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伦与露西恩

贝伦与露西恩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蕾希安之歌》的修订版本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蕾希安之歌》的修订版本

在《魔戒》完结之后,吸引了家父的第一批甚至很可能是第一个写作项目,就是重拾《蕾希安之歌》——(不用说)不是从他1931年停笔的地方(卡哈洛斯在安格班大门前袭击贝伦)把故事继续写下去,而是把全诗从头重写。这部分文稿的原文考订历史十分复杂,我无需在此赘言,作以下评论足矣:尽管家父最初似乎打算把《蕾希安之歌》全盘推翻重来,但他很快就平息或克制住了这样的冲动,退而改为重写短小零散的片段。但是,我在此给出一个选段,作为这些时隔四分之一个世纪写出的新诗的具体实例。该段讲述了寡欢者戈利姆如何背叛,导致贝伦的父亲巴拉希尔及其全部同伴被害,只余贝伦一人幸存。它显然是新写诗节中最长的一段,而且可以方便地与第94—105页给出的旧版进行比较。读者将会发现,这里被说成是据守“皋惑斯岛”的索隆(即夙巫)已经取代了魔苟斯,此外诗歌的品质也说明这是一首新诗。

我把题为“关于蒙福的塔恩艾路因”的短诗作为新文稿的开头,这段在原版里没有对应的部分。诗句的编号是1至26。

他们的作为如此英勇

先前搜捕他们的鹰犬

很快就闻风而逃。

尽管每个人头的赏格

与君王的赎金不相上下,     5

但就连他们在何处藏身

也无兵士能为魔苟斯寻到;

因为就在莽莽松林上方

高原荒芜、苍凉

陡峭的多松尼安拔地而起     10

至皑皑白雪覆盖,凛冽山风吹过之处

有冰湖一座,水面白日湛蓝

夜晚犹如墨色琉璃的镜面

倒映着埃尔贝瑞丝的群星

横越世界上空,沉入西方。     15

那地曾得封圣,至今仍蒙祝福

魔苟斯的阴影,与邪恶的造物

尚未涉足彼处;湖边生长着

一圈挺秀的银桦

临水沙沙作响,外围环绕着     20

一片孤寂的荒原,古老大地

裸露的骨架如同巨石

穿出石楠与荆棘矗立;

在那无遮无蔽的艾路因湖畔

亡命的领袖与忠诚的战友     25

于苍岩脚下取了藏身之地。

关于寡欢者戈利姆

寡欢者戈利姆,是安格林之子,

传说讲述,众人之中,

数他最勇悍绝望。他曾迎娶,

白衣少女艾丽妮尔,     30

彼时的人生还是美好时分,

邪恶尚未降临,他们伉俪情深。

他骑马出战,归来之际

却只见家园遭焚,

枯林当中,屋宇空荡,     35

唯余残垣断壁;

艾丽妮尔,白衣艾丽妮尔,

被掳之后下落不明,

或已横遭不测,或是远离故土,沦为奴隶。

他心头永远笼罩着     40

当日的深重阴影,疑问依然

把他咬噬,如影随形,

无论野外游荡,还是

长夜无眠,他想她也许

在邪恶袭来之前及时     45

逃进了树林:她没有死,

她还活着,她会再次归来

把他找寻,她会以为他已被害。

因此,他不时离开藏身之地,

行踪隐秘,孤身一人,甘冒奇险,     50

趁夜回到旧居,

那里寒冷残破,不见灯火,

他守望等待却徒劳无果,

除了新的悲痛,一无所得。

徒劳无果——更有甚者,收获恶果     55

因魔苟斯有众多间谍,众多潜藏的眼目

善于穿透至深的黑暗窥测;

他们能发现并报告

戈利姆的踪迹。一天

戈利姆又一次悄然潜行,     60

沿着已遭废弃,杂草丛生的小道

冒着秋日傍晚的凄雨

与呼号的冷风前来。且看!夜色里

一盏忽明忽暗的灯火自窗内亮起

他见状吃惊,心中升起     65

微渺的希望和突兀的恐惧,

靠近朝里细看。那正是艾丽妮尔!

她虽容颜已改,他却知她甚深。

饥饿悲伤使她憔悴,

秀发蓬乱,衣衫褴褛;     70

含泪的温柔双眼也黯淡无神,

她低声呜咽:“戈利姆,戈利姆!

你怎能抛下了我。

哀哉,死了!你定是已经惨死!

余我孑然一身苟延残喘,寒冷,     75

寂寞,就像顽石!”

