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11·险恶的脚步声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11·险恶的脚步声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序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序章

“我是佐藤。以前因为耐火建筑还没有发展起来,似乎有过很多都市火灾。虽然在日本有“一根火柴便是火灾之源”这么一句名言警句,但是在没有火柴的异世界就——。”

“来拿食物的孩子请排成三队!”

那样精神饱满地叫著的,是用金色假发盖住不吉利的紫发加以掩饰的少女亚里沙。

“主人,烹调班的准备已经完毕。可以分发了”

“这个白色的软绵绵,我喜欢”

米娅左右两边有在宅邸雇用来的女仆少女们以米娅同样的造型正在待机。

无偿赋予人们东西,虽然对方一开始会表示感谢,但是那些人会渐渐地把这当成是理所当然的权利,久而久之便会开始诉说不满,亚里沙如此说道。

据说,再做得更加豪华的话,会连自己有饭吃的人都过来蹭饭,而且还会给以小吃摊谋生的人们带来麻烦。

穿著白色烹调用的围裙外加口罩、以及头戴三角巾像负责分发午餐的小学生一样的造型充满气势的是ELF的米娅。

“唔嗯!虽然黑绿色的东西逃掉了,但真的很好喝”

“好烫”

嘴巴一张一合地吃起来的孩子们,互相交谈著这样的事。

——嘛,算了。

身为女仆长的米特尔娜桑,似乎一边从后方守望著女仆少女们,一边在烹调班负责看火。

这并不是能目视到的手,而是魔法版的念动力,也能当成是延长我的手来用,因此我以那为起点从存储中取出水。

“汤也很香呢”

嘛,虽然调查那个情报并去告密的都是我。

正当我犹豫要不要去跟绿贵族搭话的时候,静静地走过来的女仆长米特尔娜桑,在我耳边低声私语,并指著停在人墙另一侧道路上的豪华马车。

另外,虽然裙带菜也是在砂糖航路得到的,但这些都只是很普通的物品。

虽然莉萨最近战斗方面的活跃很明显,但像这样穿著便服外加围裙的身姿,很有新婚妻子的感觉也非常合适。

“呜哇啊啊啊啊,水!水啊、水!”

那种麻烦事也已经结束,为了能让我尽情享受观光的担心事项的迷宫都市流浪儿问题,也由于我得到了私立养护院的建设许可和举办赈济的许可而朝著有所改善的方向前进。

我将米娅和亚里沙抱在两腋下,不走绕道的路而是从陡坡跳下去那般冲下去。

虽说孩子们都露出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不过想要参加志愿活动的孩子有很多。

“——喵?”

“嗯,■■ 散水”

打开马车的窗户,一脸丰满的太守夫人看著这边面露微笑。

用轻快的步法与娜娜并排冲下陡坡的露露,“呀啊—呀啊—”这样发出可爱的尖叫声,令人感觉她意外地挺开心。

有将装汤的容器倒过来等待汤滴掉下来的孩子,也有依依不舍地舔著空容器的孩子。

虽然对平常就经历过杂技般战斗的前卫阵容来说还能很从容地进行对话,但被我抱著的亚里沙和米娅似乎连那种从容都没有。

毕竟也用不到那么多人。

“豆子也不会麻麻的哦”

她将淡青绿色的长发绑成了双马尾,还能从那间隙中窥见作为ELF特征那有点尖的耳朵。

“这是不可抗力啦——”

“哦呀,吃完的孩子们差不多要增加起来了”

在我旁边闭著眼睛的波奇,带著讶异的表情开始嗅著风的气味。

还有,除了即将炭化的那些烧伤以外,像是有火在体内延烧一样星星点点地存在著小小的烧伤。

虽然我觉得应该没有人会过分到那种地步,不过有了养护院之后就不会出现饿肚子的孩子们了吧,至于老人和贫穷的新手探索者们——等哪天心血来潮的时候再考虑吧。

“这个嘛……作为吃饭的谢礼,要让你们去清扫广场以及捡周边道路和沟渠的垃圾哦”

“米娅,麻烦你咏唱灭火用的水魔法”

虽说有点在意他那不明所以的行动,但我已经和迷宫都市的贵族、迷宫方面军、探索者公会这三方的首脑变得关系友好的现在,应该不会随随便便就遇到困难才对。

接著小玉和娜娜,也朝著其他房屋的方向冲了过去。

“帮忙~的说!”

