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11·险恶的脚步声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11·险恶的脚步声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章 潘德拉贡养护院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章 潘德拉贡养护院

“我是佐藤。听说虐待或DV(家庭暴力)只要不被周围发现就不会出现在表面上。即便是像现代日本这样有社会福利的国家也会隐藏在阴影下的吧。如果,是在异世界的话——。”

“——找到了 !”

跳上高空后连一秒都不到,就抵达了波奇的所在地上空。

看到我身影的波奇双眼闪闪发亮。

“怎么了,波奇”

“希望主人救救这些孩子的说”

“呜哇哇哇,虫、虫子啊”

想让孩子们在喝体力恢复药之前先喝营养剂,于是从容纳包里取出药瓶。

“不,这边才是失礼了”

“欢迎回来,主人——是那些孩子吧”

卫兵中的一人好像是来进行忠告的。

“那个人”

“不是的说 !这些人是警察叔叔的说”

这似乎并不是我所担心的那种被恶棍纠缠而一触即发的危险状况。

“这是我的台词。难道你不知道对方是谁吗?”

“潘德拉贡卿还真是擅长消除气息咋嘛嘶”

“没问题,我会救他们的”

回到宅邸前面的时候,看到了先回来的亚里沙和娜娜在聊天的身影。

“是被这些家伙欺负了吗?”

绿贵族仰望著月亮嗤笑道。

“呼~嗯,我要不要也学一下呢——呃呃”

“——什”

“非常抱歉,潘德拉贡士爵大人。同僚做了失礼的事”

抱著一丝希望用AR表示确认了他的详细状态,但遗憾的是并没有发现类似被魔族附身的事。

而那个回答——。

——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啊?

我用闪驱降落在稍微远离的无人小巷,再使用“隠形”技能和“密探”技能后从那个地方用缩地进行移动。

“——事情就是这样,于是就保护了波奇发现的频死小孩们”

绿贵族看著在我手上颤抖的孩子,浮现出了充满愉悦的笑容。

“喂,你到底是从哪里出现——”

我从魔法栏使用生活魔法的“害虫回避”驱逐小虫子。

她们两人也是听到波奇的叫声而感到担心才会搜寻过来的吧。

感觉并不是跟过去的自己重合,而是她们纯粹的想法。

咔嚓地响起了清脆声音和小孩子的惨叫。

“谢啦,这个忠告我会铭记在心的”

亚里沙看到孩子们的骨折痕迹和变了形的手脚不禁皱眉。

总觉得,绿贵族看到我那慌张的样子乐在其中。

“啊啊,之后的照顾就交给米特尔娜吧。我要带走这些孩子,需要什么手续吗?”

“因为是在路上才会被绿贵族踩踏。没有市民权也没有监护人所以连申诉都做不到”

那些孩子跟这些孩子受的伤也是一样的。

所以说,快让那个不停顶过来的欧派停下来吧。

波奇拉著我的手前往有点昏暗的背阴处。

“露露,这里交给你。我也去劝诱小孩”

“啊啊,因为要进行一些见不得人的治疗,所以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看来,绿贵族的珀普特玛顾问似乎在背地里虐待流浪儿。

“珀普特玛大人——”

对贵族来说在平民以下的流浪儿的事情,似乎到了只用这点话语就能结束的程度。

兽娘们和娜娜最先这么宣言,接著得到我的许可后便往外面跑。

“看来你察觉到了呢”

——啊啊,这才是亚里沙。

“情况怎么样?”

“那是我的台词咋嘛嘶。没想到你会突然撞人,作为绅士不及格咋嘛嘶哦?”

现在想起来还真是简单。

因为不觉得身为高位贵族一员的他,会听作为最下级贵族的我所说的话,所以也许会藉助太守夫人的威望,不过我打算有虎威可借就毫不吝啬地借来用。

“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刚才那确实是失言了。

——这么说来。

面对苦笑的我,娜娜使劲把身体靠过来诉说道。

“大家,听我说!”

“‘咋嘛嘶’、讨厌”

“虽然我不是很相信,原来传闻是事实啊”

虽然这次勉强是解决了,可是我并不想每晚都奉陪那种行为。

不说答案的太守夫人,圆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亚里沙所收集的传闻——。

“不,这事由我们来报告给上司,就那样带走也没问题。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也来帮忙吧?”

“收到的说!”

‘没关系啦!补偿的话我要物理上的,拜托啰~’

面对不禁直接抗议的我,绿贵族面带微笑。

“你干什么!”

