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终难逃

罪终难逃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章 桃色新闻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章 桃色新闻

和周浩传出过桃色新闻的电视台女主持人名叫刘玲,她原本是市电视台一档栏目的主持人,不过自从和周浩的事曝光后,她就没再出镜主持过节目,而转做了编导。

虽然尧舜曾在电视上见过刘玲,对她并不陌生,不过当他在现实中见到刘玲后,还是产生了一种和在电视机前看到的不一样的感觉,他也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原本喜欢追求小明星的周浩会突然改变了“口味”,和比自己大五岁并且已婚的刘玲搞起姐弟恋来。

虽然刘玲已经二十八岁,不过从外表上却很难看得出来。标准的鹅蛋脸,一头乌黑的中长发整齐地披在肩上,斜刘海适中地从眉毛上方划过,眼睛大而有神,似乎有水波在眸子里荡漾,小巧的鼻子高度适中,略薄柔软的嘴唇,呈现出一种近似透明的宝石红,整体没有太多的修饰,但却给人一种高雅清秀的感觉。

“你好,我是市刑侦大队的尧舜。”尧舜自我介绍道。

“你好。”刘玲微笑着回道。

“以前都是在电视上见到刘小姐,今天见着本人,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尧舜客气地道。

“尧警官见笑了。”刘玲不好意思地说,“不知道尧警官找我有什么事呢?”

“是有一件事需要刘小姐你的配合,不过这件事有可能会让你想起曾经的一些不愉快,不知道你是否愿意配合呢?”尧舜坦言道。

“尧警官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你也说了,是曾经的一些不愉快,既然都是过去的事,也就没什么了,而且配合警方的工作也是市民的义务嘛!”刘玲微笑道。

“那我就直言不讳了。相信刘小姐应该还记得周浩吧!”

闻言,刘玲顿时一愣,似乎并没有想到对方会提到这个人,她愣愣地盯着尧舜数秒后,才猛地回过了神,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尴尬。

“我也不瞒你,今天凌晨在滨江大道发生了一起案件,一辆奔驰车被烧毁,车内还发现了一具尸体。根据我们的初步调查,奔驰车的车主是周浩,至于车内的死者身份,虽然暂时还不能确定,不过是周浩的可能性非常大。”

“什么?周浩死了?!”刘玲顿时大惊失色。

“目前我只能回答你,可能性非常大,具体情况还要等法医的尸检结果。”

刘玲微微地点了点头,长舒了口气,如释重负般说道:“如果死的真是他,那也算是给我们之间的恩怨画上一个句号了。”

“你恨他吗?”

“恨?”刘玲眨了眨眼睛,苦涩地一笑,“既然尧警官你能来找我,相信对之前我和他之间所发生的一切都有所了解。我也不瞒你,如果说不恨,那是骗你的,不过恨也只是在那件事发生之后,现在时间过去那么久了,事也都过去了,没什么好恨的了。”

“恕我冒昧地问一句,你有想过要杀他吗?”

刘玲再次愣愣地盯着尧舜,半晌后,她冷静地问道:“尧警官,你怀疑是我杀了周浩?”

“在案件没有查出真相之前,任何人的嫌疑我都不会排除。”

“嗯,明白。不过我从没有想过要杀他,我还不至于为了这样一个人毁了自己的前途。而且事后我冷静下来想想,整件事我自己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

“那你的老公呢?”

“他?他肯定会恨周浩,不过他更恨的是我,好好的一个家就这样被我一手拆散了。”

刘玲对自己当初和周浩的关系表现得非常后悔,虽然事情随着时间慢慢地被冲淡了,但是内心的那道伤痕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愈合的。

“那他现在人呢?”

“离婚后就没有联系了,不太清楚。”

“昨天晚上到今天凌晨三点这段时间,你在哪里?做些什么事?”

“昨晚我十点多下班,之后就回家了,看了会儿电视就睡了。”

“没人作证?”

