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伦与露西恩

贝伦与露西恩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蕾希安之歌》选段二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蕾希安之歌》选段二

我接下来给出《蕾希安之歌》的另一个选段(见第91页和第93页),这段讲述的故事,就是刚刚引述的《诺多史》里那段十分简略的情节。我从日后称为“骤火之战”的大战爆发,安格班合围就此结束的地方开始摘录这首诗。根据家父写在手稿上的日期,这一整段都是在1928年3月至4月期间写成的。《蕾希安之歌》的第六歌结束于第246行,接着开始第七歌。

和平告终,时运逆转

魔苟斯点燃了复仇的烈焰,

他在堡垒中秘密预备的

庞大力量倾巢而动

骤然漫过干渴平原;     5

无数黑暗大军听他调遣。

魔苟斯攻破了安格班合围;

他的敌人在烈火与浓烟里

四散奔逃,奥克杀戮,

尽情杀戮,直到鲜血如朝露   10

从每柄残酷扭曲的兵刃上滴落。

无畏的巴拉希尔

手持巨矛与盾牌,率领部下,

救助了受伤的费拉贡德。他们逃到

沼泽,在那里订立盟约, 15

费拉贡德发下重誓

与巴拉希尔的亲族子嗣缔结深厚情谊

如有需求必定伸出援手。

但芬罗德四子战死其二,

就是安格罗德和高傲的埃格诺尔。 20

费拉贡德和欧洛德瑞斯

召集了余下的臣民,

女眷和俊美的儿女;

他们退出战场远走南方

在巨大的洞穴中修建要塞躲藏。 25

要塞的入口开在纳洛格河

高耸的河岸;他们将它隐藏遮蔽,

在荫影昏暗的林旁,

他们筑成的巨门巍峨耸立,

直到图林的时代都未受攻击。   30

库茹芬和俊美的凯勒巩

同他们在此,居住良久;

在纳洛格的秘密殿堂里和领土上,

一支强大的子民在他们治下成长。

因此费拉贡德改在纳国斯隆德 35

继续统治,一位曾向无畏的巴拉希尔

立誓结盟的隐匿之王。

如今巴拉希尔之子穿过寒冷的森林

如堕梦境般独自游荡。

沿着埃斯加尔都因那暗沉的   40

冰封河道,他一路行至寒冷河水

汇入西瑞安河之处,水色苍淡,

宽阔的银波白浪自由自在

大河壮观地奔腾入海。

如今贝伦来到群塘,     45

在星空下的辽阔苇荡

西瑞安河平息了集聚的浪潮,

他注满一片大沼

又被道道沙洲

切削肢解,再一头扎入     50

地下巨大的裂隙,

在其中蜿蜒百里。

乌姆波斯—穆伊林,微光沼泽,

那片忧郁如泪的宽广水域,

精灵如此命名。贝伦透过滂沱大雨 55

从那里望过被守护的平原

看见了猎手山岭

不毛山顶被西风咬噬

原始又荒凉,但他知道

透过哗哗倾入沼泽的     60

瓢泼大雨激起的水雾,

那片山岭脚下横陈着

陡峭的纳洛格河谷,在轰然泻落高原的

英格威尔瀑布旁

坐落着费拉贡德的警戒殿堂。   65

他们的警戒恒久不懈,

纳国斯隆德的诺姆族声名远播,

每座山顶都筑起塔楼,

不眠不休的守卫从中眺望监视

保护纳洛格急流和西瑞安苍水   70

之间的平原和全部通路;

箭无虚发的弓箭手

在树林里巡查,秘密诛杀

所有潜入该地的不速之客。

然而贝伦如今闯入那地   75

手上戴着费拉贡德的

灿烂戒指,他再三喊道:

