吗?

钟伟霆曾亲口告诉过夏荑凝,在他十四岁的时候他的父母就发生车祸双双去世了,他是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的,几年前,他的爷爷奶奶也相继病逝,所以,在这个世界上,他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

夏荑凝一直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因为在他们的婚礼上,钟伟霆的直系亲属一个也没有出现。

但是,如果事实真的如他所说,这张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照片上的钟伟霆,显然不止十四岁,那个时候他的父母已经过世了,而且,他从未说过自己还有一个妹妹。莫非,照片上的中年夫妇是他的叔叔婶婶,或者是关系比较好的邻居?不过,钟伟霆的相貌却与那个女人有着诸多的相似,从这张照片上来看,他们无疑是一对母子。

夏荑凝把这张照片也从相册里抽了出来,小心翼翼地翻到背面,生怕将照片弄坏。只见上面用黑色的记号笔写着:1994年4月15日,溪柳镇照相馆。

按照时间推算,1994年的时候钟伟霆已经十七岁了,他那时应该在读高中。他说过,自己从小在S市长大,可是他又怎么会跑到溪柳镇拍下这张照片?而且,这张照片对他来说应该很重要,否则,他不会一直珍藏到现在。

难道?

夏荑凝的心倏地抽紧了一下,直觉告诉她,照片上的人就是钟伟霆的父母和妹妹。可是,他为什么要隐瞒这一切呢?如果他的父母和妹妹仍然健在,他为什么不与他们相认呢?

早晨8点钟,夏荑凝带着那张旧照片,乘上了开往溪柳镇的中巴客车。

溪柳镇距S市只有五十公里,中巴车驶出城区半个多小时,一个红砖青瓦的小镇便呈现在眼前。

这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小镇,潺潺的溪水环绕其间,成排的柳树茂密成荫,宽阔的马路、整齐的房舍、干净的院落,农贸市场、饭店、网吧应有尽有,充满着现代化的生活气息。

下车后,夏荑凝沿着主街道走了一段,便随机拐进了一条胡同里。这条胡同的住户一家挨着一家,不过几乎都大门紧锁,只有一户人家大门敞开着,一个老婆婆正握着喷壶在院子里浇花。

“婆婆,您好。”夏荑凝走到近前,礼貌地说道。

对于夏荑凝的突然造访,老婆婆似乎感到有些意外,她放下手里的喷壶,转过身来,把夏荑凝上下打量了一番,而后问道:“姑娘,你找谁?”

“我有件事情,想跟您打听一下。”夏荑凝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什么事啊?”老婆婆疑惑地问道,“姑娘,你好像不是我们镇上的人吧?”

“是的,我是从S市来的。”夏荑凝挤出一抹微笑,“婆婆,是这样的,我妈告诉我,我们家在溪柳镇有一房远房亲戚,不过很多年都没有联络了,连电话号码也找不到了,所以派我来镇上找找,看看这家人是不是还住在这里。”

夏荑凝从小就不善于说谎,虽然她今天硬着头皮编了个谎话,可是一张口,连舌头都变得僵硬了。不过幸运的是,老婆婆似乎并没有看出破绽,她郑重其事地问道:“你家那个远房亲戚叫什么名字?”

“就是这张照片上的人。”说着,夏荑凝从手提包里掏出一个信封,取出里面的照片,递给了老婆婆。

看到照片,老婆婆突然皱起了眉头,神情变得凝重起来,沉默了半晌,她抬起头狐疑地盯着夏荑凝的脸,问道:“你怎么会有这张照片的?”

“是……是我妈妈交给我的呀!”

“你妈妈?你妈妈叫什么名字?和照片上的这家人是什么关系?你这次来找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面对老婆婆的质疑与一连串的问题,夏荑凝的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尴尬之色。

“说吧,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这张照片。”

看样子,老婆婆已经把她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了。夏荑凝知道,她已经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了,所有的谎言在这位老婆婆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于是,她舒了口气,如实地回答道:“我是钟伟霆的妻子。”

“什么?妻子?他已经结婚了?!”听到这句话,老婆婆突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幸好夏荑凝手疾眼快,连忙扶住了她。

“你真的是伟霆的妻子?”老婆婆的声音颤抖着。

“是的,婆婆。”夏荑凝诚恳地点了点头。

“这孩子,连结婚这么大的事,都没有通知家里!”老婆婆苦笑着摇了摇头,喃喃道,“孩子,你不应该叫我婆婆,应该叫我奶奶,我可是伟霆的亲奶奶!”

夏荑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面前的这位老婆婆居然是钟伟霆的奶奶!原来她还好好地活在世上,可是钟伟霆却说他的奶奶几年前就已经病逝了,他为什么要编造这样的谎言呢?

“孩子,进屋说吧!”说着,钟奶奶领着夏荑凝朝里面的房舍走去。

进门后是一条狭长的走廊,走廊的两侧分别为两间卧室,钟奶奶推开了左侧房间的门,一间二十平方米左右的卧室映入了眼帘,房间布置得很温馨,衣橱、木床、组合柜、电视机一应俱全。

“孩子,是伟霆让你来的吗?”夏荑凝刚一坐定,钟奶奶就迫不及待地询问道。

“不是,是我自己要来的。”

“那,伟霆知道你来吗?”

