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伦与露西恩

贝伦与露西恩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日出与日落之星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日出与日落之星

埃雅仁迪尔和埃尔汶为西瑞安海港的毁灭和两个儿子的被掳感到万分悲伤,他们害怕孩子会惨遭杀害,不过那并未发生。出乎意料的是,玛格洛尔怜悯埃尔隆德与埃尔洛斯,疼惜他们,双方之间后来萌生了亲情。但玛格洛尔内心因那则可怕誓言的重担而疲惫不堪,厌恶烦乱。

如今,埃雅仁迪尔见中洲大地希望已荡然无存,绝望中不再归家,而是再度转向,在埃尔汶的陪伴下再次去寻找维林诺。他现在几乎总是站在汶基洛特的船首,精灵宝钻绑在他额上。他们愈靠近西方,它的光芒就愈灿烂辉煌。……

就这样,埃雅仁迪尔成了第一位登上不死之地的凡人。他有三个同伴,名叫法拉沙、埃瑞隆特和艾兰迪尔,他们都是水手,曾伴他航行过所有的海域。埃雅仁迪尔对埃尔汶和那三人说:“此地当仅我一人涉足,以免维拉的震怒降临到你们身上。但为了两支亲族,我愿独自去冒这险。”

但埃尔汶答道:“倘若如此,你我的路就会永远分开。你所冒的一切危险,我都要与你分担。”她跳下船,踏着白色的泡沫朝他奔去。但埃雅仁迪尔感到悲伤,他害怕西方主宰会对任何胆敢穿过阿门洲防线的中洲之人降下愤怒。他们在那里向三位一同航行的同伴告别,从此永未再聚。

埃雅仁迪尔对埃尔汶说:“你在此等我。只有一人可以带去信息,那是我需承担的命运。”他独自走上内陆,进了卡拉奇尔雅,他觉得那里空旷又寂静,因为正如极久以前魔苟斯与乌苟立安特闯入时那样,此时埃雅仁迪尔也于节庆之时到来,几乎所有的精灵子民都去了维利玛,或聚集在塔尼魁提尔山上曼威的宫殿中,无人留在提力安城墙上看守。

但有人远远看见了他和他带来的灿烂光芒,立刻赶去了维利玛。而埃雅仁迪尔爬上绿色小山图娜,发现那里杳无人迹。他走上提力安的街道,那里同样空荡一片。他担心就连蒙福之地也遭到了邪恶侵袭,心情沉重起来。他在人去路空的提力安城里行走,发现沾上衣鞋的尘埃是钻石尘粉。他爬上绵长的白色阶梯,周身闪闪发光。他大声用精灵和人类的各种语言呼喊,无人回应。于是,他最后转身往回朝海边走去。但就在他踏上通往海岸的路时,有人站在小山顶上,以洪亮的声音向他喊道:

“问候汝安,埃雅仁迪尔!声誉最盛的航海家,久被寻觅却不期而至,饱受期盼终冲破绝望!问候汝安,埃雅仁迪尔!身负日月问世之前的光芒:大地儿女的荣耀,黑夜之中的明星,黄昏之际的珠宝,黎明之时的灿烂曙光!”

那个声音属于曼威的传令官埃昂威,他自维利玛赶来,召唤埃雅仁迪尔去觐见阿尔达的众位大能者。于是埃雅仁迪尔进入维林诺,来到维利玛的殿堂,从此再未涉足凡人之地。众维拉随即一同商议会谈,并将乌欧牟自深海中召来。埃雅仁迪尔站在他们面前,阐明两支亲族交付的使命。他为诺多族恳求宽恕,为他们深重的悲伤请求怜悯,祈求众神垂怜人类与精灵,在危急时刻向他们伸出援手。他的祈求获得了应允。

精灵当中流传说,埃雅仁迪尔离开去寻找妻子埃尔汶后,曼督斯开口论及他的命运,说:“必死的凡人活着踏上不死之地,还能存活否?”但乌欧牟说:“他生到世间,正是为此。告诉我:埃雅仁迪尔究竟是人类哈多一脉的图奥之子,还是精灵芬威家族的图尔巩之女伊缀尔之子?”曼督斯答道:“等同于一意孤行踏上流亡之路的诺多族,不得归返此地。”

待众神言毕,曼威下了判决。他说:“此事判决之权在我。埃雅仁迪尔对两支亲族的爱,使他甘冒性命之险,此险不当降临到他身上,亦不当降临到他妻子埃尔汶身上,她是因爱他而涉入险境。但他们从此不得再踏上域外之地,生活在精灵或人类当中。我对他们的裁决如下:埃雅仁迪尔与埃尔汶,以及他们的两个儿子,每人都将得以自由选择自己的命运要归属于哪支亲族,自己要作为哪支亲族的成员接受判决。”

[埃雅仁迪尔走了很久都不见返回,埃尔汶开始感到孤单又恐惧,但在她沿着海滨漫游时,埃雅仁迪尔找到了她。]不久他们就被召唤前往维利玛,在那里,大君王向他们宣布了裁决。

于是,埃雅仁迪尔对埃尔汶说:“你来选吧,因为我现在厌倦了世界。”埃尔汶为了露西恩的缘故,选择成为伊露维塔的首生儿女。埃雅仁迪尔尽管内心更倾向人类一族、他父亲的同胞,但还是为了她而作了同样的选择。

随后,埃昂威奉维拉之命前往阿门洲海岸,埃雅仁迪尔的三位同伴还留在那里等候消息。埃昂威取了另一艘船,将三位水手安置其上,维拉用一阵大风将他们吹送回了东方。但维拉取了汶基洛特,封它为圣,将它运过维林诺,送到世界的终极边缘。汶基洛特在那里穿过了黑夜之门,被一直举升至穹苍的海洋里。

那艘船被装点得美丽非凡,充满波动的光焰,精纯又明亮。航海家埃雅仁迪尔坐在舵前,周身闪烁着精灵珠宝之尘的光辉,精灵宝钻就绑在他额上。他驾着那艘船远航,甚至深入没有星辰的虚境,但他最常在清晨或傍晚时分被人望见,在日出或日落时分闪烁于天际,那正是他从世界的边界之外归航回到维林诺的时刻。

埃尔汶没有参加那些远航之旅,因为她可能承受不住无路可循的寒冷虚境,而且她更爱大地和吹过山丘和海洋的清风。因此,在隔离之海的北部岸边有座为她建造的白塔,大地上所有的海鸟都常造访此地。据说,曾经一度化身为鸟的埃尔汶学会了百鸟的语言,而它们教给她飞翔的技能。她的翅膀作雪白与银灰之色。当埃雅仁迪尔返航接近阿尔达,她有时会振翼飞去相迎,正如许久之前她从大海中被救起时那样。住在孤岛上的精灵倘若眼力目力长远,那时就能看见她像一只闪亮的白鸟,披着玫瑰色的余晖,快乐地翱翔于天际,欢迎汶基洛特从天外归港。

汶基洛特初次扬帆航行于穹苍之海时,它出人意料地升起,耀眼又明亮,中洲的子民远远望见它,十分惊奇。他们把它看作一个征兆,称它为“大希望之星”吉尔——埃斯泰尔。当这颗新星在傍晚出现,迈兹洛斯对他弟弟玛格洛尔说:“那正在西方闪烁的,必是一颗精灵宝钻吧?”

而贝伦和露西恩最后如何辞世?正如《精灵宝钻征战史》所述:没有谁见证贝伦和露西恩的离世,或指明他们最终埋骨何处。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