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终难逃

罪终难逃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章 凌晨惨案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章 凌晨惨案

黑夜,普通的黑夜,没有风,也没有雨,有的只是冬季的寒冷。

虽然强冷空气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雨也停歇了,但是城市的上空依然被乌云所笼罩,有种天快塌下来的感觉,十分压抑。

凌晨三点多,几辆警车呼啸着出现在空荡的街道上,闪烁的警灯在黑夜里格外刺眼,它们的出现不仅打破了黑夜的寂静,同时也预示着“出事了”!

几辆警车在滨江大道尽头的路边停了下来,此时这里正停着两辆之前赶到的消防车,而在不远处的路边还停着一辆被烧得一团焦黑、只剩下框架的轿车,车身上还在滴答滴答地滴着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烧焦的气味。

由于轿车在燃烧的过程中轮胎发生了爆炸,接连的巨响惊扰了附近居民的美梦,一些好事的居民不顾深夜的寒冷,披上外衣跑到事发地点一探究竟,还有一些居民则趴在自家窗台上向事发地点观望。

赶到现场的侦查员们迅速下车,在事发地点周围拉起了警戒线。

尧舜下车后,第一时间找到消防员询问情况:“怎么回事?”

“我们在大约半小时前接到附近群众报警,说这里不知道什么东西着火了,还传出爆炸声,于是就赶了过来,结果发现是一辆小车起火了。我们将火扑灭后,在车后座上发现了一具烧焦的尸体,而在车边还发现了一道延伸至河边护栏的血痕,我们怀疑尸体属于非正常死亡,于是就打电话给你们刑警队了。”

“尸体在后座上?”尧舜皱起眉头,走到被烧焦的小车边。

他先是围着小车转了一圈,在车头的位置看到了一个立着的汽车标志。外面一个圆圈,里面一颗三叉星,那是人们再熟悉不过的奔驰汽车的标志,而车牌由于受到大火的侵蚀,已经无法看清,只能隐约看得出车牌属于本市,最后两个号码是“88”。

第一卷湮灭他向侦查员说道:“尽快通过车架号、发动机号和车牌车型的情况查到这辆车的车主信息,本市车牌尾数是‘88’的奔驰车的信息查起来应该不难。”

接着他走到车的后门,车后座的场面可谓触目惊心。

一具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平躺在车后座上,如果不仔细看,还真让人误以为那是一根被烧焦的木头。

由于尸体被高度烧毁,稍一用力都有可能破坏尸体,所以法医在检查尸体的时候非常小心。

“看这样子不像是被烧死的。”尧舜盯着尸体观察了片刻后,说道。

“是的。”法医从车内钻出,说道,“尸体的口腔内没有发现灰烬,而且尸体是平躺在后座上,没有挣扎过的迹象,在车门边还有一道血痕,很明显,在车辆着火前这个人就已经遇害了。”

随后,尧舜顺着车旁的血痕,一直走到江岸的护栏边。

之前说过,事发路段名为“滨江大道”,这是沿江而建的一条景观道路,每逢傍晚时分,这里都会非常热闹,住在附近和市区的一些居民都会到此处悠闲地散散步,看看美丽的江景。不过此时此刻,在此地的所有人都没有了那份闲情逸致。

在护栏边的地上,有一摊明显的血迹,勘察人员正在对血迹进行采样,并在护栏上采集可疑的指纹。

站在护栏边,尧舜环顾着四周的环境,自言自语道:“凶手还真会挑地方,这里附近虽然有人居住,但是在案发的时间,人们都睡了,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个阴暗的角落,而且这里又是大道的末尾,三更半夜的,出租车都不会往这儿跑。”

“尧队,我们找附近的居民初步了解了一下情况,但是在案发时间他们都在休息,没有人能提供有价值的线索。”侦查员走到尧舜身边,说道。

“马上去交警部门调取案发前后周边路段全球眼的资料,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可疑人员。”尧舜说道。

回到公安局,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不过尧舜和侦查员们却全无睡意,因为全球眼方面的调查有所发现。

虽然在案发现场并没有安装全球眼,不过附近的几条路段全都安装有。

由于案发的时间在凌晨,再加上事发路段较为偏僻,所以路上并没有什么行人和车辆,除了偶尔驶过的几辆出租车,出现在监控里次数最多的就是一辆电动摩托车,而且出现的时间和案发时间非常接近。

而这名电动摩托车骑手的穿着打扮也非常可疑,一身黑色的着装,头戴黑色安全头盔,暗色的挡风镜遮住了整张脸,这样的打扮使他几乎和黑夜融为了一体。之后这名可疑的骑手就骑着车转进了一条小路,如同鬼魅般消失了,再没有在监控中出现过。

“穿成这样,根本看不出来样貌。”

“三更半夜的戴着那个黑色头盔,还放下了挡风镜,明显就是不想让人看到样貌。”

“可不是,他也不怕看不清路摔上一跤?”

