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张脸

最后一张脸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二章 白金耳环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二章 白金耳环

清晨,被一夜春雨清洗过的空气湿润而清爽,潮湿的泥土散发着淡淡清香,嫩绿的草地上露珠晶莹透亮,一派生机盎然,然而,这里却是安葬逝者的地方。

静谧的墓园里,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女人独自跪在一座墓碑前,她一边低声啜泣,一边喃喃自语道:“对不起,我知道我罪孽深重,没有资格来这里见你。我只希望,你的怨恨可以报复在我一个人的身上,请你放过我的女儿,请你放过她吧!”

就在这时,她的身后传来了啪的一记声响,她慌张地回过头去,跳入眼帘的是一张陌生的年轻女人的脸。透过宽厚的太阳镜,她与身后的女子对视了两秒钟,来不及思考对方的来历,她便逃命似的跑开了。

身后的女子没有追上去,她茫然地盯着女人逃离的背影,良久,她拾起掉落在地上的白菊花,静静地走到同一座墓碑前,碑身上刻着三个字——钟伟霆。

“伟霆,我来看你了。”夏荑凝缓缓地蹲下身。

她原本已经决定,明天随父亲夏展云一同回z市,所以在离开之前,她特地来灵安墓地祭奠钟伟霆,不承想却遇到了那个神秘的女人。虽然对方戴着宽大的太阳镜,无法看清容貌,不过夏荑凝可以肯定,自己从未见过此人。

她是谁?为什么会到钟伟霆的墓碑前来忏悔?她到底做过什么事,为何说自己罪孽深重?难道,她是杀害钟伟霆的凶手?否则,她怎么会说出那番话呢?夏荑凝不安地思忖着。

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神秘女人的出现,使夏荑凝的决定发生了改变,她不仅要把这条重要的线索提供给警方,还要在警方找到凶手之前,继续留在S市。

“你说什么?那个女人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还戴着一副宽大的太阳镜?”听了夏荑凝的描述,陆鑫略显激动地问道,“说得再详细点,她还有什么特征?”

“她的身材很高挑,身高至少有一百七十厘米,留着一头深棕色的鬈发。”

难道,又是那个光头女人?自从那天晚上在灵安墓地见到她,陆鑫就一直对此人耿耿于怀。龚庆良的案子发生后,结合龚晓莹的证词,陆鑫已经初步断定凶手就是灵安墓地的那个光头女人。今天,她出现在“钟伟霆”的墓碑前,自称罪孽深重,言行充满悔恨之意,莫非,杀害“钟伟霆”的凶手也是她?她究竟是谁?她的女儿又是谁?陆鑫的脑中充斥着无数个疑问。

她调出烟酒超市门前的那段监控录像,与龚庆良对话的黑衣女子身材高挑,留着一头深棕色的鬈发,还戴着一副宽大的太阳镜,与夏荑凝描述之人如出一辙,当那名女子出现在电脑屏幕上时,夏荑凝的脸上即刻浮现出一片震惊之色。

“怎么样?是不是你早上见到的那个女人?”陆鑫捕捉到夏荑凝脸上的表情,有些兴奋地问道。

“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录像上的女人年龄偏大一些,而且,她们二人的脸形也有着明显的差异。”经过一番仔细的辨认,夏荑凝的回答竟是否定的。

“哦,是吗?”陆鑫不禁有些泄气,“那么你见到的那个女人,大概有多大年龄?”

“三十四五岁。”

“录像上的女人呢?”

“四十五岁左右。”

“啊?!”陆鑫吃惊道,“我觉得她没有那么老啊!她看起来最多也就四十岁。”

“是的,单从她的面部来看,的确在四十岁左右,但是从她颈部和手部的皮肤来看,她至少有四十五岁。”

“这是为什么?”

“因为很多人,平时很注重面部皮肤的保养,甚至会在脸上动一些微小的整形手术,所以面部看起来很年轻,但是颈部和手部的皱纹却轻易地出卖了她们的年龄。”

“哦,原来是这样,不愧是整形护士出身,专业性真强!看来,以后我们得跟你多学几招了。陈队,你说是不是?”陆鑫半开玩笑地回头问道。

此时,陈睦坐在办公桌前,静如雕塑,早上从市中心医院回来后,他一直心事重重的模样,谁和他说话他都不予回应。医生说,龚晓莹的病情发生了恶化,由于伤口感染发炎,从昨晚到现在,她一直高烧不退,昏迷不醒,情况不容乐观。

陆鑫知道,他是在担心龚晓莹的病情,所以,他的表情看起来十分凝重。然而事实上,他所担心的远不止这些!