在等待顺序九九藏书的孩子们,一脸充满期待的样子在互相交谈。

米娅用咏唱短的精灵魔法,向周围散去水花。

“唔哇,看起来好好吃~”

是有什么觉得不顺心的事吗?并不是带著平时那种柔和的笑容而是一脸不开心地眺望著赈济。

虽然不知道她们犯了什么罪才被按下叛逆者的烙印,但那些跟放置烧伤让她们死去并不是一回事。

“当然,我也是救助班啊”

——贤者!对了,这里不就是贤者之馆嘛!

顺便用“理力之手”将刚取出来的水散布开,以雾状的雨覆盖了火灾范围。

我向器材填充魔力的期间,利用从存储中取出来的ELF的炼成装置和材料调配药液。

迟早找个时间,扮成迷之商人亚金德,再去迷宫都市的商会出售章鱼型海魔和大怪鱼的肉,然后令我使用那些肉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在地图情报看到的燃油·史莱姆体力槽正以惊人的气势减少。

估计,是持续承受著持续性的火带来的伤害吧。

对了。

“我不会那么做的啦”

我向边跳边生气的蕾丽丽露搭话,然后将通往地下室的门打开并冲进去。

“排好,排好~?”

“啊,笨蛋”

——找到了!

无论是哪种容器,都是以能在迷宫都市内用过就扔的那种便宜价格在贩卖。

好几只幸存下来的燃油·史莱姆之中的一只,就在这前面一点的地方,因此我给伙伴们施加了“物理防御付与”魔法。

顺便一提,分发的丸子是白薯和豆子,汤料是小片的乾燥章鱼和裙带菜,像这样做成朴素的感觉。

“厉害到都想拿咱家老大跟她交换呢”

“——正常?”

反正还有万能药,为伙伴们而用的药等下次进入迷宫时再准备就行了吧。

“有活干?”

“别误会了!”

“我负责烹调的那份已经结束了,我也去给服务班帮忙吧”

对于自然火灾来说,扩大的速度太快了——说不定是有什么人在放火。

“呃,连一份也不够吗……”

“Tally ho~”

感觉到视线而向周围环视了一下,发现正在赈济的广场另一侧,全身绿色装扮通称绿贵族的珀普特玛顾问在那里。

其余的事等之后再说,我就这样朝著残留著火焰和黑烟的屋内冲进去。

“你们两个,这样说话会咬到舌头的哦”

“——德宗,爆击!”

“呣,佐藤”

我就那样对蕾丽丽露放置不管,迅速操作菜单,实行中级水魔法的“治愈:水”。

“魔法师萝莉好厉害—”

虽然这个世界会有名为医师的职业和医师执照这种东西让人感到非常怀疑,但称号付与系统的神秘程度以及适当程度都事到如今了,还是别说出口去吐槽好了。

我打开地图,寻找这两人的共通点,以及与地上三人的不同项目。

在迷宫都市塞利比拉的西探索者公会附近的广场上,由于我们事前通知了这里会有赈济,而聚集了预想之上的人数。

“小、小鬼!你在神圣的贤者大人之馆干什么啊!”

“唔嗯,白薯一点都不苦”

“丸子也很搭配!”