“来者并非游荡的奥克或奸细,

而是巴拉希尔之子贝伦

我父曾是费拉贡德的好友。”    80

水声轰鸣泡沫翻腾

冲刷乌黑砾石,他尚未抵达纳洛格河

的东边河岸,绿衣的弓箭手便

将他包围。他虽衣衫褴褛

与乞丐无异,但他们看过戒指   85

便向他躬身行礼。他们趁夜

领他向北而行,因为纳国斯隆德

大门前纳洛格河奔涌

未建渡口也未架桥梁,

无论敌友都不能渡过。     90

再向北去,河流尚幼

水道尚窄,在短短的金格漓斯河告终

汇入纳洛格河之处

金色湍流水花飞溅

围出陆地一岬,他们在下游涉水渡河。 95

从此他们全速行路

前往纳国斯隆德陡峭的层层阶地

与昏暗的巨大殿堂。

月牙一弯当空而照

他们来到悬凿的幽暗门口   100

桩柱与门楣造自沉重的岩石

和粗大的木料。诸门洞开

轰然大敞,他们大步跨入

只见费拉贡德端坐王座之上。

纳洛格之王对贝伦     105

好言相迎,随即听他讲述

他的流浪旅途

和全部仇怨苦斗。他们

闭门而坐,贝伦说起他在多瑞亚斯

的际遇;说着说着难以为继   110

当他想起美丽的露西恩

头戴雪白的野玫瑰翩然起舞,

忆及她精灵之声犹如银铃,

微光之中身旁群星拱护。

他说到辛葛那非凡的殿堂     115

靠魔法照亮,那里喷泉流淌

夜莺对美丽安和她的夫君

不停歌吟。

他讲了辛葛出于鄙视

要他达成的使命;为了爱     120

为了世间凡人永不能及的美貌少女

为了缇努维尔,为了露西恩

他必须尝试进入那燃烧的不毛之地,

无疑将品尝死亡与折磨的滋味。

费拉贡德闻言惊异,     125

末了沉重地开口说道:

“如此看来,辛葛的确

盼你丧命。世人皆知

那些令人迷醉的宝石的不灭之火

被一个带来无尽不幸的誓言诅咒  130

唯独费艾诺众子有权

主宰和占有它们的光。

辛葛不能指望在自己的宝库内

保有这颗宝钻,他也并非

精灵之地所有子民的君王。   135

然而你说只有它

才能换取你返回多瑞亚斯

的权利?你实际上面对的

险恶道路不止一条—

我深知,除了魔苟斯     140

还有一种迅捷不懈的恨,

追猎你不惜上天入地。

费艾诺众子只要可能,必会杀你,

若你抵达辛葛的森林

把那不灭之火放到他膝头,   145

或只实现你那甜蜜的渴望。

瞧!凯勒巩和库茹芬

就住在这个王国当中,

尽管我,芬罗德之子,

乃是君王,他们却已赢得强大势力  150

麾下也聚集众多子民。

目前我但有需求

他们皆友善相待,可我深忧

他们一旦得知你那可怕的任务

决不会对巴拉希尔之子贝伦    155

表露慈悲或仁爱。”

他所言不虚。当精灵王

将此事告知所有臣民,

提到他对巴拉希尔发下的誓言,

提到凡人如何手持盾与矛     160

在很久以前北方的战场上

救他们免遭悲伤和魔苟斯的荼毒,

彼时众人心中重新燃起火焰

再度愿去作战。但有人

越众而出,高声呼吁     165

众人聆听,那是骄傲的凯勒巩,

头发熠熠,双眼炯炯

宝剑雪亮。于是人人注视

他那不肯妥协的严厉面容,

一阵死寂降临当场。     170

“无论是友是敌,是魔苟斯的

野蛮恶魔,是精灵,是凡人的子女,

还是大地上居住的任何生灵,

无论是律法,是爱,还是地狱的同盟,

是诸神之力,还是制约之咒,   175

都休想保护他免受

费艾诺众子仇恨,如果他取得或窃走

或保有一颗精灵宝钻。

那三颗令人迷醉的闪亮宝石属于我们

唯独我们有权正当拥有。”   180

激烈强劲之言他滔滔不绝,

恰如当年在图恩

其父之声唤起众人心烈如火,

此时他向他们灌输

深深的恐惧和隐隐的愤怒,预示  185

友人之间的争斗;引他们想象

纳洛格的大军若与贝伦前往,

纳国斯隆德就会

亡者遍地血流成河;