他大喊一声——刹那间

灯火熄灭,夜风中

狼嗥忽起;猛然间他肩头一沉

被地狱的利爪揪住。     80

魔苟斯的爪牙将他牢牢擒住

他被死死绑缚,带去

面见魔军的首领索隆,

他乃妖狼与亡灵之主,

魔苟斯座下     85

数他最邪恶残酷。他势力庞大

盘踞皋惑斯岛;但此时

率众出击,奉魔苟斯之命

搜捕逆贼巴拉希尔。

他坐镇附近的黑暗营地,     90

手下屠夫把猎物押去了那里。

戈利姆此刻痛苦地躺卧:

头颈、手足,尽戴枷锁,

残酷折磨加身,

意在摧垮心志     95

逼他以背叛换取痛苦的终止。

然而他不肯对他们透露

关于巴拉希尔的分毫,也不肯

打破守口如瓶的承诺;

直到末了折磨告一段落,     100

有人悄然来到他身侧,

俯身低语,身影漆黑,

向他说起他的爱妻艾丽妮尔。

“莫非,”他说,“你竟不顾了性命?

只需寥寥数语,你就可为她     105

也为自己,赢得自由,安然离去,

远离战乱共度一生,

成为吾王之友。你复何求?”

此时戈利姆苦熬已久,筋疲力尽,

渴望与爱妻重逢     110

(他以为她必然也落入了

索隆的罗网),听进了这话

一念之差,终至动摇。

于是立刻,他们将半愿半憎的他

带到石座之前     115

索隆端坐其上。戈利姆孤身而立

面对那张黑暗恐怖的脸孔,

索隆言道:“说,卑贱的凡人!

我听见了什么?你竟敢

与我讨价还价?好,直说吧!     120

你要什么奖赏?”戈利姆

低低垂下头颅,悲痛非常,

一字一顿,最终求恳

那位残酷无义的君主:

他想自由离去,还想     125

再度找到白衣艾丽妮尔,

与她一同生活,不再参战

反抗魔君。他别无所求。

索隆闻言微笑,说道:“你这奴隶!

比起如此背叛,至深耻辱     130

你索要的报酬真是微不足道!

我当然允你!好,我等着听:

说!快从实招来!”

戈利姆见状迟疑,几欲

退缩;但索隆恐吓的目光     135

将他钉在原地,他不敢说谎:

他既已开口,叛出一步

便不得不把无义之路走到头。

他只能将所知和盘托出,

出卖了领袖和同袍,     140

待到言毕,他也仆倒。

索隆见状高声大笑。“你这贱种,

畏手畏脚的蛆虫!起来,

听我说!现在就饮下这杯

我给你调好的美酒!     145

蠢货!你见到的乃是幻影,

乃是我,我索隆所造,为的就是引你

这害相思病的脑袋入彀。那里一无所有。

索隆的魅灵娶来可冰冷异常!

你那艾丽妮尔!她早就死了,     150

死了,喂了蛆虫——你还不如蛆虫,

但现在你会得到允诺的奖赏:

你很快就会去见艾丽妮尔,

躺在她的床上,不再

参战——或是苟活。收下你的报酬!”     155

于是他们将戈利姆拖走,

残酷地处死;他的尸体

最终被丢进那片湿冷的土地,

被屠夫杀害的艾丽妮尔

早已躺在焚毁的树林里。     160

戈利姆就这样惨死,

临死前诅咒自己,

而巴拉希尔终于难逃

魔苟斯的罗网;因为

长久守护那孤独之地的古老祝福     165

因背叛而失去了效力,

塔恩艾路因的秘径与藏身之地

如今暴露无遗。

关于巴拉希尔之子贝伦和他逃脱的经过

如今北方风起,吹来乌云;

秋日寒风呼啸     170

在石楠丛中嘶嘶作响;艾路因的凄凉湖水

哀伤、灰暗地荡漾。

“我儿贝伦,”巴拉希尔说道,

“你知道我们听闻

有大军从皋惑斯出动     175

前来对付我们;我们存粮将尽。

依照我们的律法

如今该由你独自外出

尽力从依然供养我们的少数

隐匿民众那里寻得帮助,探听     180

新的消息。愿你此行好运!