其中一边有赤铁证且有实力的探索者们围在那里,另一边就由我来处理吧。

“不行么——不,不是”

在她转身的时候,有好好保养的黑发像洗发水广告里看到的一样漂亮地飘起来。

“唔嗯,很幸福”

〉获得称号【灭火】。

“既然左右不对称,就来修剪一下吧”

探索者风格的少年少女大部分都朝著迷宫前广场的方向走去。

我持续读著数千年前的ELF写下来的记述。

我从离开的马车移回视线后,绿贵族的身影已经不在那里了。

确认到视野内AR表示出来的全员的体力槽全恢复之后,安心地叹了口气。

“主人!燃烧的史莱姆暴走就是火灾的原因哦”

我过目著大量搜索到的目录。

如蕾丽丽露所言,魔法药完全没有效果。

正当我打算向莉萨下达退治的指示前,一个黑影闯进了燃油·史莱姆和我们之间。

对于等级个位数的魔物来说还真是相当大。有成年牛的大小。

我记得应该是灰色才对,这样想著看了下左侧,从银发途中变成了雪白的头发。

像是某同人志展销会的行列一样,拿著上面写著“最后面”的告示牌的,是将长长的金发绑成单马尾的人造人娜娜。

亚里沙的提醒朝著拿到分发的食物就立刻开始吃起来的孩子们飞去。

在那样的人群之间匆匆忙忙地跑上跑下帮助整队的,是白色短发且长著猫耳猫尾巴的猫耳族少女小玉。

米娅像是很害羞,抱住我的腰遮起了脸庞。

而且,我也没有兴趣看著年轻女孩承受著重度烧伤的痛苦。

小玉和波奇朝著广场的一侧、有点陡坡且设有栅栏的地方跑去。

因为开始赈济的招呼很麻烦,于是简化地借用扩声技能的帮助对著聚集到广场的人们“现在开始赈济”这么告知。

“这样就好”

“——不见了?”

看著少女们的蕾丽丽露如此嘟囔道。

如果,这些烧伤是旧伤的话,在这次的火灾之前就已经死了才对。

略微的犹豫扰乱了我的心。

“好饱”

视野一角的记录窗口追加了称号。

不知何时来到研究室的蕾丽丽露好像在说些什么,但我并没有去听而全心全力关注著作业。

“我稍微去看看情况吧”

“果然,高等ELF大人没有看走眼!宛如爷爷讲述过的贤者大人逸闻那般完美的器材操作!还有那近乎不可能的速度的炼金术!”

细心地、正确地、然后迅速地——好了,实行!

确认了连烧伤的痕迹都没有残留下的两人的身体后,将两人从培养槽里面抬出来并用布盖住身体。

真是的,把这般倾城级的美少女当丑女看,这个世界的人族们的美丑标准实在罪恶深重。

我小声地咂舌后,利用延伸到指尖的魔刃在地板上开了个洞。

即便皮肤剥落,重新再生的皮肤上似乎也会浮现出烙印。

毕竟ELF们的配方中也有生发药,应该没必要特地去研究其中的不同吧?

抵达地下研究室的我,迅速启动培养槽的控制装置,并将药液填充进去。

根据AR表示,好像是名为“叛逆印”的烙印。

为了不让伙伴们担心,我用空间魔法的“远话”跟她们取得联络,并把将重伤者带到茑之馆这事传达给她们。

我一边眺望著因义务活动而聚集过来孩子们,一边伸了个懒腰。

虽然令人感到闷热,但比起一次又一次地过来顶嘴要好多了,所以还是别去在意吧。

黄褐色的燃油·史莱姆的残骸四处飞散,黏到了周围的房屋开始了延烧。

这次的是将麻痹源头的地方仔细地事前处理将其抠掉,然后把切得细细的白薯和豆子捣烂并挪成丸子状再用兽油炸出来的。

如果是中级的治愈魔法,烧伤这点程度的伤口应该能痊愈才对——这样感到不可思议的同时再一次实行治愈魔法。

“哇哇哇,这、这不是很严重吗!”