“现在我一个人住,怎么会有证人呢?不过小区都有监控,如果我出去的话,应该会被拍下的。”

“这方面我会调查核实的。如果可以的话,能和我说说你和周浩之间的事吗?”

“那些不是报纸上都报道过了吗?”

“但报纸上难免会有一些失真的报道,所以我希望能听你亲口和我说说,当然,如果你介意的话,我也不勉强。”

“唉!没什么介不介意的,反正都是过去的事了。”刘玲轻叹了口气,说道,“我和他是在电视台周年庆上认识的,之后他就主动找我,让我替他公司的新楼盘开幕仪式当主持,后来就开始追求我。刚开始的时候我想他也就是图个新鲜,因为他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只追求小明星和模特,怎么会看上我呢?所以也没往心里去,可谁知道他居然是认真的,每天都给我送花,还来接我下班。于是我就和他说,我结婚了,而且年龄比他大,叫他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了。本以为这话说透了他就会放弃,哪知道他非但没有放弃,反而用了更多浪漫的方法来追求我。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个挺懂得讨女人欢心的男人,追我的时候所做的一切是我老公从来没对我做过的。不过我心里也很清楚,我和他是不可能长久的,我也不指望能够嫁入豪门,但在那个时候,我就是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他的追求,或许是女人的虚荣心在作祟吧!我从没想到自己还如此有魅力,居然能吸引到这样一个富家子如此认真的追求,所以就心软了。在接受了他的追求后,我和他说过,我们之间的事必须保密,不能和任何人说,我不希望家庭被破坏,他很欣然地答应了,之后我们在一起也算是度过一段很开心的时光。可是谁知道他在和我交往的同时,居然还和一个刚出道的模特搞在一起,还拍下了那段不堪入目的视频,最后那个模特跑到电视台闹事,之后的事不用我说了,报纸都报道了,尧警官你应该也很清楚。其实我倒没有怪那个模特跑来闹事,我只是怪周浩没有信守承诺,居然把我和他之间的事告诉了外人,还让外人把这件事曝光了出来。”

“这么说,你和周浩之间的关系,在那个模特没有闹事之前,根本没有别人知道?”

“是的,而且我们在交往的过程中一直都很小心,约会从来都不会到人多的地方,他也不会开他自己的车,都是去租车行租一辆车,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以防被熟人看到,或者被狗仔队拍到。毕竟我已经结了婚,我不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影响到我的家庭,但是没有想到最后还是……”刘玲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那你有问过周浩,为什么要把你们的事告诉那个模特吗?”

“其实我在事后也曾问过他,但他发誓没有和任何人说过我们之间的事,而且他和那个模特也只是一夜情,那一晚他喝醉了,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模特会知道了我们之间的事,他也不想把事情搞成这样。”

“你相信他的话吗?”

“事情都已经变成这样了,让我怎么相信呢?如果不是他说的,那会是谁说的呢?”

尧舜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在你看来,周浩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很花心,也很懂得如何哄女人开心,除此之外,他倒不算是什么坏人。我和老公离婚后,他还曾找过我,想给我一笔钱作为补偿,不过被我拒绝了,我和他在一起本来就不是图他的钱,只要他不再来纠缠我,让我过回以前那种安安静静的生活,就是对我最大的补偿了。”

“那在你和他交往的过程中,有没有听他提过,他和什么人结过仇怨呢?”

“和人结过仇怨?”刘玲思索了片刻后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都很少提到各自的私事。”

“非常感谢刘小姐的配合,如果你想到什么新的情况,请及时和我联系。”尧舜递上名片,说道。

“嗯,一定。我也希望你们警方能早日破案,虽然我和周浩之间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但如果他真的遇害了,我也不希望他死得不明不白。”刘玲说道。