“夏小姐,你说那个女人的年龄是三十四五岁,这点你可以确定吗?”从夏荑凝进入刑侦队办公室以来,陈睦首度开口问道。

“以我的经验判断,基本可以确定。”夏荑凝郑重地回答道。

“好,我知道了。”吐出这句话时,陈睦脸上的表情越发凝重起来。

这时,杜警官匆忙地走了进来,他伏在陈睦的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陈睦的脸上立时浮现出一片惊疑之色。

“好,带我去看看。”陈睦起身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陆鑫不明所以地询问。

“没什么。今天早上发生的事,你向夏小姐详细了解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况,注意做好笔录,我很快就回来。”陈睦边说边对陆鑫使了个眼色,示意让她稳住夏荑凝,在他回来之前,不要让她离开刑侦队办公室。

陆鑫会意地点了点头,却是一头雾水,猜不透陈睦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在公安局一楼的接待室里,一名男子正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双手紧握,头压得很低,似乎在等待着审判。

“古越,我们陈队来了。”杜警官走到男子身旁,提醒道。

男子缓缓地抬起头来,他脸上的纱布已经拆除了,这是陈睦首次见到他术后的样貌,虽然整个面部看起来仍有些轻微的肿胀,不过五官轮廓与韩国明星金振贤已颇有几分相似,比起照片上的那个钟伟霆,完全判若两人,陈睦不得不感叹整形技术的神奇。

“古越,真没想到你会专程来找我。”说着,陈睦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陈警官,我是来自首的。”男子幽幽地说道。

“什么?自首?!”陈睦一脸的不可思议。钟伟霆居然来公安局自首!难道他知道警方已经掌握了指证他的充足证据,自知无路可逃,所以才选择投案?

“是的,我是来自首的。”男子再次重申了自己的来意。

“为什么要自首?你犯了什么罪?”

“我杀了人,那个人叫古越,而我,并不是真正的古越,我的真实身份是一名整形外科医生,我叫钟伟霆,就是你们一直在追查的那具毁容男尸。”

虽然这一切早已在陈睦的掌握之中,不过这番话从钟伟霆的口中和盘托出时,还是令他吃惊不小。

“既然如此,随我去审讯室吧!”

随陈睦进入公安局的二号审讯室,杜警官咣的一声关上了铁门,四面封闭的狭小空间里,气氛霎时变得紧张起来。

“你刚才说,你才是钟伟霆,真正的古越已经被你杀了?”陈睦开始了问话,杜警官则在一旁做着笔录。

“没错。”钟伟霆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液,“但是,他的真实姓名也不是古越,他叫胡克,古越是他八年前改的名字。”

听到“胡克”这个名字,陈睦的心为之一震,事实竟与他们先前猜测的分毫不差,古越果然就是那个下落不明的在逃犯。

“你为什么要杀他?”

“因为,他是一个奸杀花季少女的恶魔,同时,他也摧毁了另一个女孩儿的人生。”

“你说的两名受害者,是舒静宜和龚晓莹?”

“是的。”

“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不报警?为什么不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陈睦盯着他的眼睛,质问道。

“因为……因为当年,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什么苦衷?还是有什么把柄握在他的手中?”

“是的,可以这么说。当年,胡克以我过去的一些秘密作为筹码来威胁我,让我为他做整形手术,我那时才刚刚成为一名整形医生,如果那些秘密被公开,我的前程也将毁于一旦。”钟伟霆的表情有些晦暗。

“就因为有把柄握在他的手里,你就用手术刀帮助那个恶魔‘改头换面’,让他成功地逃脱法律的制裁?!”

“看来,你们已经什么都调查清楚了。”钟伟霆幽幽地叹了口气,“是的,正因为这样,我才要亲手结束他的生命。”

“为什么时隔八年,你才决定要杀他?”