“准备万全”

食物的量应该不至于让正处于发育期的孩子满腹的程度才对,不过平时就没怎么吃像样的食物的孩子比较多,说不定是胃缩小了吧。

一开始还想了更像样的菜谱,但被亚里沙和米特尔娜桑叫停,因此才做成这种感觉。

第一位灰色头发名为蒂法丽萨的少女特别严重,从膝盖以上的下半身和右上半身都是即将炭化的重度烧伤,从右侧头部到右肩的范围看起来也惨不忍睹。

“还真是群势利的人啊”

“治不好的人,你再怎么——”

“真是好吃”

在转移到的目的地“茑之馆”,说话刻薄的家妖精蕾丽丽露一屁股坐到了地面上。

抑制了略微胆怯的心,我向著那里面冲进去。

“小、小鬼?”

在我一边回想在迷宫都市发生的那些事一边抬起头的时候,太守夫人乘坐的马车已经出发了。

材料——没问题。够用了。

变装面具——虽然有兴趣但下次再说。

虽然造成这个惨案的主要原因的探索者浑身是火倒在地面上,不过他的同伴们会负责那边的看护吧。

“那个黑黑的是什么呢?”

看来,她好像是要去哪里顺路过来这边看看情况的。

有人正在燃烧。

原本是打算使用在砂糖航路旅行时大量入手且对用途感到为难的章鱼型海魔的乾燥肉块,不过要是一不小心被人鉴定而被怀疑出处的话也会很麻烦,因此打消了这个念头。

“肚子饿的幼生体们啊,队伍最后面在这里,如此告知了”

“想发情的话,请到别处去搞!”

〉获得称号【外科医生】。

看著那个情况的亚里沙,嘿呀,这样发出昭和般的声音爬上原本坐著的空箱子上。

“旧伤的话魔法是治不好的哦?”

——奇怪。

——通往地下的楼梯已经毁坏了。

提升伙伴们的等级也很顺利,我也有了能够向感兴趣的工作和开发迈进的感觉。

“引导交给你,如此告知了”

“呜哇,火灾?”

“不行哦,主人”

强而有力地挥下来的战锤轻易就将燃油·史莱姆击穿,使那个身体爆发四散。

明明这一带都没有生长椰子树,到底是从哪里供给的这点有点令人在意。

像熊一样满脸胡子的探索者从附近的旧房子上面跳下来,用巨大的战锤朝著边冒著黑烟边移动的燃油·史莱姆击去。

用培养槽的机能溶化因烧伤而溃烂的皮肤,然后露出了健全的组织才出血的。

“要抄近路啰!”

今天的她并不是铠甲身姿而是穿著凉爽的夏季连衣裙,因此她那防守很松懈的胸口和腋下有点令人担心。

土坯墙壁的灰泥部分也是可燃性的吗?正在慢慢地延烧。

发出欢呼声的人们,按顺序接过食物。

因为很在意两人的样子,将视线转移到雷达上发现有大量平民区的人们正在移动。

“呣,太远”

人造人——既然能用魔法培养出人工生命体的话,替换皮肤或使其再生应该会很简单。

我安心地吐口气,同时向蕾丽丽露搭话。

“垃圾要丢进垃圾箱,如此告知了”

虽然再怎么说也没有露露那种程度的超绝美貌,不过也能说成即便站在露露旁边也毫不逊色的美少女吧。

“她们是伤者。拜托你准备一下救护”

脏器培养、皮肤培养、皮肤再生——。

虽然现在已经是友好的关系,但是之前我险些就跟君临迷宫都市之中贵族们的顶点的她敌对了。

并不只是赋予食物,还要让他们帮忙干活练习工作,亚里沙这么说过。

毕竟太过多管闲事也不符合我的个性。

毕竟离这里有两百米的距离,米娅的魔法应该够不到吧。

作为迷宫都市低阶层之人的小伙伴的白薯和豆子,是名为“跳跃薯”和“步行豆”的植物系魔物的尸体,因而普通烹调出来的吃起来会有强烈的苦味和辣味,特别是吃到红黑色的筋会变成轻度的麻痹状态,所以是个不能疏忽大意的食物。

“汤也很好喝呢”

“尖叫声,的说!”