“这可给我们的调查工作制造了不小的麻烦啊!”

侦查员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

“麻烦在我们侦办过的案子里可没少遇到啊!但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呢?”尧舜说道,“罪犯都是狡猾的,毕竟他们非常清楚自己的下场会是什么!”

“不过现在这情况,还真是让我们头疼啊!”

“头疼总比一点线索都没有的好。”尧舜微笑,“虽然看不清这名骑手的样貌,不过从他出现的时间和穿着打扮上来看,他的嫌疑非常大。我们就顺着他逃走的线路追查,看能不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另外,所有在监控里出现过的车辆,全都要进行调查,不能有任何的遗漏。”

“明白!”

与此同时,被烧毁的奔驰车的调查也取得了进展。

“尧队,和你说的一样,本市车牌尾号是‘88’的奔驰车屈指可数,只有四辆,而被烧毁的奔驰车车主名叫周浩,是本市最著名的企业周氏集团董事会主席周德贤最小的一个儿子,这里是关于周浩的一些初步资料。”侦查员递上资料,说道。

“车主的信息没有问题吧?”尧舜问道。

“没有,车架号和发动机号全都对上了,而且我们也试着联系这个周浩,但是他的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拨打他家里的电话,家人说他不在家。”侦查员非常肯定地说道。

“大致说说周浩的情况,我就不看资料了。”尧舜说道。

“周浩现在任职于周氏集团下属的一家房地产公司,职位是总经理。不过他是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身边的女人隔三差五地换,而且大都是些三四流的小明星和模特。半年前他还和本市一档电视节目的女主持人传出了桃色新闻,那女主持人已经结了婚,而且年龄还比他大,而他在和这个女主持人在一起的同时,还和一个刚出道的模特搞在了一起,结果‘两女争一夫’,模特跑到电视台大闹了一番,还向媒体出示了她和周浩的性爱视频片段,说那个女主持人是狐狸精,勾引她男朋友。那事闹得是满城风雨,连着几天登上娱乐新闻的头条,最后虽然平息了,但是那女主持人也落得个和老公离婚的结局,倒是那个模特这么一折腾,反而出了名。”

“嗯,既然车主的情况有了,我们就先从这条线索展开调查。你们几个负责调查神秘的电动摩托车骑手和曾在案发时间内在现场周边路段出现的车辆的情况,另外几个跟我走,去周浩家了解一下情况。另外通知法医也派人一起去,只有确定了死者的身份,我们才能进一步展开调查。”

帝都苑,市里最为出名的半山豪宅区,坐拥山景资源,植被丰富,空气新鲜,是市里的稀有之地。所以,这里的“豪”不仅只是因为房屋的庞大和奢华,还在于它拥有别人不能企及的风景和清幽,随便推开这里某所住宅的一扇窗户,都能让你立刻感受到大自然的清新,到了夜晚,你更能站在山顶饱览整座城市的璀璨夜景。

尧舜将车停在了一幢占地约700平方米的别墅前,这幢别墅的主人就是周氏集团的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周德贤。

周德贤早年靠将木雕卖到海外发了家,之后便成立了周氏集团,因为他出色的生意头脑和独到的眼光,生意越做越大,经营项目也逐渐向各行各业延伸,如房地产、商场超市、餐饮娱乐、进出口贸易等等,之后公司便在证交所挂牌上市了。如今的他已年近七旬,再加上近几年身体的原因,已经退居幕后,生意大都交由四个儿子打理。