“因为龚晓莹,当我得知她就是八年前那个被胡克伤害的小女孩儿后,我就决定要替她报仇。”

“哦?那么,你跟龚晓莹又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还用得着我回答吗?你们不是已经都调查清楚了吗?龚晓莹的父亲是因我而死的。”

“你杀死胡克,完全是因为龚晓莹?”陈睦狐疑地问道。

“不完全是。”钟伟霆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胡克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我帮他做完整形手术以后,他非但没有心存感激,还不停地勒索我,这几年,他动不动就伸手管我要钱。甚至为了出名,他找到我,要求做第二次整形手术,要把自己变成韩国明星金振贤的脸,我觉得这个人已经无可救药了,于是决定把他了结了。”

“既然你已经决定要杀他,为什么还要让他接受整形手术?根据病历记载,胡克接受整形手术的日期是1月31号,那个时候你为什么没有对他动手?”

“不,那个时候我已经对他动手了,只是他命大,并没有死!”

“什么?”陈睦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

“在他手术之前,我在麻醉师已经调剂好的麻醉药里,加注了一支芬太尼,我以为他必死无疑,想不到他却只是深度昏迷。”

“深度昏迷?昏迷了多久?”

“到临死前,一直没有醒过来。”

从1月31日到2月19日,整整二十天的时间,胡克一直在琦美整形美容医院的病房里昏迷不醒!医院里发生了这么重大的医疗事故,却没有走漏半点风声,这一切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胡克术后昏迷不醒的事,医院里有多少人知道?”

“五个人。英院长、穆依依、护士郭珍珍、麻醉师齐素峰,还有我。”

“就只有你们五个人知道?这怎么可能呢?”陈睦认定钟伟霆在撒谎。

“胡克手术那天是1月31日,农历日期是十二月二十八日,当时临近春节,除了一些值班的人员,其他人已经都开始休假了。而且,胡克一直住在单间病房里,输液和换药都是由穆依依和郭珍珍来负责,其他人又怎么会知道呢?”钟伟霆解释道。

“那么,他们几个人知道胡克昏迷是因为你加注了麻醉药吗?”

“不知道。”

“既然他们不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你会代替他接受整形手术?而他的尸体却成为你的替身?”

“因为……”陈睦的话显然问到了钟伟霆的痛处,他脸上的表情变得难堪起来,嘴角不停地抽动着,“因为现在的钟伟霆已经不是过去的钟伟霆,过去的他是一个技艺娴熟的整形医生,而现在的他,却只是一个废人,一个只能靠助手来完成手术的废人!”

“所以呢?”

“所以我讨厌自己,我选择让‘钟伟霆’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宁愿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宁愿成为别人的替身,也不要让所有人知道我是个失败的整形医生,无法再次拿起手术刀,让他们耻笑我是个废人!”

“这么说,代替胡克来接受整形手术,是你自己的意愿,没有任何人逼你?”

“是的。”

“那么,整个杀人、毁尸、移尸的计划,也都是你自己策划和实施的?”

“没错。”

“那部微型摄像机又是怎么回事?里面的影像是真实的,还是你刻意伪装的?”

“是真实的。”钟伟霆点了点头,“因为一直在计划谋杀胡克的事,我那段时间精神高度紧张,所以晚上发生了梦游,其实之前我也不知道自己梦游,当我早上起床发现茶几上的打火机和烟蒂时,我的心里十分害怕,我当时还以为是龚志强的鬼魂在作祟。所以,我特地买了一部声控摄像机放在储物柜的柜顶上,结果就拍下了自己那晚梦游时的影像。”

“当你看到那段影像时,你不仅知道自己发生了梦游,还知道夏荑凝目睹了你梦游时的全过程,所以,你刻意把那部摄像机留在抛尸现场,让它成为证明你身份的证据,从而误导我们的侦查方向。”

“对。”

“你的计划的确很周密,穆依依的演技也很高超,我们差一点就掉进你们精心设计的迷局了。”

“陈警官,你真会说笑,如果计划真的周密的话,我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了。”钟伟霆自嘲地说道。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我们在你家里采集的dna检体都是胡克的,而没有你的。这一点你是如何做到的?”