尽快归来,因我们极不情愿

从人数寥寥的手足兄弟中

抽你离去:戈利姆在林中

迷失已久,或许已死。别了!”     185

贝伦离去时,道别如同丧钟

犹在他心中回响,

那是他听父亲说出的最后话语。

穿过荒原与沼泽,路过树木与荆棘

他远远巡游:望见     190

索隆营地的火光,听到

出猎的奥克和潜行的恶狼的嚎叫,

他于是折返,因归路漫长,

而森林中黑暗无光。

那时他渴望爬进獾洞,     195

疲惫不堪地入睡,

然而他听到(或梦见)

附近有大军行进

铠甲叮当,盾牌铿锵

攀向岩山石岭。     200

然后他悄然缩入黑暗,

直到,如同溺水之人拼命吸气

挣扎着向上,恍惚中

他从枯树下一潭死水边缘的

烂泥里起身。     205

习习冷风吹动苍苍枯枝

瑟瑟而抖,焦黑树叶无不惊起:

每片叶子都是聒噪的黑鸟,

喙尖鲜血淋漓。

他打了个寒战,挣扎着从那里     210

爬过蓬乱的野草,远远地

他看见一个模糊的灰影

飘过阴沉的水面。

它慢慢前来,轻轻说道:

“我曾是戈利姆,但如今已成野鬼     215

意志被挫败,信念被摧毁,

当了叛徒又被出卖。快走!切勿在此停留!

醒来,巴拉希尔之子,

要快!魔苟斯的魔爪

就要扼住你父亲的咽喉;他已知道     220

你们的密约、路径,和藏身之地。”

接着他披露了魔鬼的罗网

他曾失陷其中,落败背叛;最后

他乞求宽恕,哀泣着,离开

没入了黑暗。贝伦惊醒,     225

跳起身来,如同乍然遇袭

他满腔愤怒,心头火起。抓过

弓与剑,他不等天亮就踏上归途

如同一头急奔的獐鹿

飞跃过山岩与石楠。终于在天黑前     230

他来到了艾路因,

血色夕阳正在西沉;

但艾路因已染上赤血,

砾石与遭到践踏的泥泞皆是殷红。

桦树上栖着一排黑鸟     235

那是渡鸦与食腐的乌鸹;

鸟喙犹湿,肉色暗黑

血滴在紧抓树枝的爪下。

一只聒噪:“哈,哈,他来得太晚啦!”

“哈,哈!”群鸦应和,“哈!太晚啦!”     240

贝伦匆匆堆起石冢

将父亲的尸骨埋葬;

在巴拉希尔的墓上

他未刻任何文字,只把坟顶的石块

重重敲打了三下,把父亲的名字     245

大声呼唤了三次。“你的死,”他发誓,

“我必复仇。此仇必报,哪怕命运

引我最终前往安格班的门口。”

然后他转身而去,并未悲泣:

他的心太沉,他的伤太深。     250

他孤身走进黑夜,冷酷如苍岩,

他大步而行,无可眷恋,无依无靠。

无需猎手的经验

他就找到了踪迹。残酷的敌人

有恃无恐,骄傲大意,     255

高声吹着铜号向北行去

向他们的主人致敬,

沉重的脚步践踏大地。

如今贝伦如同闻到气味的猎犬

脚步迅捷,大胆但谨慎地跟着他们,     260

直到一处黑暗的泉源附近,

瑞微尔溪自这座山上发源

向下流入色瑞赫的芦苇间,

他发现了凶徒,找到了敌人。

藏在附近的山坡上     265

他将他们一览无遗:敌人虽比担心的要少

但单凭他的弓和剑

仍然无法杀尽。然后,他像灌木丛中的蛇

匍匐爬行,悄然潜近。

不少敌人行军疲累已经入睡,     270

但头目们摊开手脚,躺在草上,

开怀畅饮,互相传递

他们的赃物,不肯放过每样

从尸体上搜来的小物件。一个举起

一枚戒指,大笑道:“好啦,伙计们,”他叫道,     275

“看看我的!我可是志在必得,

这可是稀有的宝贝。

因为它是我从那个人

我杀的那个巴拉希尔,

那个无赖盗贼手上拧下。要是传说不假,     280

一个精灵头目把这给了他,

报答他用剑提供的不法服务。

它对他可没啥帮助——他死啦。

人说,精灵戒指,没一个好货;

但为了金子我要留着它,没错     285

好维持我那点可怜的报酬。

老索隆叫我带它回去,

但是,我看,他那金库里

可不缺更贵重的财宝:

主子都是越大越贪呐!     290

所以听好,伙计们,你们都得发誓

巴拉希尔手上啥也没有!”

