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伦与露西恩

贝伦与露西恩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关于远古时代的说明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关于远古时代的说明

《魔戒》书中有一段令人难忘的叙述,传达了这个故事回溯的时光多么久远——在幽谷召开的伟大会议上,埃尔隆德提到了三千多年前精灵与人类的最后联盟,以及第二纪元末索隆的溃败:

说到这里,埃尔隆德沉默片刻,叹了口气:“他们那灿烂鲜明的旗帜,我记忆犹新。如此众多的伟大王侯与将领齐聚,让我回想起远古时代的荣光与贝烈瑞安德的大军;然而纵是那样的人数与容姿,也仍比不上桑戈洛锥姆崩毁之际——那时精灵以为邪恶已永远终结,但事实并非如此。”

“你记得?”弗罗多震惊之下,将心中所想脱口而出。埃尔隆德向他转过身来,他不由得结巴了:“可我以为……我以为吉尔——加拉德的殒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确乎不假。”埃尔隆德神色凝重,“但我的记忆甚至可追溯到远古时代。我父亲乃是埃雅仁迪尔,他出生在刚多林城陷落之前;我母亲则是迪奥的女儿埃尔汶,而迪奥是多瑞亚斯的露西恩之子。我已经见证了西部世界三个纪元的兴衰,目睹了诸多败绩,以及诸多徒劳无功的胜利。”

关于魔苟斯

这位日后被称为“黑暗大敌”的魔苟斯,正如他对被俘押到他面前的胡林所宣称的,原本是“米尔寇,最强大的首位维拉,先于世界而存在”。此时他已经变得永久囿于肉体化身,其形体虽巨大威严,但模样恐怖。他是中洲西北部地区的君王,真身就居住在庞大的堡垒“铁地狱”安格班中。在安格班上方,他堆起了桑戈洛锥姆群峰,峰顶冒出滚滚黑烟,污染了北方天空,远远便可看见。据《贝烈瑞安德编年史》记载,“魔苟斯的诸门距离明霓国斯之桥仅有一百五十里格,貌似很远,实则太近。”这段话提到的桥,就通往精灵王辛葛的王宫——“千石窟宫殿”明霓国斯,此地位在多尔罗明的东南远处。

然而,具有肉体化身的魔苟斯会感到恐惧。家父对他的描述是:

“随着他变得愈来愈恶毒,不断从自身释放出他自谎言中编织的邪恶,自邪恶中孕育的生命,他的力量也分散进入其中,他自身因而愈发受到大地的束缚,不愿离开黑暗的要塞。”因此,当诺多族精灵的至高王芬国昐孤身匹马来到安格班,挑战魔苟斯出来决斗时,他在堡垒门前喊道:“出来!你这懦弱之君,亲自上阵来!你这穴居者,驭奴者,说谎者,龟缩者,诸神与精灵的敌人,出来!我要看看你这懦夫的长相。”于是(据说),魔苟斯出来了,因他不能当着自己将帅的面拒绝如此挑战。他挥着巨锤格龙得应战,每一锤都砸出一个大坑,最后他将芬国昐击倒在地,但芬国昐临死前以剑将魔苟斯的巨足钉在地上,黑血随即喷涌而出,注满了格龙得砸出的坑洞,魔苟斯从此以后永远跛了。除此之外,当化成狼形的贝伦与化成蝙蝠形的露西恩成功潜入安格班,来到最深处魔苟斯坐镇的大厅时,露西恩对他施了迷咒,于是刹那间,他摔下王座,犹如山峦崩塌,轰隆如雷地俯卧在地狱的地上。

关于贝烈瑞安德

树须在臂弯里一边一个抱着梅里和皮平,大步在范贡森林中穿行时,曾给他们唱了一首歌谣,说到辽阔的贝烈瑞安德大地上那一片片古老的森林,而那片大地已在终结远古时代的大决战带来的灾难中崩毁。大海涌入,淹没了又称为“埃瑞德路因”或“埃瑞德林顿”的蓝色山脉以西的全部土地,所以《精灵宝钻》附带的地图东边到那道山脉为止,而《魔戒》附带的地图西边亦是自蓝色山脉而始。位于这道山脉西侧的沿海地区,就是那片当年被称为“七河之地”欧西瑞安德的乡野在第三纪元仅存的地方,树须曾在那里漫步:

欧西瑞安德的白榆林,我在夏日漫步。

啊,欧西尔七河的夏日阳光与天籁!

那时我想,这无与伦比。

人类正是翻越了蓝色山脉的隘口,进入贝烈瑞安德,矮人城邦诺格罗德和贝烈戈斯特也地处那道山脉之中。而贝伦与露西恩得曼督斯恩准,返回中洲后,就生活在欧西瑞安德(见第275页)。

树须还曾经在多松尼安(“松树之地”)的松林里穿行:

多松尼安的松林高地,我在冬日登临。

啊,欧洛德—那—松的冬日苍松,寒风白雪!