“还真彻底”

“如果是魔法药的话——”

我甩开陷入困境的思考,往自己的宅邸归还转移了。

“虽然有点粗暴,你们要忍耐哦”

这一带到处都是遗体,没有幸存者。

“接下来是救助活动?”

毕竟这阵子,每次佐藤去的地方都有无名出没,因此才想著偶尔用不同的假名。

话虽如此,著了火的燃油·史莱姆暴走,是过失还是故意的这点令人很在意。

“吃完的孩子们!闲著没事的话就来参加义务活动吧!有好好努力的孩子,我们会为他准备好点心作为奖励哦!”

“要做什么呢?”

我一边这么嘟囔道,一边把手放在下巴进行思考。

“过度的援助只会让人腐败哦”

“是的说”

刚才那个探索者的同伴们异口同声地称赞了米娅。

将寻找蒂法丽萨她们的治疗方法时引起我兴趣的资料,从道具箱取出来。

“反应比原本的身体还要差吗——”

“乱哄哄~?”

——嗯?

接著,阅读“变装面具”的资料。

由于弄脏了才看成是灰色的吧。

虽然贵族使用马车来移动才是基本,但他的步法似乎很轻,意外地是用徒步到处徘徊。

裙带菜和章鱼做成的汤似乎也很受欢迎。

“那么,开始吧——”

无论哪个幸存者都受了重度火伤呈濒死状态,只看体力槽的话,什么时候死亡都不奇怪。

这是最初进入塞利比拉迷宫时在“狂乱洋兰”的宝箱里发现的物品。

我这么告知,在存储内的ELF们的资料中搜索了复数的关键词。

拿著扩声魔法道具的亚里沙,向孩子们呼唤道。

“我来救你们了!”

跟刚才绿贵族在的地方正相反。

吃完食物的孩子们看起来很满足地嘟囔道。

“不可以插队的说!好好排到后面的说!”

“遵从佐藤大人的吩咐,三人都运到了客房,已经用‘睡眠之沙’魔法让其睡下了”

我打开地图确认了一下。

除了预想中的目标、做临时佣工的缺食儿童们和老人们之外,似乎也聚集了一堆连饭都吃不起的新手探索者的少年少女们。

我再一次,重新看向按在蒂法丽萨背面的烙印。

“没变化哦”

我这样嘟囔的同时,将视线移向少女们。

“从今往后我会洗心革面地侍奉您,我那些至今为止的无礼还请多多原谅”

一边避开从平民区逃出来的人们一边跑过骯脏的小巷后,燃烧著的火焰块进入了视野。

“佐藤大人,佐藤大人”


我用“理力之手”将全员抓住,接著利用“归还转移”魔法带著全员从这个地方逃脱了。

孩子们兴致勃勃地聚集了过来。

——找到了。

我在操作结束后吐了口气。

我思考了一阵。

负责搜查的卫兵应该是太守的部下吧,先去拜托一下太守夫人让他们知道原因之后顺便也告诉我好了。

发现不守规矩的人并进行提醒的,是茶色齐颈短发且长著犬耳犬尾巴的犬耳族少女波奇。

虽然老人们在远处围观,但也有一半左右留下来。


将地图当成3D扫描器映描少女们的体形,接著设定在控制装置上。

然后只要操作控制装置的设定,在新皮肤形成为止维持著塞住毛细血管的“理力之线”就可以了。

也就是说,烙印以外的地方就会变成“皮肤没有烧伤的样子”。

这一带的房子屋顶都是用乾燥的植物做成的,因此一口气扩大了燃烧。

“是,佐藤大人!请交给我蕾丽丽露吧!”

蕾丽丽露带著闪闪发亮的眼神仰望著我。

从魔法栏选择面向精密操作的“理力之线”魔法,塞住少女们的血管,让血不会扩散到药液内。

那个数量正在接二连三地减少。

〉获得称号【医师】。

蕾丽丽露像小孩子一样跳起来高兴后,察觉到那样的自己“失、失礼了”这样看起来很害羞地道歉了。

如果是现代日本的话,应该是剥掉烧伤的皮肤再移植健全的皮肤才对。

——大人?