“因为家里的那些物品我根本就没有使用过,当然不可能会有我的dna检体。”

“哦?这么说,你趁夏荑凝不在家时,已经把所有的物品都换掉了?”

“没错。床单、枕套、毛巾、梳子、牙刷,甚至是指甲刀和拖鞋,我通通都换过了。”

“你换了这么多东西,夏荑凝居然没有发现?”陈睦的语气充满质疑。

“所有的物品我都买了和原来一模一样的,她当时在忙着四处寻找我的下落,自然没有精力去留意那些东西。”

“那么那些dna检体呢?你又是如何弄上去的?”

“梳子、牙刷、指甲刀等,是直接给胡克用过的;至于床单、枕套之类的,也是趁胡克昏迷时给他用过,上面自然会留下他的dna检体了。”

“还有呢?你还做了些什么?”

“因为我无法确定你们警方具体会从哪个地方采集dna检体,所以除了换掉那些物品之外,我还仔细清理了整个房间,并在沙发、地面等处留下了一些胡克的头发。”

“考虑得真周全啊!”听了钟伟霆的计划,陈睦不禁深吸了一口气,“为了完成这个计划,你还真是下了不少工夫!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来自首呢?”

“你们不是早就怀疑我的真实身份了吗?胡克手背上的那颗朱砂痣已经被你们发现了,就算我不自首,不出三天你们也会找到充足的证据来逮捕我,不是吗?”

“是,你的确很聪明。”

聪明?此时此刻,对于这两个字,钟伟霆感到如此讽刺。

“说说你跟穆依依吧!她为什么那么帮你?”陈睦突然转移了话题。

“怎么说呢!只能说是因为爱情。”

“爱情?为了得到本不属于自己的爱情,竟不惜把所爱的人变成另外一个人?你认为这是真正的爱情吗?”

“也许吧!”

“那你考虑过你的妻子夏荑凝吗?想过你的死给她带来的伤害吗?”

“她认为我死了,总比知道我背叛她要好,不是吗?”钟伟霆深深地叹了口气,目光落在面前的桌面上,“其实我知道,夏荑凝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女人,可是我却辜负了她。”

“那么,你还想再见她一面吗?她现在就在刑侦队办公室里。”说到后半句时,陈睦刻意提高了音量,以引起钟伟霆的注意。

然而,钟伟霆却不假思索地摇了摇头,低声回答道:“不必了,我没脸见她。”

钟伟霆似乎只听到了陈睦说的前半句,而对于后半句的内容,他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其实,这是陈睦对他进行的一个本能测试:如果“她现在就在刑侦队办公室里”引起了他的注意,证明他对此毫不知情;相反,这句话没有引起他的注意,说明他事先知道这件事,或者是这件事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

上午10点钟,天空开始放晴,被雨水冲刷过的街道上出现了一些积水,潮湿的空气中带着丝丝凉意。穆依依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街道两旁高楼林立,百货商场、时尚专卖店一字排开,浓重的商业氛围包围着她。穆依依记不清自己已经多久没有逛过商业街了,所以这个周末,她选择以这种方式来消遣。

在一家眼镜专卖店的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经意间跳入了穆依依的视线,是聂雯。她穿着一件米黄格子的长款风衣,高挑的身材格外引人注目,穆依依的目光追随着她一同进入了一家眼镜专卖店。

透过玻璃橱窗,她看见聂雯在试戴眼镜,不过距离比较远,那副眼镜她无法看清,只看到聂雯把眼镜交给服务员包装起来,然后到前台付账。在她的印象里,聂雯似乎从来没有戴过眼镜,可是她今天为什么要来买眼镜呢?

很快,聂雯从专卖店里走了出来,她今天没有开车,站在店门口张望了片刻,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飞驰而去。

“小姐,我想请问一下,刚才那位女士买的是哪一款眼镜?”穆依依走进专卖店询问道。

“这……您问这个是?”服务员现出了疑惑的神色。

“哦,我刚才在门外看到她试戴,觉得那个款式挺漂亮的,所以就进来问问。”

“原来是这样呀!”服务员的脸瞬时多云转晴,“小姐,您可真有眼光,这款太阳镜是今年的流行款,特别适合您的气质。”

穆依依接过太阳镜,象征性地试戴了一下,“哦,还不错,只是现在买还早了一些,这个季节不太适合戴。”

“怎么不适合呢?刚才那位女士是我们店里的老顾客了,她每隔几天就会来买一款新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已经换了几副太阳镜。”

“你说什么?才不到一个月,她先后买了好几副太阳镜?”