经过了一天一夜的调查,尧舜和侦查员们拖着疲惫的身体陆陆续续地回到了公安局,在稍事休息后,尧舜立刻召集侦查员们聚到一起开个“碰头会”。

“都说说各自查到的情况吧!”尧舜倚在桌边,说道。

“我们查过那名主持人刘玲的前夫林凯,他自从因为那件事和刘玲离婚后,就离开本市,去了外地,之后再没有回来过。在案发前后,他都没有回到过本市,这一点他在外地的朋友都可以为他作证。”

“我们查过周浩的手机通话记录,从昨天直至今天凌晨出事这段时间,和他联系的基本都是他的朋友和生意上的客户,还有几名异性,此外只有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这个号码是在昨天晚上十一点三十八分呼入的,通话时间为两分十八秒。我们试着回拨,但对方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根据通信运营商方面提供的资料来看,这个号码是新开通的,除曾拨打过周浩的手机外,再没有任何的通话记录。”

“我们也查过周浩昨晚的行踪,他和一名叫罗玉娟的女性在一家酒店吃过晚饭后,就在酒店楼上的客房开了个房间。而根据罗玉娟所说,在昨晚十一点半左右,周浩接了一通电话,不过具体是什么内容她不清楚,因为周浩只问了句‘你是谁’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嗯嗯’地答应。不过挂断电话后周浩表现得非常兴奋,还抱着她亲了好几下,然后说有件关乎他未来前途的大事要出去一趟,很快就会回来。但是她一直等到后半夜也没见周浩回来,打周浩电话也一直是关机。后来她就睡着了,一直睡到今天早上,醒来后又打周浩的手机,依然关机,她就自己离开了酒店,她所说的情况都得到了酒店监控录像的证实。”

“这个打电话叫周浩出去的人很有可能是最后和周浩有过接触的人。”尧舜说道。

“但是除了一个已经关机的手机号码,我们对这个人的情况一无所知,能查到的机会非常渺茫啊!”侦查员面露难色。

“能在深夜打周浩的电话,还能在三分钟内就让这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放弃身边的美女出去见他,可见这个人对周浩而言非常的重要。不过我相信他的吸引力不在于他本身,而在他对周浩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事关乎到周浩的未来前途呢?”尧舜疑惑道。

“周浩是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衣食无忧,前途一片光明,他应该不至于要考虑未来前途的问题吧!”

“会不会又是什么桃色纠纷呢?”

“会不会是他和哪个美女的艳照外泄,被人以此要挟呢?”

“也是,之前和女主持人闹出桃色新闻的时候,那个闹事的模特就曾出示过她和周浩的性爱视频片段,如果说有人拿‘艳照’来要挟他,倒不足为奇,而且如果‘艳照’再被曝光的话,那周家的脸还不被他丢光了,到时候他在家里还能抬得起头?”

对于侦查员们的分析,尧舜没有反驳,他皱着眉头,双手环抱于胸前,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尧队,你是不是认为有什么问题啊?”

尧舜沉默了片刻后,分析道:“要说以周浩的为人,这个艳照勒索的情况倒是有可能存在,但我始终感觉这其中有些问题。如果是因为被勒索而谈妥价钱的话,那么在两分多钟的电话里为什么没有提到和钱有关的字眼?假设之前就已经谈好了价钱,这通电话只是通知周浩去交钱的话,周浩问的那句‘你是谁’就有问题了,因为如果是勒索人通知他交钱地点的话,一般都会说‘钱准备好了吗’,在这样的一个前提下,周浩不会不清楚对方的身份,那再问一句‘你是谁’明显就是多此一举的废话了。再有一点就是周浩不缺钱,即便真的被艳照勒索,他完全可以用钱摆平,这样的一件事对他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也应该不至于影响他的前途。”

“如果不是艳照勒索,那么会是什么事关乎周浩未来的前途呢?”

“有没有可能和他的事业有关呢?”

“不会吧!难道周浩还担心失业下岗?”