伟大的辛葛统治的多瑞亚斯   190

也可能遭遇战火、悲伤和毁灭,

如果他将费艾诺的致命宝石获得。

就连最忠于费拉贡德的人

也对他发的誓言心生怨怼,

想到要去魔苟斯的老巢     195

不管凭借武力还是计谋

人人心生恐惧绝望。库茹芬

待兄长语毕,又将此念

更深地印入他们的头脑;

他对他们的影响如此牢靠    200

直到图林的时代

纳洛格的诺姆族才会列阵

公开奔赴战场。

依靠潜行,埋伏,暗探

和巫术学识,依靠无声的盟友   205

警惕,小心,热切的野外生灵,

依靠神出鬼没的猎手,淬毒的箭矢,

和不被觉察的潜行秘技,

怀着仇恨放轻脚步

落足绵柔地追捕猎物     210

在视野之外无情跟踪终日

在夜间出其不意将它杀死—

他们如此保卫纳国斯隆德,

忘记了亲族和神圣的血缘

皆因库茹芬施技     215

在他们心中埋下对魔苟斯的恐惧。

因此在那愤怒的一日

他们不肯服从主君费拉贡德王,

而是愠怒地窃窃私语

说芬罗德和他的儿子可不是神。 220

费拉贡德闻言摘下银王冠

将它掷落脚下,

那是纳国斯隆德的王权象征:

“你们可以毁诺,但我

必定守约,在此我放弃王国。  225

倘若有谁心意不曾动摇,

或对芬罗德之子忠心耿耿,

我当至少找到数人

与我前往,而不像个可怜的乞丐

忍辱被拒之门外,     230

从我的门前被驱离我的城镇,

我的臣民,抛下我的王国和王冠!”

十位久经考验的出色战士

闻言迅速到他身边,

他们属于他的家族     235

向来以他马首是瞻。

一位俯身拾起他的王冠,

说:“王啊,如今我们注定

离开这座城镇,但并不一定失去

您的合法王权。您应选择     240

一位宰相为您代言。”

于是费拉贡德将王冠

戴在欧洛德瑞斯头上:“我的弟弟,

在我归来之前你掌王权。”