“是啊!”服务员颇感自豪地说道,“春季戴太阳镜也是一种时尚嘛!”

时尚?穆依依的心里犯着嘀咕,在这个春寒料峭的时节,很少有人会戴着太阳镜出门,而且,聂雯平日里似乎也没有戴过,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她为什么要买那么多太阳镜呢?聂雯的举动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穆依依的思绪,她从手提包里掏出手机,刚一按下接听键,话筒里便传来郭珍珍的声音,“依依,你现在在哪里?”

“哦,我在外面逛街呢!”穆依依的语气漫不经心。

“钟伟霆有没有跟你联系过?”

“没有啊!怎么了?”

“糟了,他不见了!打他的手机也一直关机!”

“什么?!”穆依依下意识地握紧手机,“这件事英院长知道了吗?”

“没有,我还没有通知他呢!”郭珍珍补充说道,“我以为你会知道钟伟霆去了哪里。”

“他……他离开医院有多久了?”

“一个多小时了,当时我去病房查房了,护士站的孟护士看见他一个人下楼,而且没有穿病号服,孟护士询问他要去哪儿,他说病房里的空气有些闷,下楼去透透气,马上就回来。”

“他离开时没有穿病号服?”

“是的,所以我才特别担心,不知道他会去哪里。”

“珍珍,你先别着急,我现在马上回医院。”

挂断了电话,穆依依忽然发现手机里有一条未读短信,短信的发送时间是早晨8点53分,那个时间她刚好在公交车上,所以没有听到短信提示音。

打开“收件箱”,穆依依的手指开始莫名地颤抖,短信果然是钟伟霆发来的,字数很多,占满整个手机屏幕:依依,对不起,我已经决定去公安局自首了,这种生活太累了,无论后果如何,我都要重新做回自己,很抱歉,我们的计划无法再实施下去了。不过请你放心,我会把一切都承担下来的,记住对警察说,这一切都是我策划的。

啪的一声,手机从她的指尖滑落下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她顾不得捡手机,整个人呆愣在那里,仿佛灵魂被掏空了一般。

一阵冷风吹来,寒意在她的全身蔓延开来。钟伟霆去自首了!他居然去自首了!事先毫无征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

这么长时间以来,穆依依的任何“行动”都小心翼翼,每一步都如履薄冰,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未等警方查出这一切,钟伟霆竟会自投罗网。什么天衣无缝的计划,什么滴水不漏的迷局,一切都落空了!当命案摆在眼前,“人造韩国巨星金振贤打造工程”注定夭折,琦美整形美容医院面临倒闭,所有的涉案人员都将身陷囹圄,其中,也包括她自己……

难道,一切已成定局,无可挽回了吗?钟伟霆离开琦美整形美容医院刚一个多小时,说不定他人现在还没有到达公安局,说不定现在找到他,阻止这一切还来得及,可是,如何才能找到他,他人会在哪里?

突然间,穆依依的脑海中蹦出一个名字——龚晓莹。她知道,钟伟霆最关心、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龚晓莹,所以,在去自首前,他一定会去看望她。想到这儿,穆依依决定去静语咖啡屋走一趟。

她乘坐出租车来到了静语咖啡屋的门口,可是走近后却意外发现,店门上挂着“停止营业”的牌子。怎么会停止营业呢?穆依依疾步朝店内走去。

店里空荡荡的,果然没有什么客人,只有一名女服务员站在吧台后面整理柜台,穆依依认得她,她叫肖黎。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名女子在吧台前与肖黎进行着对话,她的背影好熟悉,高挑的身材,米黄格子的长款风衣,是她!穆依依的心底不禁一震,聂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她与聂雯竟两次不期而遇,这真是一种惊人的巧合!

“你说我们老板娘的女儿啊?她昨天晚上割腕自杀了,现在还在市中心医院呢。”肖黎说道。

“你说什么?她自杀了?!”聂雯的声音充满了震惊,“为什么要自杀?”