亚里沙、米娅、露露也立刻开始了行动。

向看起来很满足的太守夫人道谢以及告知她茶会缺席后,我便跑回了宅邸。

带著粗鲁的声音打算伸手抓住我衣领的卫兵,被另一个卫兵一棍敲了下去。

“嘛,算了咋嘛嘶。今天是不错的月夜咋嘛嘶。正是散步的好天气咋嘛嘶”

在那个孩子旁边睡著的孩子们被惨叫吓醒,向著昏暗的地方四处逃散。

虽说难以置信,这就是他原本的状态。

看来,打人的卫兵知道我的事,他那么做好像为了阻止同僚对贵族进行粗鲁行为。

“啊,找到了找到了!主人!”

我撞开绿贵族,将骨折了的骨头接起来再强行让小孩子喝下魔法药。

“主人,快点来这边的说。小小的小孩子要死了的说 !”

在思考这种事的时候,我的魔力治愈让孩子们的手脚往健康的形状变形结束了。

当然,我也没有浪费点数的打算。

——难道是因为我跟珀普特玛一样是贵族阶级吗?

我这样小声嘟囔后,给孩子们各喝一口营养剂,接著让他们按顺序喝水。

“真厉害呢——魔法?”

‘诶—,这还真不得了啊!我也从适当的小巷里,先转移回去吧’

“知道他们低声说些什么吗?”

敌对的恶人害怕莉萨倒是有可能,不过孩子们的话是不可能的。

然后,在当天深夜——。

还真是相当亲切呢。

“保护幼生体是必须的,如此告知了”

“总觉得,非常非常奇怪的说!”

又不能对孩子们动粗,即便违反孩子们的意志强行带去养护院,他们也会趁著夜晚从养护院逃走,如果在那之后被绿贵族袭击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雷达的光点动向让我发现了卫兵正在往这边靠近。

此时,有人向正在伤脑筋的我们搭话。

“话说回来,这伤真严重”

因为机会难得,所以我打算利用一下绿贵族在孩子们之间的恶名。

“那样的话,也得好好奖赏一下那些孩子呢”

娜娜仍然保持著无表情握紧拳头火冒三丈。

名牌的材料,我选的是金刚鱼的鳞片。

在没有人影的地方,藉助快速换装技能变回了佐藤的样子。

即便如此也不能中途放弃。

“欺负,是不行的~?”

总觉得就像看到了在对我拋媚眼的亚里沙一样。

看来,他们在稍微远离的地方窥视著这边。

那个反应跟我们看到的孩子们一样。

“将熟睡的小孩子的脚骨头踩碎,你什么感觉也没有吗?”

“那种程度小意思”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孩子们变化无常,私立养护院的运转也在不久之后,到那时候再重新召集就行了吧。

我这么询问卫兵。

那还真是令人为难。

太守夫人这么说过。

因为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于是这次让他们喝下掺水魔法药来恢复体力。

“我知道了。一起去吧”

即便被剥夺名誉贵族的爵位也没法抱怨。

这是为了之后不被人算计,事先这样安排的。

我注意著不产生瞬动那般跑到对著天空全力叫喊的波奇面前。

亚里沙靠近我们抱著的孩子们,非常担心地窥探著。

没想像中那么好招集啊。

在那之后,和兽娘们分工把孩子们带回了宅邸。

据说是,必要的点数似乎远比普通的魔法技能更多。

太守夫人以教师般的语气说道。

他的技能构成,应该无法察觉到驱使著满级隐形系技能的我才对,可是就算注意到从黑暗中现身的我也没有感到惊讶。

虽然不知道原因,不过孩子们应该是以绿贵族为理由才逃离我们的吧。

“没有那回事哦”

“士爵大人,您想做什么?安乐死,姑且是被国法禁止的”

大概,太守夫人对卫兵们,或是他们上司叮嘱过要谨慎对待我的事了吧。


“话说,你在做什么呢?”

向后面回过头,看到了跟娜娜一起来的小孩不知要往哪里跑去的身影。

“没错,莉萨桑说得很合理”

围墙是出钱请西公会里面看起来很闲的土魔法师探索者帮忙做的。

“总之,要先把散播传闻的家伙抓起来吗?”

当然,在那之前我也想过要不要拿出绿贵族想要的东西作为交换条件来试探一下他。

“唔嗯,是一起的”

“谜~?”