周德贤有四个儿子,前三个儿子都是由他第一任妻子王悦所生的,但不幸的是王悦患上了癌症。在王悦过世后,他便娶了一直身为他情人的梁静为妻,梁静又替他生下了第四个儿子。

长子周文冰,三十四岁,已婚,但没有孩子,他也是最早开始接触公司生意的,不过生意头脑却有所欠缺,经营生意过于老实保守,一直不被父亲器重。次子周勇,三十一岁,已婚,有一个两岁大的儿子,虽然比大哥晚接触公司生意,不过胜在头脑精明,处事干练,替公司做成了许多笔大生意。三子周照天,二十七岁,单身,他两岁的时候被周德贤送到了美国,寄养在一个朋友家里,两年前,周德贤才把他从国外接了回来,因为他在国外学的是服装设计,所以周德贤出资为他创办了属于自己的服装品牌。不过由于从小被送出国,缺少家庭的关爱,而且他始终对父亲的做法耿耿于怀,所以和家里其他人都格格不入。四子周浩,二十三岁,同样是头脑聪明,眼光独到,论能力,和二哥周勇不相上下,房地产公司在他的管理之下,经营得有声有色。不过在感情方面,他却是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身边的女友隔三差五地更换。

尧舜按响了别墅的门铃,片刻后,一名管家模样的中年人来到门前。

“你找谁?”

尧舜掏出证件,亮明身份后,说道:“我有重要的事找周德贤老先生。”

在管家的带领下,尧舜和几位侦查员进入了别墅。

踏入别墅,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约200平方米大的庭院,院内种植了各类花草树木,穿行于院中,让人仿佛有种置身于森林公园的感觉。

而别墅使用面积则有400余平方米,五层楼高,可谓名副其实的半山豪宅。别墅内的装修更是讲究,进口的高档家具,配以清新淡雅的米白色调,简单却又不失高贵。

“老爷,这几位警官说要找您。”

尧舜和侦查员才进入客厅,就见周德贤和妻子梁静早已经坐在了沙发上,他们的脸上满是忧虑的表情,当管家的话说完后,他们顿时紧张起来。

“周老先生,您好,我是市刑侦大队的队长尧舜,这几位是我的同事。”尧舜主动上前和周德贤握了握手,同时简单地介绍道。

周德贤皱着眉头,来回打量了尧舜和几位侦查员,接着问道:“早上我已经接到你们警方的电话,询问我儿子周浩的情况,是不是他出什么事了?”

“的确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但是在我说出来之前,还希望二位能够有个充足的心理准备。”尧舜谨慎地提醒道。

“什么事尧警官你就直说吧!”周德贤显得有些焦急。

“今天凌晨,在滨江大道上有一辆奔驰车着火,消防人员将火扑灭后,在车后座上发现了一具非正常死亡的尸体,而根据我们的调查,那辆车是属于您儿子周浩的。”

“什么?!”周德贤和梁静不约而同地惊呼。

“不……不会的,一……一定是你……你们搞错了。”梁静惊恐地说道,她不愿意相信尧舜所说的话。

周德贤的态度和梁静完全一样,他惊讶地看着尧舜,也不相信尧舜所说的是真的。

“我们也不希望这是事实,所以希望周老先生能配合我们的工作,让法医拿些属于周浩的物品带回去进行dna的检验,以核对死者的身份。”

“没有问题,你快带警官到少爷的房间。”周德贤立刻对管家说道。

在法医和管家离开后,尧舜继续问道:“周老先生联系上您的儿子了吗?”

“没有,电话一直打不通。”说着话,周德贤又再次拿起电话拨打周浩的手机,可是依然处于关机的状态。

一旁的梁静一看这架势,顿时瘫在了沙发上,泪水夺眶而出,哭喊道:“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我儿子不会死的,不会的……”

“警官都还没确定呢,你哭个什么劲儿嘛!”周德贤烦躁地呵斥道。

“如果浩儿没事,那为什么电话打不通?他不会这样没有分寸的,而且他的车都被烧了,还能没出事吗?”梁静哭道。

尧舜和几位侦查员默默地看着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他们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说死者不是周浩?但是目前是周浩的可能性最大。说死者是周浩,让他们节哀?可是确切的尸检结果还没有出来,不能贸然下结论,以免他们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周德贤其余的三个儿子在听到哭声后,都纷纷从楼上跑了下来,他们看到尧舜和几位侦查员后,都先是一愣,但却没有过问。长子周文冰和次子周勇迅速围到周德贤的身边,三子周照天则是表情冷漠地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爸,怎么了?”周文冰问道。