“原因很难说,这孩子原本就患有自闭症,前两天又看到她爷爷死在她面前,估计受到的刺激太大了,所以才会这样。”

“是吗?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刚才去医院看过了,伤口有些感染,还在发高烧,老板娘一夜没睡,一直在守着她呢!”

“情况严重吗?”

“现在还不好说。”肖黎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有些担忧。

“这样啊!”聂雯迟疑了一下,随后从手提包里掏出一个纸包,递给了肖黎,“麻烦你帮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们老板娘。”

“这是什么?”肖黎惊奇地问道。

“哦,这是我买给她女儿的一件小礼物。”

“好的,我先替老板娘谢谢你。”

“那我就先告辞了。”说着,聂雯准备转身离开。

见此情形,穆依依连忙转身,在聂雯看到她之前飞快地走出了咖啡屋,在咖啡屋的不远处有一个报刊亭,她躲在后面偷偷地观察着聂雯。只见聂雯出门后并没有站在原地等出租车,而是沿着西湖路向南走去,不过她的脚步看起来很沉重,走路的姿势有些踉跄,身体摇摇欲坠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摔倒。

她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穆依依望着她的背影,心里十分担忧。就在这时,聂雯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她双手捂着前胸,缓缓地蹲下身来。

穆依依可以确定,聂雯的身体的确出现了严重的状况,她不能再袖手旁观了。跑到近前,她看到聂雯脸色苍白,眉头皱紧,表情十分痛苦,甚至额头上还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岳太太,您怎么了?不舒服吗?”穆依依俯下身问道。

聂雯惊愕地抬起头来,与穆依依四目相对的一刹那,她的眼睛里闪着一种奇异的光芒,似惊似喜,“穆……穆小姐,怎么是你?”

“哦,我刚好路过这里。”穆依依敷衍道。

“真巧。”聂雯痛苦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

“岳太太,您哪里不舒服?”穆依依盯着聂雯的胸口,询问道。

“哦,没什么,就是胸口有些闷。”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那我送您回家吧!”

“好的,那就麻烦你了。”

对于穆依依的提议,聂雯丝毫也没有拒绝,或许,她真的很需要她的帮助。

穆依依拦了一辆出租车,将聂雯护送到了艺墅铭城的家中,刚一到门口,女佣便出来迎接,“太太,您回来了。”

“嗯。”聂雯点了点头,走进一楼的会客厅,穆依依本打算向她辞别,可是聂雯却挽着她的手臂一同走上了旋转楼梯。

“去我的房间里坐坐吧!”聂雯邀请道。

穆依依心里想的是“不用了”可是嘴上说的却是,“好吧!”

跟上次一样,穆依依仿佛步入了纯白色的世界,一种孤寂清冷的感觉扑面而来。穆依依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在梳妆台上,椭圆形的雕花镜框里,依然镶嵌着一幅精美的欧式古典油画。

“穆小姐,请坐吧!”聂雯指着身旁的贵妃椅说道,而她自己则走到床边,缓缓地躺了下来。看样子,她的身体的确是非常不舒服。

“感觉好点了吗?”穆依依轻声问道。

“好些了,真是谢谢你,忘了问你了,你今天去那边办事吗?”

“办事?”穆依依恍然想起,自己是去找钟伟霆的。可是他并不在静语咖啡屋,或许,他去了市中心医院,再或许,他人已经在公安局了。

“穆小姐,你有心事吗?”聂雯的话打断了穆依依的思绪。

“哦,没什么。”

“有心事的话不妨跟我说说。”聂雯的语气很诚恳。

“我……算了,不知该从何说起。”

“你妈妈还好吗?”聂雯突然转移了话题。

“呃……还好。”穆依依尴尬地回答道。其实,她又何尝不想知道,这二十一年来,她究竟过得好不好,为什么一直杳无音信,一次也不回来看她?