在等待担心波奇平安的两人平息下来期间,我用“远话”魔法向亚里沙说明了状况。

“波奇,没有受伤吧?”

“Master……”

疲劳模式的亚里沙,依偎在我的膝盖上对我说著辛苦话。

“年轻贵族和咋嘛嘶关系友好”

“来,要喝下去哦”

在西公会前面,娜娜保持无表情浮现出无精打采的气氛站在那里。

小玉和波奇也生气了。

我把预定提前,连事前预约都没有直接向著太守的宅邸走去。

我将作为情报费的银币递过去时,被斯柯皮用手掌推了回来。

“潘德拉贡卿也要来一起散步咋嘛嘶?”

“珀普特玛也真让人为难呢”

我拜托兽娘们当门卫之后,开始对孩子们扭曲的手脚实施细心的魔力治愈。

因为外侧涂了白色涂料,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人发现的吧。

“总觉得,是不是在躲避我们?”

“抱歉了,亚里沙”

周围有著奇怪的空白空间。

“我也是,被‘緑色’踢了”

为了让人知道他们是养护院的孩子才试著制作的。

虽然在外墙塔的背后有点昏暗,但波奇平安无事。

虽然有点暴力,不过那应该是为同僚著想的行为吧。

“有作战计划的吧?”

“说过了吧,‘不知道有什么目的’。因为是‘砂鼠’和‘沟蛙’那群家伙的事,应该是从谁那里拿了一些小钱才这么做的吧,至于是谁命令他们的,俺倒是没去追究”

最后这样嗤笑著的绿贵族往自己的宅邸回去了。

波奇面前有两个拿著长棍子的男人,两者都用手腕夹著棍子用手掌塞住双耳。

根据AR表示,孩子们的状态是“骨折”“饥饿:重度”“脱水症状”。

其中两人的脚已经骨折,患部变成红黑色且聚集了很多小虫子。

“穿著绿色衣服的男人?”

结果,光是养护院的院子还不够,在旁边的空地也增加了帐篷,并且用魔法制造的临时墙壁围起来。

虽然是跟睡在路上差不多的环境,不过绿贵族要是踩踏睡在宅邸地皮内的孩子们,他就无法用昨天那种借口来辩解了吧。

我对亚里沙说的话强而有力地点头表示肯定。

“从现在开始,实行‘流浪儿招集大作戦’!”

我这样回答了不安的娜娜。

我看著从大街方向跑过来的莉萨和小玉,同时这样告诉了卫兵们。

呼呣,连娜娜也是这样啊。

“采购就交给我和卡吉洛大人吧”

这也对之前倒在这栋宅邸的马厩里的孩子们——也就是这宅邸的女仆萝莉们实施过。

“因为有孩子主张不能去咋嘛嘶的同伙贵族那里啊”

烹调辅助有萝吉和亚妮,工勤和杂事有女仆萝莉们在。

其他女仆萝莉们也追加了同样的发言。

看见我身影的其中一个小孩稍微动了下嘴,但好像连发出声音和移动身体的精力都没有了。

“我回来了”

“在广场上看到那一幕的孩子也有很多,认为主人是咋嘛嘶同伙的小孩子可是相当多哦”

“孩子们都逃走了的说”

看来,在背阴处有好几个比波奇还要小的孩子们。

难得机会,作为开启养护院的纪念,就款待一下全部小孩子吧。

像哄孩子一样抚摸著我的头发,同时太守夫人继续说了下去。

“不是我啦,是那些孩子说服的哦”

“主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仔细一看,虽然穿著有点凌乱,但他们确实是迷宫都市塞利比拉的卫兵服装。

“那就,问那些孩子是从谁那里听来——”

窗外,看到了亚里沙正在向空地上等待工作的孩子们搭话。

“不行哦。毕竟直接扩散传闻的就是那些小孩子啊”

〉获得称号【监护人】。

虽然金刚http://www•99lib•net鱼的鳞片挺贵的,但是只刻上三种符文而且大小合适的素材,手头上只有这个。

亚里沙催促我们快点进到宅邸里。

“聚集起来了啊”

虽然看起来敲得很轻,不过好像还是很疼,被敲打的卫兵正抱著头忍著眼泪和悲鸣。

“虽然对慈善家的潘德拉贡卿有点难以启齿,即使贵族伤害了平民,如果他们没有申诉的话,贵族是不会受到惩罚的。而且,连市民权都没有的流浪儿想申诉也做不到”