“是啊!出什么事了?”周勇问道。

“浩……浩儿可……可能死……死了!”梁静哽咽着道。

“死了?”周文冰和周勇惊讶地对视了一眼,而一旁的周照天对此却毫无任何反应,一副事不关己、冷眼旁观的态度。

“您这消息是从何得知的?该不会是什么骗子骗人的瞎话吧!”周文冰质疑道。

“难道警察亲自上门也会说瞎话吗?”周德贤悲愤地吼道。

闻言,周文冰、周勇和周照天一齐打量着几名坐在客厅的陌生人。

“我是市刑侦大队的尧舜,这几位是我的同事。”尧舜再次亮出证件,接着说道,“我们今天凌晨在滨江大道发现了一辆着火的奔驰车,里面发现了一具烧焦的尸体,车辆已经证实了属于周浩,我们来也是希望能查明死者到底是不是周浩。”

“爸,您没打周浩的手机吗?”周文冰问道。

“始终是关机的。”周德贤说道。

“周浩虽然爱玩,但是还不至于这么没有分寸,车被烧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会不回来交代一声呢?难道真的出了事?”周勇说道。

一听这话,梁静哭得更加厉害了。

“尧警官,你一定要把这事查清楚,不管死的那人是不是我儿子周浩,你都要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周德贤悲痛地说道。

“这点您放心,不用您说我也一定会的。”尧舜说着,从兜里取出一张纸,摊开后放在茶几上,“这是我们在事发路段附近发现的一名可疑人员的照片,请你们几位认一下,看是否有印象。”

除了周照天对照片不屑一顾,其余几人仔细观察了照片后,都纷纷摇了摇头。

“尧警官,这照片这么模糊,上面的人还捂得那么严实,根本无法辨认啊!”周德贤皱着眉,说道。

“是啊!要是露出个脸倒还好认,可是这样的打扮,什么也看不到嘛!就算曾经见过,现在也根本认不出来。”周勇说道。

“可不是。”周文冰附和道。

“梁女士,周浩是你的儿子,你对他应该是最了解的吧!你仔细看看这照片里的人,看能不能从身体的一些特征上认出是谁,一定要仔细看清楚。”尧舜说道。

“虽然他是我儿子,但是他都这么大了,交什么朋友,认识些什么人,也没必要经过我的批准,而且这照片上的人什么样貌特征都看不出来,我真的不知道这人是谁。”梁静抽泣道。

“哼!我看都是滥交惹的祸。”周照天嘲讽道。

梁静瞪着哭红的双眼,嗔道:“好歹浩儿也是你弟弟,你怎么可以说这样的风凉话,太过分了!”

“警察来查案,我当然要实话实说了。照片里的男人肯定是周浩在外面滥交惹的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的男友或者家人,人家现在跑来寻仇了,说不定还是之前惹的那个女主持人找人干的,又或者是她的老公气不过干的,谁叫周浩破坏了人家的家庭?所以说,他要是真死了,那也怪不得别人,只能说是他咎由自取。”周照天不屑地说道。

“你连照片都没看,又怎么知道呢?”尧舜反问道。

“我不用看,因为我看了也没用,我对他们母子俩,甚至是这个家的事都没有一点兴趣,所以我即便是看了,也只能回答你三个字——不知道。”周照天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你的话似乎有点矛盾,你说你不关注、不知道,那你又怎么知道是周浩滥交惹的祸呢?又怎么说照片里的人是女主持人的老公呢?”

“随便看看八卦新闻就知道啦!周浩滥交是出了名的,整天泡些个三四流的小明星或者模特,之前倒还相安无事,可谁知道他突然换了口味,居然和个已婚的主持人玩起了姐弟恋,而且他还脚踩两只船,和个刚出道的模特搞在了一起,真是大小通吃。可惜结局惨了点,模特跑到电视台大吵大闹,最后害得人家女主持人和老公离婚收场,那事闹得是沸沸扬扬,接连几天登上报纸头条,警官,你不会不知道吧!”周照天说道。

“略有所闻。”尧舜说道。

“那不就结了,所以说,不是我想关注他们母子的事,只不过天天上报纸,想不看都难啊!”周照天嘲讽道。

“那事都已经过去了,你现在搬出来说有什么意义?浩儿也知道错了,之后就老实本分,再没有出过什么乱子,现在他人都不知道是死是活,你在这里旧事重提,有什么意思吗?”梁静瞪着周照天,质问道。