“你知道吗?你的脸上有一种非常特别的忧郁气质,其实你还这么年轻,应该快乐地生活才对。”聂雯盯着穆依依的脸,语重心长地说道。

穆依依突然觉得,聂雯今天怪怪的,她似乎有什么话想要对她说,但是又很难开口。

“依依,我可以这样叫你吗?”酝酿了许久,聂雯再次开口道。

“当然可以。”对于聂雯的称呼,穆依依虽然感到有些意外,不过,却是从心底里觉得温暖而亲切。

“依依,你真的很像你妈妈,简直和她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我想,她一定为你这个女儿感到骄傲。”

“骄傲?她才不会呢!”穆依依的语气中透着一丝幽怨。她转过脸去,目光盯着门口,心里踌躇着是不是该马上离开这里。然而就在这时,她的身后传来了两声低沉痛苦的呻吟,她赶紧回头,见聂雯手捂着胸口,苍白的脸因疼痛而扭曲着。

“怎么了?胸口又疼了吗?”穆依依急切地问道。

“是的,的确有些疼,麻烦你帮我把药拿来,就在梳妆台最上面的抽屉里。”

“好。”穆依依飞奔到梳妆台前拉开了抽屉,不承想情急之下用力过大,导致抽屉脱轨,哗啦一声掉到了地板上,里面的东西也随之滚落了一地。

穆依依连忙把白色的塑料药瓶捡起来,而后倒了杯水给聂雯。直到聂雯服下药,她才蹲下身,将地上的物品一件件地拾起来。

庆幸的是,从化妆品到日常用具,一件也没有损坏,只是首饰盒掉在地上摔散了,里面的珠宝和首饰纷纷散落在地板上,穆依依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收进首饰盒里,珍珠项链、钻石戒指、翡翠手镯、白金吊坠,每一件饰品都十分精美,她不禁暗暗咋舌,聂雯的眼光的确很独到。

这时,一只贝壳图案的白金耳环跳入了穆依依的视线,霎时间,她的心猛烈地震颤了一下——这只耳环竟与在奶奶骨灰盒里发现的那只一模一样!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聂雯的首饰盒里?难道,聂雯就是……不,也许这只是巧合,聂雯刚好有一副款式相同的耳环。可是,无论她如何仔细地搜寻,都没能找到另一只耳环的踪迹。

事实证明,这一切并不是巧合,眼前的这只耳环与奶奶骨灰盒里的那只原本就是一对!

“你……你怎么会有这只耳环?”穆依依将耳环放在掌心里,声音颤抖地质问道。

“你见过这只耳环?”聂雯虽没有正面回答穆依依的问题,但是对于她的质疑,她似乎已经选择了默认。

“是的,就在我奶奶的骨灰盒里。”

“骨灰盒里?其实我早该想到了,那只耳环遗落在那里。”聂雯突然轻叹了一声,幽幽地说道。

“这么说,那只耳环果然是你的!”穆依依盯着聂雯的脸,难以置信地问道,“你究竟是谁?”

“依依……”此刻,聂雯的目光中交织着种种复杂的情绪,惊异、凝重、伤感……顷刻间,她的眼眶里已经噙满晶莹的液体。

“你……究竟是谁?”穆依依梦呓般重复着这个问题。

“我是……我是……你的妈妈。”聂雯嘴角嚅动了半天,费力地回答道。

“什么?!”穆依依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双腿瘫软,差点跌倒。

聂雯居然是自己的妈妈,那个二十一年前一走了之从此杳无音信的女人。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穆依依摇着头,纷乱的思绪涌入她空白的脑海里。

“依依,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是你的妈妈——凌月如。”

“可是……”

“可是我的脸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对不对?”凌月如怅然地自问道。

“其实,我已经记不清你的相貌了,只是所有人都说我长得像你,非常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的脸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因为……因为二十一年前的那场车祸。”

对于凌月如来说,那是一段如噩梦般的经历,而且这么多年以来,那场噩梦一直追随着她,无论白天还是黑夜,一刻都不曾停止过!