“别说,还真有这种可能。我记得之前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篇报道,就是和周氏集团有关的。”一名侦查员说道,“那篇报道里说,周德贤因为身体的原因,近两年已经逐渐让四个儿子接手公司的生意,他这么做的目的也是希望能从四个儿子中选出能力最出色的一个,将来接替他的位置。那篇报道经过了详细的分析后,认为在他的四个儿子里,最有可能接替他掌管周氏集团的就是二儿子周勇和小儿子周浩,因为他们两个的能力最出众,至于大儿子周文冰资质平庸,三儿子周照天和周德贤有很深的隔阂,基本可以排除在外。”

“周氏是周德贤一手创立的,他要从四个儿子中选出能力最出色的人接班无可非议,这有什么问题呢?”

“问题就在这里,因为周文冰、周勇和周照天是周德贤和第一任妻子所生的,周浩则是周德贤和第二任妻子生的,而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这个第二任妻子梁静原来是周德贤的情人,在周德贤第一任妻子死后,她才正式嫁给了周德贤,所以周文冰和周勇对梁静母子一直都非常反感。周氏表面看似风平浪静,实际上是暗潮涌动,周勇和周浩其实就相当于两个派别的代表,无论哪一方最后接管周氏,相信都不会让另一方得到什么好处,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真不知道这几个儿子是怎么想的。”

“这就是大家庭的复杂之处。”

“难道关乎周浩未来前途的事和他能不能接他爸的班有关?”

“不无可能。”尧舜说道,“之前我去周家了解情况的时候,就已经体会了一番他们之间的矛盾,而周德贤也深知这一点,不过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他夹在中间,也非常为难。所以如果有人以周氏的利益为诱饵,把周浩引出去,完全有可能。”

“尧队,你认为有没有可能是家庭内部之间的争斗呢?”

“暂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不过还是需要等法医的尸检报告出炉,证实了死者的身份后,才能进一步展开调查。”尧舜说道,“对了,曾经和周浩在一起的异性查得怎么样了?”

“我们暂时只找到了几名,不过她们自从分手后就和周浩再没有联系了。据她们说,她们其实心里也都很清楚,和周浩这样的花花公子是不会长久的,但是这种事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所以也都算是好聚好散,她们也没有恨过周浩。还有一点就是她们都表示周浩虽然花心,喜新厌旧,但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脚踩两条船的情况,所以当时那起桃色新闻闹出来后,她们都感到挺惊讶的。除此之外,再没有查到什么线索了,我们会继续尽可能多地再找一些和周浩有关的异性了解情况。”

“这些女人都表示周浩不会脚踩两条船,而刘玲也说过,她和周浩有保密关系的约定,而且约会从来不到人多的地方,周浩也不会开自己的车,而是选择租车,事发后,周浩还曾向刘玲表示过并没有外泄他们之间的事,他和那名模特的关系只是一夜情而已。难道这其中真的有什么问题?”尧舜思忖着。

正在此时,法医走了进来。

“让你们久等了啊!”法医递上尸检报告,说道。

“大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不过只要没白等就行。”尧舜微笑着道。

“那是肯定的。”法医说道,“根据dna检验,证实了车内的死者就是周浩。”

“呼!总算之前的调查没有白忙。那死因呢?”

“死者先是被人用圆头铁锤重击后脑,丧失了反抗能力后,又被人用利器割断颈部大动脉,导致失血性休克身亡。在护栏边发现的血迹证实是属于死者的,可以肯定那里就是案发第一现场。”

“很明显,凶手就是要置受害人于死地。”

“另外,我们在尸体身上发现了一个烧焦的钱包和一部被烧毁的手机,经过化验,在钱包内发现了钱和银行卡等物品。而在车内和车外都检验到了油的成分,不过不是汽油,而是我们平常随处都能买到的花生油,凶手应该是用它当成助燃物。”

“用花生油毁尸灭迹,还真亏这凶手能想得出来。”

“现在汽油柴油不容易搞到,反而花生油随处都能买得到,而且这样也不容易留下线索。”

尧舜点了点头,说道:“凶手非常狡猾,而且由此也可以看出他杀人、烧车、毁尸这一系列的行为是早有预谋的。”