“想做么?”

没有任何人回应这个声音。

“有什么烧起来的气味的说”

莉萨把长裙绑起来,露出了健康的裸腿。

虽然我打算用术理魔法“诱导箭”进行歼灭,看来是没有那个必要了。

蕾丽丽露双手撑腰叱责道。

根据地图情报,等级个位数的燃油·史莱姆似乎有30只左右正在暴走。

我大声向莉萨搭话后,她以可靠的大喊欣然允诺了。

“没关系啦”

分发的食物是放在用叶子折叠成的器皿上的丸子以及装在像是将椰子切成两半的容器里面的汤。

带著闪闪发亮的笑容这样说道的,是连偶像也会甘拜下风的超绝美貌的露露。

这些全都是拜将我当成眼中钉名为索凯鲁的青年贵族所赐,不过他也因为秘造称之为魔人药的禁止药物这件事被揭穿,已经没落了。

——那么,接下来。

“啊哇哇哇,小鬼!小女孩们变得浑身是血了啊!要是用不到器材就快点紧急停止啊”

带著威风凛凛的眼神这样说道的,是颈部和手腕上持有橙鳞族特征的橙色鳞片的莉萨。

〉获得称号【火灾救护员】。

恐怕,她们的主人在那场火灾死亡了吧。

能够呼吸的液体进入肺部时,她们浮现出了苦闷的表情,不过两人都没有要醒过来的样子。

“米娅酱,能用灭火的魔法吗?”

在原本的世界被当成理所当然的“垃圾要扔进垃圾箱”这句话,即便是在异世界也还没有渗透。

这个章鱼是用一般在迷宫都市流通的迷宫章鱼。

用冰魔法的“结冰”将黏在土坯制造而成的房子的史莱姆收拾掉。虽然核心是罕见的桃色,但我没那个时间去在意这种事。

“果然还是别一天一餐——”

“都被黑烟熏黑了啊”

“找到了”

“并不是工作。是善意的志愿活动——就算说了也不懂啊”

在我附近拘谨地坐下的小玉,抖动了一下耳朵接著环视周围。

“主人,我也跟您去”

“厉害—!”

再次看了下资料,烙印就算因为周围的皮肤烧毁而变得快消失,但轮郭的部分还是在自动治愈。

我从存储中取出烧伤用的中级魔法药,洒到两人的患部。

“走了,波奇”

没有治不好的选择。

“地上的三人拜托你了”

是麻醉还不够充分吗?两人露出看起来很痛苦的表情。

我向不但下达了这次赈济的许可还支援我们的太守夫人回以笑容,然后行了包含感谢的贵族之礼。

“佐藤大人,我一直以来都搞错了!”

吃完就把餐具类的东西丢在地面上的孩子们被娜娜训斥了。

映在雷达上的光点只有最后的燃油·史莱姆——不对,在那下面,像是地下室的地方还有五位幸存者。

我这样宣言道,为了不碰到两位少女的患部,用“理力之手”温柔地举起并跑起来。

“接下来——”

虽然本打算要是有危险的话我就绕过去进行辅助,不过亚里沙的“耐火付与”连衣服都能守护好,因此我们进行了完全不危险的救助活动。

看来,是因为压力而变成少白发的。

——呼呣,看来没问题。

稍微瞄了一眼记录,似乎获得了各种称号。

先是娜娜的报告,接著以无咏唱使用空间魔法“远见”的亚里沙帮我调查。

“烙印,永续?”

只有这两人,在罪恶栏上有“叛逆”。

蕾丽丽露慌慌张张地跑进了宅邸里面。

虽然无情,但资料上确实这么写著。

在欧尤克库公爵领的普塔镇,被放火魔贵族烧伤的人们的火伤,用混了结冰花的粉末制作而成的掺水魔法药就痊愈了。


蕾丽丽露带著像是浮现出热量的表情强而有力地逼近我。

我对著培养槽里面的少女们这样嘟囔道,以勉强不会让器材损坏的速度,依次进行下去。

陡坡的另一侧,比这个广场的位置略低的平民区深处那边,能看到开始冒起来的黑烟。

“——小鬼!”