“不知道。”

“唉!”钟奶奶深深地叹了口气,渴望的眼神暗淡下去,“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孩子还是无法打开心结。”

原来,在钟伟霆的内心深处,有一个无法打开的心结!可是,这个心结到底是什么呢?

“奶奶。”夏荑凝试探着问道,“伟霆他有多少年没有回来过了?”

“十年了,整整十年!自从晓琪自杀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钟奶奶捂住胸口,痛心地说道。

晓琪?谁是晓琪?夏荑凝如堕五里雾中,为什么她自杀后,钟伟霆就再也没有回过家?莫非,她就是照片上的那个女孩子?夏荑凝觉得她先前的猜测没有错,那个女孩子就是钟伟霆的亲妹妹。

“奶奶,晓琪当年为什么要自杀?”夏荑凝惊疑地问道。

钟奶奶年纪虽然大了,但是反应却丝毫也不迟钝,被夏荑凝这样一问,她马上意识到这个孙媳妇对他们家过去所发生的事根本就不知情。她对自己刚才所说的话感到懊悔不已,晓琪自杀的事,一直是钟伟霆不敢触及的雷区,他定然将这个秘密隐藏得很深,可是今天,她一不留神竟把这件事给说了出来。

“孩子,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也别再问了。”

“可是,您不是也说这件事是伟霆无法打开的心结吗?既然这样,我希望您能够告诉我当年的真相,让我们一起想办法来打开这个结,不好吗?”夏荑凝诚恳地看着钟奶奶的眼睛。

可是,钟奶奶却避开了她的目光,自顾自地说道:“趁现在时间还早,能赶上回城里的客车,你快点回去吧!从今以后,也别再来溪柳镇了!”

钟奶奶的态度很坚决,直到将夏荑凝“送”出门外,对于当年的往事她仍只字未提。而钟伟霆被杀的事,夏荑凝也多次欲言又止,面对这样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她实在不忍心将她心里残存的那丝希望彻底地毁灭掉!

离开钟家后,夏荑凝的心中百感交集,她越发觉得那个与自己朝夕相处、同床共枕的丈夫是如此的陌生,她居然对他的过去一无所知!此时此刻,她觉得他就像是一个解不开的谜,或是一本读不懂的书,她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他的心里到底隐藏着多少秘密。

她决定要追查下去,无论事实是怎样的,她都要知道真相!

然而,相继走访了几家邻居后,她发现,只要她一亮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对方就连忙避开话题,于是,一圈人问下来,唯一的收获就是可以肯定,钟晓琪的确是钟伟霆的亲妹妹。

夏荑凝的下一目标是钟晓琪生前的同学兼闺密——史蓝。

这一次,她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你好,我叫程雨菲,是一名心理医生。”说着,夏荑凝将一张名片递给了史蓝。

史蓝接过名片,脸上呈现出诧异的神情,她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名片,又抬起头看了看夏荑凝的脸,有些紧张地问道:“程医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听到“程医生”这三个字,夏荑凝暗暗松了口气,看来,自己算是蒙混过关了!幸好,她在手提包里翻到了这张名片。在她发现钟伟霆患有夜游症的第二天,她找到了那位姓程的心理医生进行咨询,结果钟伟霆出事后,这张名片就一直放在她的手提包里,想不到这一次竟派上了用场。

“哦,是这样的,我最近在撰写一本关于自杀心理分析及对策研究的书,里面涉及一些自杀案例的描写与分析。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向你了解一下钟晓琪自杀案的一些情况。”

“你是说——钟晓琪?她已经死了十年了,你怎么会知道她这个案子的?”史蓝的脸上布满了震惊之色。

“实不相瞒,我就是这个镇上王大婶家的远房亲戚,我从她那里听说了钟晓琪的事,觉得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所以想向你详细了解一下。”

此刻,连夏荑凝自己都觉得,这段谎话编得简直是天衣无缝。果不其然,史蓝没有对此产生丝毫的怀疑。

她十分配合地说道:“程医生,你想知道什么,就尽管问吧!”

“我想知道钟晓琪自杀的前因后果,越详细越好。”

“那我就从她十七岁的时候说起吧!”史蓝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说道,“晓琪原本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孩子,她学习成绩优异,人长得又漂亮,那个时候,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喜欢她,她自己也乐观自信,充满着朝气。可是,在她十七岁那年发生了一件事,她的命运由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哦?发生了什么事呢?”夏荑凝屏住呼吸问道。

“她的脸被砍伤了,两条十多厘米长的大口子,一共缝了三十多针,伤口痊愈后,她的脸上便留下了两道丑陋的疤痕。从此,她便承受着疤痕给她带来的巨大痛苦,她变得孤僻、自卑,退学后她每天都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敢在人前露面。”

“天哪!事实对她来说,真的太残酷了。”夏荑凝皱起眉头,惋惜而痛心地说道。

“是啊!可是更残酷的是,砍伤她的不是别人,而是她的亲哥哥!”