我的歌声直上九霄云端。

那片乡野后来被魔苟斯变成了“一片被恐怖和黑暗迷咒笼罩,令人迷途、绝望的区域”(参见第113页),更名为“暗夜笼罩的森林”陶尔—努—浮阴。

关于精灵

精灵最初问世乃是在一处遥远之地(帕利索尔),在名为“苏醒之水”奎维耶能的湖畔。从那地,他们接到维拉召唤离开中洲,渡过大海,前往位于世界西边的诸神之地——“蒙福之地”阿门洲。那些接受召唤的精灵,在“猎神”维拉欧洛米的带领下,展开了一场横越中洲的伟大旅程。这群精灵被称为埃尔达,是“参与伟大旅程的精灵”,即高等精灵,不同于那些拒绝召唤,选择中洲作为家园与归宿的精灵。

翻越蓝色山脉的埃尔达并没有全部渡海离去。那些留在贝烈瑞安德的精灵被称为“灰精灵”辛达族,他们的至高王是辛葛(意思是“灰袍”),他坐镇多瑞亚斯(阿塔诺尔)的“千石窟宫殿”明霓国斯,施行统治。渡过大海的埃尔达也不是全部留在维拉之地,其中一支大宗族——诺多族(“博学者”)返回了中洲,他们被称为“流亡者”。

推动他们反叛维拉的首要人物是芬威的长子,精灵宝钻的制造者费艾诺。芬威当年曾率领诺多族精灵离开奎维耶能,但彼时已被杀害。家父的原话是:

大敌魔苟斯垂涎这三颗宝石,他毁掉双圣树,窃走精灵宝钻携往中洲,将它们严守在桑戈洛锥姆的坚固要塞中。费艾诺违逆维拉的意志,率领多数族人放弃了蒙福之地,流亡前往中洲;因他出于骄傲,打算凭借武力从魔苟斯处夺回精灵宝钻。

此后便是埃尔达与伊甸人[身为精灵之友的人类三大家族]对抗桑戈洛锥姆的无望战争,他们最终被彻底击败。

在他们离开维林诺之前,发生了令中洲的诺多族精灵历史蒙羞的恐怖事件。当时,第三支加入伟大旅程的宗族——泰勒瑞族生活在阿门洲海滨,费艾诺要求他们把引以为豪的大批船只交给诺多族,因为没有船只,如此大队人马就不可能渡海前往中洲。泰勒瑞族断然拒绝了这个要求。

于是,费艾诺率领属下攻击了“天鹅港”澳阔泷迪的泰勒瑞族,将船只强行夺走。那场战斗被称为“亲族残杀”,很多泰勒瑞族在那场战斗中遭到杀害。《缇努维尔的传说》提到了这一事件,称之为“诺姆族在天鹅港的残暴行径”(见第39页),还可以参见第143页,第514—519行的内容。

诺多族返回中洲不久,费艾诺就阵亡了。他的七个儿子统治了贝烈瑞安德东部的辽阔地区,领土位于多松尼安(陶尔—努—浮阴)与蓝色山脉之间。

芬国昐(费艾诺的异母弟弟)是芬威的次子,他被尊为所有诺多族的至高君王。他与长子芬巩统治希斯路姆,该地位于雄伟的“黯影山脉”埃瑞德威斯林山脉的西侧与北侧。芬国昐在与魔苟斯单独决斗时牺牲。图尔巩是芬国昐的次子、芬巩的弟弟,他是隐匿之城刚多林的建立者与统治者。

芬威的第三个儿子,芬国昐的弟弟、费艾诺的异母弟弟在早期文稿中名叫芬罗德,后改为菲纳芬(见第108页)。芬罗德/菲纳芬的长子在早期文稿中名叫费拉贡德,但后来改为芬罗德。他受到多瑞亚斯的都城——辉煌华美的明霓国斯启发,兴建了地下要塞纳国斯隆德,他因此得名“洞穴之王”费拉贡德,因此早期文稿中的“费拉贡德”等同于后来的“芬罗德·费拉贡德”。

纳国斯隆德的大门开在位于西贝烈瑞安德的纳洛格河的峡谷壁上,不过费拉贡德的领土幅员辽阔,东抵西瑞安河,西至在埃格拉瑞斯特港口入海的能宁河。但是,费拉贡德在后来改称索隆的死灵法师夙巫的地牢中遭到杀害,于是菲纳芬的次子欧洛德瑞斯继位成为纳国斯隆德之王,如本书所述(见第116和第130页)。

菲纳芬的另外两个儿子安格罗德和埃格诺尔是其兄芬罗德·费拉贡德的臣属,他们居住在多松尼安,俯瞰北边广阔的阿德嘉兰平原。芬罗德·费拉贡德的妹妹加拉德瑞尔则在多瑞亚斯与王后美丽安同住良久。美丽安(在早期文稿中被称为“格玟德凌”,还有其他拼法)是一位迈雅,她是拥有伟大力量的神灵,取了人形,与辛葛王一同居住在贝烈瑞安德的森林中。她是露西恩的母亲,埃尔隆德的母系祖先。

在诺多族返回中洲后的第六十年,多年和平告终,一支奥克大军从安格班蜂拥来犯,却被诺多族彻底击败并歼灭。这场战役被称为“荣耀之战”达戈·阿格拉瑞布,但众位精灵王族引以为戒,设下“安格班合围”,这道防线维持了将近四百年之久。

“安格班合围”终结于一场隆冬深夜发起的恐怖突袭(虽是突袭,但策划已久)。魔苟斯释放出一道道烈焰洪流,自桑戈洛锥姆奔流而下。多松尼安北边青葱翠绿的阿德嘉兰大平原被烧成一片荒芜不毛的焦土,从此更名为“令人窒息的烟尘”安法乌格砾斯。

这场灾难性的攻击被称为“骤火之战”达戈·布拉戈拉赫(见第112—113页)。彼时恶龙之祖格劳龙力量已经长成,首次从安格班出动,不计其数的奥克大军涌入南方。多松尼安的两位精灵领主连同贝奥一族的大多数战士都惨遭杀害(见第111—113页)。精灵王芬国昐和其子芬巩带着希斯路姆的将士,被迫退到位于黯影山脉东侧,大河西瑞安发源之处的堡垒艾塞尔西瑞安(西瑞安泉)。黯影山脉这道屏障挡住了烈焰洪流,希斯路姆和多尔罗明未曾陷落。

骤火之战次年,芬国昐在绝望愤怒之下,孤身匹马前往安格班,挑战魔苟斯。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