凯勒巩见状拂袖而去,     245

库茹芬则微笑转身。


因此只有十二人离开纳国斯隆德

踏上险途,他们悄无声息

秘密取道向北,

消失在暮色间。     250

不闻号声,无人歌唱,

精巧钢环编结的铠甲

已经染黑,他们悄悄行去

身披乌氅头戴灰盔。

沿着纳洛格河奔腾的漫长河道 255

他们一路上溯,直至河的源头,

瀑布水光粼粼,飞流直下

如清澈的水斟满

琉璃般透明的闪亮酒杯

震颤翻滚着从伊芙林湖溢出,   260

伊芙林湖水沉暗如镜

倒映着月光下黯影山脉

那荒凉险峻的苍白面容。

现在他们已经远远离开

不受奥克与恶魔侵扰的疆域   265

不再免于对魔苟斯势力的恐惧。

在高地荫蔽的树林里

他们观望等待数夜,

直到一天云彩匆匆集聚

遮住月亮和群星,     270

荒凉秋季伊始

秋风在枝间飒飒作响,落叶萧萧低语

被黑暗的漩涡卷走,

他们听到远处飘来一阵

粗哑的微声,嘎嘎大笑近了;   275

笑声越来越响;他们此刻听到

丑恶的脚重重践踏疲惫大地

的鸣动。接着他们望见

众多暗红的灯火逼近,

摇摇晃晃,矛尖和弯刀上    280

闪烁着反光。他们藏在近旁

看到一队奥克走过

兽人面容黧黑丑恶。

蝙蝠在他们周围飞舞,还有夜鸮,

无人记得的幽魅夜鸟     285

从高处的树林中唳叫。语音消失,

笑声如同石撞钢击

渐行渐远。紧跟着敌人

众精灵与贝伦的动作更轻

偷偷穿过一小片田野     290

把猎物搜寻。他们就这样

偷偷来到闪烁的篝火与灯光

照亮的营地,足有三十个奥克

坐在木柴燃烧发出的

红光中。无声无息     295

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悄然起身,

每棵树下的阴影中都有一人;

每人都缓慢、冷酷、秘密地

开弓搭箭。

听!费拉贡德一声令下,   300

弓弦竞相弹动歌唱;

十二个奥克突然倒地而亡。

精灵随即弃弓纵身上前。

雪亮宝剑出鞘,迅捷挥砍!

惊呆的奥克这时才尖声大叫    305

就像迷失在无光的地狱深处。

林下爆发了战斗

激烈又迅速,但没有奥克逃走;

那队漫游的奥克在此丧命

再不能劫掠谋杀     310

荼毒悲伤的土地。但不闻精灵

歌唱欢乐的歌谣,或

庆祝惩恶的胜利。他们身处

奇险当中,因为他们知道

这么少的一队奥克从不单独出征。 315

他们迅速扒下对手的衣袍

再把尸体丢进深坑。

费拉贡德依靠智谋

为他们制订了绝望的计策:

他要把同胞伪装成奥克。     320

淬毒的矛,角制的弓,

还有弯曲的剑

他们取了敌人的武器;满怀厌恶

每人都换上安格班丑恶糟烂的装束。

他们用漆黑颜料涂抹双手     325

和俊美的脸孔;他们剃光

兽人头上稀疏缠结的

黑色毛发,以诺姆族的巧技

一根根结在一起。他们对惊愕的同伴

不怀好意地发笑,互相在耳边   330

挂上恶心的毛发,难抑战栗。

然后费拉贡德咏唱咒语

改动皮相变换外形;

随着他徐徐吟唱,他们的耳朵

变得丑恶,他们的嘴     335

开始咧开,每颗牙齿都变得尖锐。

然后他们藏起诺姆族的衣袍

一个接一个溜到他身后,

过去那俊美的精灵之王

现在是丑恶的兽人头领。     340

他们向北行去;他们遇到

路过的奥克,并未阻止他们,

却向他们致以问候;他们渐渐大胆

将漫长的路途抛在背后。

终于他们迈着疲惫的脚步   345

走出了贝烈瑞安德。他们来到轻快

活泼的水边,涟漪激荡,银白苍淡的

西瑞安河匆匆流过河谷,

远处是致命暗夜,陶尔—那—浮阴,

那松树覆盖的高地上无路可寻的森林, 350

黑压压地从东方

令人生畏地缓降,而在西边

弯向北方的灰暗山脉重重叠叠

挡住了西斜的阳光。

有一座小山孤岛     355

独立在谷中,就像古早

巨人混战的时候

一块滚下崇山峻岭的石头。

河流围绕山脚分开

河水环流,将悬垂的崖边     360

淘空成无数洞穴。

西瑞安河的波浪在那里短暂地踯躅

接着流去更洁净的水岸。

它曾是一座精灵的瞭望塔,

坚固,仍然美丽;     365

但如今它饱含威胁,冷酷地瞪视

一面监视苍白的贝烈瑞安德,

另一面监视北边河谷出口以外

那片悲惨的土地。

从那里可以瞥见干旱的疆域,   370

积尘的沙丘,广阔的沙漠;