“什么?”夏荑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砍伤钟晓琪的人居然是——钟伟霆!

他为什么要砍伤自己的亲妹妹?此刻,夏荑凝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一阵剧烈地眩晕,耳朵里也发出了一种尖锐的鸣响……

“她……她哥哥为什么要砍伤她?”夏荑凝深吸了一口气,强作镇定地问道。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那年,她哥哥正在读高三,可能是因为高考日益临近,心理压力过大吧!他晚上睡觉时曾多次发生过梦游。”

“梦游?”听到这两个字,夏荑凝猛然回想起钟伟霆出事的前一天晚上,发生的那令人心悸的一幕。

“是啊!梦游。对了,程医生,你说他的梦游症真的是心理压力过大造成的吗?”史蓝表情认真地看着夏荑凝,等待着眼前这位“心理医生”的专业见解。

“哦,没错。除了家族遗传、特殊疾病等原因导致的梦游,健康人群发生梦游通常是由于心理压力过大造成的。”夏荑凝原封不动地转述了程雨菲医生对她讲解的话,通俗易懂而不失专业水准,这让史蓝对她的身份更加深信不疑。

“可是程医生,晓琪她哥哥还不同于一般的梦游者。”史蓝突然神情诡秘地说道,“他在梦游的时候具有很大的破坏性与攻击性。”

“哦?”夏荑凝的声音紧张起来。

“比如,用锥子把苹果扎得稀烂,用剪刀把衣服剪成碎片。因为这样,每天晚上睡觉前,他的父母都把刀、斧子、锥子等一些利器藏起来,以防发生意外。可是那天晚上,他母亲身体不舒服,吃完晚饭早早就睡下了,忘记将厨房里的菜刀收起来,结果,惨剧就发生了……”

“原来是这样!”夏荑凝感到自己正被一股彻骨的寒意包围着,从她的肌肤、指尖、发梢,无孔不入地涌遍全身。

“程医生,你怎么了?”史蓝发现了她的异常。

“哦,没什么。”夏荑凝勉强将情绪稳定下来,“你接着说吧!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晓琪她哥哥报考了c市医学院的美容外科专业,他说要亲手治好晓琪脸上的伤疤。那个时候他本来心理压力就大,家里又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我们所有人都以为他高考一定会落榜,可是没想到,他竟然顺利地考上了,这真的是一个奇迹!”

夏荑凝从未想过,钟伟霆当年选择读美容外科专业,竟是为了他的妹妹钟晓琪。可是,钟晓琪后来为什么要自杀呢?

谈到钟晓琪自杀的原因,史蓝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阴郁,“说到底都是爱情惹的祸,爱情这东西,它有多诱人,就有多伤人!十年前,也就是晓琪二十二岁那年,她爱上了一个男人。她与那个男人是在网络上相识的,因为她平时很少出门,父母便给她买了台电脑,让她在家上网来打发时间。晓琪的文笔很好,她写的文章意境唯美,又透着一丝丝淡淡的伤感,所以她的文章在网络上发表后,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其中,也包括那个男人。”

说到这儿,史蓝再次叹了口气,夏荑凝看得出,她此刻的心情很压抑。

“那个男人经常在晓琪的博客里面留言,并说一些赞赏的话,渐渐地,晓琪便和他熟络起来,两个人天天在网络上谈天说地。后来,晓琪告诉我,她爱上了那个男人,但是她很苦恼,因为她的脸上有两道丑陋的疤痕,她担心他见到她的样貌,会嫌弃她。于是,我建议她把实情告诉那个男人,她照做了,可是那个男人却说他不在乎,与外表比起来他更注重一个人的心灵。结果,他们继续在网络上交往了一段时间后,晓琪便答应与他见面。可是,见面后,他的态度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他说,很多网络上的美女都谎称自己长相丑陋,来考验对方的真心,他以为晓琪也是这样的,却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是个丑八怪!”

“他当面说晓琪是丑八怪?”

“嗯。”

“太过分了,这个男人真是太过分了!”夏荑凝愤愤不平地说道。

“是的,晓琪被他伤得太深了!这么多年以来,她已经为脸上的疤痕承受了很多的痛苦和压力,可那个男人却践踏了她最后的一点自尊,她终于绝望了,对生活绝望、对爱情绝望、对未来绝望……”史蓝的声音哽咽着,往事让她不堪回首。

“那么,后来呢?晓琪自杀的时候,她哥哥回来了吗?”夏荑凝将话题转移到钟伟霆身上。

“回来了。但是他的父母没有让他见晓琪的最后一面,他们刚刚经历了丧女之痛,人在气头上,就对晓琪她哥哥说了一些气话,说晓琪自杀都是他造成的,如果不是他当年砍伤晓琪的脸,悲剧就不会发生了。他父亲将他赶了出去,并叫他以后再也别进钟家的大门!事后,他的父母也很后悔,不过他们说了那些狠话之后,晓琪她哥哥真的没有再回来过!”

听完这一切,夏荑凝不由得心生感慨:十年了,钟伟霆已经十年没有回过家了,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和奶奶在等着他回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