1990年5月的一天,凌月如偶然在电视上看到了一则新闻:S市岳氏制药厂(原卓健制药厂)仓库发生火灾,一名仓库管理员不幸遇难,经查,此人系原卓健制药厂董事长凌锋。

父亲凌锋竟葬身火海!这条噩耗对凌月如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当时,她已经在锦水村生活了四年多的时间,虽然她当初是被人贩子贩卖到村里的,可是四年来,丈夫和婆婆一直对她很好,她也从未想过逃走。丈夫和婆婆也因此对她放松警惕,白天干农活的时候,就把她和穆依依母女二人留在家里。

父亲意外身故的消息,唤醒了凌月如麻木已久的灵魂,她决定回S市,而且刻不容缓!于是,她将穆依依托付给邻居赵大婶照看,自己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便匆忙地踏上了通往灵源县的大巴车。

几经辗转,傍晚时,她终于回到了阔别多年的S市。然而,刚走出火车站,她就遭遇了一场瓢泼大雨,路面上出现了大量积水,道路交通一片混乱。可是时间不容耽搁,她临时买了一把雨伞,冒雨前行。

过了十字路口就是公交车站牌,凌月如在漆黑的雨路上疾步如飞,她丝毫也没有留意到,一辆黑色的轿车正从她的侧面飞驰而来,进退两难之时,车头已经向她的身体冲了过来,紧接着,一记尖锐的刹车声刺入了她的耳膜,她倒在了车轮下,头部传来阵阵刺痛,意识也很快模糊。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房里,耀眼的白炽灯刺痛了她的双眼,直觉告诉她,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光亮了。

她尝试着移动自己的身体,可是一股疼痛感传遍了全身,其中也包括她的面部,她试着用指尖触摸自己的脸颊,却发现上面正缠着厚厚的纱布,霎时间,一种不祥的感觉袭上了她的心头——难道,自己被毁容了?

护士告诉她,她的面部多处严重擦伤,而且左侧的颧骨和眶骨发生粉碎性骨折,整张脸堪称“面目全非”!这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彻底摧毁了她已经千疮百孔的人生,但或许是上天的眷顾,在她濒临绝望之时,一个关键性的人物出现了,他叫马俊伟,是一名整形外科医生。经过对凌月如的面部进行诊断,他承诺说,可以通过整形手术来进行修复。

一个月后,凌月如的伤势刚刚痊愈,便迫不及待地走进了手术室,在经历了一场近乎残忍的麻醉和手术后,她再次获得了“重生”。然而,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次面部的“重生”,却是更加残酷的毁灭!

当厚厚的纱布从她的脸上一层层地褪去,一张全新的面孔在镜子里清晰地浮现出来!然而那一刻,凌月如感觉到的却是一种被人扼住脖子般的窒息……因为,那是一张令她无比厌恶与憎恨的脸,是曲舒彤的脸!

“曲舒彤是谁?”穆依依对这个名字充满了惊诧与疑问。

“是……是夏展云的妻子。”凌月如蹙起眉心回答道。

“是她?!”

“没错,就是这个女人,就是她毁掉了我的一生!”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穆依依一头雾水地问道。

“当年,夏展云答应我要跟曲舒彤离婚,可是后来他反悔了,所以我决定离开他,与岳少华结婚。可是曲舒彤就是不肯放过我,她找来人贩子把我迷晕,然后又将我贩卖到了锦水村!”

“什么?你当年被拐卖到锦水村,是她在幕后指使的?”

“对,是人贩子亲口说的。”

“那么,那个叫做马俊伟的整形医生又是谁?他为什么会把你的脸整形成曲舒彤的模样?”

“他这么做完全是受人指使。”

“受谁的指使?”穆依依屏住呼吸问道。

“岳少华!”凌月如重重地吐出了这三个字,“马俊伟当时是琦美整形美容医院最好的整形医生,我的手术是岳少华钦点他给我主刀的。”

“可是,岳少华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当然是为了报复,他恨我爱的人不是他,恨我再次出现时已经不是清白之身,所以,他要把所有的痛苦都加倍偿还给我,让我的下半生面对着一张自己最憎恶的脸,活得生不如死……”

“天哪!怎么会这样?这个男人简直太可怕了!”穆依依的眼泪夺眶而出,二十一年来,她的心里一直装着对妈妈的怨恨,可是这一刻,她终于知道自己错怪了她。因为这二十一年来,受尽苦难与折磨的人并不是她,而是面前的这个可怜的女人!

“我的……我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穆依依觉得,该是解开自己身世之谜的时候了。

“他……他……”凌月如捂着胸口,身体无力地颤抖起来,话未说完,她便晕了过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