更远处可以望见

浓云悬空低垂

笼罩着桑戈洛锥姆雷声滚滚的群峰。

须知在那山上     375

住着最邪恶的一位;他监视着

来自贝烈瑞安德的道路

火焰之眼不眠不休。

人类呼他夙巫,后来被他迷惑

拜服在他的权威之下     380

敬他为神,为他建了

阴暗中的恐怖神殿。

此时他尚未被奴役的人类崇拜,

仅是魔苟斯最强大的诸侯,

他是妖狼之主,嗥叫令人颤抖   385

永远回荡在山岭中,他还把

邪恶魔法与黑暗徽记

编织运用。死灵法师

用魔法驭使

大批幽灵和流浪的鬼魂,     390

将孽种或魔咒扭曲的怪物

大群聚集在身边,

执行他那黑暗邪恶的命令:

它们便是巫师之岛的妖狼。

贝伦一行的到来瞒不过夙巫  395

尽管他们从森林阴沉悬垂的

枝干下悄悄走过,

但他远远看见,便唤起了狼群:

“去!把那些鬼鬼祟祟的奥克抓来,”他说,

“他们走得这么奇怪,仿佛心中有鬼,400

而且不像奥克惯常那样,依令

前来,向我,向我夙巫

汇报他们的所作所为。”

他从塔中注目,心中

怀疑与谋思渐长,     405

他不怀好意,耐心等待,直到他们被带到。

此刻他们被恶狼围在中央,

担忧自身下场。哀哉!故土,

他们抛下的纳洛格故土!

不祥的预感压在他们心上,   410

他们下行,骤停,不得不前去

越过凄凉的石头桥梁

来到巫师之岛,来到王座前

王座乃是染血的岩石雕成。

“你们去了哪里?你们见了什么?” 415

“去了精灵之地;见了泪水和痛苦,

见了蔓延的火和涌流的血,

我们去了那里,我们见了这些。

我们杀了三十个,把他们的尸体丢进了

黑暗的坑穴。我们所过之处   420

渡鸦栖落,夜鸮号叫。”

“说,魔苟斯的奴隶啊,给我实话实说!

精灵之地出了何事?

纳国斯隆德又如何?谁在那里统治?

你们可曾胆敢涉足那个王国?”   425

“我们只敢踏上它的边境。

那里归俊美的费拉贡德王统治。”

“难道你不曾听说他走了,

凯勒巩坐了他的王位?”

“那可不对!他若走了,   430

该欧洛德瑞斯坐他的王位。”

“你们耳朵真灵,地方还没去过

消息来得倒勤!

无畏的矛手啊,你们姓甚名谁?

你们还没报告,谁是你们的首领。”  435

“奈雷布、敦嘎勒夫和十个士兵,

我们就叫这名,我们的黑暗巢穴

就在大山底下。我们肩负

紧急使命赶路行过荒野。

队长波尔多格等着我们     440

在那地下烈火冒烟闪光的地方。”

“波尔多格,我听说,最近被杀了?

他去那个乏味的多瑞亚斯边界作战

强盗辛葛和一群不法之徒

就在那片地域的榆树和橡树下   445

畏缩苟活。那么你们莫非

没听说露西恩,那个漂亮的仙灵?

她的躯壳很美,极白极美。

魔苟斯想掳到老巢占为己有。

他派了波尔多格,但波尔多格被杀了: 450

你们居然不在波尔多格的队伍里。

奈雷布面露凶相,紧锁眉头。

他有什么可恼?小露西恩!

他想到主君毁掉一个落入彀中的少女

玷污曾经的洁净,     455

抹黑过去的光明,

为何不开怀大笑?

光还是影,你们为谁效劳?

谁是辽阔大地的主宰?

谁把最宏伟之工缔造?     460

黄金与环镯,谁是最伟大的赐予者,

谁是尘世间至尊的君王?

那贪婪的诸神,

又是谁夺走了他们的欢笑!重复你们的誓言,

包格力尔的奥克!别低下你们的脑袋! 465

消灭光明、律法和爱!

诅咒天上的星与月!