“车都被烧了,车里的人会不是他吗?如果不是,那他人呢?你叫他出来让我们见见啊!他可是你亲生儿子,不会不听你这个当妈的话吧!再者说了,我这可不是旧事重提,警官来查案,我只是照实说出心里的想法而已。怎么?是不是怕我说中了?哇!要是真被我这张乌鸦嘴说中的话,那你儿子的死可就真的是周家的一大丑闻啦!到时候天天上新闻头条,记者堵着门来采访,你这个当妈的可就成为‘星妈’啦!”周照天讥笑道。

“你……”

“都给我闭嘴!”周德贤厉声喝道,“警官是来查案的,不是来听你们吵架的。”

客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周德贤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三兄弟和周浩的关系不是很融洽,但是有一点不可否认,那就是你们的身体里都流着周家的血液!如今他生死未卜,就算你们以前再怎么不喜欢这个弟弟,也不应该在这种时候说风凉话。”

“我可没有说风凉话,我说的全都是事实。”周照天不依不饶地说。

“你……啊……”

周德贤怒瞪着周照天,突然脸色骤变,一只手死死地摁在了心脏的位置。

“老爷子,你没事吧!快,快把药吃了。”梁静见状,迅速从周德贤的口袋里拿出了药,塞进了他的嘴里。

“老三,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吗?你又不是不知道爸的心脏不好。”周勇训斥道。

“可不是,要是爸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跟你没完。”周文冰说道。

“哼!爸?这个身份对你们很重要,因为你们将来要接他的班,但是对我而言,从我懂事开始这个身份就已经死了!在他的眼里,我就是个不祥之人,甚至连他的情人都比不上!”周照天瞪了一眼梁静,继续说道,“在他看来,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屁话,都像是在诅咒他一样,既然如此,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继续留在这里只会浪费我的时间,我还是走了,免得真要是把他气死了,你们把责任怪到我的头上,我可担当不起。”

说完,周照天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别墅,很快外面就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

“尧警官,我教子无方,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周德贤有气无力地说道。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尧舜并不想过问周德贤的家事,接着把话题转到了案子上,“那在你们了解的范围内,除刚才周照天所说的女主持人和她的老公外,周浩还有什么仇人吗?或者在最近一段时间你们有没有听说他和什么人结过仇怨?”

“这个……”周德贤喘着粗气,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梁静。

“我的浩儿虽然私生活不是很检点,但为人还算老实,我从没听他说和什么人结过仇怨。”梁静说道。

“那你们呢?”尧舜向周文冰和周勇问道。

“刚才你也听到了,我们的关系不是很好,所以对他的事我们不是很了解。”周勇说道。

“那周浩最近有没有哪里不对劲呢?”

梁静思索了片刻,说道:“没有,一切都很正常。之前他还说我的生日快到了,要订个酒店为我庆祝,并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那好吧!如果你们想到什么,可以随时联系我,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尧舜把自己的名片放在了茶几上。

“尧警官,无论遇害的是不是我儿子,你都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千万不要瞒着我啊!”周德贤无力且颤抖地说道,此时的他看上去仿佛又苍老了几岁。

“请放心,我们会及时通知您的,也希望您能够保重自己的身体。”尧舜点头道。

离开了别墅后,法医说道:“尧队,我先回去了,我们会尽快核实死者的身份。”

“嗯,等你们的消息。”尧舜回道。

在法医离开后,一名侦查员问道:“尧队,下一步要怎么办?是等法医那边的消息,还是我们先开始查呢?”

“没必要等,我们调查我们的。”尧舜说道。

“可是死者的身份现在都无法确定啊。”

“之前我也不太肯定死者的身份,不过现在看来,死者是周浩的可能性非常大。你们想想看,车主是周浩,车子被烧了,车上还有一具尸体,那周浩人呢?由始至终他都没有和家人联系过,而他的家人也无法联系到他,如果死的人不是周浩,那唯一的解释就是周浩杀了人,然后毁尸灭迹,可这一点又说不通,他怎么可能会傻到烧毁自己的车来毁尸呢?”

“有道理。”

“现在我们分兵两路,你们几个去查周浩手机的通话记录,另外还要找那些和周浩有过感情瓜葛的异性了解一下情况,还有查一下那个和周浩闹过桃色新闻的女主持人的老公。我亲自去找那个女主持人。”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