总之,先把保护下来的孩子们带到屋子里,让他们睡在客房的床上。

绿贵族用长辈告诫年轻人般的语气说道。

——是如此轻松的话语。

大小也很合适,还有大量库存,而且很坚固不会那么容易受损。

我让治好骨折的孩子逃向小巷的另一边,随同绿贵族的散步。

“简直就像魔族一样的说话方式呢”

“说咋嘛嘶了的说”

口号则是“将被虐待的儿童变为零!”。

“啊啊,是名牌的试制品哦”


“我虽然能对珀普特玛说‘停止你的犯罪行为’,但是无法保证珀普特玛会真正地停止那种行为”

“小玉!莉萨也一起的说!”

后面的卫兵骚动起来的声音传了过来。

在我面前,绿贵族毫无预兆也毫不在意地踩断了小孩子的脚。

“唔嗯,在路边睡觉的时候,被一个奇怪的男人踩了”

正义感强烈的亚里沙,罕见地同意了莉萨说的消极主义的话。

“连娜娜也把小孩子捡回来了吗?”

亚里沙带著认真的表情如此宣言后,孩子们边用称赞的眼神看著亚里沙,边用小小的手啪啪地鼓起掌。

为了让看起来很担心的波奇安心下来,我强而有力地点了头。

“那么,我和米特尔娜桑一起为招集过来的孩子们准备好伙食和能换的衣服”

绿贵族的散步持续到了黎明,我则奉陪到了最后。

他说的话,让我想起制造了圣留市迷宫的下级魔族说过的台词。

不知为何,坐在路边的孩子们一看到我们,就慌张地混入人群中消失了。

“不,恐怕珀普特玛是不会停止的吧”

看我先喝了一口之后,他便说著“失礼了”退到了后面。

“Master!”

“主人,那个人不是高位贵族吗?我觉得主人没必要为了孩子们而蒙受损失”


啊啊,这么说来确实有那回事。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绿贵族。

“汉堡排?”

在入口处犹豫不决的孩子们,也被露露她们准备的晚饭香味吸引而穿过了门。

“我和米娅也加入回收班”

“波奇~”

“主人 !”

每当那时候,我都会抢在他前面让孩子们移动,时不时利用地图以及驱使“理力之手”让孩子们藏到屋顶上。

“不是哦。这只是补充营养的魔法药”

“——幼生体?”

就算加上亚里沙她们雇用的孩子们也只有50人左右。

太守夫人带著笑容迎接了连预约都没有就过来访问的我。

亚里沙带领著一开始就带走的萝莉们,在人群的另一侧大大地挥著手。

还以为通过赈济至少也会提升一点好感度,可是却有反而下降了的感觉。

“我和小玉波奇一起,为了劝诱孩子们去养护院而四处奔走,可是——”

这样的话,就能阻止绿贵族的散步了吧。

“那么,是怎样的辛苦呢?”

“嗳嗳撒~”

“亚里沙那边也是吗?”

“没有啊,哪里都不奇怪哦”

娜娜带了很多小孩子回来。

“动了的说 !”

这没有索凯鲁的现在,在迷宫都市会故意找我麻烦的人物除了他以外我想不到其他人。

“不用了,这些事不劳各位操心”

我从正打算抬起脚踩踏在巷子里睡觉的小孩子的绿贵族身后向他搭话。

“——你搞什么啊”

“呣,有罪”

不只有伙伴们,我也集合了女仆的米特尔娜桑她们和担当宅邸警卫的沙加帝国的武士组合,把昨晚绿贵族的犯罪行为和想帮助孩子们的主旨告诉了大家。

“不,这是叫作‘魔力治愈’的技能”

“俺有情报给你”

这个鳞片表面刻有孩子的名字和潘德拉贡养护院的标志,背面则是“招福”“健康”“家内安全”这三个符文。

亚里沙这样嘟囔后,哑口无言。

我为突然的访问表示歉意,并与太守夫人商量昨晚的事。

我将孩子们的照顾拜托给米特尔娜桑,试著向女仆萝莉们之中,我救她们的时候脚有骨折的孩子询问了骨折的理由。

她的眼睛凝视著我。

我的话被太守夫人盖了过去。

总之,明天午后会被叫去太守夫人的茶会,参加茶会时顺便向绿贵族确认真伪,如果是事实的话我打算好好警告他一番。

虽说孩子们的数量有点多,不过到早上之前就能凑齐名牌。

绿贵族用半点罪恶感都没有的语气向我抗议。

“作为单体技能需要的点数多到破格的程度啊。我说主人啊,要是一直那样光学习自己感兴趣的技能,迟早会后悔的哦?”