愿那自古等在外界的

永恒黑暗掀起汹涌寒潮

淹没曼威、瓦尔妲和太阳!   470

愿一切始自仇恨

愿一切终于邪恶,

听那无边的大海呻吟呜咽!”

但自由的忠贞人类和精灵

无人肯说如此亵渎之语,     475

贝伦低声道:“夙巫有什么权力

阻挠我们办事?

我们不是他的手下,也用不着

听他摆布,我们现在要走。”

夙巫大笑:“耐心点!你们用不着 480

耽误多久。但首先我要

给你们歌上一首,专心听好。”

他烈焰般的眼睛随即凝视他们

他们周围降下漆黑的幽暗一团。

仿佛隔着一道飞旋的烟幕     485

他们所见唯有深奥的双目

感官知觉皆被阻塞淹没。

他把一首巫术之歌吟诵,

唱起穿透,开启,唱起阴谋,

揭露,拆穿,出卖与背叛。  490

费拉贡德恍惚摇摆,骤然间

以一首坚持的歌曲反击,

抵御,战斗,对抗黑暗的威力,

谨守秘密,力量如城塔不移,

唱着不摧的信任,逃脱,自由飞翔:  500

唱起幻化,唱起变换的形体皮相,

唱起躲避的罗网,破除的陷阱,

唱起断毁的锁链,挣脱的牢狱。

如此往复,两方的歌彼长此消。

震荡,淹没,吟诵如浪涛     505

声势愈高愈强。费拉贡德对抗,

将精灵之地的全部魔法与力量

倾注在歌词之中。

昏暗中,他们听见鸟儿柔声

歌唱,在远方的纳国斯隆德,  510

更有遥远的海岸,远在西海对侧

碎浪轻轻喟叹,拍打沙滩,

拍打精灵故乡的珍珠长滩。

但是翳影聚集,黑暗滋生在维林诺,

大海边上,殷红鲜血流淌,  515

诺多族屠杀了自己的

弄潮亲族,从那灯火明亮的港湾

窃取了张着白帆的

洁白航船。海风哭嚎,

恶狼长嗥,群鸦散逃。     520

大海口中寒冰啁哳推轧,

安格班的俘虏愁坐哀悼。

雷鸣滚滚,处处火焚,

一团巨大的浓烟喷发,一声咆哮——

芬罗德颓然仆倒。     525

看哪!他们现出了原本的俊美形貌,

皮肤白皙,眼睛明亮。他们不再

像奥克一样龇牙咧嘴;此刻他们身份暴露

落入巫师之手。

他们就这样不幸地沦入悲苦,   530

被勒进肉体的铁链锁住,

打下没有希望也不见微光的地牢

困入令人窒息的密网

无人理会,心中绝望。

但费拉贡德的法术     535

并非徒劳无益;因为夙巫不知道

他们的名字与目的。

他为此反复思索怀疑,

审问那些身陷囹圄的不幸囚犯,

威胁如果没人背叛,     540

吐露这些信息

那就人人都要惨死。妖狼会来

就在旁人眼前

一个个将他们慢慢吞噬,最后

将留下单独一人,     545

惊骇的他将在一个恐怖弥漫的地方

经受扭曲四肢的剧痛,

在大地的肚肠里遭受

慢条斯理、永无休止、惨无人道的

不幸和折磨,直到他全盘招供。 550

他的威胁,句句成真。

不时从混沌的黑暗中

有两只眼睛浮现,他们听得见

可怕的呼喊,继而是

撕扯的响动,地上涎水横流,     555

他们闻得到流血的味道。

但没有人屈服,没有人开口。

第七歌在此结束。接下来我回到《诺多史》,从之前的选段末尾那句“他们被关在夙巫的地牢里很久,饱受折磨,但没有人背叛”继续摘录(第116页)。如同前例,我在《诺多史》的记载之后,给出《蕾希安之歌》中差别极大的选段。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