不,不对。

“别碰,蕾丽丽露!”

如果是讨厌贫民的贵族,我倒是能理解,但他并没有那种志向啊。

我确认了一下存储的目录。

“总之,实行扫描吧”

“你怎么了,蕾丽丽露?”

从后面,传来了看到裸体少女们的蕾丽丽露因误解而发脾气的声音。

这是对烧伤很有效、混了结冰花的粉末特制而成的魔法药。

莉萨和波奇朝著还有火残留的房子突入。

“总觉得,烧伤少女的样子很奇怪啊”

“那里~?”

是因为吸了烟雾才倒下的吗?像重叠著倒在一起的人影,连一个在动的人都没有。

在异世界则是用魔法或魔法药治好。

我利用生活魔法把被黑烟弄脏的五人清洗乾净。

虽然蕾丽丽露说的话能够理解,可是烧伤的范围真广。

“小鬼!我还没说完——”

虽说我觉得比起把适当的棍子代替脚来用的现在要好很多,可是要复归武士之道还很脆弱。

就算移植了皮肤,烙印也会复活。

我一边追加麻醉,一边这么嘟囔。

原本是为了伙伴们要是有个万一的时候才保留下来的东西,不过……。

“主人呢?”

因为她们之中的一人拥有鉴定技能,所以我耐心叮嘱了蕾丽丽露,在她们面前的时候称我为库洛。

看来,没有担心的必要了。

看了看浮在培养槽里面的两人,发现她们背面被按了手掌大小的烙印。

完成的药液充满了两个培养槽,然后让两人分别泡进培养槽中。

“遵命!”

“你、你在说什么胡话呀!”

我搜索了一下手头上的资料,在公都入手的旧资料中找到了。

说不定能用在委托担任宅邸警卫的卡吉洛先生的义足上。

我借了“并列思考”技能的帮助,一边注视著蒂法丽萨她们的情况,一边让视线在资料上奔跑。

第二位红毛名为妮露的少女虽然比蒂法丽萨要好一些,但下半身的烧伤跟她一样是重伤。

我想治好的只是烧伤,并不是去除烙印。

只以时间效率为最优先,边浪费较多的材料和魔力,边在短时间内完成了最适合治疗烧伤的药液。

“太好了—!”

烙印会复活。

我下定决心,往蒂法丽萨的培养槽的药液投入筒里流入了下级长生不老药。

等她们治好烧伤之后,再让她们作为犯罪奴隶偿还罪孽就行了。

“呼呣,相当完美啊”

“啊!结束了哦!”

“蕾丽丽露!我要使用地下的研究设备!”

“还真是荒唐的速度啊。那种制作方法怎么可能真的调配出来——”

过了一会儿,控制装置的图示板显示出状态。

是因为我那猎奇的发言吗?蕾丽丽露青著脸感到畏缩。

——麻醉投入。

“没想到地图的3D显示会拿来这样用啊”

之后的事交给了蕾丽丽露,而我则打算回到伙伴们所在的地方。

〉获得称号【无照医生】。

公都的歌姬希莉露朵娅,即便也使用了ELF制的活体义手,仍然放弃了自己擅长的乐器的理由应该就是这个缘故吧。

“蕾丽丽露,上面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接著也往妮露那边,流入了中级体力恢复药的组合。

我的脑海里,闪过了往平民区走去的绿贵族的身影。

根据控制装置的显示,妮露那边用中级魔法药似乎就能治好,但是蒂法丽萨那边至少也要用上级魔法药才行,要不然右眼的机能异常无法恢复。

在我阅读资料的时候,蕾丽丽露轻轻地扯著我的袖子引起了我的注意。

——再怎么说也不会是他吧。

总觉得,蕾丽丽露好奇怪。

“虚脱感和疲劳感还会残留一阵子才对,让她们睡个两、三天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