“我只是在夜晚散步咋嘛嘶。在途中踩到掉在地上的垃圾只是偶然咋嘛嘶。有错的是把垃圾丢在地上的人咋嘛嘶”

“这次是把人叫成魔族咋嘛嘶吗?潘德拉贡卿还是再去接受点作为贵族的教育会比较好咋嘛嘶”

“嗯,我就是为了传达这件事,正准备回家去的”

那真是相当费劲啊。

我这么回答了亚里沙的提问。

“但是,得到的力量,只有为守护弱者而用才有意义哦!”

“——什么都解决不了、吧”

莉萨说话的途中,小玉和波奇表示“无法理解”露出像眉毛皱成一个圈似的表情歪着头。

“主人,请让我也一起去”

对那可疑的声音回过头,那里站著一位似曾相识的小混混男子。

“如果你希望的话,把他放逐到迷宫都市外这种程度的事我也做得到哦?”

顺便也动员他的组织,帮忙把我和绿贵族关系友好这件事是误解,以及在我的养护院就能躲过绿贵族得到保护的传闻散播出去。

“没错的说!不能欺负小孩子的说!”

在亚里沙的视线前方,有著跟养护院的孩子们谈笑的女仆萝莉们的身影。

绿色和咋嘛嘶这种叫法,好像是孩子们之间对绿贵族的俗称。

“你应该已经知道的哦?”

“我明白了。我们这就去回收孩子们”


虽然墙壁看起来又薄又脆,不过我在探索者回去后用土魔法进行了补强,即便是大炮的直击也应该承受得住。

“那边能感觉到悲叹和恐惧咋嘛嘶”这样说著突然改变路线钻进了他的体型无法通过的狭窄小巷,“果然,还是回去好了咋嘛嘶”这样说著假装往回走,同时利用假动作走到围墙上。

“你想想看,之前咋嘛嘶有在赈济的员工区域待过吧,第二天为了将咋嘛嘶赶出赈济广场,主人不是还邀请他去视察平民区了吗?”

“我倒是有一个方法,不过你察觉不到那件事吗?”

“是的,就让我同行吧”

“主人使用高价的药治好了差点死掉的自己,在那之后还让自己作为女仆来工作,好像就是因为她们这样拼命诉说才奏效的”

——都是这种毫无根据的事。

虽然有点抱歉,不过今早的赈济只能拜托伙伴们和米特尔娜桑了。

“不,那样的话——”

“那么,只要不睡在路上就可以了。然后,由贵族的我作为监护人就行”

把我抱到怀里的太守夫人,用告诫孩子般的语气说道。

“没办法,就去借一借虎威吧”

“啊啊,毕竟俺还欠你人情嘛”

今天再怎么说也有很多肠胃虚弱的孩子,款待的事就等看了情况再说吧。

“你是叫斯柯皮吧?”

我为了听取内容,把目光移向莉萨催促她往下说。

“不过,真亏你能把那群孩子带过来呢”

“——呼呣”

“嗯,行动”

“马车我借走啰。亚遥梅,车夫一职就交给我吧”

“好像有一些家伙在给孩子们灌输一堆有的没的”

武士组合这样说了之后驾著运货马车出发了。

“同伙?”

“我有什么地方很奇怪吗?如此提问了”

“绿色~?”

“露露也这么觉得吗?”

我则是在女仆萝莉们的帮助下,在养护院建设预定地的场所立起了大量的帐篷。

“我也想过从小孩子那里打听一下的,可是他们一味只说著‘会被主人和珀普特玛杀掉所以不能说’”

〉获得称号【幼儿的守护者】。

这里交给米特尔娜桑应该没什么问题。

“虽然俺不知道有什么目的,不过‘砂鼠’和‘沟蛙’那群家伙,似乎在四处向小鬼们宣传你们的坏话呀”


“今天是免费的。俺想作为之前的回礼”

看来米娅的“有罪”宣言,对今天的亚里沙起不到作用。

“嗯,她们听了小玉和波奇说过之后变得很想吃呢”

现在想来,会令人觉得绿贵族的那个行动也是此次事件的伏笔。

斯柯皮所说的坏话,大致上跟亚里沙收集的传闻一致。

用户还喜欢