法医继续说道:“我们仔细分析过死者头部的伤口,从受到袭击的位置分析,凶手的身高应该比死者矮,在1.65米左右,而且凶手应该是名男性,因为我们在凶手拖动尸体的现场并没有发现停顿的迹象,也就是说凶手是一口气把尸体从案发第一现场拖到车上的,如果凶手是女性,除非她的身体非常强壮,否则很难办到。除了这些情况,我们再没有其他有价值的发现。”

“非常感谢,这些已经足够了。”尧舜满意地说道。

法医离开后,尧舜继续说道:“现在我们的调查可以正式围绕周浩展开了。对了,电动摩托车骑手方面有什么进展吗?”

“我们已经根据电动摩托车骑行的路线进行了调查,但是由于事发凌晨,根本找不到任何的目击证人,而那些在全球眼中出现的车辆,我们也都进行了走访调查,基本可以排除他们的嫌疑了,而他们对那名电动摩托车骑手也都没有任何印象。”

“看来我们还是需要从周浩的身上查找突破口,尤其是那通神秘的电话。”尧舜思索了片刻后,继续说道,“再去找罗玉娟,让她仔细地想清楚当晚周浩接电话的内容,每一个细节都不能遗漏,顺便查一下周浩的银行账户,看看他最近一段时间有没有提取大量现金的情况。还有,重新调查周浩身边的人和事,看能不能发现蛛丝马迹,而他同父异母的三个哥哥也要调查。”

有了调查的方向后,侦查员们顾不上休息,又迅速展开了行动。

而尧舜也没有停歇,他亲自到周氏集团了解情况。

因为周浩的死讯还没有公布,所以周氏集团内的气氛并没有什么异样,一切都和平常一样,随处可见员工忙碌的身影。

不过此时周氏一家人都不在公司,因为在确定了死者的身份后,警方已经通知了周德贤夫妇,他们由于接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打击,双双进了医院,周文冰和周勇也都在医院陪护。至于周照天,他自然不会去医院,而是像往常一样回自己的服装店打理生意。

尧舜找到了周浩的秘书冯洁,希望通过她能对周浩有一个更全面细致的了解。

在会客室里,冯洁热情地替尧舜倒了杯茶。

“不用客气了,冯小姐,我来只是了解一些关于周浩的情况,你不用忙了。”尧舜说道。

“周总?他的事您找他本人了解不是更直接吗?”冯洁并不知道周浩遇害的事,她一脸疑惑地看着尧舜。

“周浩昨天凌晨被人谋杀了。”尧舜说道。

“什么?!周总被人谋杀了?”冯洁惊讶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所以有一些关于他的情况我有必要找你了解一下,希望你能冷静地配合一下。”

“一定,一定,有什么您就问吧!”冯洁稍稍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后,说道。

“你当周浩的秘书多长时间了?”

“五年多了。”

“那你对周浩应该非常了解吧?”

“嗯,他是我的老板,如果不了解的话,怎么做事呢?”

“那以你对周浩的了解,他曾经和什么人结过仇怨吗?”

“我从没听周总说过。”

“那最近一段时间,你有没有觉得周浩有什么地方和平常不一样呢?比如心事重重之类的。”

“没有啊,我没感觉他哪里和平常不一样。”

“你确定?你可要想仔细啊!”尧舜严肃地嘱咐道。

冯洁不敢怠慢,又仔细想了想,接着说道:“真的没有啊!”

“那你跟了周浩这么长时间,在你看来,他和三个哥哥的关系如何?他们有没有可能做出什么伤害周浩的事呢?”