他话音未落便有一支箭

自树后疾飞而来,正中咽喉

他喘不上气向前扑倒,一命呜呼;     295

重重倒地时脸上犹带邪恶笑容。

彼时贝伦如同可怕的狼犬

跃入他们当中。他挥剑

逐开两个;抓起戒指;

杀了抓住他的一个;再纵身一跃     300

闪回阴影,等他们怒惧交加地高叫

警告埋伏之声在山谷中回响

他已抽身遁走。

然后他们像狼一样冲去追赶,

嚎叫咒骂,咬牙切齿,     305

又砍又撞地冲过荒地,

一筒又一筒,胡乱放箭,

射向颤动的树荫或摇摆的草叶。

贝伦命不该绝:

面对箭矢和尖厉号角他放声大笑;     310

脚程迅疾胜过任何活人,

过沼泽轻捷,过荒原不倦,

在林中如精灵一般,他成功脱逃,

他有铁灰的锁子甲护身,

幽暗的山洞中锤打声声回响,     315

它是矮人巧匠在诺格罗德打造。

无畏的贝伦名扬四方:

每当论及世间最坚毅之人

人们就会把他的名号提起,

预言他身后的声誉     320

甚至会超过金发哈多

或巴拉希尔和布瑞国拉斯;

但如今他的心已把悲伤

化成强烈的绝望,他战斗时

不再把生命、欢乐或赞美期盼,     325

他一心要用余生

让魔苟斯深深体会

他那复仇之刃的刺痛,

直到他遭遇一死,苦难告终:

他所惧唯有奴隶的镣铐。     330

他迎险而上寻求死亡,

反而逃脱了一心追逐的厄运,

他孤身立下令人屏息的

大胆功绩,消息传开

却为众多败落之人带来新的希望。     335

他们喃喃念着“贝伦”,着手

秘密打磨刀剑,晚上

他们常常在遮住的炉火边

轻声唱起贝伦的弓,

和他的宝剑达格墨:他悄无声息     340

潜入敌营杀死敌首,

被困在藏身处时不可思议地

脱身而去,再在夜里趁着

迷雾或月色,或公然在日间

披着阳光卷土重来。     345

他们唱到猎捕者反被猎,杀人者反被杀

唱到屠夫戈格尔被砍倒,

唱到拉德洛斯的伏击,德鲁恩的大火,

唱到一场战斗杀敌三十,

唱到恶狼像野狗那样狺狺而逃,     350

不错,索隆本人的魔爪也被伤到。

就这样,他孤身一人让整片土地上

魔苟斯的爪牙领略了恐怖和死亡;

山毛榉和橡树是他的同袍

从不将他辜负,肩生羽翼     355

身覆毛皮的警惕生物

是他忠诚的朋友,或无声游荡

或在山中野外与乱石荒地里

独来独往,为他监视来往路途。

然而反叛者鲜有善终;     360

魔苟斯是有史以来

世间歌谣记载过的

最强大的君主:他那魔爪的黑暗阴影

横贯整片土地,

每次退缩都必重返;     365

每杀敌一人,两个又补上。

新希望受挫,起义者尽屠;

炉火被扑灭,歌声被遏止,

树木被砍伐,壁炉被烧毁,穿过废墟

黑暗的奥克大军匆匆而至。     370

他们几乎合拢了包围贝伦的

铜墙铁壁;他们的奸细紧跟着

他的脚步;被剥夺了一切援助

在他们的围篱内,他陷入困境

惊骇地站在死亡边缘     375

心知自己最后必死,

不然就得逃离巴拉希尔的领地,

他深爱的故土。在湖边

在无名的石堆之下

那些曾为伟人的尸骨只能朽烂,     380

被儿子和亲人抛弃,

任艾路因的芦苇哀悼。

一个冬夜他离弃了

无处托庇的北方,悄然出发

穿过了警惕的敌人     385

设下的防线——如同雪上幽影,

一阵旋风,他已离去,

再不曾见过

多松尼安的废墟残迹,

和塔恩艾路因的苍茫湖水。     390

暗处的弓弦不再鸣响,

削尖的箭矢不再疾飞,

被猎的头颅不再枕在

苍天下的荒原上。

北方的群星,如银色的火焰     395

古时人类称之为“点燃的烟斗”,

被他抛在背后,照耀着

被遗弃的乡土;他已离去。

他转向南行,向南远走

旅程漫长而孤寂,     400

而恐怖的戈埚拉斯群峰,

始终高耸在他面前。

最大胆的人也不曾

踏上那片陡峭寒冷的山岭,

更不曾攀上它们骤降的边缘,     405

从那里,目眩之人,必须眯眼才见

南方的高崖陡然下降

化为岩峰和石柱

没入日月问世之前

就已存在的阴影。     410

危机四伏的山谷中

流淌着甜中有苦的溪水

黑暗的魔法在沟壑和峡谷里潜伏;

但在高处远方

在凡人视野之外     415

鹰眼从高拔入云的山峰上

可以远远望见苍灰光亮,

犹如星空下波光粼粼的水面,

贝烈瑞安德,贝烈瑞安德,

精灵之地的边疆。     420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