闻言,冯洁立刻面露难色,紧接着她摇头说道:“我不清楚这方面的事。”

“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呢?你不用担心,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而你所说的一切内容都只有我知道,我也不会向其他人透露半个字,所以你大可以放心。”

冯洁犹豫了片刻后,谨慎地问道:“您真的不会告诉任何人吗?这些事毕竟是老板的家务事,我不能随便乱说的,万一传出去了,我连饭碗都会丢的。”

“这是我的证件,上面有我全部的资料,如果今天你和我所说的内容外泄了,你大可以去投诉我,到时候我会和你一样丢了饭碗的。”

冯洁闻言,不自觉地笑出了声。

“现在可以放心地说了吧!”

冯洁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其实周总和三个哥哥的关系不是很好,不过这其中并没有他三哥周照天什么事,因为周照天和家里其他人关系都不好,而且周总从小就没见过这个三哥,是后来董事会主席把他从国外接回来后,周总才真正见到了这个三哥的。”

“周浩和周文冰、周勇之前的关系怎么样?”

“在外人面前,他们都表现得一团和气,可是私底下的关系却势如水火。”

“那周文冰和周勇有没有对周浩做出一些什么过激的、可能危害到他人身安全的行为?”

“那倒没有那么夸张,他们的竞争都是在生意上的,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谁的表现好、能力出众,将来谁就能接替父亲的位置,成为周氏集团新一任的董事会主席。”

“那在你们员工眼里,谁最有可能在将来成为董事会主席?”

“这一点新闻媒体早就报道过了,周总和二少爷周勇都是最热门的人选。而大少爷周文冰,据说他资质平庸,基本没什么竞争力,至于三少爷周照天,因为跟董事会主席关系不和,所以基本不太可能了,而且他也从不过问周氏集团的任何事情。不过之前发生过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冯洁犹豫着说道。

“你想到什么就大胆说出来,没事。”

“大少爷表面看上去资质平庸,实际上并不简单。我记得几个月前吧,有一天周总怒气冲冲地从外面回来,然后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破口大骂,还把手机都给摔了,他说什么‘周文冰你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一只阴险的笑面虎,敢在我背后放冷箭,利用些八卦新闻就想搞臭我,把我拉下马?没门!你看我上位以后怎么整死你’。”

“八卦新闻?难道指的是周浩和女主持人的桃色新闻?”

“我想应该是吧,因为当时正好那件事闹得沸沸扬扬的。不过我是员工,他是老板,这种事他没说,我也不敢多问,所以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我也说不准。”

“你确定他当时说的是周文冰?”

“嗯,这一点我倒是非常肯定,周总骂得很大声,所以我听得很清楚。当时我就在想,有没有可能那件桃色新闻和大少爷有关呢?”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是这样的,我跟周总这么长时间了,以我对他的了解,虽然他很花心,三天两头换女朋友,但是他从来不会脚踩两条船。当时那件事曝光出来后,连周总自己都非常惊讶,我当时曾问过周总,需不需要联系一下平时关系比较好的媒体,出面解释一下。他说连他自己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怎么回事,要怎么解释。”

“如果事情真的和他无关,要想解释清楚并不是件难事吧!”

“关键就是那个模特有性爱视频那么有力的证据在手,周总无凭无据的,而且他又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向媒体解释只会越描越黑。而且事发后,董事会主席担心这件事越闹越大会对公司造成不良的负面影响,就对周总下了封口令,不许他再多说一句话,等风头过去,事情自然就被人淡忘了。可以说,在这件事上,周总完全被孤立了,根本没有人相信他,就算他真的有百口也难辩了。”

“那你相信周浩说的话吗?”

“以我对他的了解,我相信。但是我相信有什么用呢?董事会主席和媒体都不相信,在那样的情况下,周总就只能吃哑巴亏了。”

“原来如此。”尧舜皱眉沉思了片刻后,继续问道,“那除此之外,周浩和周勇、周文冰之间还有没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呢?”

冯洁仔细地回忆着,然后谨慎地说道:“在我印象中是没有。”

“嗯,非常感谢你的配合,有需要的话,我会再来找你的。另外,在周家对外公布周浩的死讯之前,我希望你对此事能够暂时保密。”

“我一定不会乱说的。”

尧舜点了点头,便起身离开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